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我就是要你(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六章:我就是要你(一)

“她不会对秦厉北做什么的,苏妈,你别担心了。” 简南安慰着,脑子还处在白天差点和白月笙撞见的惊慌中,细胞不够用了,也就没多想,苏妈却是着急得就快要哭了。 “小姐啊,上一次我见到先生的时候,就发现他精神状态很奇怪,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是就是不对,这次我连留在沈小姐家里面,等先生睡醒和他说说话都不可以了,这一定代表着什么!小姐,我总觉得要出事啊!” 这时候的简南心思完全便是飘忽的,根本不可能聚集在一个地方,苏妈担心地说了这么一大堆,她漫不经心地附和。 “那么这样吧,苏妈,你以后就经常到沈扬诺那边去,若是能见到秦厉北的话,那么你也就能放心了,不能见到的话,额……要是一直不能见到的话,我们再来想办法,好吗?” 得了简南的建议,就像是得到了尚方宝剑似的,苏妈顿时鸡血打满身,瞬间亢奋了,连连应了好几声,道:“好的好的,小姐,您说得对!我这就去做!” 挂掉电话,简南直接便将手机关机了,一股无力感从心底缓缓升腾而上,慢慢地席卷了全身,无形中,疲惫幻化出了一双手,扯住了她的手腕,直直地要勾住她从现世拖入十八层地狱,扯进无底线的黑暗之中。 …… 十二月快到了,即将进入深冬,夜幕像个调皮的孩子,将白天里仅有的那点热气一点点地收了起来,只留下了一片苍茫的漆黑色。 简南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李家小院,今天晚上张警官会过来,早些时候,张警官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些事情要告诉简南,语气听起来很不好。 她很担心,怕是张警官得到了刀疤的坏消息,又有一个人死在了津市。 今天晚上很冷,简南裹紧了大衣,急急地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后似乎有什么在跟着她,亦步亦趋,然而等她回头一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了。 简南回过头去,心底紧张地加快了脚步。 空旷的小巷子,呼呼地吹着冷风,卷起落叶,萧瑟斑驳的墙角,黑影一闪而过。 一路急匆匆地赶回来,到家的时候,张警官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到简南回来,他把最里头叼着的烟抽出来,摁在墙上捻灭,而后吐出一个歪歪扭扭的眼圈,眯着眼睛笑。 简南被他的笑盯着,双臂的鸡皮疙瘩都要掉出来了,她揉着手,边开门边问:“张警官,你究竟要告诉我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还不能在电话里面讲。” “那是因为,电话里面说的,并没有实际上亲眼看到的来得有震撼效果。” 张警官说这话的时候,简南已经开门走到了院子里面,她顺口问:“什么东西,还得追求震撼效果?是不是还得有360°环绕杜比全景声呐?” 简南故意亏张警官,不过张警官也不恼,无所谓道:“前几天,我们局子里的缉毒组跟了大半年的毒品交易终于成行,抓到了几个涉案人员,缉毒组在审讯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和李功被绑架案有关的信息。我这边很快就得到了这些证言。” 张警官边说,边将身侧公文包里的文件袋拿了出来,递给简南。 “这是复印件,原件在局里,拿不出来。不过,根据那人交代,他曾经帮五个男人扛着一个大箱子,坐船从白沙湾那边出海逃走,据说那个箱子里面有传来敲击的声音,不过他们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也就没有多管。” 简南翻着手里的文件,这里面的每个字,都是把锤子在一下一下地敲着她的脑袋,那群人和毒贩有联系,那么很可能是这群绑架犯的老板的他,又是什么身份呢? 简南隐约觉得自己猜到了什么,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极其准确,简南这时候想的却是,希望她所有的猜测都只是猜测而已。 “你怎么就能确定那些毒贩偷送出去的,就是我们之前在找的那些人呢?” 如果只是误会一场的话,他们不就是又白忙了一场了吗? 张警官大刀跨马地往石椅子上面一坐,从包里又翻出了两张胶装的美术纸出来,随手就丢给了简南,努了努嘴,道:“这是按照那个毒贩描述的样子画出来的画像,也拿给大黄辨认了,就是绑架了李功的那群人。 张警官说着,指着其中一张画像瞪着眼睛愤怒道:“就这个,你看看,就这个留着大胡子的男人,案底累累,是津市这地方的地头蛇,手底下人多,手段极其残忍,之前带人灭了一家子五口,后来因为没有在场证明,特么的居然给放了!” 简南接过来认真地看了看,她没见过这几个人,上次也只是听了声音,不过既然大黄都指认了,那就是差不多了,她将文件合到一起,收拾了收拾,问:“那么,那个毒贩有没有说,他们把人送哪儿去了?” “先前还死咬着要坚持江湖道义,去他么的江湖道义,那是江湖吗?就是几个拿钱买人命的混球!不过后来,使了点手段,就招了!说是要沿着东海,直下澳城。” …… 澳城是国内唯一赌博合法的地方,几乎是博彩圣地,再加上殖民文化的影响,这里黑帮聚集,横行无忌的是本土自然生成的一套运转法规,外人很少能在这里活得很好,但是如果有人庇佑的话,那不仅仅是吃香喝辣,一切都好解决。 那群人如果是带着李功去了澳城的话,那么不是去赌运气的话,就是幕后的老板在澳城为他们打点好了一切,这恰恰也是简南所担心的。 澳城独立与任何管辖势力之外,城里龙蛇混杂,幕后老板如果是她所猜想的那个的话,那么他究竟和澳城是什么关系,怎么会牵扯上黑道上面的事情。 …… “奶奶的,难怪我们找了那么久,在津市地面上都快把地皮给翻过来了,连一根儿头发丝儿都没有找着,原来是跑了,还跑那么远!!” 张警官气得抄起茶壶就着壶嘴就开始猛地灌茶,简南脑子乱得很,很多问题想问,最后只问出了一个:“既然已经知道了去向,你们会派人去抓他们几个吗?” “去澳城?要抓人的话,现在暂时只能往上打报告,不过,澳城那个地方,如果……那边是有人接应的话……”张警官显然和简南想的是一样,只听他说:“批捕文书的审批过程,应该会很漫长,拖个一年半载的,整容手术都可以痊愈了,谁还会在乎你这张破画像?” 简南一听,刚刚重新燃起来的希望顿时又被浇了一盆冷水,这里面的画像没有一张是李功的,说明李功肯定是被装在箱子里面抬走了,他们能毫无顾忌地杀掉大顺,一旦发现李功坚决不说出U盘下落的话,说不定也会被他们虐待致死。 若是李功说出来了,u盘在她这里。 如果他知道,自己身上带着能够对白氏造成伤害的子弹。 那个人,他会派那些人来找她吗? 简南突然间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那么,有没有其他办法,就是,咱们能不能通过其他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尽快将李功给带回来,如果有人亲自过去监督这件事情的进展呢?” 张警官听见这话,将茶壶往桌面上一放,才抬头看简南,默然过后,缓缓道:“没有。” …… 第二天上班,简南刚接近食堂百米范围之内,便听见了杀猪般的嚎叫,一声赛过一声的高,刚开始简南还以为是今天胖婶儿准备杀猪加餐,谁知道走近了大门,才发现门口站着五六个身高体胖的壮汉,每个人手里头都拿着棍子和铲子。 他们见简南走过来了,个个凶神恶煞,恶狠狠地瞪着她,简南很奇怪,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后便传来了呜嗡呜嗡呜嗡的轰鸣声。 简南回头,原本应该在工地上面清理石块的挖土机不知道什么已经开了过来。 随即,从食堂里头跑出来了一个人,简南定睛仔细一看,竟然是披头散发的胖婶。 胖婶双手举着菜刀冲了出来,见到简南也在外面,往她手里塞了把刀就开始语无伦次地咒骂,“天杀的!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我在你们这里办食堂是签了合同的,还签了三年,现在时间还不到啊,你们就想把我逼走!你们会遭天谴的!” 胖婶儿边嚎哭边往旁边甩鼻涕,眼泪一大把地哭诉:“我的天啊!!这群天杀的混蛋啊,居然要拆了食堂啊!!” 简南一脸懵逼,一大早上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她现在脑子里的CPU转速不够快,还根本没办法及时地想出对策来。 其实,在工地上面开食堂,这是原先她提出来,和甄客一起商量之后制定的,算是为之后的计划做一个奠定基础。 按照秦厉北的规划,将来元北集团在地产方面,是要做成一体化的,无论是建材原料的采购,还是中间建筑的设计建造,以及工地员工的招募,这些都由元北集团来处理,直营式的对土地进行开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面,避免环节出错。 至于胖婶儿的食堂,原先在开设之初,便签订了合同,白纸黑字规定了时限,现在这年头,合同都可以不作数了吗?! 不仅仅是胖婶儿怒了,简南也是觉得奇怪加生气,金茂的这群人是不是还嫌金茂项目不够乱,非得再把这摊水搅得更浑浊,他们才高兴? 脾气本来就不好的简南几步上前,挥手质问:“你们究竟想做什么?谁给你们的权利,撤掉这个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