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我就是南南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七章:我就是南南

简南左拐右拐,这才搭了辆计程车往沈扬诺家去。 既然人是在她家不见的,那么自然而然,要去找她问个清楚明白。 车子很快在沈扬诺的公寓楼下停住,简南付了车钱,从手机里面调出苏妈发给她的沈扬诺家的地址楼层,正准备进门,却被保安拦住了。 “你是谁?你找谁?” 看着一脸凶神恶煞的保安,简南解释道:“我来找沈扬诺,沈小姐,方便的话,请你通报一声,就说简南来找她。” 保安又打量了简南好一会儿,这才返回去打电话,不一会儿,就出来给简南开门了。 “沈小姐在楼上等你,请进。” 简南进门,注意到了走廊上面有监控器的摄像头,安保系统如此有序,秦厉北就算再乱跑也不可能说走就走了,还消失得如此无影无踪。 …… “好久不见啊,南南。” 沈扬诺开了门后,边走回房间边自顾自地倒了杯红酒。 “秦厉北在哪儿?” 沈扬诺笑了:“他在哪儿,你不是知道的么,人丢了,天大地大,在哪儿都行,反正是不会在我这儿。” 简南强压怒火,道:“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是你上城南别墅将人接走,现在你告诉我人丢了你找不着,沈小姐,你该不会以为,秦厉北受伤之后,有人欺负他,他就真的无力反抗吧?我还活着呢,沈小姐,应该不会如此单纯,觉得我不会为他出头吧?” 简南的话令沈扬诺惊讶了一下,她倒是没成想,简南竟会如此直白地说出这样的话,在她面前,简南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指尖轻轻划过杯沿,不轻不重地敲了下,发出清脆,叮地一声…… “记性不好的人,是你吧,你难道忘记了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吗?离厉北越远越好。” “我们之间签订过合同吗?你说的,除了我们之外,还有第三人能够证明吗?你若是觉得我违约,大可以上法庭去告我,我乐意分奉陪。” 简南毫无惧意:“但是在那之前,你必须回答我一件事,秦厉北他究竟是怎么走丢的。人找不回来,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沈扬诺诧异:“你威胁我?” “没错,所以你有什么话想说么?” “我要查监控视频。” 简南认真道,沈扬诺却冷笑了下,不屑道:“简南,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家?出入自由,想查就能查的么?” 简南也跟着笑了,端着皮笑肉不笑的眼神,扫过沙发上搭着雪白长腿的女人,“但这是你家,我不能查,你可以,还是说,你口口声声派人去找了,实际上也不过就是随口一诌,根本不是事实。” 沈扬诺穿着件红宝石绸缎睡裙,将身姿衬托的玲珑有致,如天鹅般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有处红印子,简南自然是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简南捏捏手指,告诉自己那是秦厉北丢人了,与自己无关,用不着为秦厉北发脾气。 沈扬诺抽出跟女士香烟,打火机咔嚓一声,她深吸口气,白色的烟圈遮挡住了简南看向沈扬诺的视线,简南不知道,此时沈扬诺究竟在想些什么。 “监控摄像头只拍下了他走出公寓的时间,至于后面去了哪儿,我的确是找了,但结果是没有找到。”沈扬诺狭长的眼线妖娆且美艳,每一口烟与雾,都是种令人赞叹的魅力。 她觉得自己还能跟简南解释这么多,真是大人有大量,想着,不自觉地笑出声来:“简南啊,你现在是用什么身份闯进我家,来指责我看管不利呢?” 简南因沈扬诺的话一愣,不知该如何辩驳,资格,身份,这一直是简南的死穴,每每一戳就中,对于她来说,危害等级堪比核弹发射。 “哈哈哈,你回答不上来了吧,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这要是搁在古代啊,人家王瑶才是正儿八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进门,厉北的老婆,要问,要找,也是王瑶来……”沈扬诺一顿,乐呵呵地看着简南变得窘迫和难堪。 “虽然厉北说过要和我结婚来着,但是毕竟没有结婚,你看,我为了让他恢复记忆,到处求人找药,可是等好不容易将克劳斯教授请回来了,这人还不见了,你说我能怎么办?难道顶着厉北情人的帽子,到处去找么?” 简南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秀气的眉毛皱成了一团,沈扬诺的潜台词,简南是听明白了的,不就是在嘲笑她这次来找秦厉北的下落,就是在变相承认她自己是秦厉北的情人了。 “沈小姐,你大约是忘记了一件事…”输人不输阵,何况是在沈扬诺面前,简南笑得淡然,直接怼了过去:“怎么说,秦厉北喊我妈一声妈,我喊他一声三哥,我以妹妹的身份,来关心关心我那个现在变成智障的三哥去哪儿了,总归是合情合理的,谁也没有办法说我不的不是,对吧?” 伶牙俐齿的简南,是沈扬诺没见过的,她第一次在秦家见到姑父背叛姑姑领回家门的那个女人,还有她带过去的拖油瓶,唯唯诺诺的一个孩子,躲在墙后面,偷偷地看她,那时候她就想着,这样的女孩,就算以后成为女人,也只是烂泥一堆,绝对成不了大气。 然而此时此刻被简南这么一顿怼了回来,沈扬诺仿佛穿着普拉达走在酒店里,被突如其来的野狗给撞了一下,恶心的不行了。 “你敢这么对着握说话?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知道你自己是谁么?我是人人羡慕的名门千金,而你只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的女儿,你再敢这么对我说话,我保证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 简南有把柄在她手里,无论如何,说了刚才那些话,已经是踩到了边界线了,她收回视线,敛了笑容,道:“我当然知道,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那么恨你,你却还能好好地站在我面前,全须全尾地活在这个世界上面的原因。” 简南转身离开,出电梯的时候,保安迎上来,说刚才拦着她只是职务应当,真的很不好意思,简南自然是说没关系,然后借此机会要看监控视频。 “那个视频啊?我这边看不到的,你找什么?” “沈小姐家有个脑子不太清楚的男人,我是他妹妹,上次丢了点东西,就想看看是不是在出门的时候丢在这附近了,你能帮我找找么?” “这个啊,哦!上次沈小姐也来看过了,不过什么也没找到!” “这个我知道,我就是想再看看,再确认一遍。” “这样啊,那好的,你过来。” 简南不确定究竟是哪天走丢的,于是从秦厉北离开城南别墅的那一天开始,连续看到了今天,结果像沈扬诺说的那样,什么也没发现。 “就这些?” “对,就这些了,哎呀,我这才想起来了,我真的是好久没有见到这位先生了,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看他脸色不好,还多问了句,要去哪儿呢!” 简南盯着电脑视频上面最后暂停的界面,随口问道:“然后呢,他说什么了?” “他好像说找一个人,叫做南南什么的。不知道是谁,不过听起来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简南脸上绷着的笑容瞬间崩塌,排山倒海之势的泪意,在眼眶中辗转汹涌,心尖莫名疼了起来,这个混蛋,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要是认识叫做这个名字的,可以去问问看,说不定就跟这个人在一起呢。” 如飓风扫过,片甲不留,空落落的。 简南道:“我就是南南。” …… 最后,简南跟保安道了谢,从小区出来的之后,准备再沿着外环到处晃晃,说不定在路上或者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就看见了秦厉北那个大混蛋… 车流在城市街道上穿梭,圣诞节将至,到处都散发着节日甜蜜的气息,这个由西方传进来的节日,逐渐在北城这个千年古都与历史的尘厚底蕴相融合,竟然变得出奇的和谐。 司机开着车将简南带到了城东,这一片当初是城乡结合部,后来因为拆迁和政.府规划,一批批拆二代兴起之后,精神文明建设随着物质的迅速增长,很快便千树万树梨花开了。 城东飞速发展也是这几年才开始的,五年前和五年后,变化巨大,简南隔着窗户看着窗外不断往后倒退的建筑物,还有零零落落的走在街上的行人和猛摁车铃呼啸而过的摩托车。 简南很困,却不愿意闭上眼睛休息,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画面,或许下一秒,秦厉北那个傻子,就会出现在她面前,像团团那样又傻又懵地要抱抱。 回想刚才和沈扬诺的争执,还真是不可思议的经历,从前一穷二白的时候,她丝毫没有底气,如今,拜秦厉北所赐,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亿万女富豪,无论如何,说话总归是带了点气势,她不仅自嘲,倒是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了。 司机从后视镜见简南貌似蔫蔫的,便开口介绍道:“小姐,您是不知道,城东这地方啊,虽然都是土老帽,晚上也很不太平,但是玩的地方是真的多啊,这种游乐园娱乐城应有尽有,不知道还以为进了一间大型商场呢!” “那最有名的,是哪一家?” “那当然是咱们先生亲自督建的南国娱乐城!!!那可是堪比五星级酒店的,里头啥都有,而且啊,还有好多大人物在咱们那里都有自己的包厢呢!” 司机说的神神秘秘,简南倒是来了兴趣,这家娱乐城她是听说过的,事实上,这也可以算得上是元北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按道理来说,不过奇怪的是,秦厉北把他名下的那么多产业都转给了她,唯独这间南国娱乐城除外。 或许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也说不定,简南吩咐司机带她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