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离开,跟蜘蛛学织网(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三章:离开,跟蜘蛛学织网(三)

…… “苏妈,怎么了?” 轰隆隆的响雷,伴随而来哗啦啦的雨声,苏妈哭得哇哇的,十分伤心,又悲又痛道:“小姐啊,沈小姐真的是太过分了,现在的先生可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啊,怎么就能!就把先生给弄丢了啊!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呦?!” 简南心尖一紧,指尖跟着沾染了那边风雨呼啸的冷意,渐渐地凉意遍布全身,她咬着牙,强装镇定,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妈解释:“小姐啊!你之前不是让我多去看看先生吗!我就去看了,但是每次沈小姐诶都不让我见先生!我觉得不对劲儿,便偷偷地在后面跟着,胡后来我才发现,先生很久之前就走丢了,现在都还找不着人呢,咱们,要不要报警啊?!沈小姐都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地照顾先生,要不然先生怎么会丢?!一定是这样的!!” 苏妈很是难受,一直坚持沈扬诺不安好心的她看着车外哗啦啦的雨都快把街道给淹了,很是后悔:“小姐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真的是没用,先生不见了这么久,我到现在才知道!而且,最近城里面下了很大的雨,也不知道先生在外面好不好,会不会被人拐到深山老林里面,我看电视上面就有很多那种坏人,把人拐到非洲去当苦工,挖石油去啊!” 深山老林?这个还真是说不准,秦厉北长得人高马大大,除了智商不好点儿之外,其他的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迈出去了,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简南心里头原本是十分紧张的,现在却又想起来秦厉北说要跟沈扬诺走时,决然点头的样子,她承认,那是横亘在她心头上的一根刺,一碰就疼,根本没有痊愈的机会。 所以,简南无视了苏妈的苦苦祈求,说得冷漠:“我不是他的监护人,我也不是超人,想找到谁就能找到谁,事实上,苏妈,你做得已经够多了,当初要走,是秦厉北自己的选择。” “可是……” “没有可是,要找的话,你自己去,我现在手头上的事情很多很忙,并没有时间帮忙。” 苏妈被简南口中的工作刺激到了,生气道:“小姐,你可以去国外玩,那是因为先生把钱都给了你!现在先生有难,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呵呵,冷笑,简南觉得自己真是悲哀,原来,所有人都是这么看自己的,就因为她被迫接手了秦厉北的财产么? 话落,苏妈不再说话了,她觉得自己这么说,小姐就一定会马上回来的,可是,电话那边的声音突然没了,苏妈一看,原来通话已经结束了。 简南转头看向窗外,道路两旁的事物在飞速地往后倒退,看得她头昏脑涨。 …… 甄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见坐在自己旁边的简南盯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他拍了下她的肩膀,然而简南回过头来之后,却见她脸色惨白,甄客被吓到了。 “你不舒服?” 简南悄悄地咬着后槽牙,收了手机,摆摆手,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了。 “没什么,等会儿,还需要麻烦你用点总设计师的威力,压迫一下他们,而且,等会儿也可能需要你的保镖来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不说别人,光王队长旁边就有打手。” 甄客笑得轻松,“没事,我不怕他们。简小姐,你若是体会过那种失去得到再失去的过程,一定能明白我现在这种,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状态。” 这句话在这个话题里面说出来,是稍显突兀的了,但是甄客瞧着简南这一脸天都塌了的表情,实在是忍不住,多说了句,也当做是安慰。 简南脑子空空荡荡的,没能准确get到甄客的想法,于是两人大眼瞪小眼,甄客默默将头转了个方向,觉得秦厉北一定是脑子抽抽了,才会喜欢这么蠢的女人。 …… 他丢了?虽然说智商不够,但她也不是没有告诉过秦厉北,不要随便到处乱跑,那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怎么就会丢了呢? 一路上,简南都在想这件事情,直到车稳稳停在了一片废墟前面,简南下车,忍着被风沙扑一脸的悲催感,捋了下额间的碎发,墨镜中反射出一抹精明的白光。 王队长,打手,还有其他一些看热闹的,很快就都过来了,王队长之间就是和甄客合作的,自然对简南左手边的男人一点儿也不陌生,只是在将视线挪到男人身下的轮椅上时,还是微微惊讶了。 之前听说甄客被绑架,九死一生,看来是真的。但是,这个神经质一样的男人来这边做什么?难道是要像以前一样,回来继续担任金茂项目的监工,当元北派来这里的耳目吗? 王队长转念一想,不过这样也好,接下来如果甄客留在这里的话,一个残废,还是很好对付的。真正不好对付的是这个叫做简南的女的,每次她一出现在工地上,就总会给自己热力警察和一大堆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人,王队长想到这儿,心情不是很好了,然而没办法,该做的还是应该做,比如…… 他换上一副笑脸,朝着简南那边走去,还没到简南面前的时候呢,就直接双手伸向前面,深深地弯了腰,来了个九十度鞠躬,然后将自己凑到了简南面前,笑的谄媚。 “哎呦,您看我这双眼睛呦,是不是瞎了呀,之前竟然没有看出来您就是简小姐,哎呀,该打该打,哎呦喂,甄先生您也来啦,我们金茂真是蓬荜生辉,欢迎欢迎!” 说着,瞄了眼简南,问甄客,说道:“您看您两位今天来是?有何指教呐?” 甄客很好地诠释了一名什么叫做人形吉祥物,就是双手摆在大腿上,端正了自己的上半身,笑得端庄优雅美丽大方,至于问题,留给简南回答就是了。 简南瞧瞧王队长,语气平淡:“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哦!好嘞好嘞!这说不定是简总您给我们的惊喜,惊喜嘛,我们还是可以等等,期待一下的!”见简南并没有搭理他,王队长回头问那些打手,“你们说是不是啊?” 打手们站成一排,欢快点头道:“是的是的!” 话音刚落,胖婶就从那边飞奔而来了,见到简南的时候,第一眼还没有认出来,胖婶儿见王队长都卑躬屈膝的,那么这位一定也是为大人物,便也跟着笑嘻嘻地凑上来,伸手作势要跟简南握手:“您好您好,我是胖婶儿,您贵姓啊?” “胖婶儿,是我,之前在食堂打工的李家妹子,其实我叫做简南。” 胖婶长大了眼,很是不敢相信,然后简南和善道:“不过这些都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我有件事情要帮你解决,之前食堂是如何被拆的,我也看见了。” 胖婶连连点头,突然间恍然大悟:“是的是的,就是这样的,你叫做简南?!哎呦喂啊!简小姐啊!你就是简小姐啊!”胖婶儿可高兴啦,激动得都要飚眼泪了:“简小姐啊,这个食堂是你说要建起来的啊,我好好地做事,把这些工人兄弟们当成我的家人一样的,三餐,都是用的最好的食材,最好的手艺,结果你看,这个王队长他们啊,说拆也就给拆了!” 胖婶儿这就是把自己当成在告御状了,她现在也算是看清楚了,简小姐应该是很厉害的人物,现在简小姐在这里,她得赶紧的把自己的食堂再拿回来,要不然啊,等简小姐一走,王队长这些人,她可是惹不起的哦! 胖婶儿哭得稀里哗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简南看着心里不好受,然而此时,她要表演的是一个冷漠无情的项目总监。 甄客在一旁看热闹,其实这个食堂只是临时搭建起来的,等周围的建筑完工之后,也是要拆,不过现在至少还有用,就先留着,再怎么说也是可以拉拢人心的东西。 王队长背着手,不断地搓搓搓,他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儿,结果现在来看,这个女的就是来找麻烦的。王队长内心庆幸,幸好幸好,他派了人去找白少,白少给他支了招了,他就不信了,一个女的,还斗得过英明神武的白少! 哼哼,我也是有后台的人,谁怕谁呢! 王队长心里想,我现在就先让你得意一下。 “简小姐,这是误会,全部都是误会,你知道的,我们现在手头紧张,总部那边拨下来的款也不是很够的,我这也是被逼无奈的,简小姐你是不知道啊,我这啊,是有多辛苦,才能维持到现在!” 甄客看这个五十多的人了,还揩着袖子哭唧唧的,想想也是好笑,但是他再看看简南,那个脸色也不是很好,甄客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要给简南提个醒。 “咳咳!”甄客打断了简南几欲出口的话,“王队长很辛苦?集团那边转来的钱都是有回单的,我想简小姐一个电话,应该就能查出来究竟转了多少钱过来的,是不是啊?” 经甄客这么一提醒,原先还哑口无言的简南,顿时犹如士兵拿到了方天画戟,她感激地看了一眼甄客,继而放空了自己的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