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进警局(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二章:进警局(一)

大晚上的,张警官将车开成了飞一般的感觉,简南赶到小洋房的时候,四周安安静静的,哪里还有电话里面声嘶力竭刀枪棍棒胡挥来喝去的,不打死人不算数的狠爆劲儿。 心里头高高坠着的那块石头恍然间消失不见,简南轻松了很多,然而她还是一刻不敢松懈的,这不就是。 她冲进屋里一看,什么人都不见了,除了地上满是血迹斑斑之外,窗户旁边有张桌子,上面放着一锅汤,简南看了一眼,心里头咯噔一下,那是被煮熟的狗蛋。 整个大厅的中央,有且只有放着一把椅子,上面的血迹是最多的,周围还有绳索,简南猜测之前应该是李功被绑在了这里。 只不过,领命打头阵的刀疤去哪儿,竟然连一点消消息都没有留下。 简南郁闷着,只好到处找了起来,她怕有人埋伏,就是为了逮他们,因而连大点声的声音都不敢出,只能背部贴着墙壁,全神贯注耳听八方地监视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楼上楼下她都找遍了,却没有找到人,简南突然间心慌起来,害怕刀疤和李功会不会被重新带到另外隐蔽的地方关起来。 张警官似乎对这里发生的一切很是惊讶,下一秒,突然拉着简南便往旋转楼梯下面走,把简南吓了一大跳,以为张警官突然发难,要置她于死地。 “这里曾经是一个外国人的度假别墅,我记得这栋房子有地下室。入口就在楼梯下面的那个小隔间里面的地板上。” 张警官这么一说,简南来不及细想,便跟着进了小隔间,不过下到地下室之后,简南仔细检查了四周,却仍旧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你说之前李功是被人绑架到了这儿?” “没错,之前我来过这里一次,还差点被发现,只不过我们那时候手无寸铁,根本不是对手,只好回去之后再重新想办法来解决。” “等会儿,你刚才说,我们?” 张警官看向简南,粗犷的脸上满是狐疑,他问道:“简小姐还带了帮手来啊?” “俗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我一个女生,你难道还指望我单枪匹马上梁山么?” 张警官讪笑:“简小姐,说的真是有道理,不知道这次和简小姐一起过来的是谁呢?秦总,还是……” 简南斜睨过去:“是谁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有这么个人一起过来了,就行。” 简南明显不想直说,张警官干了这么多年的检查,察言观色的手段早就练得如火纯情,这一点点小心思还是看得出来的,于是关于这个,和她一起来的是谁,张警官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两人一前一后地王地下室外面走。 嘟嘟嘟嘟…… 简南继续给刀疤打电话,然而声音却在大厅里面响了起来,简南拿着手机顺着声音的来源找去,在后门边的地摊上,找到了刀疤的那把手机。 “这是你带来的那个人的手机?” “是。” 张警官抱怨:“简小姐,咱们刚才要是不浪费时间的话,早点过来,说不定现在那群混蛋都已经逮到,了也不至于现在就这么让人跑了,还站在这里干着急。” 简南半蹲在地上,忍着铺天盖地袭来的无助感,人不见了,线索断了,而她刚才防着张警官的做法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 虽然说那个站在李家小院门外的黑衣人出现了,但张警官没有打电话通风报信的迹象,更何况她没有泄露刀疤的行踪,歹徒怎么可能事先知道有人偷袭。 “他们应该是从后门逃了,现在追出去的话还来得及。” 说完,简南作势起身,拧开门便要往外面追,张警官伸手拦住了她,严肃警告:“简小姐,现在这桩绑架案发生在津市范围内,作为津市的警队队长,这桩案子我接手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全权处理的,你就待在这里,就可以了。” “全权处理?还是像上次一样,找个人找到人被废了双腿,最后连绑匪的身份都查不出来,不了了之吗?” 张警官的脸色青了白白了又青,简南坏甩开了手,心里头憋着的一口气直接化为了动力,一脚将门把打不开的后门给踹开了。 …… 简南踏出门前台阶,却在门口发现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简南上前探了一下,男人还有呼吸,只是呼吸微弱,她不知这人是敌是友,随手检查伤势后,只好让张警官帮忙拿了绳子过来将人绑了,这才开始治疗。 手边止血药不多,简南的急救术都是在这一年里面,在医院来来往往地折腾而自学的,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三两下将那人的伤口做了个简单的包扎。 张警官在一边打了电话,把队里面的人都喊了过来。 “另外,再安排一辆救护车,用最快的速度麻溜地滚过来。” 那边的属下得了命令,张警官见周围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便叮嘱简南道:“你在这儿待着,我再到处看看。” 简南的主意集中在止血上面,根本没有主意到张警官说这话时候,脸上阴影处的阴煞。 “好。” …… 过了许久,不远处的芦苇荡中才传来呜呜呜的警笛声,巨大的车前灯照射过来,亮光刺目,简南抬头,眼睛被照射得挣都挣不开了,她下意识抬手遮住了眼睛。 救护车和警车是同时来的,简南帮着护士将人抬上车的时候,张警官还没回来,几个小警员去找了,简南没多想,便跟着救护车一起去了医院。 这个人不能死,现在毫无头绪,刀疤还行踪成谜,她必须得从这个人身上尽可能多的线索和信息。 隔天,张警官一大早就来找简南,说是昨天见捡到的那个男人醒了,身上外伤较重,但不威胁到生命,张警官要去医院调查,顺路便来问简南要不要一起去。 简南等了一晚上,刀疤都没有回来,现在医院里面的那个人是唯一可能知道刀疤去向的线索,简南自然是要去看一看的。 …… 医院 张警官出示了身份证件之后,简南跟着进去了,一进房间,消毒水的刺鼻味道扑面而来,简南不舒服地揉揉鼻子,张警官气场全开,拉了把椅子往病床前面一放,手从兜里抽出了一份单子,问道:“姓名,性别,身份证号码,住址,电话……” 那个男人浑身被裹得跟木乃伊有的一拼,浑身上下仅剩下可以看得见的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简南能明显感觉到,那个人贼溜溜地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最后才转向张警官。 那个人故意调戏说:“我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位警官你看不出来啊?” 张警官几十年的警队生涯,根本没有在怕的,抬头斜斜地看向床上觉得自己赢了一局的人,冷漠脸,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变过性,不过你再不老实交代,我一定让你变成不男不女,你信不行?” “你这是恐吓!” “一个绑架犯,我恐吓你怎么了?你还绑架别人给别人的心灵造成伤害了明白吗?我告诉你,别在我这里叨叨叨的耍嘴皮子,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和整人的手段。” “你!” 那人见没办法从张警官那里讨到口头上面的便宜,看张警官身边的这个女人很,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很是好欺负的样子,便转头跟简南闲聊了起来。 “哎呀,这位漂亮的小姑娘,你是警队新来的,看起来绝对是警花啊!对了,护士说的昨天救我一命的姑娘,就是你吧大妹子,救命恩人呐!你叫什么名字啊?跟哥哥说说。” 简南急着知道刀疤的下落,哪里有时间跟他胡扯,说起脾气大来这件事,简南从小到大被逼无奈在白月笙和秦厉北两个腹黑天蝎的熏陶下,耳濡目染,可是脾气一上来,谁也拦不住。 简南转头,从自己身上抽出了秦厉北硬塞到她手里的瑞士军刀,几步上前,将刀刃直接堵上了那人的脖子,冷声道:“你既然知道是我救你一命,那就好好滴给我回答问题,否则,我可不保证手不抖。” 那人赶紧伸手求饶:“别,你千万手给我稳住了,我叫做大黄,就像你们里看到的这样,我是个男的……” 那人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的身家姓名报了出来,张警官一一记录后,又问:“我们到达芦苇荡之前,你在做什么?你身上的伤口是怎么造成的,还有,李功,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大黄这次老实了,不再耍嘴炮,张警官问完之后,便老实交代:“我就是个打手,认了个大哥,大哥说有人出钱要找一样东西,需要人手,我就来了,我以为就是找东西而已,谁知道后来大哥带着和他一起的一群兄弟把一个人绑过来了,说是东西在他身上,我们只要把他弄乖了,他自然就会告诉我们东西在哪里的。” “那人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