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调查结果出来了(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章:调查结果出来了(二)

“除了这些,你还查出了其他的什么?” “除此之外的话……”侦探语气一顿,想了想,道:“简南他哥白月笙,和白家的白大少同名同姓,后来,我用这张俩兄妹的合照,和之前秦白两家订婚宴会上面,准新人的合照来对比了一下,发现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侦探不慌不忙地打着八卦的语气,感慨道:“不仅仅如此,就连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简南她哥和白少这两个男的,下意识做出的保护性动作,都如出一辙,其实路总您是医生,肯定懂得,这种心理上面的无意识动作,往往最能反应一个人的内心情感。” 他很懂么?并不,他宁愿自己什么都不懂,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侦探没有得到路衡的附和,有些郁闷,不过很快又兴致盎然起来,因为,他就快要,说到这件事情里面,最好玩儿的地方了。 “至于为什么两人的关系如此有缘分,也是我在这次调查中,最感兴趣的地方,不过……” “不过什么?”路衡顿住往下划鼠标的手指,问道:“你还发现了什么?” “也不能说得上是发现,只不过我在调查简南的时候,发现她曾经和一桩杀人案有关,但是这桩案子最后的结果,是简南她哥白月笙因为杀人重罪被起诉,判处十年有期徒刑。按照时间线索来说的话,现在简南她哥应该还在局子里头待着,不可能大摇大摆地在外面晃悠。 路衡总结道:“但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全然翻版的白家大少,这其中的故事如何,想必你好奇之下,应该也去查了这位白少。是么?” “哇呜!不愧是路总,这么了解我,你放心,关于调查白少这一部分的钱,完全是我个人的喜好,不会算到这次的费用里面的。不过,其实也没花多少钱,因为这个完全横空出世的白少,在他四年前经由白老爷子介绍带进北城上流圈子之前,所有的经历都是空白。” 侦探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很有良心了,虽然有些事情不能说,但还是处于人道主义提醒了路衡一下,他装作咳嗽了下,难得认真道:“其实我想了想,白老爷子不可能让一个外人执掌白氏吧……那么如果简南她哥和白少真的是同一个人的话,白月笙是怎么跑到简家去的啊……呵呵,这真的是一场好戏啊!” 路衡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内心已经因为侦探汇报过来的这些信息,掀起来了惊涛骇浪。 路衡不禁怀疑,当初秦厉北提出进军地产行业时,会不会是受到白月笙身处白氏的影响。 这个从一开始,便将元北的资金链拖入无底洞循环的决定,已经是几次害得元北在悬崖边上九死一生,就连现在,即使简南找到了陈夫人,也求得了她的帮忙,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周襄王烽火戏诸侯,若是真如他所猜想,那么白月笙和简南的关系比必然不简单。 侦探干咳了几声,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始继续介绍简南的身世。 “简南后来跟着柳璃住进秦家大宅,换了个名字,叫做秦南,但是一年之后,简南的存在感在秦家降到了最低,就跟完全没这个人一样,销声匿迹了几年之后,秦家大小姐和白氏少主订婚了。啧啧,也不知道这位简南小姐看着那一张和自己兄长一模一样的脸,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肯定贼酸爽!” 路衡蓦然想起了订婚那天,一身洁白礼服,穿过花海,走向白月笙的场景,心口一阵钝痛,这时电话响了,路衡从酒柜折返,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以前在医院的同事,那个为简南看过病的张医生。 路衡之前拜托张医生做了个检验,现在会打来电话,估计是检验有了结果。 他对着摄像头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随即将视频切换,关掉话筒,这才摁了接听键。 …… 电话那头的张医生很兴奋,道:“结果出来了,你和那个叫做简柠的小男孩儿,的确是有血缘关系的。而且这份DNA检验的结果表明,你们俩的血缘关系,大部分来自于父系,但是,你们不是父子关系。” 路衡手里的玻璃杯晃了下,费了好长的时间,才勉强稳住了心神,他也是医生,自然明白这其中代表的意思,既不是父子关系,却又是来自于父系的血缘,那么团团的父亲,必然是他的兄弟。 可……他是孤儿…… 张医生窘迫的声音传来,讪笑道:“那是你兄弟的孩子啊,难怪和你长得像,我还以为是……哎呀,不好意思哈,是我们嘴贱了,我会告诉咱科室里面的那群八卦小蜜蜂,以后在路上见到了嫂子啊,绝对不能再胡言乱语,乱开你和嫂子的玩笑话了!” 路衡发现,自己开口,波澜不惊的语气,仿佛张医生给自己的这个消息,根本就没有像一颗核导弹,几乎要将自己这三十几年来所建造的城墙,摧毁似的。 “这次谢谢你帮忙,找时间我请你吃饭。” “好,那你先忙。” 路衡结束了通话,正准备再次将视频打开,书房的门却开了,夏铮小小的脑袋在门口探头探脑,路衡见了,朝他挥手,道:“铮铮,在那儿干嘛?” “爸!你看见我啦!” 废话,我又不瞎,路衡在心里默默吐槽,继而道:“看见了,过来。” 夏铮见他爸爸没有责怪他大半夜不睡觉,于是乎欢快地推开门,哒哒哒往前边跑了过去,一把栽进了路衡的怀里,路衡就着抱着他的姿势,不轻不重地拍了他屁股一下,佯装怒道:“怎么大半夜不睡觉?明天不上学了?” 夏铮郁闷,原来爸爸不是不怪他,是他这只猎物还没有落进猎人的陷阱里面,所以时候未到呢,可是他是爸爸亲生的,爸爸为什么要对他这么严格嘛! 夏铮呜呜呜地假哭起来,被路衡扫了一眼,马上就乖下来了。 夏铮揉着和路衡一样的精灵耳,不好意思地笑了:“爸爸,我刚才梦见团团啦!团团说要搬来家里面和我一起住,他说和我们是一家人耶!爸爸,你什么时候才和简阿姨结婚呐!” 路衡扶额无奈,现在的孩子,小脑袋瓜里面都想些什么? “谁告诉你这些的?” “我电视上看到的,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结婚,他们就会住在一起!还有他们的孩子也会住在一起,你们结婚之后,我和团团也就能住到一起啦!” 这小子,这是要把自己老爹卖了换弟弟的节奏吗?路衡把人抱起来,往门口走。 夏铮直言直语:“爸爸,你该不会还没有搞定简阿姨吧?!” 路衡坦诚:“你简阿姨要结婚了。” 他前几日听到风声,白月笙那边的动静不小,派去打探的人回来说,是在筹备婚礼,估计婚礼举行的时间也就是最近的事情,路衡现在倒是想知道,在巴黎的简南,会不会回来? 夏铮大呼:“啊?爸爸你该不会没有追到简阿姨吧?!” “以后别再胡说,团团现在有他外婆照顾着,暂时不会来我们家,但是就像是刚才爸爸告诉你的,今年期末,爸爸去开家长会的时候,如果老师夸你了,爸爸就带你去找团团玩。” “不要!我都一年没有见过团团了,以前还可以在在学校看见团团,现在团团连幼儿园都不去了!再见不到他,他就要把我这个哥哥忘记了!” “团团不去幼儿园,是因为他外婆为他专门请了私人家教,在家里教他读书。夏铮,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了,不要再提这种无理的要求!” “哼!就是因为简阿姨要和别的叔叔结婚了,你才不让我见团团弟弟的,哼!你过分!” 夏铮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突然吵着闹着要见团团,就在刚才还闹过一次,本以为睡着了,今晚上就消停了,谁知道现在又跑来折腾,真搞不懂这个小屁孩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你就那么,喜欢团团?” “嗯嗯,团团是我的弟弟!” “你这么想要一个弟弟?” “是啊,我只有爸爸一个家人,要是团团来了,简阿姨来了,我就有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四个家人啦啦啦!!” 这句话,像一双手在路衡的心弦上轻轻地挑了下,如果,团团的父亲真是他的兄弟,那么,是不是就代表着在被抛弃了三十多年之后,他终于,可以找到自己的家人。 可是,团团的父亲,究竟是谁? “爸爸,你怎么啦?是不是真的生气啦?” 夏铮敏感地察觉自己的爸爸有心事,而且心情不好,闷闷不乐,他扭过身去,手捧着路衡的脸,吧唧亲了一下,高兴地说:“爸爸不要生气啦,我乖乖努力,等到了期末的时候,再去找团团弟弟玩吧~~~好不好啊~~~” 路衡走到门口了,将夏铮放到地上,还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系得歪歪扭扭的睡衣带子,拍着小大人似的儿子的肩膀,认真嘱咐:“爸爸没有生气,你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吗?咱们这样子,你先回去睡觉,等到过生日的时候,爸爸邀请团团来参加。好不好?” “耶耶耶!!达成协议!爸爸最好!最爱爸爸!!”夏铮伸手跟路衡击掌,路衡依言与自家混小子击了下手掌,继而道:“好了,回去睡觉!” “好的好的!”夏铮高兴地蹦跶回房了,路衡这才重新得了空闲,走回到电脑边,将视频通讯的连接再次打开。 侦探竟还安静地坐在屏幕前等着,见视频切回来了,立马挥手打招呼跟路衡表明自己还在,路衡也不拐弯,一记直球,甩给了他。 路衡直接问道:“五年前,简南有没有和哪个男的,交往过。” “啊?哦!”侦探好一会儿才堪堪反应过来,犹豫了会儿,回道:“如果说是五年前的话,这个还真不清楚,简南和她妈一样,大学之前的恋爱史为零。不过……” 侦探话锋一转:“白家的佣人私底下在传,传闻的内容是说,简南和白少有一个未婚私生子,年纪还不小了。等结婚以后,估计会给那个私生子正名。” 白家?白月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