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遵从本心的选择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四章:遵从本心的选择

“集团给了多少钱,我还是清楚的,你说辛苦,难道是在辛苦敛钱吗?” 声音不大,却气势迫人,简南直直地盯着王队长,王育枝死了之后,王队长直接就一家独大了,现在还攀上白氏,肯定不会乖乖听话,简南也没想着继续给王队长留面子,继而道:“挪用公款,是多大的罪名,我没学过专业法律不懂,不过没关系,集团有十分专业的律师团队,想要打赢一场官司,还不是难事。你觉得呢?” 说起放狠话,简南比起很多人都来得有经验。 上学那会儿,学校外面总有一团社会混混,因为觊觎市一中学生们的零花钱,总是会将落单的学生们堵在巷子里面,而这些学生家境富裕,根本不在乎那点小钱,也就给了。 但是简南不同,简南一年到头的零花钱,全凭柳璃的心情,心情好了给多点儿,心情不好就没有,于是简南总会因为不给钱而被打。 而秦厉北在那群人面前放狠话的时候,甚至后来还亲自教过她,究竟该如何面不改色地怼别人…… 简南恍惚,甄客其实说的没错,秦厉北真的有教过她。 “怎么可能啊!我这些可都是花在刀刃上面的,你要查账是吗?好啊,去查吧!你们现在这叫什么你知道吗?!你们现在这就是卸磨杀驴,我告诉你们,我也不怕,你们要是查不到证据的话,我就告你们诽谤诬陷毁坏我的名誉!” 王队长气势汹汹,一时间,简南竟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而且,白月笙怎么没有来?王队长接到她的通知之后,难道没有去搬救兵么? 她要做的是杀鸡给猴看,结果猴子不来,这还有什么意思呢? 甄客却在这之后开口了:“简小姐,去打个电话,既然大家都有疑问,那就乘此机会调查清楚,省得大家心里都有着疙瘩,误会总是摊开了讲清楚比较好,对吧?” 简南看向甄客,正疑惑着呢,甄客假装跟保镖说话,其实是看向瞄了简南一眼的。 “既然甄设计师的意思是这样的话,那我也没有意见,我这就是去给总部那边打电话,希望等会儿,大家都有满意的答复。” 话音未落,简南便转身要走,这时候,甄客见到王队长脸色青了,嗤笑,他原先对于这些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能给别人赚的,他甄客也不是小气的人,不过现在赚了钱还不满足,还想着和别人来找老东家的麻烦,甄客就不能忍了。 …… 王队长心里有鬼,自然不会让简南真的去查他,就在简南走出两米远的时候,王队长突然上前大喊道:“简小姐,咱们今天不是来谈工地食堂的事情的么,正好胖婶儿在这里,然后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就趁着天色还好,先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吧。” 解决毛线啊,我这次不把你给整服帖了,我就不走了! 简南停住脚步,深深吸气后,才忍着怒意转身,看向一脸谄媚的王队长,可没走几步,却看在甄客在王队长的后面,使劲儿地朝她眨眼睛。 简南一时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甄客究竟是想干嘛呢,让她去打电话的是他,现在是有什么另外的意思么? 甄客见简南蒙逼的样子,就知道她是没有明白自己的想法了。 “这样吧,我来提供个解决问题的方案,首先呢,这个食堂我觉得吧,存在是挺合理的,毕竟之前讨论过了,该说的理由也说了,我记得,刚才胖婶儿是说了三年合约的,那么,在合约期内无故毁约,这就是你的单方面的责任了,所以这个重建食堂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觉得这样的安排,是不是能够接受?” 王队长看看甄客,再看看简南,很是艰难地做出了决定,正欲开口,却被简南接下来的一个动作,给吓住了。 “喂,是我,简南,你们马上整理金茂项目动工到现在的所有的汇款账目发到我的手机上。对,就是所有的,并且与王育材有关的所有往来,全部整理出来给我。” 挂掉电话,简南看向震惊无比的王队长王育材,轻蔑道:“我从来说话算话,那么,不好意思了,这就是我现在决定,还有,和胖婶儿签的食堂经营合约,甲方是元北集团,你没有权利扇子单方面撕毁合约,明白么?” 王队长听见简南真的打电话给北城那边查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慌了,现在见这个女的怎么油盐不进的,王队长看简南那样,是真的想置他于死地,王队长慌了。 “简小姐,你看,咱们有话可以好好说嘛,没必要真的这么较真儿啊!”王队长赔笑:“不就是一个食堂嘛,我马上就让人过来开始重新建起来!” 王队长派去请白月笙的人迟迟没有回来,白月笙也是一点影子都没有见着,这时候,他可算得上是惊慌失措,抓着什么都想要靠一靠的了。 “简小姐,我的队伍可是很厉害的,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把食堂原封不动地还给您!” 简南摆手:“不用了,我找其他人,反正都是要付钱的,找一个听话努力做事的,总比找一个会贪敢贪还贪得如此有技巧的” 王队长恶狠狠地瞪着简南,开始口不择言。 王队长恶狠狠地瞪着简南,开始口不择言。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你是谁啊你!我也是有合同的,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会遭报应的!”王育材变得歇斯底里起来,他现在才明白,这个叫做简南的女的,是真的打算现在就把他踢出局,连等到爆破结束之后都等不及了。 周围有些工人远远地看见这里很热闹,于是乎就都溜过来看看,见此情景,简南吩咐了胖婶儿去找了个扩音器过来,然后拿着个大喇叭就开始喊:“大家都听清楚了,之后元北即将和王育材解除合约,具体原因,会选择一个适当的机会告诉大家,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你们跟着王育材王队长一起离开,要么留下来,元北会接收你们成为旗下工程组的成员,工资五险一金,全部都会帮你们缴纳,你们也可是是正儿八经的上班族,也可以回去跟你们在家人说,你们找到了一份,足够体面足够养活家人的工作!” “两个选择,A或者B,给你们半天时间思考,明天下午,元北的法务部会带着合同来给跟那些愿意签合同的人签约,至于食堂,也会重新建起来!” 围观的工人不多,但是听了简南的话之后,也是纷纷开始讨论起简南给出的选择来。 一时间,场面混乱且热闹,王育枝的面色狰狞,盯着简南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剁碎了喂狗似的,他下面的打手更是一脸懵逼,他们来这里是因为王育材向他们保证以后会给他们一群人,让他们管着,现在王育材自己都被炒鱿鱼了,他说的话还能不能稍微有点信任的呢? …… 落日余晖,深山中的雾气慢慢盘旋而上,随着风向四处飘荡,女人眉如远黛,杏眼盈晕,清冷孤傲,言语间,毅然果决。 甄客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简南,她和秦厉北到小木屋的时候,说不定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背影如此熟悉,和…… 这时,简南对着他打了个响指,道:“甄先生,法律上面的事情,就交给总部那边的律师来处理,财务不和法务部这两个部门派来的人,明天一大早上应该就会到。接下来这些事情,甄先生能帮忙主持一下么?” 这话是简南突然想起来问的,虽然之前已经跟甄客说好了她走之后,这边的事情及全部由他来主导,但是,简南觉得这时候还是不能逼王育材逼得太紧,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这世界上就没有比人这种生物还难搞定的了。 “当然可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用心程度就跟关心我老婆一样的!” 话落,王育材像是被围困的狗一样,挑起来乱吠咬人。 “我看你这种女的能知道什么,我可是白少的人,你敢动我吗?!我看你就是那种出来卖的,靠床上那点功夫才有这么点小职位,我告诉你啊” 王育材刚才也就是脱口而出,但是说完之后发现很可能猜测的是对的,一个女人能有什么真本事,还不就是和她上司那点见不得光的屁事儿!王育枝鄙夷:“悠着点儿人,别到时候人家提裤子走人了,你把我们得罪光了,到时候看谁还能保你!到时候你可就死定了!” 简南被激怒了,她说的每句话,都是把刀子,在她的心口上戳来戳去,血肉模糊。 “看来,这个地方的确是很偏僻啊,消息一点儿也不灵通。你口中的靠山,白少,我们有婚约的哦,你说我卖,那你把你的靠山放在了什么地方呢?不知道他听见你的这句话之后,会有什么想法呢?我觉得有必要告诉白少一下,你觉得如何?” 从秦厉北出事之后的这一年来,简南已经学会了什么叫做假笑,如何掩藏心底最真实的想法,此时此刻,简南心里头有多生气,脸上就笑得有多开心。 即使她知道,自己笑起来,一定是很难看的。 “那,那又怎么样?之前说好了等这些房子都拆完以后,……” 王队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自己也是知道,那天白少对待这个女的态度怪怪的,刚才他说的那些话要是真的被传到了白少的耳朵里面,那么自己这么久以来端茶倒水的苦劳,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 事情最后就在简南的坚决坚持下面,就这么定下来了,王队长愤愤不平地离开,上了车便吩咐司机去找白少,白少今天居然没有来,他倒是要看看,有什么说法。 胖婶万万没想到自己以前骂得那么欢快的李家小妹,竟然是金茂的总监,貌似身份还挺贵气的,是那个叫做白少的人的未婚妻,啧啧,她不知道会不会被记恨。 胖婶儿上前,赶忙解释:“简小姐啊,你也知道的,我们这种乡下人,说话都是直来直往,说实话也没有什么恶意的,您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我不会忘心里去的,但是我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胖婶儿,食堂重新开张之后,还希望您能够多多注意些食材的新鲜。” 简南点到为止,淡淡地扫了胖婶儿一眼,胖婶儿立马就怂了,连连点头。 一场闹剧般的演戏,虽然没有上台,周围也没灯光师音响师话筒,但是简南缺觉得自己粉墨登场,上演了一出霸道女总裁的形象,一点也不好玩。 准备回李家小院的路上,甄客见周围也没有别人了,终于忍不住好奇:“你平时看着挺精明的,怎么关键时候犯傻呢?还傻乎乎的在这么多人的场合说要把王育材给撤了,之前听路衡说起,不是因为一期工程的这些房子都还没有完成,所以打算让他先解决再彻底踢出去么?你这要是在游戏里面啊,及时给对方送人头了,你知道吗?” 简南解释:“我必须在离开之前,将这个人从金茂的所有工地上给撤出去,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是我宁愿多花些钱,也不愿意留一个会再次伤害金茂的人,在这里。” 简南脸色逐渐变得认真起来:“就跟你想的一样,金茂必须牢牢地掌握在元北的手里。”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金灿炫目的夕阳挂在缘不可及的天边,甄客听见简南只说了一句话,心头震颤。 “等秦厉北醒过来,我总是要把这些都物归原主的。” 简南想起了一年半以前,爆炸案说明发布会上,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质疑她说话的权威,是否能够代表元北集团,对啊,那时候她才只是一个小小的私人助理,每天吃喝拉撒睡都要管,为了她们娘俩的生存而奋力地在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里面摸爬滚打。 然而秦厉北如同古欧洲神话中,邪恶又俊美的堕天使路西法在世,在可怕的喧嚣中缓步逆光而来,倨傲冷冽,最后,站在她身边,极冷极缓地开口。 “刚才她说的每一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都算数。” ……掷地有声…… 回到家,甄客听见简南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见她正摆弄着,便顺口问了句是不是工地那边又发生什么意外? 简南摇摇头,明明眼睛里有泪花,却淡淡地笑了笑,没说话。 她的手机信箱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封北航发来的两封短信。 [尊敬的秦南小姐:您已订座北方航空PN630X/X月XX日/津市机场7:10起飞—首都国际机场9:05到达。请您携带有效证件提早至少90分钟到达机场办理值机,北方航空公司祝您旅途愉快!] [尊敬的秦南小姐:您已订座北方航空PN630X/X月XX日/津市机场17:35起飞—首都国际机场19:43到达。请您携带有效证件提早至少90分钟到达机场办理值机,北方航空公司祝您旅途愉快!] 内容相差无几的短信,前者是她在那通电话之后自己定的,后者,是白月笙帮她定的,原先便说好了搭同一趟航班回北城,回去之后可以顺便去看看婚礼场地。 两相权衡…… 如果我的人生注定是一场闹剧的话,那么,无论破旧的,还是华丽的,舞台终究在北城。 简南想着,跟甄客挥挥手,故作潇洒地上楼去收拾行李去,她明天一大早还要赶飞机,而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睡觉了,今天应该睡个美容觉才对。 …… 持续了将近一个礼拜的暴雨,在距离圣诞节还有七天的时候,终于迎来了太阳,雨过天晴,冷冽呼啸的寒风也安静了,这座历经千年的古都,在和自然的又一次亲密接触中,孤独地活了下来,青砖灰瓦的四合院落,纵横交错的小巷,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恢复了以往的喧嚣。 城东,三层小民房里,女孩将饭菜摆上桌面,又盛好了饭之后,向沙发上的人挥手。 “三哥,过来吃饭啦!” 被称为三哥的男人慢腾腾地走过来,问:“江江,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去找南南啊?” 江云愣了下,继而无奈地笑了。 上周她在公交车站捡到了这个男人,说是男人吧,其实也就是半大的男孩子,除了三哥和南南之外,什么也不记得。 那天将他捡回来之后,本来是打算要去报警的,结果人家说没有身份姓名什么的,也就只能拍个照片存档,之后看看哪家丢了人的报案了,对比一下相片才能找出来,这可就很尴尬了,警局也不收留这么个傻子,最后只能是由她自己领回来。 她也就是个普通的打工族,一个月工资三千,在北城养活自己已经很困难了,再多养活一个,那真的是难上加难。 她就把人给故意丢在了商场,最后良心上过不去,想着过几天或许他一直念叨着的那个南南或许就找过来了,于是乎就返回去把人有一次给领回了家。 “找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先吃饭,我已经在找了,好不好?” “哦。可是南南……”话说到一半,傻子就不说话了,江云叹气,暗暗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多事把人给领回来,根本就是自找麻烦,现在开支多了不说,还得忍着这个三哥跟唐僧似的见天儿地念叨南南! “长得帅有什么用喽?!就是个大白痴!” “江江,啊?” “……”江云没好气地回答:“没什么,你先赶紧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