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离开,跟蜘蛛学织网(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二章:离开,跟蜘蛛学织网(二)

简南背后,冷风阵阵,她在甄客眯着眼睛,莫名其妙的笑容中,只觉得冷飕飕。 其实甄客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在唐律师找上她的时候,她也曾经想过这是不是秦厉北设下的一个圈套,然而走到现在,深陷漩涡如何,就算是局那又如何,说到底,就算是一场阳谋阴谋,哪怕被利用了,她最多生生气,也就……生生气。 “咳咳”简南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聊下去:“多头管理,总是会导致很多扯皮推诿事情的发生,金茂这里,估计是也差不多吧。” 话落,简南便郁闷了,甄客这一脸‘你看你看,还说没教,明明就是教了’的表情,是咋回事啊?太奇怪了吧?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在这里洗菜摘菜刷碗的,可不是白干的好么! 看多了工地上面发生的这些事情,眼见为实,总比一些因为理论而导出来的结果好得多。 简南假装要倒水喝,边起身边跟甄客说话。 “所以,秦厉北也是知道这些的,才会那么着急地想要和东升公司合作,甚至是元北自己来笼络那些工人的心,到了未来的时候,元北集团在地产这一块,既有甄先生你来负责设计,又有秦厉北的整条线,元北地产的牌子就算是立起来了,对么?” “如果你觉得,这就是厉北的整个计划的话,那么你就真的是小瞧厉北的野心了,哈哈,我也就是个设计师,不懂很多。至于厉北有什么打算,你以后可以自己问他。” 甄客仍旧笑得让简南觉得一脸懵逼,她抬头望了眼今天的天朗气清,感受了下惠风和畅,心底的那些阴暗角落,倒是稍稍消散了些,简南缓缓道:“甄先生,你既然一过来就知道我在这里,那么,白月笙现在也在金茂,这件事情你得到消息了吗?” “这个?白月笙在这里?我还以为白氏来的人,最多也就是经理级别的,谁能想到白少还亲自下场了,呵呵,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你们怼过了?” 简南在心中有了计较,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有些事情就好办了许多,至于目前她首先要做的,就是彻底地将王队长丢出工地。 简南斜睨:“倒还好,不过,你现在应该是顾命大臣吧,或者是拿着尚方宝剑下来巡视的钦差大臣,我能请您帮忙解决一件事情么?” “简小姐,可太抬举我了,我是钦差,你可就是那个千古女帝武则天,女皇这都开了口了,我们这些当下属的,一定得好好地办妥了!!啥事儿,你说!咱们,啊不,我战力值不高,这样吧,让我的保镖和你,上去对着他们,不说话就是干!” 甄客说话总是乐于插科打诨,在字里行间损人损得飞起,因为简南都习惯了,直接选择了忽视,她继而道:“工地上面的食堂,被强.拆了,我在离开之前,必须要做一件事情。” “什么?强拆了?谁干的,我以前还挺喜欢那个胖婶儿做的饭菜,你别说啊,就你那个点子,实在是不错,有得吃,工人的心就又向着咱们了,还更加像是一个集体。 “等等,我好想弄错了重点。你要离开?我还想着你可以在这里帮忙,怎么,为什么这么突然要回北城?是不是因为厉北的事?” 秦厉北?他能有什么事情啊?简南闷闷地想,喝了一大口茶,才舒服了些,半玩笑半认真地说:“女大当婚,何况,我已经订婚了,这个甄先生你就不知道了吧。” 甄客愣了,他长期待在津市,对北城的很多事情的确不太清楚,不过结婚,甄客好奇:“和谁?秦厉北么?还是道上哪位英雄啊?” 甄客没当回事儿,只觉得简南的在开玩笑。 竟敢跟秦厉北那个阎罗王抢人,真是不知死活,看来是没有听过一句叫做‘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的话了。 后面这句话,甄客默默地想了想,话到嘴边,瞧着简南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花在嘴边转了三圈,溜达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我这次回去,是为了跟白月笙完婚。” “哇呜!天呐,真是不敢相信!你要和白月笙结婚?!那么夫妻共同财产呢?厉北给你的东西直接就成了给你的嫁妆了?哎呀!”甄客笑得阴阳怪气的,看着简南,幽幽道:“厉北还真的是感动宇宙的好哥哥,妹妹出嫁,双手奉上全部身家。” 话落,仿佛不解气般,甄客继续说道:“婚前协议签了吗?别忙活到了最后,却给别人做了嫁衣裳,到时候金茂可就算是直接落到白氏的手里头。” 随着时间流逝,日头渐渐往高处爬,简南摊开手掌,堪堪遮住耀眼的光线,转过身去,背对甄客:“你们都觉得,秦厉北给了我这些东西,是我的福分,我应该感恩戴德,是么?” 甄客为自家兄弟不忿,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毕竟钱和公司,是他死党自己给的,他也不便再多说,于是乎,两人都沉默下来,场面一时间有些诡异的尴尬。 许久后,甄客假装咳嗽了两下,道:“食堂的事,什么时候需要我出现?” “下午四点的时候,甄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我就替你放了,你来一趟,总得让那些狗腿子们知道,金茂究竟是谁说话算数!” 简南语调低沉,一双亮如星的眸子里,满是坚毅。 …… 北城一连下了三场雨,都是在下班时间,电闪雷鸣加上狂风暴雨,就跟灾难电影似的。 这就把CBD的一群白领们都快给整懵逼了,每到五六点七八点的时候,穿着得体职业装的男男女女们,纷纷站在大厦门口,眼巴巴地盯着雨幕漫天的前方,望雨兴叹。 而有人看了眼手机上面的时间,因为和人有约,便顾不上大雨了,举着伞冲进了雨里,结果风一吹,伞就被刮跑了,也没什么用处。 跑到最靠近大厦的公交站,车还没来,女孩子拧了拧袖子的水,抹了把脸,一转头,就看见旁边的台阶上,蹲着个男人。 男人衣着单薄,白色的T恤上面还有暗红色的斑点,头发被雨淋湿了,乱七八糟地贴在脸颊,他双手垂在两边,无意识地晃着。 这时候,突然来了一辆小轿车,急速驶过,溅起了坑里的水,女孩子动作灵敏,往后一挑,正正好的躲过了,男人却没有那么幸运了,污水直接喷了那男人一身,女孩子看得都有点不忍心了。 “你好,需要帮忙么?” 女孩子见周围也没有多少人了,想着说还是发挥下人道主义精神把,便往男人那边挪了几下步子,又问了句:“你好,需要帮忙吗?” 那人似乎这才听见了女孩子的话,动作极慢地转过头来,满脸茫然地盯着她看。 女孩子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男人看着脏兮兮的,但是,那双眼睛真的是好好看啊,是拿个地方跑出来的病人么? 女孩子蹲下来,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男人歪着头想了会儿,突然咧嘴笑了:“我叫三哥!” ‘sange’?究竟是什么字啊,难道是家里面的人喊他的排行么,三哥? 女孩子想了想,在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她等的公交车已经快要来了,而这个人,算了,还是帮个忙吧,攒攒人品,说不定不久以后,就能遇见高富帅,拯救自己穷困潦倒的人生了呢!女孩子这么想着,笑了笑,开口说:“你要和我走吗,我到时候再帮你联系警察,帮你找家人,你觉得怎么样?” 男人皱着眉头,想了想,乖乖地点头:“我要找南南,你能帮我找南南吗?” …… 当天中午,白月笙约简南吃饭,简南笑着说,可以啊,那就在食堂里面吃饭吧。 白月笙二话不说便将电话挂了,简南放下手机,明明心里头的不痛快宣泄了,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她和白月笙,南辕北辙,似乎越走越远。 甄客决定在李家小院住下了,说是喜欢这个小院子的修饰风格,要好好研究研究,简南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之前大顺给她留了家里面的钥匙,这次正好招租,于是乎甄客被要了一天五百的房费,在二楼走廊尽头得了一间自己的卧室。 简南明天就走了,李功归期未定,大顺是彻底回不来了,总也得找个人帮忙看着院子,平时擦擦洗洗的。 下午三点出头的时候,甄客还沉浸在搬新家的乐呵当中,招呼着贴身保镖将这次带过来的行李,分门别类的收拾到屋子里,一点儿都没有被简南当成了免费看门管家的自觉。 到了工地,简南让胖子去把王队长那些人找来,车门都没下,直接往食堂的方向去,她也通知了胖婶儿,只不过,简南趴着窗户想,自己是不是该去打个电话给路衡。 甄客闭眼假寐,简南想了想,刚拿出手机,便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