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离开,跟蜘蛛学织网(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一章:离开,跟蜘蛛学织网(一)

良久后,路衡道:“我知道了,这次的费用,你说一个具体数字,我打到你的账户上。” “得咧!就喜欢您这么爽快的人儿!一句话不二价,我把账户和钱款发给您!多谢啦!路总,以后有有什么需要我的,甭管是老婆劈腿找情夫啦,还是老公包小三啦,您尽管开口,回头客给您打九折哦!” “多谢,不过,我还是希望不要因为那种事情,麻烦你才好。” 侦探:“……额,我不是那个……” “没事,还有事要忙,先挂了。” 啪嗒,路衡关掉了视频,他的指尖微微颤抖着,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他特地找人调查这些,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了,或许,将来的有一天,他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后悔痛苦。 如果是白月笙的话,那么他呢,他究竟是和简家有关,还是和白家有关? 窗帘被风吹起了一角,露出天际那一抹鱼肚白,晨曦偷摸摸地溜了进来,在他面前凝成了一圈光晕,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天亮了吗? …… 隔天早上,简南恢复成自己原先的样子之后,还精心地打扮了一番,这才约了张警官在外面的茶楼见面,她不是没有想过去警局,只不过那里面人多嘴杂的,毕竟有些事情不好说。 张警官为简南主动约他见面的事情很是讶异,直到简南在茶楼等了许久,张警官才姗姗来迟,风尘仆仆。 一进包厢,张警官便将警服外套脱了扔一边,他拉开椅子,接过简南泡好的茶,开门见山道:“你找我做什么?是不是李功那边有新消息了?” 简南默默把玩着手里的香烟,心思百转千回,最后抬头,冷然道:“李功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暂时不会有危险,过段时间,应该就会回来。” 张警官惊讶,毕竟澳城那个地方,还真的不是说进就进说出就出得来的地方,没有点过硬的关系,就算是市长,那也得是碰一头的灰。 “你找了谁?” “我找谁没有关系,重要的是目的已经达到了。还有,刚开始,是我误会您了,我以为您和暗地里的那些人是一伙的,但是这段时间以来,您一直在追查李功的下落,我想,眼见为实,是我多心了,我再次向您道歉。” 简南这话说得百分八十的真诚,但她和张警官一起去芦苇荡救李功的时候,院子外面停着的那辆车,还有倚在车门边的那个黑衣人,这些都是令简南不能完全信任张警官的原因,简南决定暂时稳住张警官,继而观察进展,以不变应万变。 反观张警官这边,如花似玉的一大姑娘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张警官还真的不是很习惯,他已经五十好几的人了,脸还红了,连忙摆手,道:“没事,你也用不着道歉!你要是真觉得不好意思,那就答应我一个要求,算是帮我的忙了!” 简南来了兴致,反问:“什么?” “还是先前你回北城的时候,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父亲的死,不是意外,那时候虽然是爆炸,尸骨无存,但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在那之前,你父亲的身体状况就已经不容乐观,那是一种慢性疾病,只有在长期服用致病药物的时候,才会慢慢地渗透到身体的各个部分,影响机能在,最后死得就像是心脏病突发一样。” “证据呢?” 简南追问,她本不想再回头去翻当年的记忆,然而有时候有些事情,就算是你不想它,它还是会自己跳出来,犹如鬼魅般,如影随形。 在她的记忆中,虽然简承佑和柳璃的感情算不上好,但和简承佑有关的一件事情,是柳璃亲手处理的,那就是简承佑的药,说得再准确点,就是简承佑的保健品。 简承佑在他死之前的五六年时间里面了,身体都不好,那是简南记忆中,柳璃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对简承佑尽妻子的义务,为他的身体担心,买药炖补汤之类的。 她不敢再想下去,张警官说的长时间吃药,究竟要多长时间,会不会和……她有关系。 “因为尸体没有保存住,所以当初也没办法进行尸检,不过我有一份你父亲的健康检查报告,也专门咨询了相关的专业人士,去年我告诉你的时候,原本是想请你一起参与进来,不过你没兴趣。” 说到这里,张警官心底还是有怨气的,当初他的前途一片大好,却因为一场绑架案,造成了特等爆炸事故,连带着被处分被降级,从北城流放到津市这么个破地方来。 结果,找到机会翻案的时候,简南却不愿意配合。 “看简小姐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作为你父亲的女儿,你应该拿出来分享一下,努力找出可能杀害你父亲的凶手。” 简南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将脑子里面可怕的猜测压住,下一秒蓦然笑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摇摇头道:“我能知道什么?那时候我差点连命都没有了,还指望一个仅有十九岁的女孩子,拥有警察一样的强悍记忆和推理能力么?” “没关系。”张警官释然,正色道:“简小姐不记得的话,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的,这件事我会继续查下去,到时候希望,希望作为一名人民的公仆,能够为当年我的倏忽找出最为完整的证据来,给简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 简南笑笑,继而沉默着,一场原本气氛和谐的聊天喝茶,到了最后,竟是因为聊了些过去的话题,简南和张警官再次不欢而散。 张警官最后甩门离开,简南转身背对着门口,望向窗外的远山,寒冬将至,山上树木亦是染上了霜红和颓黄,叶子层层叠叠地交织在一起,如伞盖般,将树下发生的所有都覆盖了起来,简南眨了眨眼睛,咸湿的液体在眼眶中滚动,湿润了酸涩的双眸。 眼前仿佛堆了层白雾,看不真切,简南从烟盒里面拿出了事先放好的U盘,在手心捏紧了后,惨然地笑了起来。 …… 简南回了李家小院,远远地就看见院子前面停了一辆车,暗蓝色的车身,车边站着简南见过的保镖,这时候,简南对于来人是谁,心下了然。 然而,直到走上前,真正看到由保镖抱下来的那个男人之后,简南还是不由自主地惊叹了,她原本以为,在经历那样恐怖,失去人身自由的事情之后,他是不会愿意再回到这里的。 简南一言不发,上前推开院子的门,微微侧身,继而做了个欢迎的手势,道:“进来吧。”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拍拍轮椅把手,保镖立即弯下腰,将人带轮椅给抬了起来。 简南看得目瞪口呆,这也太厉害了吧,力大无穷啊这是,正感叹着的简南紧随其后进院子,保镖已经在院子石桌前将轮椅放下,那个男人挥了挥手,保镖便出去了,还顺手关上了院子的门。 “身体恢复得如何了?” “还不错,人生在世,贪嗔痴,贪念为首,所以嘛,人还是应该知足,才能常乐。”甄客微微一笑,嘴角闪过的笑意,在八九点的太阳中,分外明媚,简南觉得自己被闪到了。 “那就好,这次,你是过来主持金茂项目进程的吗?” “不然我还能过来干嘛?” 简南这段时间,匿名卧底,可算是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整个工地上面,所有的建筑承包商,都是和白氏合作的,这里边几乎没有元北集团什么事情。 简南就郁闷了,这个疑问存在她脑海里面很久了,这次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问问甄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是元北第一个拿到开发权的房地产项目,而你知道为什么会出现两家公司同时拿到开发权的情况吗?” 简南记得,秦厉北也和她聊过类似的话题,那时候,秦厉北那个混蛋貌似说了…… 简南踌躇:“因为,白氏的老牌地产资质,元北的新兴度假村设计理念?” “你说得没错。”甄客正色解释道:“所以在项目开始之初,白氏便负责的是实际操作这一块,工地上面的事情,小到每一个工人、每一台拖拉机掘土机等等,都是由白氏负责,但是整体的施工由我来把控大方向。” “既然如此,为什么当初不直接只接受白氏的投资,其他的全部由原本自己来搞定?” “我们原先都没有想到,这个决定会有这么大的漏洞。或者说,在那个时候,这个决定是对白氏集团的妥协。”甄客怔怔看着简南,问道:“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眼前的甄客,变了,至少简南她是这么觉得的,第一次跟着秦厉北在小木屋见到甄客的时候,简南只觉得那个男人狂妄邪肆目空一切,还很没有礼貌,不过现在,似乎变得很不一样,言谈举止之间,有种看透世俗红尘的沧桑感。 “我明白。” 秦厉北白手起家创立了元北集团,但在一家独大的白氏集团面前,若是宣战,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一死一伤。 元北死,白氏伤。 说到这里,甄客突然停住了,饶有兴趣地盯着简南看了会儿,继而问说:“既然厉北那人敢把元北交到你手上,他一定教了你很多东西,你来说说,这会导致什么问题?” 教她?甄客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在说笑么?” “难道没有?厉北可不是那种随便就会做一个决定的人,他都把元北集团整个交到你手上了,什么也没教你的话,难道看着你当个败家娘们,把元北集团给毁了啊?” 啥叫败家娘们啊!简南无语又无奈,扶额,哭笑不得道:“实话说,我的学历,也就是大学肄业,根本连毕业证书都没有拿到,这大概是秦厉北,这辈子做的最赔本的买卖了吧。” “No!No!No!我告诉你哈,厉北可有心机了,你小心这点儿,这或许是他的局,我们在这里面,可都是他的局子也说不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