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狐狸精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五章:狐狸精

简南是傍晚的时候才到家的,下飞机之后先去了一趟元北大厦。 路衡见到她的时候,手里面已经接到了财务部和法务部两个部门的负责人同时呈上来的报告,有点类似于告状的意味。 这些情况简南是早就知道的,毕竟,虽然她是元北最大的股东,但是日常事务都是由路衡来监管处理的,更何况,在元北,路衡的影响力比她大得多了,她原本以为路衡会对自己骗他说是去巴黎的事情很生气的,然而并没有。 既然路衡没提起,简南也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她将自己在津市的所见所闻告诉了路衡,路衡转着笔,身后是投影在白墙上面,一张又一张,关于今年一整年来,元北财务上面的所有数据分析报表,一眼看过去,便能知道出自专业人士的手笔。 简南想起来了,今年,制只剩下几天了,圣诞节过后,便是元旦,新的一年,即将在万众期待中来临。 “你走这段时间,陈夫人有透过我想要约你见面,我告诉她你不在,现在既然你回来,那就找个时间,好好跟陈夫人沟通沟通感情,估计,陈市长的任期,结束的也快了。” 路衡左耳上面的钻石耳钉,闪耀着璀璨的光芒,他抬手松了最接近领口的一颗扣子,顿时露出漂亮的锁骨来,公事公办的态度。 简南隐约觉得路衡还是生气了,想了想,决定找个时间再好好跟他道个歉,两人聊了下,最后路衡同意了简南所说的速战速决。 …… 城南别墅,推开门,简南喊道:“苏妈,我回来了。” 话音刚落,苏妈从后院一路小跑着进来,边跑边激动地大声嚷嚷着:“哎呀,小姐啊,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您不会放着先生不管的!” 简南放手让苏妈帮忙打理行李,环顾四周,为自己倒了杯水,继而道:“有没有报警?有没有告诉秦家那边的人?” 见苏妈一脸纠结地看着自己,眼神却不自觉地往旁边撇过去,简南心里暗道不好。 “苏妈,你该不会将这件事情闹得满城皆知吧?” 当初秦厉北出事的消息,她和路衡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堪堪地封锁起来,苏妈这么做,岂不是直接将秦厉北变成了傻子的事情宣扬出去,这会对元北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简南正欲开口责骂,但话到了嘴边,却想起了自己说的那些画,换个角度想想,苏妈也只是为了能够尽快找到秦厉北而已,自己何必咄咄逼人,她告诉自己先冷静下来。 “你都告诉了谁?” “就,找了别墅里的保镖帮忙出去找先生的下落,还有就是告诉了秦太太,秦太太承诺我会尽快派人在城内搜寻,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在咖啡馆和秦太太见了面,秦太太好像不太欢迎我去秦家大宅。” 柳璃还是不笨的,她知道沈月芬有多恨秦家二房的这些人,若是让她知道了秦厉北失踪,肯定会找机会下手,彻底为她的儿子解决掉这个麻烦。 苏妈在见到简南从别墅大门进来的那一刻,是欣喜的,但欣喜过后,就变成了慌乱,她蓦然想起来简南之前曾经告诫过她的,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秦厉北的事情。 “小姐,秦太太是先生的母亲,应该没有关系吧?之前,秦太太也是知道先生的事情的。” 苏妈试图辩驳,连续的长途飞行,还有在路衡办公室和那一群高层开了五六个小时的会,简南脑袋嗡嗡嗡地响着,闹得她很是烦躁,好像有锯子要将她从中间彻底撕开一样。 “那栋宅子里,可不止有秦太太一个女主人。呵,人傻了又如何,终究是不如人死了,来的干净利落。” 苏妈被简南冷漠的表情吓到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温和的简小姐,有过这样的表情。 “…那,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啊!” “你继续带着别墅的保镖找人,余下的事,我来。” 担心,如黑雾静静笼罩心脏,苏妈自知事情被自己搞砸了,再想到在电话里面对简南说的那些话,顿时心凉了,现在整个城南别墅都在简南的手里头,要是先生真的找不着了,小姐一旦对自己有了间隙,那么她都不知道该去哪儿。 “好的,我这就去,小姐啊,你看看先生会不会走着走着,走到了哪儿个他很喜欢的地方?咱们是不是可以去那里找找看?” 苏妈的话倒是提醒了简南,然而那些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是因为有他们两人的回忆才会变贵重珍惜,简南不确定,秦厉北是否也觉得那段过去是美好的。 “我倒是有个地方,等会儿我就去看看。” …… 说走就走,简南上楼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门的时候,却被堵在了自家院子门口。 “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男人面色严峻冷酷,烟圈遮挡住了更仔细的面容,简南意外于他竟然追到了这里来。 一年前订婚的时候,柳璃派来的那些秦家保镖没能踏进铁门的事情她还记得清楚,白月笙竟然可以进来,甚至站在了院子门口。 “看来给他们的那些工资是白花了。” 潜台词是什么,两人心知肚明,白月笙丢了烟蒂,正好落在了脚边,他狠狠用力地踩了两下,这才不慌不忙地抬眸,眸底划过一片冰冷。 简南心惊,拿包的手紧了紧,无声望向他,等着白月笙的下一步动作。 “你去哪儿?” “在津市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不许我出去感受一下首都北城的盛世繁华么?” 简南的反唇相讥并没有令白月笙心情有任何的起伏,他今天中午特地带着饭菜去李家小院,原本计划好吃完午餐,一起去海边走走,然后一起飞回来,结果人去楼空。 那一刻,白月笙想杀人。 怒气压抑到现在,白月笙已经是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积压在了胸口的最底部,此时此刻,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可以淡然接受。 “我陪你一起。” “不用!” 她拒绝的毫不犹豫,脸上毫无表情。 想要秦厉北从这个世界上面消失的人,若是列成一张名单的话,眼前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无疑是其中的榜首。 “大晚上,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晃很危险。” “会比你还危险么?” 尾音落下,空气诡异的安静,简南绕过他往前走,白月笙却是紧随其后,一步步跟着,简南不耐烦,回头吼道:“婚礼我已经同意了,你还怕我跑了是么?!” 白月笙笑了,眼底却仍旧是冰封万里。 “难道你没想过?” 简南气结,犹豫再三还是妥协了:“我回去,我哪儿也不去了,行么?!” 白月笙道:“今天太晚了,明天我来接你,试婚纱。” 她深深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困在网里面的鱼,四面八方,无论哪儿都去不了了。 “……好。” …… 横跨了大半个城市的另一边,昏暗的房间,暧昧的暖色小夜灯,不断起伏的弧度,一声低沉男声低吼后,男人躺向一边,女人枕着他的手,像只餍足的猫儿,眯着眼睛舒服地笑了。 “你的味道可真好,秦厉北不懂得珍惜,真是浪费了。” 话落,女人皱了皱眉,斥道:“不要跟我提他的名字!” “好,不提也行,那就说个代号,实验体一号,如何?” 女人柔若无骨的手在男人赤裸的胸膛前一遍遍地划着圈圈,声音又娇又媚:“今天你一直怪怪的,就连刚才那最为关键的时候,都是心不在焉的,说吧,克劳斯教授,你究竟想跟我说什么?或者是,你究竟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事情?” 克劳斯笑了笑,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巴上面并不存在的胡子,尴尬道:“我好奇,先前你那么急着要为他做手术,要让他只记得你只爱你,怎么现在人丢了,你却一点儿都不着急?” “手术都失败了,一个只会要南南的废人,我要他作什么?我可是连他的妻子都不是,何必浪费时间和人力、金钱,去找他?” 克劳斯笑意在唇边愈加扩大,低头在沈扬诺的眼角印上了一个吻,道:“但是我听说,他很爱你,为了你甚至愿意和自己的结发妻子离婚,诺拉,你现在这么做,是不是不太义气?” “很爱我?义气?”沈扬诺觉得自己听到了全天下最好听的笑话:“哈哈哈哈哈,这些天,他一直念叨的南南,你是聋了吗?” 克劳斯疑惑:“南南究竟是谁?很厉害的女人?” “呵,知道中国的狐狸精妲己吗?” 克劳斯点头:“商纣王的女人,说是长得极美。” “那个女人,就是秦厉北的妲己,哪怕吸血吃肉,毁掉他的所有,秦厉北也会双手奉上,眼都不眨一下。” 克劳斯丝毫无法理解,一个男人,有抱负的男人,竟然会因为女人而将自己陷入危境,同样都是男人,如此决定,令他很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