第一百六十八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六十八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远在千里之外的津市,一栋废弃许久的民房中,李功被绑在中央的大柱子上面,身上全部都是伤口,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还在往外冒着鲜血,脸上更是可怖,一条刀疤从左眼一直划到了下颌角,血淋淋的皮肉翻飞,令人看得作呕。 有个人从二楼上下来,手里颠着一把西瓜刀,阴测测地笑着走到了李功面前,拿着刀在他脸上划来划去。 “你那朋友的头已经送走了,估计现在已经到了那个姓简的小妞手里头,你猜,她收到包裹的时候会有多高兴啊?会不会高兴的晕过去啊?哈哈!” “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李功的双眼早就被血糊住了,睁不开,他倚靠声音辨别着那些混蛋目前的位置,有气无力的问着,同时悄悄地在心底做了打算。 “我们也没想做什么,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你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明白吗!” “我们就是个平头老板姓,能得罪什么人呢?你太看得起我们了!” “哈哈哈,去年我们的兄弟任务失败了,死的死,残的残,今年,冬天到了,杀人埋尸,大雪一下,半人高的厚度,什么也看不见,等明年,可是很好的肥料。” 李功不说话了:去年的事情,应该是当时那伙人是一起的,那么,这又是白氏派来的人? 联想到前不久张警官来问的话,还有张警官列举出来的那些证据,原先他想的是将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谁会想到,他和大顺竟然会被抓过来,还连累大顺枉死。 李功顿时心头苦水直冒,眼泪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沿着眼角落下,那人啧啧了两声,收回了西瓜刀,从裤兜里面掏出一手机,卡卡卡地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给上头的大哥发了过去,还附上了最近行动的最新进展。 …… 宽敞明亮的高尔夫球场,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惠风和畅。 众人感叹着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入冬以来,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好的天气,给人仿佛一中春天来了的错觉。 球童安安静静地跟在一边,聆听着这几位商界大鳄的闲来聊天。 “长野集团上周IPO上市失败了,哎呀,我还挺看好这家公司的。” “对了,最近有一家跨国投资集团在北城的动作挺大的,你们知道是什么来历么,这家公司?有啥子想法没有?” “想法倒是没有,我也没见神盾集团的人找上我,不过倒是有传闻说,那家公司和海城那个早已经隐世的祁家有关系。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自从海城祁家那位继承人上位之后,这几年扩张的太快了,不好惹。” 几位大佬聊着聊着…… “咦?那不是陈市长吗?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咱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我今天什么也没带,早知会遇见,便将最近得手的烟嘴拿来了。” 白老爷子笑了:“老林啊,你没看见人家身边还跟着夫人和女儿呢,这一看就是全家出游,天伦之乐的,咱们还是不要去打搅了吧。” 王董随声附和:“那是那是,还是白老说得对,我想起来了,坊间传言,这位陈市长生活公私分明的很,不是很喜欢在私人活动的时候,被打搅到。之前我还听说,有个画廊老板在自家的画廊里面遇见了陈市长,上去一通寒暄外加一副唐寅真迹,结果当场人家陈市长愣是甩了脸子,一个字都没回人家。” 林董哼哼,不屑:“真没礼貌,果然是寒门出来的,一点家教都不懂,也不知道是怎么混到现在这个位子上面来的,听说年底卸任之后,还会继续往上面升上去呢!” 坐在最旁边的董总远远地又朝那边看了一眼,貌似他们嘴里没有礼貌的陈市长,正在教他的小女儿打球,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子力道小,拽着球杆跟拖着什么似的,搞笑的紧。 他收回视线,轻轻地摇头,虽然这位陈市长行为乖张,一点不像是他之前的那几任,不过继任的这些年,倒是将北城打理的井井有条,老百姓都很喜欢他的样子。 王董:“你们说,这个陈市长,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会不会是靠着他夫人娘家的关系才有现在这么一飞冲天的?” 林董:“陈夫人?陈夫人难道是上边那几个家族里面谁家的女儿?” 这边两位大老板正在费心思地猜陈夫人的身份,那边白老爷子轻描淡写道:“前些天,市政府是不是再次和元北集团谈妥,再次放宽了完工日期?” 董总因为成为了元北的上游建材商,对这则消息知道的多些,便开口接了话头,继续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原本很着急的了,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了,便说因为去年那场洪灾的原因,发现灾后建筑物损害严重,所以金茂那边打算拆了重建。” 白老爷子稍稍惊讶了些:“元北有钱?” 不怪白老爷子惊讶,一期工程前期投入资金便上亿了,现在拆了重建,前期投入打水漂不说,还得重新拉往里头投钱,据他所知,元北并没有找白氏继续往里投钱,那么的话,这次元北集团是打算自己来全权负责了? “有钱着呢!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不过,白老,这个项目白氏不是也参与了么,拆了重建的事情,您不知道啊?” “呵呵,我呢,现在不管事了,白氏现在是我那儿子在打理,他孝顺,看我劳累了大半辈子了,很多生意上面的事情啊,也就不希望我再继续盯着了,嘱咐我好好养着身体!” 白老爷子说起这个,林董和王董都是一脸嫉妒的表情,就连走神了会儿的董总,也是一脸艳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看人家的儿子,再看看自家的儿子,哎呀,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家基因有问题了! 林董:“白老好福气,白大少那手段,全北城新一代的这些年轻人中间啊,也就是数白大少拔得头筹。” “是啊是啊!”王董附和:“不过,当初和白少齐名的秦家的那位秦三少,悄无声息之后啊,秦家二少倒是崭露头角,手段也是一等一的。哎呦,我们家门不幸啊,那几个混小子,用现在的话说啊,就是啃老!” 林董:“我家那小子也是,天天上网和网友互怼,还找那些小明星搞些乱七八糟的直播,我都愁死了,哎呀,以后这家业都不知道要交给谁才好啊!” 眼看着一场十分高端的商业大佬会谈,就要变成几个糟老头围坐在一起吐槽自家不成器的儿孙们了,白老爷子咳嗽了两声,将话题掰了回来。 “元北现在的总裁,那个叫做路衡的年轻人,你们谁了解的多一点?” “路衡,我接触过几次,是个很谦卑温顺的年轻人,和之前那个秦厉北的霸道狠辣完全就是两种类型的人,我的感觉还不错,是个孤儿,以前听说是个医生。” 其他人听董总这么一说完,也纷纷发表起了对路衡的看法,最后白老爷子总结。 “看来是个挺不错的年轻人。” “那也不一定,元北那些个股东可不是善茬,这一年来,想要偷摸摸地把元北的股份卖出去的,可不在少数,能够在元北集团风雨飘摇的时候,在集团总裁的位置上撑到现在,没有点手段,那也是不行的。” “哦!我想起来了!”林董突然惊呼:“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位路衡路总,像一个人!” 王董是个八卦的老头,一听这个,赶紧问:“像谁啊?老林你赶紧说!” 林董神神秘秘地看了一圈周围的人,捋了捋下巴上面白花花的胡子,这才慢悠悠地不紧不慢道:“侧面看着,很像是年轻时候的秦老爷子!” “等等,你是说?秦珂?!怎么可能?” 在座的这几个都是年轻的时候和秦老爷子互怼过的,那时候可没少在秦老爷子的手底下吃亏,这些年秦老爷子乐忠于做善事,岁月沉淀之后看起来眉目间温和了许多,但是现在林董提起来了,这几个人对年轻时候的秦老爷子的脸可还是记忆犹新。 “我年轻的时候和秦柯打过交道,那时候还差点死在他手上,那张脸不会忘记的。” 四人面面相觑,个子在心底打起了小算盘,而其中,白老爷子的脸色最差,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原先还春风化雨的脸上,此刻乌云密布。 林董直言快语,乐呵呵打趣道:“年轻那时候秦柯那人就长得好看,天天有小姑娘围上去,他人也风流,现在两房和平共处的,外面说不定还有外室,哎呦,我倒是挺乐意看几个继承人夺家产的,跟看电视剧的,多好啊!” 王董略微沉吟,道:“秦老倒是挺厉害的,儿子一个赛一个的有手段,万秦未来几十年估计是不会倒了。” 白老爷子举起茶杯,噙了一口,借此来遮掩自己的愤怒。 恰好这时候,手机振动,白老爷子随手一翻,看到那信息后,嘴角诡异地微微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