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众里寻他千百度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九十章:众里寻他千百度

…… 元北总裁办公室,简南从平板前抬起头来,因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看屏幕脖子,酸痛不已,路衡走过来,伸手揉着她的后颈,微微生气道:“其实你不用留在这里,这些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行。” “年终股东大会上,如果那时候秦厉北还没找到,或者找回来的秦厉北还是那副痴痴傻傻的样子,作为目前最大股东,也就是我,到时候不得不披甲上阵,现在不下功夫努力,丢人了怎么办?” 路衡无奈,佯装教训简南道:“也不急在这一时,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呦呦呦,果然是医生啊,眼里没有什么比身体健康大过天的了,是不是啊?” “当然有。” 简南这几天的失魂落魄,他看在眼里,有些事情不说比说来得好,那天天台的唯一一次人生中,不顾后果的疯狂一把后,他已经学会了克制。 路衡止住话头,松了手,转过身走到窗户边,一把拉开窗帘,雨滴迎面飘来,在黑色夜幕下映照的漆黑一片的玻璃幕墙上,淌成了纵横交错的小溪。 简南揉着腰也跟着走了过去,低头往下面看去。 楼下的马路边,是一盏盏在瓢泼大雨中显得惨淡无比的微弱灯光。 “昨天,陈夫人告诉我,接替陈市长的新人选,已经定了,是徐建军。” “徐建军,这是什么人?” 简南将昨天陈夫人告诉自己的消息,一样一样地说了,末了,添了句:“这会不会对金茂的项目有什么大的影响。” 她已经认栽了,不问有没有影响,只是希望影响别太大就好。简南叹气:老天都要这么玩儿她,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换谁不好,换白老爷子的大舅子,真是够可以的。 “照你这么说,徐建军是白老爷子的大舅子,多少沾着点姻亲关系,在政.府这一层关系上,只要白氏想,我们基本上就走不通了,自古以来,商不与官斗,看来,我们得趁着陈市长还在位置上面的时候,先动点手。” 路衡想起了什么,继续问简南:“陈夫人有没有说,是陈市长之后会调到哪个位置上面?” 简南摇头,很是感叹:“陈夫人说,陈市长可能要下放到基层去,五六年之内是回不来了,这也是为什么她着急想见到我,要跟我说这件事情的原因。陈夫人担心之后,没人帮我。” 路衡心里的迷雾更多了,简南既然说和陈夫人萍水相逢,那肯定是没有理由骗自己的了,但,陈夫人关心简南的程度,也稍微重了点。 这些疑虑,也就路衡在心里默默地想想就算了,也没直说,简南还在担心徐建军之后会和白氏狼狈为奸对付元北,更是自然而然没瞧见路衡紧皱的眉头。 这几天,简南派出去找秦厉北的那些人,除了快将整个北城翻一遍过来之后,什么有用的消息也没有,路衡震怒,简南却是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应该在哪儿见过他,可是在哪儿,他却是想不出来了。 “阿南,早点回去休息。” 简南随意看了眼手机上面的时间,还差十六分钟就到凌晨三点了,一加班,竟然直接在办公室过夜,幸好团团没有在家等着她回去,否则又得被那小子糊一脸眼泪。 见简南不回答,路衡又问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些资料看完,要是真困了的话,就在沙发上歇会儿,你先回去吧,铮铮还在家等你呢吧!” 简南说着,倒是提醒了他,路衡揉着眉心,“这样吧,今天太晚了,铮铮现在大概睡了,我回去之后可能还会将那个混小子吵醒,到时候又是一通闹腾,年纪一大把了,受不了,我还是在这里待会儿,等天亮回去送他上学。” “哪儿有你这样的,天亮了回去不也是一样的要被闹,小孩子就是这样的,团团以前比铮铮脾气还大呢,我说六点到家,他六点五十就抱着手表站在门口等你,晚一分钟出现在他面前,都不行,可拗了!” 说起孩子来,两人之间莫名尴尬的气氛,总算是消弭于无形之中,路衡记起来答应夏铮的承诺,便问道:“铮铮的生日要到了,我准备为那小子办一个生日会,请幼儿园的小朋友来玩,你和团团有没有空,一起来?” 她连跟团团见一面,都得在柳璃指定的酒店房间里面,现在还要带团团到路衡家参加生日会,那是想都不用想。 简南拒绝了,路衡却是想着那天的突然告白,应该还是将简南吓到了,才会令她在来年个人间默默地划了道无形的围墙,不近不远,有意识的疏离。 …… 两人熬夜爆肝看报表,凌晨五点,窗外的雨终于停了,带着北城冬天特有的萧瑟和寒冷,黑云压城,茫茫然间,一场雨竟然将连日来的雾霾,冲刷了许多,酒量玻璃幕墙上都是窗明几净,陆陆续续,已经有蚂蚁似的小人儿,在钢筋森林中穿梭,准备开始一天的忙碌。 简南睁开眼睛,恍然间以为是在家里面,伸了个懒腰,身上的毯子滑落,被她眼疾手快地捞了起来,正迷茫着呢,面前又递来一杯咖啡,将她吓得不轻。 “怎么?做恶梦了?” “没有…”简南声音沙哑,她自己估计是感冒了:“咳咳,我怎么睡着了?” “才睡了一个小时不到,我看你实在太累了,就没打扰你。” 简南不好意思的揉揉眼睛,抱着还冒热气的咖啡,感叹道:“好香啊!” “Luwak,去年出去旅游时,当地的朋友送的。” 简南嗅了嗅香气,路衡顿时觉得像只小猫咪,还是没睡醒的那种,很想上手把她脑袋上那一根呆毛给捋平了,想着想着,没有动作,倒是嘴角勾起了笑意:“你尝尝味道,看喜不喜欢。” “哇唔!好好喝!” 路衡的笑容更深了:“今晚曹爷过七十大寿,给我和厉北都送了请帖,我到时候可能要去一趟,今晚上你是不是可以帮我去接一下夏铮那小子?” “城东的兴和?”依旧困顿的简南随口:“我想和你一起去……” “为什么?其实,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推了,咱们元北还不至于得巴结兴和。” “不是,我就是……想着去看看……” 刚才路衡提了曹爷,海域盘踞于城东的兴和,简南才猛然想起来,唐律师给自己看的那厚厚一叠的资产文件中,真的没有南国娱乐城的资料,所以,这里面是有什么东西,令秦厉北在意或者防备的么?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简南和路衡一起参加,简南听路衡说南国娱乐城,当初由秦厉北和甄客联手开设,和元北集团虽然说是母子公司,但财务是单独核算的,与元北极少有往来。 …… 曹家在城南的凤屿镇,是当地大户,富甲一方。 简南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冬天本就天黑得快,再加上北城偏北,刚六点,夕阳西落,夜幕低垂,小镇前面,豪车云集,张灯结彩。 曹爷今年七十岁,对于在打打杀杀里面活到这个岁数了,曹爷很是感慨,觉得自己太不容易,于是乎大摆流水宴席,请周围的村民们都来一起热闹热闹,附近村民倒是也不客气,拖家带口的就来了。 简南和路衡在曹爷派来的墨镜手下带领下,走了许久,才走到曹家大院子门口,这边围起了帐篷,还有统一身着唐装的手下,围成了人墙,倒是将人声喧哗和猜拳碰杯,都隔绝了起来。 两人一进门,说了几句吉祥话,曹爷笑眯眯道:“呦呦呦!” 简南:emmmm?切克闹? “这位路总可都是大贵宾,你们不知道吧,这就是元北集团说话算话的!” 曹爷招呼路衡,他没见过简南,便以为是路衡带过去的助理,于是安排了个人将简南带到其他桌了,简南觉得这样挺好,多听些八卦,说不定还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蛛丝马迹呢! …… 外面的宴桌安排,也是按照身份来哦排列的,最靠近院子的都是些大佬带过来的助理秘书,还有的是进不了曹家院子,被安排在外间吃饭的公司老板,简南发现路衡在曹爷眼里还是挺有分量的,因为在一边听了会儿八卦后,简南发现,曹爷的手下为她安排的这一桌,都是在城东地面上,小有家底的。 简南早就有些饿了,也没客气,入座后,找了个可以不动声色盯着院子里的角度,拿了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叉烧包,一口一口咬得欢快的不行。 在最靠近外面走道的一桌,江云收回视线,羡慕道:“原来是元北集团的,还和路总走得那么近,难怪经理那么听话,说不辞退我还真的就没有再提这件事情了。” 简南和路衡出现的时候,引起了一阵喧嚣,江云朝主桌那边看了一眼,说真是羡慕简南,人长得漂亮不说,看起来还很有钱的样子,身上穿的衣服虽然看不出牌子,但是光看质量就觉得一定价格不菲,还有身旁的那个男人,她之前在南国见过,是元北集团的总裁,年轻多金,身高腿长,颜值堪比明星。 顺着江云的视线,他看了过去,却因为简南正好拉开椅子坐下,便只能看见背影。 心慢慢加速,跳得很快,仅仅只是一个背影而已,心底里莫名而来的熟悉感,如十里春风中落地生根的藤蔓,缠着他的心攀辕而上,一圈又一圈缠得越来越紧。 隔着十几张桌子,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脸,然而脑海中已然勾勒出了小丫头的身形轮廓。 她又小又瘦,紧张又小心地搓着手,站在他面前,和周在富丽堂皇如城堡的周遭格格不入,她低着头怯弱地问,三哥,我真的可以吃饭了吗? 三哥,又是三哥,这到底是谁? 那个小丫头呢,又是谁,究竟长什么样子,南南,又是谁,脑海里不断低喃的沙哑男声,一遍遍地催促他找到南南,可是南南究竟长什么样子,他又不记得了。 “……南南……南南……” 江云发现手肘撑着的桌子在晃悠,刚开始还以为是地震了,吓了一跳都快要狂喊着奔出去了,可等定睛一看的时候,才发现是自己左手边的三哥扣着桌子,他的额头上面满是豆大的汗珠,全身更是不停地颤抖着。 “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啊?” 江云拍着男人的后背,嘴上关心着,心里却是在默默祈祷,千万不要生病什么的,现在生病的话还不如直接去死,医药费床费贵得跟抢钱一样的,她存款只有三位数,可是供不起一个病人的! 三哥却突然起身,要往前排宴桌走去,江云死死地摁着他,看了眼周围的人有没有在注意他们,这才责备道:“你在干什么呢?等一下把人家的目光吸引过来,看你怎么办?” 她的工资一部分因为三哥把那些昂贵的食材都弄坏了,每个月大几千的工资要被扣掉,今天正好碰上曹家办流水席,免费的晚餐,还是请的南国的厨师,而她跟着后厨来帮忙,现在下班了,当然是不吃白不吃了。 “你安静一点啦!咱们赶紧地吃饱了,然后等会儿我先走,你跟着我后面出来。” 正说话间,南国这次派过来专门跟进曹爷寿宴的领班,急匆匆地过来找江云帮忙,后厨那边忙不过来,领班需要再找几个人帮忙传菜端菜。 江云本想蹭晚完饭直接带着三哥回家的,但是这位领班大姐平时对自己还不错,曹爷的寿宴这次交给了她们一组的人来筹备,要是因为人不够导致菜上得晚了这点小事,害领班被罚了,江云也是过意不去的。 “正好差两个,你们一起来,到时候我给你们算临时工资,一个人三百,经理可说了,曹爷是咱们的股东,可得给排场做足了!” 本来江云是打算让三哥先到外面等她的,不过现在,看在领班大姐和钱的份上,江云笑着让领班先去,自己等会儿就过去。 “三哥,等会儿我把盘子给你,然后你跟着我,就在我旁边,我这手里边的放完之后,会从你手里把盘子拿过来,懂吗?” 江云想着,反正端菜只是个简单的动作,就算三哥是个傻子吗,也不会闹出大乱子的,便决定趁着今晚赚点外快,好撑到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 三哥似懂非懂,还来不及点头就被江云拽着往后厨去了。 简南盯着一个地方看得久了,眼睛有点难受,揉揉肚子,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吃饱了,便打算起来到处走走,看看这座充满了江南园林风格的院子。 然而下一秒,听到对面的男老板提起了一个名字后,起身的动作顿住,简南又默默地坐了回去,端起饮料装作喝得很认真。 “哎!路总也在里面呢,你看曹爷是不是要和南国那边的,讲和?” 坐在男老板手边的,摆手又摇头的,认真道:“啊,讲和?老周我跟你说啊,这件事不可能!那时候南国背后那个秦厉北,抢了兴和的地盘,打伤兴和的兄弟,曹爷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啊!” 老周瞪那老板一眼:“你知道什么啊!现在那个秦厉北不是听说死了,元北集团是路总在当家做主了!” 桌面底下,简南握紧了拳头,默默忍着,她这次来主要的就是想要知道南国娱乐城和秦厉北甄客两人的关系,现在看来,的确有什么是秦厉北那个混蛋刻意隐瞒下来的了。 “讲和?为什么要讲和啊?”简南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傻乎乎地问:“我刚毕业出来工作,什么都不知道啊。” “看你年纪这么轻,应该是不清楚,那我就跟你说说!”老周脸颊通红,估计是喝了不少酒,此刻说话也不过脑子了,想什么说什么:“当初啊,建娱乐城这种产业啊,在城东可是我们兴和一家独大,谁敢上这里头来分一杯羹啊,就连那些洋鬼子,都不敢在这里开店呢,强龙不压地头蛇,结果秦厉北一来,直接建了南国娱乐城,还经营的有声有色,之后的事情,干架干了好几个月。来,老张,接下来的你来说,我开瓶酒!” 老张一听到指令,立马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开嗓道:“是啊是啊!最后还是秦厉北亲自上门赔罪,听说还赔了不少好东西,这才令曹爷消气的,不过私底下,特别是现在,就像那冰山啊,海面上冒出来一个指甲缝!” 老周比了比自己手上的小拇指,神秘兮兮地笑了:“这里头哇,不知道有多大多大的……” 说到精彩处,简南本来还以为能听到更多猛料呢,结果左手边的胡子老板‘啪’地医生,把筷子一放,低声喝道:“行了,喝了点马尿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胡说八道!小姑娘啊,不知道就不知道吧,看你斯斯文文的,别跟我们这些大老粗混话,好好上班领工资就好了。” 简南连连点头称是,果然是和利益有关,只是,如果只是利益的话,现在津市那边的金毛度假村,也是和白氏的利益角力……” 简南想不明白,若本质相同,他为何不肯选择当初和南国一样的处理方式,上门跟白氏那边的人谈谈,或者双方能找出好的解决办法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新的菜品端上来了,简南低头沉思,没注意到江云正端着菜品往这边来。 “澳龙刺身,请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