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黑心的奸商(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八十九章:黑心的奸商(二)

陈夫人笑了笑,对此很是无所谓:“这个不重要,我前不久找你,并不是想跟你说这个。简小姐知道徐建军这个人吗?” 徐建军?简南摇头,她是真不认识。在简家生活的时候,简承佑就算是准许她参加晚宴了,也绝对不会把她介绍出去的,更何况是接触那些有富商政要,而后来在秦家,更别说抛头露面了,否则怎么会传出来秦家大小姐神秘莫测的传言。 北城这些达官显贵,她认识的,十根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了。 陈夫人见简南着满脸都写着握草的懵逼表情,也不指望她能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了,于是只能是认真解释起来。 “每个月的十五号,都是一群官太太聚会的时候,上个月我参加的时候,偶然听见徐建军的太太说起了她的妹夫,我才知道原来徐建军有个妹妹,叫做徐瑾,是白氏董事长的结发妻子。而且,在徐瑾死后,徐建军和白老爷子的关系,似乎越来越亲密。” “陈夫人,您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呢?” 陈夫人不屑地笑了:“上次徐太太戴了一串黑珍珠项链,还以为谁都不知道呢,白氏旗下的珠宝品牌,最新推出的款式,就是那一串。以徐建军的工资怎么可能买得起,也就那个虚荣的女人才会傻到戴出来。所以,明白么?” 官.员,富商,绝世珠宝,亲戚关系,这些字眼放到一起,本就容易令人浮想联翩,更何况是从市长夫人口中说出来,简南不傻,当然明白这其中意味着什么。 “所以,当然明白。”既然陈夫人给出了这么一份大消息,简南自然也就不扭捏了,问道:“那么,您是打算让我做什么呢?” “我家老陈想查他,但是远赴外省基层上任时,鞭长莫及,这时候……” 简南与浅笑倩兮的陈夫人对上眼睛,轻抿了唇边,反问道:“这时候,千里眼顺风耳,都是需要的,不是么?” “你很聪明。” “我也很会审时度势和知恩图报,您放心,该做的,只要不是违法,我都会尽力的。” 陈夫人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很是满意地笑了:“谢谢你啦!” 陈夫人很是激动地跑过来简南这边,大喇喇地坐下,哪里还有原先看到的优雅官夫人的架子,真是吓掉了简南的下巴了呦! “你也放心,我家老陈是十分非常正义的,他人生的目标和愿望就是做一名现代版包青天,所以啊,不会让你做违法犯纪的事情的,铲除恶势力,可是我们这种小仙女应该做的事情呦!你说是不是啊~” “咳咳…呵呵…是的,是的。” 您是老大,您说什么都对! 两人三三两两地聊了会儿天,陈夫人还特地跟简南说了说需要特别注意的,关于徐建军的事情,甚至还谈到了白老爷子那个早早过世的妻子,言谈之中,完全是将简南当成了需要照顾的小女孩儿,完全便拿出了做长辈的架势来,简南从小几乎没有女性家人对她这么体贴,说话这么温柔,倒还有那么一丁点点的小害羞和小喜悦呢! 逐渐熟悉之后,简南又开始口无遮拦不过脑子了,她指了指手机上面的屏幕,在这个方向,只要简南想,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陈夫人手机上面的信息,觉得奇怪,问道:“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还……还对我这么信任,竟然连手机都不收起来?” 陈夫人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温柔得体的笑容,仿佛太阳花,永远那么温暖。 她曾经想过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陈夫人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然而见多了酒会上那些笑容满面来跟她套近乎的男男女女之后,感觉上,简南觉得不像是刻意装出来的。 “喜欢一个人,哪里需要什么原因啊!你个傻姑娘!” 陈夫人笑道:“我呢,从小的时候就想要有一个妹妹,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熟悉,后来你更是救了我一命,要不是你啊,我现在这个陈夫人的位置,可就拱手让给了一个小婊砸了呢!所以你说,我该不该对你好啊?” 简南想想,好像这样说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然而一时半会儿,她却找不到那个bug,最后只好点点头,圆溜溜地眼睛盯着陈夫人,真诚道:“谢谢您,把我当朋友!” “哈哈,既然是朋友了,干嘛还对我用尊称啊,我也就比你大不了几岁而已,以后喊姐姐吧,穆姐姐,或者萌萌姐,也是可以的,好不好?” 先前对于陈夫人突如其来的示好,简南是本能的戒备,犹如刺猬瞬间将尖锐的刺尖竖起来,保护着自己身上最柔软的部位。 然而现在,陈夫人给出的理由,对于此刻的简南来说,亦不是不可以接受。 “嗯,那么,穆姐姐,你以后喊我阿南吧,我的朋友们,也是这么喊我的。” 程夫人笑得愈加欢喜:“好的,南南,这名字多好听啊,南南~” …… 用餐结束,简南准备离开,穆姐身送她,两人刚踏出门口,便听见了楼梯口传来嘈杂和喧闹声,脚步声杂乱无章地跑来跑去,穆姐的防备意识更高,一下便将简南拉到了身边,拽着手往相反方向走去。 简南:“???穆姐,咱们这是,要躲开?你认识那些人?” “不是,但这边也有电梯,咱们没必要非得去和别人挤着。”话落,简南似乎听见道熟悉的声音,卑微,害怕,哭泣,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是刚才那个声音甜美的女孩子,因为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简南多看了两眼,这时候才认得出来。 …… 扑通一声响动,女孩子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经理!都是我的错!请您不要生气,我马上道歉立刻道歉!请您不要生气,这些东西我会洗干净的!请您不要生气!求求您了!” “你来洗干净?这些食材都是从北欧的深海里面空运过来的,明天客人要用的,现在被你弄成这幅德行,还能用吗?你当是你们家几块钱一斤菜市场买的吗?” 女孩子哭得更凄惨了:“对不起经理!我下次绝对不会了,求你别开除我!” 男经理捏这个太监似的尖细嗓子,吼道:“还洗干净呢?!怎么不把你自己脑袋里面的那些水给倒干净了啊!我说江云,你来这里干多久了,怎么还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那种蠢货!废物!是能够随便带进来的么?” 男经理的恶言恶语传来,简南微微皱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清楚,但是她很不喜欢这么尖酸刻薄带着鄙视语气地去跟别人说话。 …… 简南停住脚步,挣出了自己的手,开口说道:“等会儿,我过去看看。” 穆姐拉住她,问道:“怎么,你认识?” “这是刚才为咱们点单的女孩子,我看一眼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那个姑娘?我会以为是谁在那里闹事呢,那么这样的话,那就去看看吧,我和你一起去,当了许久的‘市长夫人’这种珍稀动物被人围观,今天倒是可以体验一把网络上面那那些‘吃瓜吃果冻吃辣条吃鸡腿吃雪糕群众’,是种多么神奇的感觉了。” 话音甫一落下,两人已经站在了拐角处的电梯旁,男经理正骂人骂得起劲儿呢,哭号着的江云一动不动了,后背气压迫人,他转过身来一看,差点没被吓出心脏病来。 “陈夫人,简小姐,您两位怎么在这儿呢?” “不行?” 穆姐反问,男经理立马反驳:“那怎么可能!哈哈哈,绝对不是哈。” “那你这是在做什么?这女孩子犯什么错了,你非得这么凶她?” 男经理将发生的事情一说,穆姐为难,东西弄坏了,负责任赔偿是应该的,她总不至于还得拿着身份去压人,替这个叫做江云的女孩子说情? 男经理耸肩,无可奈何道:“我原本还挺欣赏她办事能力的,不过最近这犯的错是越来越多了,我也是没办法啊,今天还把一个傻子带过来,陈夫人,简小姐,我也得为咱们南国的招牌着想嘛,你说是不是?” 从头至尾,简南都没有说话,江云见男经理看见这两人之后,立刻恭恭敬敬的样子,便知道该抱谁的大腿来拯救自己岌岌可危的饭碗了。 “陈夫人,我不是故意的,是我三哥,他是个傻子,不懂事,到后厨找我,把那些贵重的鳕鱼食材给糟蹋了,我知道错了,是我没看好他,对不起,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弥补,我一定会更加努力工作的!” 江云扑向穆姐,跪在她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着:“我家里面穷,这份工作是我能找到的工资最高的了,求求你们了,不要把我辞退!” “三哥?”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了,男经理偷瞄了眼这位简小姐,刚才城南别墅那边的人来跟他打招呼了,说是小姐过来这边走走,要好生招待,但是现在看来,这位小姐的关注点,很是奇怪的? 简南对或探寻或审视的目光视若无睹,继续问道:“你刚才说,三哥?” “啊?是的!那是我三哥,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儿,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我没看住,对不起对不起!” 江云一连又说了很多个对不起,简南听得不耐烦了,直接打断她的话:“人家一个女孩子工作也不容易,既然不是故意的,那就职务保留,至于损失,折价从工资里面扣。” 说着,简南居高临下,敛眸,问还跪着的江云:“这个决定,你还有什么意见?” 能保住工作就很不错了,毕竟南国娱乐城这边的工资和员工待遇都不错,钱可以慢慢还。 江云感激地连连点头:“没有意见,没有意见,谢谢简小姐,谢谢简小姐……” 男经理本还想说什么,被简南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转身离开,穆姐很是不理解地问简南为什么要出手帮忙,简南摁了电梯摁钮,叮的一声,分处在走廊两端的电梯同时打开,简南踏步走进去,另一边,三哥从电梯里出来,拽着自己的衣角,隐约知道自己好像闯祸了。 男经理看了眼简南她们上电梯离开了,这才大吼道:“你命好,有简小姐为你撑腰,现在那就按照简小姐说的来做,你自己去人事部那边解释清楚吧!” “谢谢!” “个废物,傻子!” 男经理盯着弯腰驼背,穿得脏兮兮的男人一眼,嫌恶地啧啧了两声,这才去忙招呼其他包厢客人。 江云改跪为跌坐在地板上,眼泪刷的掉下来,她今天说了好多遍‘谢谢’,‘对不起’,已经对这两个词麻木了,她觉得委屈,为什么苦苦哀求了这么久,经历都不肯松口的事情,那个被称呼为简小姐的女人,就可以这么轻易地改变了她的人生和工作。 …… 另一边,上车前,简南回头,看了眼刚才穆姐说的那扇窗户,此刻是紧闭着,远远望去竟看到玻璃上印了道身影,轮廓模糊,她的心跳莫名加快了几分,反复几次,待简南闭上眼休息了会儿再去看时,上面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穆姐的车过来,落下车窗挥手告别,她这才将注意力收回来,跟着穆姐一起离开。 七彩玻璃窗后,江云攥着拳头,咬牙切齿道:“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像她们那样的有钱人,住着最豪华的车,开着限量版跑车,穿美丽的衣裙,画最美的妆容,我打扮起来,一定比她们都漂亮!” 说着说着,江云感叹:“有钱真的是很好啊,三哥,你说是不是?” 三哥揉着太阳穴,他刚才被男经理吼了,现在懵懵的,问:“你哭了?为什么?” “因为他们欺负我了!这群混蛋!我要有钱!三哥,我一定要有钱,要变得非常非常有钱,把那些欺负过我的人,全部踩在脚底下!让他们后悔!!” 他依旧不是很懂,眼神怔怔,盯着此时正站在喷泉旁的女人,雨帘在她身后漾出伞状,她一身黑色贴身长裙,如瀑布般柔顺飘逸的长发,美得耀眼,脑子里刹那似有野兽张牙舞爪着欲冲破禁锢,他抱着头蹲了下来,头疼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