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六十九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

飞机落地,简南在机场厕所里面换了套土得掉渣的衣服,然后又给自己画了个满是雀斑和皱纹的妆容,站在镜子前面看了看改头换面成另外一个人,简南这才有了点安全感。 来了津市两次,每一次都会出点事,简南对这地方都开始有阴影了,甚至脱离了一会儿唯物主义世界观,想着说这地方是不是和她的气场不和。 刀疤也是穿了一身普通的T恤衫,跟在简南身后。 上车后,刀疤开车,这个东北汉子直爽的性子终于是忍不住了,直白问简南:“小姐,咱们什么都不清楚就回来这里,很危险,而且对方敢杀人砍头,都是些亡命之徒,就咱们两个,危险系数更高。” 简南看了眼窗外接到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木,喃喃道:“我心里有数,也大致知道这件事情和那些人有关,背后又是什么势力在作怪。去年那两个歹徒死了,没能将这伙人送进局子,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简南浆糊般混沌的脑子也是最近才想明白很多事情的,她一年未踏足这里,结果却有人能够在杀了大顺之后将尸首寄到她手上,甚至能够细致到自己住的病房号码,恐怕北城和津市,早就有人在相互联系了。 她想了想,自己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还是那种想要置她于死地,并且得知道她和大顺是朋友,然而几个条件放到一起来,筛选的最后结果是,零。 北城并不安全,那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简南收回视线,闭上眼帘进入休憩时间,一年前离开的时候,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来津市了,可特么的结果还是来了,更是为了一条人命而来的。 …… 简南先去了工地,车子远远地停在了另一条街道上,而她下车后装作李功的远房亲戚,借用来投奔他的理由,找上了工地,可谁知,李功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上班了。 简南找了个之前李功在电话里面提过的工人,那人身材矮小,还有点胖。 “俺李哥呢,可是俺妈让俺来找他的,该不会是现发达了,就不管俺们这些穷酸亲戚了吧?哎呦喂!真是要死啊!” 为了演得逼真点儿,简南还从口袋里头抽出了帕子,装模作样地偷偷抹眼泪。 “胖子哥,李哥提起过你咧,你们关系好,他在哪儿,你能不能帮俺找找啊?” “李哥跟你说过我啊?” “那可不!李哥说你认真又踏实,还想着要把俺妹妹介绍给你认识呢!” 胖子挠挠头,似乎对李哥给予了他那么高的评价很是不好意思,简南趁热追击,继续胡诌道:“俺李哥不久前才让俺来找他的!他怎么就不见了呀?咋回事啊?” “李哥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我也好几天没见到他了,最近我们工地上面有爆破,炸药什么的,这些东西都得李哥来批准才能拿,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哎呦,俺哥有没有在这里得罪人呀,他那么厉害,能赚钱的,是不是有谁嫉妒俺李哥,故意欺负他啊!”简南想了想,故意作惊讶状,“肯定是这样的,这群坏人!胖子哥,你告诉俺,俺李哥最近有没有哪里怪怪的啊!” 简南抽泣:“俺李哥就是这样的人,受了什么委屈也不会告诉别人,全部都自己藏在心底,真的好可怜好可怜哦!” “不是的!我们都很尊敬李哥,李哥人厉害,又很仗义,不过,说起来,大顺哥也很久没来了。其实吧,我总觉得有事情很奇怪!” “哪里奇怪了呀?你快跟俺说说呗!” 简南见胖子深信不疑,便关心状地想要打探得更多些,胖子看了眼周围,突然很是害怕的将简南带到了工地上工人们休息的茶棚里面,还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口的帘子。 “之前李大哥和张警官走得很近,好像说的是去年李大哥他们受伤的事情,就是那个山上死了好几个人的那件案子,张警官不知道是不是找到了证据,要李大哥出庭作证,李大哥本来不愿意的,后来我听大顺哥在劝李大哥,再后来李大哥和王大哥就都没有了消息了。” “哎呀!”见简南听得一愣一愣的,胖子后悔道:“我跟你一个小姑娘说啥呢这是!” 话落,胖子对简南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说:“大妹子啊,没啥事儿的,过几天李哥就回来了,要不你先去他家待会儿,李哥家的院子,从来不锁门的!” 简南原本就有这个打算的,还想再问些什么,但又怕让胖子怀疑,正好胖子这么说了,直接找了个台阶下来。 “那俺先走啦,回去等李哥回来咧!再见!” 走回停在街边的车上,刀疤刚好将手机挂断,刚才他们一直是保持着电话通信的,简南一通精彩绝伦的投靠亲戚的大表妹演出,全部被刀疤听见了。 刀疤欲言又止,然后豁出去了:“小姐,您演技真好。” 简南自觉这不是个夸奖的褒义词,却也实打实的觉得自己真的是挺厉害的,演技说来就来,完全不用修炼的。 “嗯,我也觉得挺好的,要不是路衡耽误我,演艺界早就升起了一颗冉冉新星。” 刀疤决定,自己还是默默开车就好了。 …… 刀疤熟门熟路地将车一路开去了李家小院,但是院子里面空无一人,衣服生活用品这些全部都在,唯独人不见了。 简南在李功的房间翻查了下柜子这些地方,想要能够找到些有用的东西,突然背后传来一声狗叫,简南猛地回头,发现是大顺养的狗,全身黑不溜秋的那只最小的,大顺给它取名字叫做狗蛋。 她终于想起来自己刚进来的时候觉得哪儿不对劲了。 之前大顺在电话里面说,因为李功当上了队长,他们有点钱了,便将狗全部留在了家里面养着,可是她刚才进来的时候,竟然一条狗的影子都没有见着。 “就你一个吗?你的同伴们呢?李大哥去哪儿,你知道吗?” “汪汪汪!!” 狗蛋汪汪叫嚷着,咬住了简南的裤脚,作势要将她往外面拖,简南觉得可能狗蛋是想告诉她什么,便跟着走了。 简南跟着狗蛋从院子里面出来,刀疤随后跟上,走着走着,竟然是越走越偏僻,就这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从一片低矮的灌丛中走出来的时候,简南都要惊呆了。 她以前只知道津市是个风景秀丽如画的地方,临海又靠山,简直是就是书上所写的那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然而等她现在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大自然美的力量。 大片大片的芦苇荡,白颈鸥悠然自得地站在上面,水汽蒸腾之下白雾袅袅,风吹过,芦苇飘起,一层一层如浪般起伏,还有中心那里,若隐若现的白色小洋房…… 等等,小洋房?! 简南瞪大了眼睛看向远处,狗蛋用嘴巴咬着她的裤脚往下拽,简南立刻蹲了下来,一手将狗蛋搂在怀里,一手指着那栋小洋房,极小声极小声地问:“李大哥在那栋房子里面,对吗?狗蛋,你是想要告诉我这个吗?” 狗蛋歪着头看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脑袋凑到她怀里,呜呜地叫了两声,似乎还在害怕曾经经历过的某件事情一样。 “好孩子,谢谢你!你帮了我大忙了。” 简南这么说着,轻轻地揉了揉狗蛋的脑袋,全身趴在地上,匍匐着往前靠近,爬了会儿后,似乎听见了有脚步声,便停下来了。 两个男人就站在远处,隐隐有说话声,简南觉得自己真是幸运,刚来便有狗蛋领着他找到这里,不知道李功在不在,为了将两人说话声音听得清楚些,她咬牙屏住呼吸,往前又爬了爬。 “那个男的真是硬骨头,到现在都不说出来东西在哪儿。” “大哥,上次咱们那两个兄弟死在这单子上面,你怎么还要接啊!还有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那个男的应该是李功了吧?简南这么想着,竖起了耳朵,更加认真地听了起来。 “有钱干嘛不赚?不过那东西听说是个U盘,我也不知道里头有什么,不过人家既然供我们吃供我们穿的,让我们来替他们拿点东西回去,也是应该的。” 那两个人应该不知道在干吗,悉悉率率的一阵响动后,脚步声开始慢慢的远离,简南刚松了口气,准备起身,却被一旁的刀疤使劲儿摁了回去。 简南正欲问怎么回事,谁知那两人却又返了回来,拿着铁棍在芦苇丛里面扫来扫去。 “大哥,咱们这是在干吗?” “有什么东西藏在这里偷听,把它找出来,说不定是那个李功的伙伴,跑过来救他的。” 简南扭头看向刀疤,无声询问:“怎么办?” 眼看着那两人越走越近,简南快郁闷死了,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而且现在他们两个有武器的,自己这边两个手无寸铁的,刀疤赤手空拳可以挡一下,但谁知道那栋小洋房里面还会不会有更多的歹徒跑出来? 刀疤先是皱着眉头看简南,继而将目光赤裸裸地聚焦在了简南身下的狗蛋身上,伸出了手,一把抓住狗蛋的后脖颈。 神奇的是,狗蛋竟然也没有大吼,竟这么安安静静地任凭刀疤捏着,然后她听见了刀疤开口道:“小姐,请放手。” 简南一下子没想到刀疤这是要做什么,在他凶狠的眼神中,蓦然松了手。 下一幕,简南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