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相互试探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一章:相互试探

…… 张警官还以为只是小事,没想到竟然和李功有关,他还记的李功答应了要把他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他,他查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有的消息,可不能又被李功的失踪给毁了! 张警官追问道:“人被关在哪儿?” 简南不着急,缓缓道:“张警官,其实我有个问题是一直想知道的,那时候明明已经抓到了绑匪,为什么后来却不了了之?” “后来我们没有查到绑匪的身份信息,至于你说的上家,我们也没有查到银行方面可以的来往转账记录,所以那条线索实际上是断了的。但是现在,你的意思是,之前的那群人,又来了?李功无权无势,穷得当当响,有什么地方值得被绑起来的?” 尽管张警官义正言辞地回答了简南的问题,甚至将话题再次转到了简南那里,但是他眼神闪烁仍旧被简南看在了眼里,这更加佐证了自己的一些猜想,简南装作轻松,站起身来,往阳台走。 顺着院子外面的那条鹅肠小道,远远地望去,有辆黑色的小车借着路边高大树木的阴影,掩映着自己的存在,简南了然地攥紧了手掌心。 “张警官,上次你说,我父亲的死,有猫腻?” 张警官没想到简南会突然提起来这个,明明上次还一副要与这件事脱离关系的态度,难道是李功的被绑架,和当初简家的事情有关系? 张警官更加认真起来,这么多年了,只要是关于简家的事情,哪怕是风吹草动,都能立刻引起他的万分重视。 “我得到消息,当初爆炸事故现场,发现了人为点燃汽油的痕迹,处于爆炸极限之内的汽油蒸气,只要0.15毫焦的微小火星,就会引起爆炸。所以说,当初绑走简小姐的那伙人,根本没有打算放人。就算是前面将你身上的炸药包拆下来,后面的同伙也会点燃汽油,而从仓库到门口,以汽油的量来说,根本没有机会给你们逃生。” “所以,你是说,一开始他们就是想要我们死,是吗?” “简小姐。”张警官看了简南一眼,认真道:“如果你不信我现在说的这些的话,那么,听完我接下来即将告诉你的这件事,你一定会有些想法的。” 树下的车子似乎动了动,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穿着黑色连帽衫,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形消瘦,而因为她站在二楼,看不清那个人究竟有多高。 那个黑衣人下车后,点燃了一根烟,火苗在黑暗中,扑闪扑闪的,倒是很像星星。 简南微微抬头,这才发现,今天晚上的夜空,竟然黑漆漆的,一颗星星都没有,就连月亮都躲进了沉甸甸锥在天边的乌云后面。 …… “当年爆料简氏产品有问题的那个女人,在简氏破产之后,移民出国了,事情爆出来的半年前,她还是一个普通白领阶层,事情发生之后,三千万的移民费用,一下子缴清,并且迅速办理了所有的证件。” “你的意思是,当年是有人在背后指使她,陷害简氏?” “难道……”张警官反问:“简小姐你不觉得所有的事情全部选择在一个节点爆出来,很是巧合?从开始到结束,不过一个礼拜的时间,简小姐,天底下的事情,要真是有这么巧合的话,那还真的是有鬼了。” 听张警官这么说,简南不禁回想,但突然之间,车旁边的那个人竟然往她这边看来,简南受惊,立刻回过身来,看向坐在屋子中间,正淡定地喝着啤酒的人。 这时候,简南开始犹疑了,张警官告诉自己这些的话,那么他应该是好人的,至少,不会和那帮绑匪有关联,可是外面那个人怎么说? 她明明告诉了张警官,要一个人过来,结果却是带了人一起来。 “简小姐,你问我的,我都已经回答完了,那么,咱们是不是可以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上面来,也就是你找我过来的事情,李功,究竟在哪儿呢?” 简南将视线落在了张警官腰间别着手枪上面,敛眸,道:“张警官,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的话,那我们就一起过去看看吧,不过现在的话,再等等,等一个电话,到时候,我自然会亲自带你到目的地的。” 见简南依旧在卖关子,张警官也不着急,喝着简南特地准备的啤酒,手上还不停地嗑着花生米,俨然就是强势过来充当一波围观群众的。 …… 简南在等刀疤的电话,等那边人召集完了之后,刀疤会先带人到那个小洋房旁边的芦苇荡里面埋伏,继而她会带着张警官去小洋房,若是可以,今晚不仅仅能够将李功救出来,还能顺便测试一下张警官究竟是个什么性质。 时间一点点地过,张警官都快喝完一整箱啤酒了,简南的手机才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瞄一眼来电显示,简南摁下接听键,只听电话那头,由着电波传来刀疤的怒吼声。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刀疤?刀疤?刀疤!” 简南也顾不得张警官会听见了,赶忙喊着刀疤的名字,刀疤一向沉稳,能让他情绪这么失控的时候,至少她到现在为止都还没见过。 简南不禁想,难道是在芦苇荡那边被发现了?想起大顺和狗蛋的结局,简南不禁打了个寒蝉,死在这里的人已经够多了,她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再有人死! 紧接着,似乎是要验证简南的猜想似的,那边继续传来了声音,不过这次没有刀疤出声了,是打斗和谁摔在了墙上还是柱子上面的闷哼动静,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嘟嘟嘟……嘟嘟嘟…… 简南心底十分紧张,捏紧了手机便往外冲。 张警官一把将手里头的卤鸡爪给丢了,拍拍站起来,也跟着简南出了们。 “去哪儿?”张警官问。 简南几乎是想也没来得及想了,脱口而出:“去救人!” 张警官惊讶:“电话是谁的?是李功打来的吗?还是你刚刚说要等的那个电话?” 一连串的问题,简南紧急刹车,在一楼客厅里面到处找之前秦厉北留下来的东西,那是去年和秦厉北一起来这边的时候,他曾经和简南玩一个游戏,说是有份礼物在李家小院,只要她找得到,那么他就免费教她。 那时候她还以为是小提琴或者是手风琴,笛子之类的乐器,后来她没找到,但是缠着秦厉北问是什么礼物的时候,秦厉北被她磨得没办法了,告诉了她,那是一柄手枪。 当今世界上配置最好的手枪。 简南快哭了,绕着整个客厅疯狂地地毯式搜索,最后,在客厅的花瓶里面找到了。 张警官问:“这是什么?” “杀人的枪。” 简南抹了把脸,道:“走吧,你不是想知道李功被帮在哪儿么?我这就带你过去。” 张警官激动,义愤填膺道:“好,今天一定要将这伙人渣,全部抓起来!” 然而,简南转过身去的时候,恰恰好没有看见张警官嘴角挂着邪笑,他拿出手机,编制了一条信息,发送了出去。 做完这些,他披上外套,继续吊儿郎当地跟在简南身后,上车后,更是毛遂自荐,当了简南的司机。 “地址?” “海滩边的那个芦苇荡,那里头有一栋白色的小洋房!” 张警官一踩油门,车子在夜幕中急速飞驰,扬起了漫天的尘烟。 在颠簸不停的路上,简南坐在车里,裹紧了毛绒大衣的领子,大衣的口袋里头,更是紧紧地握住了枪把。 简南突然想起来,秦厉北还没有,教自己,怎么开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