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二)

狗蛋被刀疤捏在手里,用力往左手边一丢,被刀疤一手掐疼了的狗蛋受到了刺激汪汪汪地嚎着,突然就四处乱无目的地到处跑,狗叫声瞬间便将那两个歹徒的注意力给吸引了,两人挥舞着铁棍追了上去,还不时骂骂咧咧。 简南想说狗蛋跑那么快应该不会有事的,然而结果令简南万万没想到的,原本她以为会安全跑走的狗蛋却在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几声更加凄厉的叫声。 很快的,便只剩下了呜呜呜,芦苇荡中飘荡着的回音,甚是可怖。 下一秒,听见了那两人的交谈声。 “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瞄得太准了,那一棍子丢过去就直接把那条狗给就地正法了!大哥,你什么时候教教我瞄准的准头好不好啊?” “下次再说吧!不过今天这条狗是真不错,虽然有点瘦了,但是年纪不大,肉肯定很嫩,今天晚上咱们吃火锅,涮狗肉!等吃完这顿好的,咱们再好好地跟那个姓李的谈一谈,我就不信了,就那么一句话,一个破U盘,这都几天了还撬不出来。” “好的好的,大哥说什么都是对的!咱们一定能找到那个U盘!” 简南咬牙,忍者想要冲出去暴揍那两个混蛋一顿的冲动,被刀疤死死地趴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又过了会儿,等到脚步声彻底消失,愤怒的简南甚至已经将嘴唇都咬出了血,她狠狠地盯着那栋敷了层白纱的小洋房,发泄般一拳锤在了地上。 刀疤见此,担心简南会因为他将那条狗丢出去而怪罪自己,便小声解释道:“小姐,我们现在没有武器,被他们抓住只能是死路一条,这是最好的办法,死一条狗总比我们两个都落到他们手里头好。” 简南磨着后槽牙,不是针对刀疤,却是对自己的无作为的痛恨:“那是一条狗,也是生命!我们或许还有别的办法。” 刀疤手放在胸前,压着身子起身,看了眼前面,确定那两个拿着手臂粗铁棍的男人的确是走远了之后,这才将摁在简南后背上的手放开,低头道:“小姐,对不起,但是我的职责是保护你。” 简南想哭,但却一滴眼泪也掉不出来,她的眼睛酸涩又隐晦。 刀疤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救她,要怪的话也只能是怪自己,她的武力值低到没有能力直接怼上他们,将那群歹徒打得落花流水。 “我们先回去吧,再多找些人,来这里把这个给一锅端了!” 刀疤欲言又止,最后道:“其实,小姐,如果这些人和上次那两个是一起的,那么雇佣他们的人……” 简南突然甩脸色,冷喝:“够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刀疤顿了会儿,扯着脖子继续怒道:“如果小姐真的想要救李功的话,直接给白少打电话就可以!甚至可以直接将那个姓白的送进局子里!” 简南沉默,努力地想要将刀疤的话完全忽视掉,自顾自地往前走。 “小姐,我有句话憋很久了,当初先生身上中的那几枪,全部拜姓白的所赐,我就是人证,咱们可以直接报警,送那个姓白的进监狱!” 当初在山上被追杀,为了缩小目标,他和先生在在岔路口的时候分别往两个方向走,一左一右,我和李功福大命大,往左边跑的时候躲进了树洞,而另一边的先生和他兄弟却是一死一重伤。 这些情况,当初他从津市一路躲着姓白的派来的那些人跑回北城,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告诉过简小姐一遍,然而最后得来的竟然是一句,知道了。 一年前没有任何的结果,现在旧事重提,刀疤铁了心要追问一个结果。 “小姐,今天我就直说了,你对先生尽心尽力,一定不会是和别人一伙的,但是我还真的是想要问问你,为什么单独放过那个姓白的!您是不是因为他是您的未婚夫,才放过他?!” 简南停下了脚步,满脸疑惑地盯着刀疤,反问:“那你想让我做些什么事情呢?” 刀疤:“我愿意做人证,把姓白的送进监狱!” “哈哈哈哈~~~监狱?哈哈哈,你想让我亲手送他进监狱是吗?” 简南猛然停住脚步,看向刀疤,太阳底下,却是眸光冷然。 “你口中那个姓白的,在六年前,就已经为我进过一次监狱了。” 那是白月笙在她心底的免死金牌,因为那个自愿站上了审判席的男人,她可以无底线地原谅白月笙做的任何事,哪怕最后被人骂成是是非不分。 “所以您就包庇他?!如果先生在那次意外中,死了,你还会这样容忍他吗?小姐,他要的是先生的命!” 简南一愣,竟然被刀疤的问题难住了,是啊,如果那次秦厉北死在了白月笙的手上,她又该做出什么反应。 “秦厉北现在还活着,不是吗?” “那能叫做活着?先生现在那个样子跟个废物有什么差别!” 刀疤是最开始在秦厉北身边做事的,秦厉北救过他两次,这让刀疤几乎是将秦厉北奉为救世主,刀疤将秦厉北当做信仰,而现在变成五岁孩童的秦厉北,让刀疤无法接受这种发展。 “他会好的!”简南甩了刀疤一眼,脸色很是难看:“至于和白月笙有关的那些事情,我会有自己的判断,如果你觉得需要人偿命的话,那么等我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我赔给你。” 简南转身离开,刀疤随即只能跟上,他从秦厉北那边接到的命令就是保护简南,怎么可能拿她的命,只是,他现在真的是迷糊了,简小姐究竟是怎么想的? 回到停车的地方,还是刀疤开车,简南坐在后驾驶,转头,透过车窗上面的玻璃,看向那一片白茫茫的小岛。 简南最后再深深地看了那栋小洋房一眼,就U盘里面的那些资料,只说了白氏的一个总经理级别的人物和金茂项目的建材商有联系,而白氏也是金茂项目的合作方之一,有建材商有这么有这么一个联系是很正常事情,况且就算是指使那个叫做王育枝的建材商偷工减料以次充好,最后导致两个工人的死亡,但这也可以说成是那个经理自己的主意,和白氏,甚至是白月笙都没有关系。 为什么有人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杀人来打到目的呢? 简南的脑子里面满是问号,以她的能力,现在的局面就已经有些隐隐的控制不住了。 末了,无奈的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心底默默地告诉自己,这一次,无论如何,一定要亲手将李功救回来。 …… 回到李家之后,简南约了张警官在李家小院见面,同时,她还吩咐了刀疤暗地里联系些打手,制定计划B,万一张警官那边事情有变,还能有个保障。 刀疤奇怪地看着简南,询问理由是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那些歹徒竟然可以做出先是绑架然后杀人的事情来,还如此肆无忌惮,而且上次甄客被绑架事件,后来在警察找到山上去,发现那两个人死后,这件会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尸体都在那儿了,可就连绑匪的人名都找不出来。 如果那些条子不都是不作为的话,那么简南只能是猜测另外一种可能了,万一警察内部也有他们的人,在还没救人之前百年打草惊蛇,那才是真的完蛋。 “不是我不信任警察,只是以前有个人教过我,凡事要有退路。” 刀疤恍然大悟状,认真看向简南,高头壮汉竟然还有点羞涩的高兴:“我猜,那个人肯定是先生!” 简南丢了个瞪眼过去,是啦,秦厉北那个混蛋的确是教了自己很多东西,简直航海时候的灯塔人生方向上的导师我灵魂的工程师!行了吧?知道就知道,说出来做什么?! 刀疤和简南相处的时间多了,早就知道了这位简小姐没什么架子,有时候,也会说话直白些,比如刚才在芦苇荡那里头。 但是现在,几句话脱口而出后,又被简南的视线扫过,见简南突然郁闷的样子,赶紧点头,领了命令就出去了。 房间里面只剩下简南一个人了,刀疤刚才提起了秦厉北,倒是让她又想起来,秦厉北要做手术了,可是手术时间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呢?成功率是多少呢? 过去接近一年的时间,简南眼睁睁看着他进进出出手术室,已经是怕了。 幽幽叹气,简南按照计划给张警官打电话。 …… 没想到,张警官很快就过来了,两人一见面,张警官一派悠闲地自己个儿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才不慌不忙地说:“简小姐,上次一别,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您这位大忙人了。” 简南啪地打开了一瓶啤酒,啪嗒放桌上后,这才推到了张警官面前,她拉开椅子坐下,双手抱在胸前,摆出了长谈的架势。 “我接到消息,说是李功被绑架了,至于被关起来的地点,我也已经查到了。直说吧,我需要张警官你帮忙将人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