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调查结果出来了(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七十九章:调查结果出来了(一)

“当然,好丈夫守则第一条,那就是听老婆的话,我们结了婚,你便从未婚妻成为了妻子,我自然会将你的意见放在第一位来考虑。” 白月笙说这话时候的认真和严肃,给了简南似乎真的可以这么做的错觉,她想,那样也挺好的,大家都解脱了。 这种想法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她因为团团被柳璃逼得走投无路,和白月笙订婚的时候,也是这么想过的,那时候她认定了自己一辈子也就那么过去了,困在秦家大宅里,继而锁在白家,从一个牢笼到另一个牢笼。 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以为自己有了资本可以摆脱任何束缚,结果是自己痴心妄想了。 …… “那么,你把李功放回来,还有,我要你保证,白氏之后不会再和元北,就金茂项目而进行暗地里不择手段的争夺主要开发权。” 白月笙对于简南竟然会就此机会对他提出要求,略微有些讶异,不过也就只是短短的几秒而已,他立马笑道:“好,我答应你,我们结婚之后,李功会安全地回到自己的家里,至于你说的第二件事,我……也会照做。”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了李家小院门口,白月笙上前,体贴地为她推开了院门。 简南头也不回地上楼,因为心底不高兴,将门用力地一甩,关上了。 她把自己往床上一倒,拉过被子蒙住脸,蜷缩成一团,手握成了拳放在嘴边,无声地,委屈地,哭了起来。 …… 哭着哭着,竟然也就累极了,睡着了,等再醒过来的时候,是被走廊上面的敲门声吵醒的,她把头从被窝里面探出来,扭头看向窗外,外头还是乌漆墨黑的一片,伸手将手机从被子里面抽出来,距离自己睡着的时候,也就过去了半小时不到。 “谁?” 独自一人住着,简南不感半夜随便开门,隔着门,大声地喊了一句。 “是我,开门。” 简南听出了那是白月笙的声音,虽然觉得奇怪他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但还是起床,眯懵着眼睛,去开了门。 门外,白月笙提着一个食盒,明明灭灭的昏黄灯光洒在他脸上。 “你晚上都没吃饭,肚子饿了吧,我给你带了海鲜什锦面,味道很是鲜甜,还加了你最喜欢的小鱿鱼,你吃完了再睡觉。” 她刚上初中那会儿,白月笙也是这么为她送夜宵的,那时候全校风靡竹竿身材,她还嫌弃过好几次,说是大晚上吃东西会胖。 简南将回忆赶走,终究在白月笙的殷切期盼的眼神底下,接过了食盒。 …… 此时此刻,北城,帝豪花苑,路衡打发了闹着要去看团团的儿子夏铮,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后,拨通了那个私家侦探的电话。 “喂,是我,路衡。” “是你啊,还挺准时的,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你能开电脑吗?” 路衡走回书案,翻开笔记本,开机,昨晚这一些列动作之后,才道:“电脑已经开了。” “那好,我把资料传到你的邮箱上面,你边看,我边在视频里面为你讲解。” 路衡应了,打开了视频通讯,同时接收了来自一个神秘地址的邮件。 “路总,你要知道,这一趟调查,我可是把能调动的关系都调动了,真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要不是我最近又接了个大单子没时间的话,我还真的挺想把这些事情写出来放网上去发表,肯定十分受欢迎,到时候我就是红透半边天的知名作家了!” 私家侦探还在畅想未来繁荣昌盛的幸福生活时,路衡已经将邮箱里面收到的文件打开,容量很大,对方很是细心地将内容分门别类的整理好了,他看起来也不会太过费劲。 “你打开第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你要查的第一个人,柳璃。” 随着对方的讲解,路衡将文件打开,又将里面文档打开,而后一张张将张片浏览了过去。 “柳璃,柳州人,家境极其贫寒,全靠着从小成绩优异,一路被县政府保送上了大学,在北城大学读书的时候,曾经一度是校花级别,虽然那时候校花这种名号没有现在那么广的传播范围,不过柳璃还是在学校里面很受欢迎,而且还是个美女学霸。你可以看到,毕业照上面的柳璃,真的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但是奇怪的是,在校期间很多富二代在追她,她却一直没有绯闻,干净的程度简直堪比清水!” 路衡手速快,已经翻到了下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年轻时候的柳璃,一身简洁得体的职业装,姣好的面容,微笑拿着奖杯站在领奖台上,身旁还站着……秦珂? 照片上面,秦珂看起来也就像是二十几岁的样子,还很年轻,样貌之间隐约可以看到与秦厉北相似的五官。 路衡想到简南告诉他的,秦厉北是养子,真的是吗?路衡又有些不相信了。 视频那边的画面是黑的,他们这一行的,知道的太多了,总是害怕被人找上门,因为适当的防护措施也是必要的,不过他却可以看见路衡这边的表情变化,那人见路衡脸色不对,狐疑着开始了下一段的讲解。 “你现在看的这张照片,就是柳璃和秦老爷子的第一次见面,那是秦家投资的一项大学奖学金,柳璃那一年拿到了,正好年轻时候的秦老爷子是颁奖嘉宾,两人就见面了,说来也是奇怪,那之后,柳璃便去了秦老爷子身边当秘书,算是实习,然后就销声匿迹了。” “之后呢?” “之后,再之后,我能查到的就是,柳璃嫁给了简氏集团的老总,简承佑,婚后三年生下女儿简南,这个简南也就是你让我查的第三个人,后面我会慢慢来介绍这位身世相当离奇的女子。”那头笑了两声,继续道:“接下来继续哈,在当简太太的这段时间里面,柳璃很是积极地打入北城的上流社会贵妇太太团,不过,效果似乎并不是很好。之后就是和简承佑离婚,跟了秦老爷子,成为了声名鹊起的秦太太。” 那人话音落下,路衡也是刚刚好地将照片浏览完,他见到的秦太太端庄优雅,举手投足都像是名门教养出来的名媛淑女,没想到之前的生活,也是如此这般的不如意。 “那么关于秦厉北,你又查到了些什么?” “这个就少了,我在调查的时候,发现有人将关于秦厉北的一些信息抹掉了,实话实说,以我的能力实在是查不出来,仅有的也就是第二份文件里面的。” “首先呢,秦家对外宣城秦三少是养子,不过就秦老爷子亲自带在身边养了好几年的样子来看,不像养子倒像私生子,后来柳璃进门,直接就把这个秦夫人不喜欢的,丢给了二房。我觉得吧,私生子的情况,几率应该更大。” 私家侦探喝了一口水,才继续道:“第二个呢,就是这个秦三少的风流韵事了,这部分我都写文档上面了,你可以很清楚地看明白……第三呢……其实也没有第三,这部分我就查到了这么多。” 路衡还没说什么,那头的侦探就已经很不好意思地呵呵笑起来了:“我之前打包票说一定可以查得出来,不过现在这样的话,我会把价钱适当地降低一部分,你放心。” “我说过,钱不是问题。” “哈哈,那就好哈!那我就来跟你详细介绍一下你要查的这个第三位女士,简南喽!” 不知为何,路衡竟然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兴奋的意味,好像是摩拳擦掌挥刀向牛羊的激动不已,他被自己的脑补囧到了,敛了心神。 在对方紧接着的指示下,路衡打开了第三份文件。 然而只是看见第一张照片而已,路衡心中的疑虑便又增大了几分,高挺的眉峰几乎要皱成了团,怎么会是这样? …… “简南,柳璃和简承佑的女儿,同时她还有一个哥哥,和简南同父异母,还是简承佑当众承认过的,我搜集到了一些他们兄妹俩小时候的事情,因为没得到本人证明,所以无法考据其中的真实性,不过从哪些曾经在简家工作过的佣人来看,这俩兄妹从小的感情就很好,不过,简南的这个哥哥是谁,路总你一定猜不到!” 路衡转着手里万宝路的烟,打了个火,没一会儿,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便在书房内,弥漫开来,他声音低沉沙哑,开口道:“……白月笙。” “是的是的!”他本来还以为这是一个惊天的秘密,谁知道路衡早就知道了,正郁闷着,下一秒,自己就傻乎乎地笑起来了。 他忘记了,自己在那封邮件里面放了一张好不容易找到的简南和她哥的合照,据提供此张照片的同学说,那是在简南初中毕业的时候拍的,那位同学在说的时候还红着脸,说当初就觉得简南她哥长得帅。 哎呀,长得帅颜值高就是好啊,初中毕业到现在,很多年了吧,还被人惦记着。 私家侦探窝在自己的沙发椅上,感叹了一句,继而将目光的焦距定格在书架最顶层上面,那里面放着一份材料,和这次路衡拜托他调查的这件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留了个心眼,并没有连同其它的材料一起发给路衡,只是,这个烫手山芋,他到底要如何处理才不会殃及自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