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喜欢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十七章:喜欢

病房内,年过半百的医生扶了扶眼镜,用见怪不怪的眼神看向病榻上的男人,耸了下肩膀:“刚才我就想说这句话了,厉北,咱们又见面了。” 秦厉北:“嗯,王教授,好久不见。” 王教授抿唇,装作十分惊讶地:“好久不见?你确定这四个字适合用在我们之间吗?” 他们每个月不见上一次,王教授都觉得奇怪,最近他还以为会破纪录,半年之内应该是没机会在医院碰见秦厉北了,没想到啊,居然又进来了。 “难道不合适?”秦厉北反问。 “行吧,你说合适就合适,不过,她……”王教授指了指门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看见她了?” “是啊,在半道上拦住我,我看,她也不像是半点都不关心你的样子,刚刚还问了我关于你的伤情。” 秦厉北波澜不惊的语调有了一丝起伏:“真的问了?” “那我骗你做什么啊?”王教授边说边帮秦厉北检查,秦厉北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我记得你上次说,老爷子今年的健康检查报告,不是很理想?” 老爷子,秦厉北口中的自然是指的秦老爷子,掌管着北城最大的综合性跨国集团,万秦集团,还曾经是北城暗世界的领军人物之一,只不过几十年前就洗白了。 每一年秦家人都会请私人医生到大宅里做身体检查,今年的例行检查后,私人医生曾经对秦家的几个小辈,解释过秦老爷子的身体状况。 秦厉北不相信,复印了一份检查报告拿给王教授看过。 “是不乐观。”王教授摸摸脸上因熬夜上手术台而冒出来的青色胡渣,说:“就目前的状况来说,老爷子的心跳要负荷他身体内部机能所有的代谢已经十分不容易,如果受到强烈刺激,很有可能因供血不足而造成昏迷。” “强烈刺激。” 秦厉北喃喃,王教授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心中不禁不安起来:“厉北,你想做什么?” 对于王教授的问题,秦厉北并没有正面回答,棱角分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派冷漠:“老爷子的六十大寿要到了。” …… 简南匆匆跑回家洗了个澡,怕进房间吵到睡着的团团,便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宿,隔天一大早的时候就起来给团团做了一顿早餐,然后买了早餐去医院。 临走前,团团睡得很熟,小小的身体缩成了一团,小嘴微微张着呼气,简南在团团的额头上温柔地亲了一口后才转身下楼。 到了病房门口,敲门进去的时候,没想到姜娜也在。 简南提着豆浆油条站在门口,在姜娜回头过来的诧异目光中,怔愣得不知所措。姜娜审视的眼神将她上下打量,实在是太过赤裸裸,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的皮剥开,看进她的内心世界里面去。 那里有太多秘密了,不能让人知道,想到这一点的简南下意识地往旁边瞥去。 姜娜收回视线,转而对秦厉北恭敬问道:“这一次的事情,我已经和知道这件事的人员都谈过,他们收了好处,保证不会透露半个字。” “这件事你处理的很好。” “这是我应该做的。Boss,我查过了,来闹事的男人是张家作坊的老板,张兴,目前已经被警察带走,我们……”姜娜顿住,瞥向简南。 简南明了,接下来的谈话内容估计是很重要隐秘的,她现在就是一个小助理,没资格接触到核心信息,简南想到了之后转身欲走。 “简南,你站住。”秦厉北又道:“你继续说,她是我的助理,没什么不能听。” 简南猛地抬头,毫无预料地撞进了秦厉北漆黑如墨的眸子里。 姜娜点头:“好,是这样,boss,咱们是不是应该将人保出来控制在咱们手上?毕竟张兴会说会写,我怕是很多事情从他嘴巴里面出来,就变了样子。” “会说会写?那就让他说不出来,写不出来。”秦厉北冷冷地一挑眉看向姜娜:“明白吗?” 姜娜立刻低头:“是!我这就去办!” …… 姜娜得到了明确指令后很快就离开了,经过简南身边时还有意无意地看了她一眼,简南丝毫没有察觉,拎着袋子上前。 “这里面是王婆家的豆浆和油条,哦对了,还有马蹄酥。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就随手买的,如果你想吃别的,我可以去买。” “怎么,出了一趟国门,就连记忆都丢了?我的喜好有哪些,你不是最清楚?” 她当然是还记的的,只不过必须要装作不知道罢了。 “所以,boss,你喜欢吃什么,你说,我现在就立刻去买。” 尾音一落,秦厉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床来,走到了简南身边,附在她耳边,道:“你第一次这么问我的时候,我说了什么?” 呼出的热气带着男性饱满的荷尔蒙气息,犹如过电般的酥麻,简南往后退了半步,咬牙克制住了自己去翻找记忆的欲望,她拼命地让自己看起很淡定。 “我觉得,我还是去食堂给boss买一份清粥小菜回来吧。” 还没等到秦厉北答应,简南转身咻的就跑出了房门的同时,不停的懊恼,真的太丢人了,两军对垒,居然又一次没有hold住! 留在病房的秦厉北在后面见她跑得跟兔子一样,轻声一笑。 “呵,连反应都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