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我怕你,不可抗力(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四章:我怕你,不可抗力(一)

…… 白月笙过来了? 简南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她如今化妆成这样,目的便是为了不让别人认出她来,谁曾想过白月笙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津市。 简南甚至已经脑补了,等会儿若是两人撞上了,白月笙将她认出来,那场面,真心是不忍直视,腥风血雨的。 胖子奇怪地看着手足无措的简南,蹲下去帮她把锅铲捡了起来,顺口问她:“大妹纸,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去休息会儿不?我来帮你看着这些菜!” 简南心下茫然,无奈之下只能是选择尽量不踏出这间屋子,万一等会儿有问题需要离开食堂,也最好是走路的时候尽量低头躲人。 她心中的小人儿使劲儿摇着手里头鲜红鲜红的旗子,大吼,就把我当成空气一样随风而去不好么?! “没事的,俺就是手突然疼了一下,胖子你去忙吧,我这边要开始准备午餐了!” 胖子扫过屋子里面一桌子的蔬菜猪肉,还有蒸锅上面冒着白雾气的米饭,胖子想,简南忙活午餐也是很累的,于是也就不打扰了。 临行前,胖子还特地嘱咐了她几句要注意用火用电安全之后,才回去自己的工作岗位,简南想了想,觉得自己欺骗胖子说是李功的妹妹,这样还是有点愧疚感的。 …… 胖子刚走,胖婶儿就进来了,提着一袋子苹果,嘴里还叼着一瓣刚剥开的桔子,边走边招呼简南过去。 “等会儿有人会送一车桔子过来,这是今天的午休福利,你去把那些东西拿过来,就在工地大门那里,记得一定要检查好了足够的数量,明白没有?” 简南纠结,若是胖子没来说唠嗑,简南自然是会满口答应下来,但是明知白月笙也在这里的话,她再继续跑到大门口那里瞎晃悠,头顶上两个‘作死’的大字,仿佛更鲜艳了呢! “不想去啊?”胖婶见她半天不说话,便问道:“怎么滴,你觉得这个很麻烦啊?我卡你平时力气也不小啊,你是来上班的,可不是来当千金小姐的哈!别跟我说你搬不动啊?” 简南嗫嚅:“不是,我只是……” 胖婶盯着简南直勾勾地看了半晌,听见简南这么说了,直接便打断了她的话,道:“只是什么呀只是?你们现在这些小姑娘啊,是一点儿力气都不愿意花喽,好像是出来当摆设一样的哦!” 简南本想着解释一下,后来转念一想,也是没有必要的。 她接过胖婶手上的购货单,微微点头,道:“我等一下就过去清点送来的水果,胖婶,多问一句,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现在三十分,差不多再过二十分的时候,你到时候拿着我的工牌出去就行,那群门口的保安不会为难你,对了,记得让他们的工人把那些水果送到食堂这边来,还有,拿两斤桔子给保安。” 胖婶吩咐完简南这些,转身就去烧火切肉了,简南想着走到门口还有点距离的,便跟胖婶儿说了一声之后,把工牌往自己脖子上面一套,抄了订货单子便往外面走,等走到拐角处的时候,简南闪身进了与大门口相反的方向,往尽头的厕所一路狂奔。 …… 简南是有目的地的,她特地躲在厕所多画了几道皱纹和雀斑,虽然看起来像是老年版本的自己,但是总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被看出来才对的。 简南这么想着,稍微放心了些,又弯了弯腰,装成驼背的样子,这才敢往大门口走去。 镇子水果行的老板开着辆绿色铁皮货车就来了,简南和老板交接了几句话,便开始各自忙活起手头上面的事情来。 …… 过了会儿,简南正在点收运送过来的水果数量,不期然听见北边传来一阵骚动,似乎有一群人往这里走来了,脚步声十分的整齐,在一众工地机器的轰鸣声中,显得特别排列有序。 简南仔细辨别了下,在发现那些男人的交谈声似是要往大门口这边移动过来,这可把简南实实在在地吓了一大跳。 她下意识地便蹬着半人高的矮凳子咻地窜到了车厢上面去,她背对着外面,拼命地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在这些水果上面。 水果行老板见她就这么跳了上去,也是被惊着了,过了会儿见到她稳当地站住了,内心只觉得难过,看起来挺老的,居然动作比他这个男的还要敏捷,真是难受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很短,也好像很长,那些原先隐约才能听见一两个词的说话声,慢慢地变得能将完整的一个句子听完。 手里头还在点着箱子里面的苹果,她却不由自主地竖起了耳朵,就连手上的动作,都随着注意力的变化而渐渐机械僵硬起来。 说话的人是王队长,简南第一次和秦厉北到津市出差的时候见过他,在那一群人当中,王队长说话的声音最大,一路上都是在孜孜不倦地,谄媚地向白月笙介绍工程上面的进展,炫耀自己付出的努力,旁边的其他人也在不断附和地讨好着这位从北城来的大人物。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简南虽然来了津市,但仍旧时不时地会关心元北的走向,他们这群在津市的人,估计也是想着元北集团会从金茂这个项目上面撤走,到时候金茂就全部落到了白氏手里头。 有句话说得好,这时候不抱大腿,要什么时候抱大腿呢? 这边简南心里想了很多,那边白月笙一直是默然的,至始至终,简南都没有听见他开口说过一个字,脑海中,不知为何,简南竟然是想起了回国后,第一次见到白月笙的样子。 在一众围观的人群中,一身刀削般利落的手工西服,衬得整个人清冷矜贵,只可远观,那时候她陷入了重新见到白月笙的惊喜与讶异交织的混乱中,竟是没有看到,那被他安静收敛下来的冷峻凌厉。 那是头老虎啊,在她面前,藏了二十几年的爪子,装成无公害的猫咪,是真的委屈他了。 …… 简南听得入神,手上动作竟是缓缓地停顿了下来。 水果行老板觉得奇怪,这边已经指挥着让人先抬了几箱子到食堂去,这边见到她奇奇怪怪地,便爬上了车厢,拍了下简南的肩,问:“咋啦?有问题啊?” “没事!” 简南被吓到了,音量没有控制好竟有些高了,简南顿时跟鹌鹑似的,恨不能将自己的脑袋缩起来,再挖个坑将自己深深地埋起来。 白月笙那是多厉害的人啊,在她才十多岁的时候,满满一群从校门口出来的小豆丁蜂拥而出,一模一样的校服,同款帽子,差不多的身高,她就喊了一声哥哥,白月笙都能走向她,准确无误地将她一把抱起来,瞬间一览众山小。 至于现在,那就更是别说了,听了她的声音,还能不认出来,比中彩票的几率还要低。 水果行的老板好心,觉得这个女孩子脸色白了又白的,以为是身体不舒服,便关心地多问了一句:“姑娘你真的没事啊?要不要喝点热水啊?看你这出的一脸的汗,怪吓人的!” 简南快哭了,她现在就想着将以光速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偏生这位老板还不依不饶,简南赶紧摇头,还顺手抹了一把因为紧张而冷汗涔涔的脸。 她憋着嗓子,将声音刻意装成了又粗又哑,这才稍微放心道:“老板,没事的,我一直就这样,小事一桩。” “哦哦,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咋了呢。” 简南沉默,继续做事,然而外头的交谈声再次传到了简南的耳朵里,每一句话都像是有魔力似的,拼了命地往她的脑袋里面挤,硬是将简南针扎似的阵阵头疼,生生地拉成了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