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我怕你,不可抗力(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五章:我怕你,不可抗力(二)

…… “我们最先开始的是一号楼,其次是正对着大厦那一块地方的别墅群,我们这次和元北的甄设计师商讨好的,就是先从这两个地方入手,炸药这些都严格按照测量出来的位置,布置好了,后天最后一批管子也会布置下去。” “其他的房子呢?” “其他的,要放在下个月,因为爆破之后的水泥石块清除工作,还有甄设计师会亲自过来查验结果。白少,甄设计师可是元北派来的,我们不听也没办法啊!” 冷清的声音,简南仿佛看到了白月笙数说这句话时的眼神,冷漠,她几乎要尝到不知从哪儿来的咸涩的液体。 她很害怕,手不自觉地抖了起来,如此不该的认知,等她发现的时候,恍然自己竟然会对从小把自己宠到大的白月笙,有这种名为害怕的情绪,怎么会是这样? 一群人走近了,又在说话声中走远,简南低头,看着箱子上面湿了的一小块地方,不知道自己的脑子究竟是怎么了,她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 在一群人的阿谀奉承下,白月笙边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王队长说的这些,着实让人意外,他原想着甄客那个瘸子,下半辈子只能终身与轮椅为伴,没想到竟然还有心思继续把手伸到金茂这个项目里面来,真是不知所谓。 被挤到了后边儿的王队长笑眯眯地从一堆人里面又挤了上来,凑到他面前,道:“白少,我专门特地找了个好地方,为您安排了一顿很丰盛很有意思的晚餐,绝对是饕鬄盛宴,您一定会很感兴趣的,还请您赏脸,移步看看!” 又有人凑上来,笑着说:“白少,还是上我那儿去吧,人家都说津市有三宝,‘麻花、海味、美人鱼’这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吃的算什么,我今晚还为您特地安排了美人鱼表演,绝对的经验四座!!您一定会喜欢的!” 白月笙绕有兴趣:“哦?美人鱼?” “是的是的!”中年男人摸着堪比六月孕肚的肥肚腩,笑:“绝对的美人~鱼~那样貌,可绝对称得上是倾国倾城,而且还是雏儿,绝对的干净!白少,不会让您失望的!” 看那人猥琐的笑,白月笙心中厌恶不已,冷冷扫了一眼,道:“美人鱼啊,的确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宝贝,不过,我对畜生没有想法。” 胖男人顿时觉得遍体生凉,脚后跟都跟着冷气嗖嗖的,这位北城来的大少爷,还真的不是好惹的,被他这么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他都要觉得自己进了冰箱似的了。 白月笙不管别人如何,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看向抻着个脖子望眼欲穿望着他的王队长,道:“你安排的晚餐,在哪儿?” 被翻了牌子的王队长,先是得意地看了一眼那个肥肥的男人,然后才凑上来,笑得眼角的皱纹跟菊花纹似的说:“白少,我来领路!这可是咱们津市最有名的厨娘做的菜,那可是好几十年的手艺了,绝对是你想不到味道好!” “那我,倒是很期待了……” “……没事……” 话音未落,恰在这时候,在机器的喧闹声中,心尖陡然一阵电流传过,又疼又麻。 白月笙脚步一顿,惹得围在周边的那群人纷纷也跟着停下,刚刚被怼了的肥肥的中年男人觉得奇怪,便多嘴顺口问了句,“白少,您怎么了?” 问完之后又害怕再被白少瞪一眼,立刻就缩了脖子,什么也不敢动了! 他想起些什么,猛然间回过身去,往货车的方向遥遥望了一眼,几百米的距离,在那瞬间拉近到了咫尺之间。 风卷黄沙,尘烟弥漫,废石堆积,钢筋凌乱一地,那里有着他所熟悉的气息和身形,可这些的主人,竟然是个穿着土气的农村妇女,正埋头蹲在车厢的最里面。 王队长顺着视线看过去,开口解释:“白少,那辆货车应该是来食堂送食材,您有什么问题吗?还是咱们过去看看?” “就只是送货的?” 王队长将想要再凑上来的又肥又丑的男人挤开,喜滋滋地点头道:“是的是的,我们工地上面那可是对工人们很好的,我们还有自己的食堂,所以经常就会有人来这里送些菜和肉,白少,您看,这个是有什么问题吗?” 肥男人高声开口,埋怨道:“这个主意是之前元北来的那个女的总监提出来的,说是工地上的那些工人也是人,应该给他们好一点的待遇,呵呵,有什么好一点的待遇,不都是一群只会卖力气的,给他们那么多好吃的根本都没有用!” 本来白月笙已经准备走了,却在这个肥丑的男人口中找到了吸引他注意力的地方。 “你说的是哪个女总监?”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元北派到津市来的,总共只有两个女总监,一个是唐嫣然,另一个是简南,不过无论是谁这两人中的谁提出来的,在他看来,倒是都很有趣。 “就是那个叫做简南的女总监,之前和元北的秦总来过两次,真的,每次来啊,都像是跟金茂这边的工地有仇似的,第一次就是那个爆炸,第二次变成了洪灾,还有经常地被警察找上门,快烦死我了!” 白月笙的目光很是直白,望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我觉得,这个想法挺不错,推己及人,众人平等。” 众星拱月的白大少爷既然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是不敢有什么意见的,大都忙不迭的点头附和着,唯有被diss了的胖男人转过头去,一脸不屑地偷偷哼了两声。 白月笙:“最近食堂有没有出现什么新人?” “新人?上次好像是来了个女的,好像听说是那个李功的远房表妹!” “远房表妹?” 挺能掰扯的,这点上面,倒是跟小时候一模一样,白月笙极浅极浅地笑了…… “明天晚上,就在这个食堂,准备一桌晚餐。” 干脆地收回视线,他利落上车,随后示意一旁的保镖将车门关上,今天来这一趟,只能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不枉此行’。 只不过,两军对垒,先下手为强,此时,倒是自己愣是先错失了最佳机会。 王队长一脸蒙逼,“在食堂吃饭?白少如此尊贵的人儿,竟然会想要在食堂这种工人聚在一起的地方吃饭?!” 王队长上车后,被车内的暖气一通吹,突然间茅塞顿开了! 这应该就是想要亲自看看他们有没有认真地去执行元北那边派来的人提出来的任务了。 王队长想:现在元北集团想在爆破完成之后就把他踢出局,他处境危险,不过将来白氏要是掌握了金茂的开发权,那么自己现在抱紧了白少的大腿,那才真的是明智之举啊! 这么想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王队长,偷偷瞄了眼后座的白月笙,偷摸摸地拿出手机给自己的手下发了短信! 【把工地上面那个破食堂给我拆了,立刻马上!】 …… 这边,简南听见了车子发动机轰鸣着驶离工地,过了好一会儿,直到确定了她才敢回过头去看,空荡荡的…… …… 清点完送来的水果,简南回到食堂,胖婶正在往盘子里面装炖好的红烧肉,见到她,便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句:“你出去一趟怎么去了那么久?是不是又偷偷地溜到哪里去偷懒了?” “没有,我就是清点的时候,动作慢了点儿。” “哎呀,就知道你靠不住,就那么点儿东西,弄得像是让你去做什么大事情一样的,算了算了,你赶紧过来的,把汤煮上,等会儿就要来人了!” 简南赶紧说好,手忙脚乱地开始系围裙,那边胖婶不时念叨着简南年纪轻轻的,动作比她这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都不比不上,简南默默闭嘴,把半人高的大锅推上推车去装水。 这个锅很深,要装满水的话还得一会儿,简南半倚着墙,征准备闭眼休息会儿,口袋里面的手机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苏妈,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小姐啊,我听说了一个消息,纠结了很久,还是觉得您应该知道这些才对的。那个,小姐,您在巴黎玩得好么?还开心不啊?” 简南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这才将手遮在手机和嘴巴前面,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咳咳,挺好的,有什么事情,苏妈你大可以直说的。” “是这样的,那天我带着炖汤去看望了先生,沈小姐不让我见先生了,她说先生在睡觉,让我不要去打扰他。我说要等先生醒过来,沈小姐也不让了,还说以后先生在她那边的衣食住行,全部会安排好的,让我不要再过去添麻烦了!” 苏妈越说越生气,似乎对沈扬诺那样的做法很是不满,简南轻声叹气,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左右,沈扬诺那里,是秦厉北自愿去的,她总不能拦着,更加没有资格去将人领回来。 电话那头的苏妈见简南没有反应,更加着急了:“小姐,沈小姐会不会对先生做些什么?先生那个样子,总是比较容易被人害到的,我这次没见到先生,总觉得哪里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