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进警局(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三章:进警局(二)

“李功,好像是叫做这个名字,我就是外面一个看大门的,很多事情我也不清楚的!” 简南在一边看着,听大黄这么说,那估计也不是核心成员,想要从他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出来,是很困难的了。 张警官怒:“什么叫做好像是你给我确定了,到底是不是?还有你说的要找的东西,你们究竟要找什么东西?” 张警官抬头看了大黄一眼,大黄立刻接口道:“是的是的!就是叫做李功,不过东西嘛,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一个……” 他们要找什么,简南心中一清二楚,张警官还在这里,简南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大黄随口便将它说出来,于是乎装作十分焦急地打断了大黄即将脱口而出的话,问道:“昨天你有没有在那里见到过一个个子大约一米八,身材魁梧,脸上有刀疤的男人?” “刀疤?” “对!几乎就是从眉角到下巴,看起来很可怕,如果你要是见过一面,绝对不会不记得的,怎么样,有见过吗?” 大黄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没有。” “怎么可能?他明明是去找你们的!我明明听见电话里面有打斗声音传过来,怎么可能没见过呢!你是不是在骗我?!” 简南急了,语调陡然拔高,“那你差点死在那栋房子的后门,又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这把刀,很不喜欢别人对我说谎,明白吗?” 大黄在床上觉得很委屈,他的确没见到,为什么自己说了真话还要被怼啊,这世道,警察就可以随便拿着刀子怼人么?他不服! 大黄:“那什么,大姐啊,我真的没见过你说的那个男人,真的,你看我这么真诚的眼神,你就算是真的把我给剁了,我还是那句话,没见过!” 简南手上动作的力度加重,大黄快哭了,大声嚷嚷:“是你让我不能说谎话的,总不能让我屈服于你的淫威之下吧,那样子是不是不好啊?” 简南维持着拿刀抵大黄脖子的动作,大黄不说话了,两人僵持着,在一边的张警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将他的手放在了简南的手背上,加重的声音,道:“简小姐,他不像是在说谎。你再逼他也没用。” 简南在这一刻,是很蒙逼的,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原先的计划里面,刀疤要负责的事情很多,结果现在得力助手不见了,她的谋划都不知道究竟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收回刀,简南坐回椅子上,张警官看向大黄,这才继续询问。 “你怎么会受伤晕倒在洋房后门的?” “今天晚上,我们大哥从外面弄了条土狗做狗肉煲,然后我们正吃得开心的时候,那个李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跟发了疯一样的要冲上来,我们大哥就走上去踹他,踹着踹着,李功就吐血了,要死要活的,本来就只剩下几口气在那里吊着了,结果这个人还跟傻逼一样的,非要去招惹我们大哥,结果就被踢晕过去了。” 简南冷冷地看着他:“讲重点。” “然后就在李功晕过去的时候,我们当天晚上巡逻的人就发现三个黑衣人躲在房子外边儿,我们大哥就很生气,但是毕竟来者是客,我们大哥还是很客气地把人请进来坐一坐,但是后面一言不合就吵起来了,是他们先动的手,我们只是为了自卫的!后来大混战中,我就没打赢那群人,就被揍了,我大哥带着吐血的那个李功跑掉的时候,我因为血流的太多了,晕,就没有来得及跟他们一起走!” 大黄还特地在最后说这句话的时候,强调了一下他被丢下这只是自己的不小心,并不是他被大哥抛下的这样的情况。 简南懒得拆穿他了,她的思绪全部放在大黄说的冲进来的这群人,他们蒙着面的话,大黄就很可能根本没有看见那些人长什么样子。 因为她在洋房里面已经见到了刀疤放在身上的手机,那么刀疤是一定去过那里的了,所以现在,简南的脑海中已经慢慢勾勒出了这样的一副画面。 刀疤的确是进入了洋房的,因为和歹徒吵起来,所以结果就是一场混战。 “那些黑衣人后来去哪儿了?” “我大哥接了电话之后,就把人一起带走了,说是撤离了,可是我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撤离到哪里去了,我大哥很厉害的!” 张警官把手中的调查文件卷成了圆筒状,拿在手上敲了敲床尾的栏杆,咚咚咚,把大黄给吓了一跳,瞪着双单眼皮的眼睛,一脸惊慌。 “厉害个屁!再厉害那也是亡命天涯的人,父母妻子儿女朋友,哪一样是他有资格可以拥有的?黄建国是不是?十九岁?年纪还这么小,也就是你们这种屁大点儿的孩子,才满腔中二病的认什么大哥!那是会让你这辈子都在牢里度过的,知不知道?” 大黄被张警官这么一吓唬,貌似还真的有点用,惊慌失措地看向了简南:“美女警察,哦,不,是美女警花姐姐,是真的吗?这位大爷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会被关起来吗?啊啊啊!!姐姐,你帮帮我啊!” 说着,大黄竟是不管不顾地要扑上来要抱简南的手,简南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认真道:“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还有,你刚才说的,你们抓的李功,是我的朋友。” 大黄瞬间缩了回去,双手抱胸,痛苦道:“怎么会这样的啊?” “就是会这样的,还有,我很讨厌不诚实的人,你很不幸的,头上顶了了不诚实的帽子,我更加不会帮你的了。” 大黄反驳:“我哪里有不诚实了,你别在张警官面前污蔑我,我要是被扣上一个不合作的罪名,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呦呵呵,这就放狠话上了,简南把军刀拿出来晃了晃,紧接着再若无其事地放了回去,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大黄,问:“还有一个王大顺,也是被你抓走的,你怎么连提都没有提一下?还是说,你们做贼心虚,根本不敢将自己做的那些该遭天谴的事情,当着警察的面说出来?!” “哦!你说的是那个李功的朋友啊。我们根本就没有把他带回洋房里面,我们老板要的又不是那个人,我们带走李功的时候,那个人拿着菜刀追出来,最后把我们大哥弄烦了,才被一枪爆头的。”大黄满脸嫌弃的样子,似乎很不愿意回想当时的情景。 “鲜血四溅啊,不识趣的人,死得可惨了!” “呵呵,你确定,是一枪爆头?” 送到她面前的那个盒子,里面躺着的那个男人的头,他没有做任何错事,却要遭人如此残忍的对待,简南的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不然呢?我骗你干嘛啊!” “我去你的!” 简南越说越气愤,最后戴上了质问的语气,怒道:“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因为你们要赚钱,就那么点儿的钱,就得遭受那样恐怖的非人的折磨,你们不该进监狱,你们该进的是地狱!” 大黄一时间被突然狂化的简南弄得手足无措,张警官亦是没想到,原先以为只有李功一个人,现在却牵扯出了王大顺,而且看靖安安现在的状态,这个王大顺很可能已经死了,简南的反应才会这么大。 张警官试图安抚简南躁动的情绪,简南一把拍开了他的手,转身夺门而出。 门被甩得震天响,大黄嘟囔:“什么嘛,神经病一样的!” 张警官收回视线,定焦在大黄的头顶上,脸色阴沉:“你刚才说,有人出钱要找一样东子,那个东西是什么?” “就是一个U盘。嘿嘿,我在想啊,U盘里面是不是些‘好看’的视频呢?就像是陈老师那时候被爆出来的视频一样的,然后啊,这样的话,要是被谁爆料出来了,我就饱眼福了耶!哈哈哈哈~” 大黄想得很是开心,张警官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就算是视频满天飞,你也不会看得到了。黄建国,终身监禁,你等着吧。” …… 时间一点点流逝,几天后,简南顶着李功远房妹妹的名号,拜托胖子在工地里面的食堂找了个帮忙准备三餐的活计,到了现在,简南已经在工地混得熟悉了,甚至在饭后干完活休息的时候,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比较分散的时候,查些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她,独自一人,在津市,这个黑雾弥漫的淳朴鱼镇,开始了自己小心翼翼的调查。 现在的简南内心充满了愤怒,然而很多年以后的她,却开始了反思,这时候的自己,做的这些事情,究竟对还是不对。 …… 那天,在洋房外面,她听到那个带头大哥说是来找U盘的,而根据简南手上掌握的U盘信息来看的话,他应该是担心U盘里的信息泄露出去,影响到自己。 而从他现在花钱来津市找U盘,那么应该是从姓王的建筑商家人那里知道了U盘的存在,然而他却不知道李功已经将U盘交给了她,现在想把证据拿回去,才会只好选择来威胁李功。 简南想事情想得入神,身后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窜进来了,还带了瓶饮料。 “大妹子,我刚才给你买的,这个饮料可好喝了,你试试看!” 突然出声的胖子将简南吓了一跳,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简南僵硬地笑了下:道“谢谢啊!对了,午饭时间还没有到咧,你怎么就来了呢?” “嘿嘿,正好轮到我休息,我就来看看你,大妹子,你在这里还做得习惯吧?” “还不错的!” “对了,我今天好像是看到一个大老板了耶!” “大老板?”简南疑惑:“谁啊?” 胖子抓耳挠腮地想了一会儿,开心道:“就是那个白氏集团的总裁!” 咣当,简南手里头的锅铲滑落,砸在地上,发出好大一声响。 “……你说的,是白月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