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我就是要你(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七章:我就是要你(二)

…… 浑身上下平凡无奇,穿着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外加运动鞋的简南,即使声音再大,也是没有人会搭理会重视的,简南被无视了,眼睁睁看着胖婶儿的哭闹毫无用处,甚至挖掘机连她们站在面前也是不管的,直直地朝着食堂开过去。 坚硬无比的机器,张牙舞爪,犹如钢铁巨兽般,在它经过的地方,全部被推到,被压成了平地,无一幸免,每一处都变成了废墟。 “你们这些挨千刀的啊!” 胖婶儿还在哭嚎着,简南见挖掘机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只好先将胖婶儿拉到了一边,安慰她不要太着急。 “你懂什么?这是我全部的身家了,我就靠着这个赚钱呐!” 莫名被胖婶儿骂了的简南,紧接着又被其他人笑了,简南放了手,转头去问那些手里头掂量着棍子的打手。 “到底是谁派你们来把食堂拆了的?这个不是经过总部那边同意通过的了么?怎么可能说拆就拆了?” 为首的蓝衣男子看看简南,在瞟了眼狂躁化的胖婶儿,不屑道:“食堂不开了!我们王队长说了,从今天起啊,你们就自己吃自己的,出了大门左拐一千米的地方就有小饭庄子,你们自己个儿找地儿吃饭去!” “王队长?”简南冷着脸上前:“他在哪儿?” 蓝衣男子:“我们王队长正在陪大老板呢!你又见不着!还有一件事,今天晚上啊,大老板要来这里吃饭,你们赶紧的撤了,我们等会儿还得好好布置场地!” 白月笙要来吃饭?怎么那么突然,食堂被拆了,白月笙还要来这里吃饭…… 简南转念一想,便觉得自己真是笨了,白月笙昨天,一定是看见了自己。 …… 食堂拆除的事情,终究还是没能阻止,挖掘机的大铲子一落下来,屋顶破了,紧随其后的是四面围墙被推倒,胖婶儿先是拿出了孟姜女哭长城的架势,最后见那群气势汹汹而来的打手丝毫没有可商量余地的样子,胖婶儿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弱了。 到了最后,胖婶儿只剩下喘粗气,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简南有心想要出声阻止,可是这群人根本不认识她,就算亮明了身份也没用。 还有便是白月笙了,他若是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这里,那么便是明白她为何而来,这时候,白月笙拆除工人食堂的举动,究竟是在警告自己呢?还是有别的什么意思? 简南暂时没想到,因而也不敢轻举妄动,李功被带到了澳城,路衡现在被元北的事务牵制在北城,短时间之内根本没有办法能到津市来,她离开北城的时候,只听说路衡突然将之前她见过的那个女总监召回元北总部,现在,金茂这里是一个元北的自己人,都没有了。 至于秦厉北,简南捧着脑袋,幽幽叹气,指望不上那个混蛋了! …… 当天晚上,王队长派来的人竟然硬生生地在一片塌了一半的废墟之中,搭起了一个台子,上面摆了张八仙桌,周围还缀着白纱,简南在一旁围观,心里头默默地想,白月笙今晚莫不是要来一出兰若寺和聂小倩的人鬼情未了? 场景真的是太恐怖了,偏偏的,蓝衣男子还找了一堆人过来当保镖,还收拾除了一桌子的菜,闻起来蛮香的,就是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 胖婶儿早就回去了,简南也没拦着,不过胖子下班之后倒是因为听见了这边不小的动静,然后今天早餐和午餐也没有供应,便跟在简南后边追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妹子,胖婶儿都回去了,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你不回去吗?”胖子生怕外面的人听见了,小声问道:“你就不怕等会儿他们那些人再把你抓了啊?” “没事的,我就看看,等会儿就回去了,你要是有事情的话,你可以先回去的!” 胖子摇头,“那不行!你不走,我怎么能把你放在这里呢?大妹子,你跟我走吧,这里不看着很吓人啊!” 简南扭头看向胖子抓住她的手的位置,再看向胖子,正满脸深情款款,简南被吓到了,猛地抽出了手,冷漠道:“我等会儿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胖子似乎没想到简南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瞬间脸上挂不住了,讪笑着收回了手。 此时月黑风高,颇有种阴风阵阵的感觉,简南躲在一旁的灌木丛中,摘了几根树枝挂在头顶上,将自己装扮成了另外一棵树,老老实实地一动不动,就等着白月笙出现。 从早上事情发生到现在,时间挺长,简南也想通了些,既然白月笙已经知道了她在工地上,或许和白月笙面对面谈一谈,会有出人意料的效果也未可知。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是想要躲在暗处,听听白月笙和王队长在聊些什么。 那边有说话声音传来,简南往里头缩了点,紧接着便看见和昨天一模一样的画面,白月笙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来,但是奇怪的是,他走到一半,就停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白少,您看,之前我和您谈的事情,您说要看决心,您现在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决心!绝对是一颗红心向着白氏的,您放心!我们保证忠诚!” 说着,王队长还做了个十分夸张的揭开红布露出惊天宝物的样子,笑得无比谄媚! “忠诚?”白月笙冷哼:“这倒是一份大礼,那么之前在这里的那个帮厨的呢?” 昨天人还好好地在这里,把自己装成乡村妇女,结果现在这个姓王的傻逼就把食堂给铲平了,那么那个丫头呢?会跑哪儿去?他现在要到哪儿再把人找着? 想到这里,白月笙快气炸了。 “??” 王队长蒙蔽了,招手问一边的打手,蓝衣男子赶忙回答:“应该是回去了吧,我没怎么注意,不过胖婶儿和那个姑娘的家,我是知道的,老板,你们要是需要的话,我这就去把人叫过来,我保证,不用很长时间,等您用完晚餐的时候,那个姑娘一定穿得干干净净地站到您面前的!” 王队长听了之后,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这特么的原来是这种剧情,唉呀妈呀,难怪昨天没有答应老胖的邀约,原来是看中了那个厨房的帮厨! 原来是这样的啊!王队长偷偷摸摸地瞄了一眼白月笙,心里头的弹幕呼啸而过,没想到白少的口味如此独特,那个女的看起来他见过一次,看起来也不漂亮,还穿得丑丑的,万万没想到啊,竟然会入了白少的法眼?! 万一今天晚上他们两人春风一度,白少回了北城,那女的怀孕了,十月怀胎之后剩下一个儿子,儿子长大之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回到北城,进入白家,于是乎就开启了一场豪门继承人位置的惨烈争夺!! 王队长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竟然一下子就预见到了之后未来十几年甚至是二十几年的历史发展轨迹,唉呀妈呀,自己真的是太牛逼了! 脑补了一出豪门大戏的王队长立刻对着手下吼:“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把人带过来啊!” 蓝衣男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立刻说:“是的是的,我这就去!” …… 不知道自己成为一出大戏女主人公的简南,虽然听得不清楚,但还是听见了的,白月笙在找自己,并且还对自己的藏身处一清二楚,他果然是认出来了。 还真的是瞒不过白月笙的耳朵,简南认命了,把手里的树枝往旁边一丢,拍拍身上衣服沾到的泥土,这才往灌木丛外面踏了一步。 胖子还蹲在书从后面,缩成一团,眼见简南要往外走,猛地抓住了她的脚腕,不解道:“那是北城来的大老板,你上去做什么?食堂没了就没了,你不要做傻事!” 简南扭头,既然已经打算要去见白月笙了,便也没有可以调整音量,道:“我做事,自然有我的打算,胖子,放手。” 第一次从简南身上感觉到冷漠气息的胖子,不自觉地放了手。 …… 简南出声:“白少,我在这里,哪儿也没去。” 简南想要笑一下,然而嘴角的那抹弧度却是无论如何尝试,都没办法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发自内心的笑起来。 “你找我。” 陈述句,并没有任何额的疑问语气,简南缓步朝白月笙走去,最后在离他一米的地方站住,她特意画丑画老的妆容还没有卸掉,不合身的大衣,随手扎起来的马尾辫,甚至头顶上还有刚才躲在灌木丛里面,身后大树上掉下来的枯黄的落叶。 此时,白月笙清澈的黑眸里,倒映的是她狼狈不堪的样子。 白月笙分毫未动,担心,害怕,生气,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什么也没落下,她这段时间好像又瘦了点儿,比上一次在高顿见到她的时候,脸色还更加不好看。 “是啊,我找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你要是想试试餐饮行业的话,只要你开口,我可以帮你在北城CBD最繁华的中山街上面,找一家最旺的店铺,咱们开一家私家菜馆,你想怎么折腾都可以。” “白少,别说一家餐厅,就是十家,我现在也可以自己开。” “对,我忘记了,秦厉北,你现在手里头拿着,元北最多的股份。” 简南又往前走了一步,两人距离更近,呼吸相抵,白月笙明白,这个丫头是在暗暗地与自己较劲,比着在此时此刻,谁的气势更强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