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黑心的奸商(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八章:黑心的奸商(一)

…… 南国娱乐城占地广袤,最外面是一圈半尺厚两米高的灰砖围墙,门口左右两侧分别列着两只三米多高的石狮子,铜铃大的眼睛,怒目而视,光看上一眼都觉得唬人得很。 从围墙入口处直到酒店大门前的一段路,两侧全部都是平整光滑的大理石石柱,光可鉴人,司机把手伸出窗外,做了个很奇怪的手势,然后简南就看到围墙大门口的保安亭跑出来一个人,笑眯眯地将大门打开了。 黑色迈巴赫直接驶过安全门,简南扭头去看那个还弯着腰站在那里的保安,疑惑地看向司机,问道:“他这是,在做什么?” “小姐,这辆车是从咱们城南别墅出来的,上面的车牌可是咱们城南别墅的标志,他们在南国娱乐城的这些人看见了,自然是要老老实实地恭恭敬敬的!” 原来如此,简南不说话了,多瞧了几眼这娱乐城,金碧辉煌,雕龙画凤的建筑装饰风格。 又是一处北城有钱有权还有闲情逸致的大人物们,极富隐私权的销金窟。 正在心底深处默默仇富的简南,包里的手机剧烈震动起来。 “你好,我是简南。” “简小姐,你好,是我,穆萌。” 穆萌?简南一瞬间有点大脑宕机,这貌似是陈夫人的名字,等等,市长夫人?! 本来还昏昏欲睡的简南瞬间将瞌睡虫啪飞,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她还没有忘记路衡嘱咐她的,要跟陈夫人搞好关系,更加记在心里的是,陈夫人在国外初见时候对她的好,和前不久前刚刚不计较会因为金茂项目而惹上一身骚地帮过她。 “陈夫人,你好,最近一切都好么?” “还不错哦,今天真是好巧好巧,我看见你了哦,今天中午咱们一起吃饭吧。” 看见我了?!简南更加惊讶了,她从沈扬诺家出来,一路上都坐在车里,陈夫人是怎么看见她的?正疑惑不解时,陈夫人又报了个包厢房号,紧接着好像怕被听见似的,很快便将电话给挂了。 她愣愣地盯着显示通话已结束的屏幕,问司机:“这里的天字一号房,是在哪儿,你知道吗?” “天字一号房?咱们南国娱乐城顶级的海景包厢就是叫做这个名字,喏,就在小姐您的左手边,那栋白色的建筑的三楼,从那里看过去,可以看到渤海湾的美景呢。从渤海湾钓上来的鱼,直升机运送过来咱们这里,十分钟都不用,可快了!” 她怎么不知道秦厉北还有这么会享受生活的时候? “一间包厢,多少钱?” “一晚上三万!” ???简南满脸问号:秦厉北这个黑心肝的奸商!贵死了! 简南腹诽着,顺着司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有一栋徽派建筑风格的三层小楼。 车子交给司机,简南跟着值班经理在一楼大厅搭乘直达电梯,没一会儿,简南很快便找到了那间包厢,值班经理敲了三下门,门很快就打开了。 陈夫人踩着恨天高,一身墨绿色旗袍,盘发斜插珠圆玉润的珍珠流苏。 简南感叹:真美…… “好久不见呐!简小姐~” …… 江云今天来上班的时候,将捡来的三哥也一起带来了,值班经理见状,把她骂了一顿,说她不要妄想着把工作的地方当成自己家。 江云装孙媳妇儿似的连连点头,咬着舌头挤出两滴眼泪来,可怜兮兮地跟值班经理哭惨,值班经理看她那样,生怕江云把鼻涕擦到自己身上来,摆摆手皇恩浩荡地瞧了江云一眼,打发她去招呼客人了。 想起会被值班经理骂来骂去的原因,江云就来气,昨天她将三哥自己一个人放在家里,想着前几次也没事,就放心地上班了,结果上班上到一半,就被街道的阿姨打电话来说,自己家里面着火了。 冬天干燥,火势迅猛,差点将整个房子都给少了个干净。 江云气得想让三哥那个蠢货滚,可是想想他一个傻子也不是故意的,离开她家之后,这大冬天的,万一就被冻死了,自己不就背上一条人命?越想越觉得自己当初手贱把人带回来。 今天没办法就只能带着三哥来上班了,但还是被骂,江云回到员工休息室,盯着三哥那张被刘海盖了一半的脸,看了好半天,默念了无数次‘看在他长得那么帅的份上,原谅他一次好了’!这才迈步往三哥那边走。 “你今天就好好的坐在这里,不要动,除了上洗手间之外,哪里也不准去,明白么?” 三哥点点头,江云半信半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是值班经理刚才让她去招呼天字一号房里的客人,能定得到那间包厢的客人,出手的肯定阔绰,她得赶紧过去,不然等会儿这个好机会就又被别人抢走了。 又叮嘱了几句不要惹事,乖一点,江云急急忙忙往后电梯方向赶过去。 …… 包厢内,陈夫人手执竹签,挑着炉里的燃完的香灰烬,满屋茉莉和古木的清香,令人心神愉悦放松,连带呼吸和思考都跟着慢了下来。 “没想到你的棋艺这么好啊,每一步都走得滴水不漏,这可是除了我家老陈之外,你还是第一个能跟我打成平手的呢!厉害呦!” 陈夫人和简南面对面坐在榻榻米上面,两人中间放着盘下了一半的围棋,场上的战况是,黑白两子胶着着,无论再如何继续下来,都没办法经对方彻打败。 “陈夫人,承让了。” “客气什么,我输了就是输了嘛,这还能有假的?哈哈,刚才我是站在走廊那里吹风的,一转眼看过去,就看见你的车了开进来,真是好有缘分哦!” “你怎么会知道,那辆车里面坐的人就是我啊?” 简南也是奇怪,那辆车,黑色迈巴赫,再加上车牌号,一直以来便是秦厉北的象征,就跟以前皇帝出巡的车辇一样的,陈夫人竟然一猜就中,才也太不可思议了。 陈夫人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笑道:“哈哈哈~~~我作为北城市长的夫人,手里头的权利,虽然少得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查一个人,还是很简单的哦!” 心中一凛,简南几乎已经开始怀疑陈夫人今天约自己见面究竟是想要谈什么事情了,她在几秒之间回想了和陈夫人说过的所有话,发现自己并没有撒谎,这才顿时大大地松了口气。 有种被一铁锤子砸了一把的感觉,十万伏特的懵逼状态…… 陈夫人将手里头的竹签放下,拍拍手上被香灰溅到的地方,“被我吓到了?别怕,你救过我,我只是知道了,你现在元北幕后实际的大股东,前些时候找我的路总,还是为你打工的呢!” 听见陈夫人的这一趟解释,简南并没有觉得有多轻松,陈夫人能查得到,其他人呢,是不是有心想查一番的话,也可以将她祖宗十八代都给翻出来,列个详细的身世资产清单? “……” “不好奇我来这里做什么吗?” 陈夫人端了青瓷茶杯,走到窗户边,目光往远处看去,毫无焦距,仿佛蒙着一层细碎的光幕,简南想不通为什么要这么问,她是做生意的,有人上门消费,那就等于有钱赚,至于原因,太多事的人往往死得更快。 “如果您愿意说的话,我洗耳恭听。” “上次你跟我说,金茂的建筑工程会出问题,是因为有人在暗中使绊子?” “嗯,是的,怎么了吗?”简南暗暗心惊疑虑,难道这次陈夫人找她来,是为了说完工日期的?难道是政.府那边有什么意外么? 陈夫人从简南的反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了然地笑了下,继续问道:“我来猜猜看,这只暗中的黑手,姓白,与白氏集团有关?甚至是,和简小姐的未婚夫,白大少爷有关?” 对面坐着北城一把手的夫人,疑心使然,简南不敢透露太多,她知道白氏牵扯上的那些事情,哪怕只是曝光一件,都可能将白氏推入众人唾弃的漩涡。 简南不管白氏如何,只是,白月笙牵扯其中,她现在没有办法狠心到,推从小将自己养大的兄长下悬崖。 简南想保护白月笙。 “怎么会,他是我的未婚夫,自然不会做出让我不高兴的事情来。” “真是这样?”陈夫人犹疑着将简南上下打量:“我记得之前帮你,是要求你对我诚实,不过现在看来,事情貌似不是这样。” 陈夫人看着简南,心中对她的戒备和有所隐瞒了然,说不上来的难受,她一颗真心捧出来,看来交往的时间还是不够久,简南才会仍旧不把她当自己人。 “不过没关系,我今天要告诉你的是…” 她长叹了口气,微不可查道:“我们家老陈那边,元旦过后,便算是彻底从北城市长这个位置上面退下来了。” 陈市长会退下来,简南是有底的,只不过这么快,还是从陈夫人口中说出来,简南有点猝不及防,她问道:“那么,陈市长会到哪儿高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