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不是结局的结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九十七章:不是结局的结局

…… 隔天,北城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乘客看到VIP通道那边被封锁了,有好奇的人去问值班地勤,地勤神神秘秘地说那是一大人物的家人要出国,他们家的私人飞机租借了机场的停机坪,然后这个贵宾通道也要暂时让他们用了。 “呦呵,这谁家的人啊?” 小姑娘第一次来首都,好奇地一直往里面看,旁边的朋友拽了她一下,直接把她拽到一边去了,认真地让她不要闹了。 “北城可是首都耶,大人物,我听说北城有好几个大家族,会不会就是那种人啊,豪门,名流,嗷呜,好像去见见活着的霸道总裁啊!” “哼,都说了,不要成天做被日梦啦!” 与此同时,这座城市的中心,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间,玻璃幕墙反射着连日来难得一见的太阳光,元北集团大厦顶楼会议室,人声鼎沸的室内,随着大门推开,脚步声沉重,男人面色凌冽,由外头缓步而来,登时,鸦雀无声。 “我知道,近日坊间传闻,我变成了傻子,原本以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种无稽之谈,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一时间,会议室里所有人都以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前面的男人,和他们印象中相差无几的凌冽阴沉,在如此眼神之下,他们背后冷汗蹭蹭,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呵,既然我已经被辞去了元北总裁的位置,那么今天我也就是个普通的董事,今天的会议,全权交由路总来主持。” 说着,男人找了个位置,拉开椅子坐下。 其他人哪里还有不答应的道理,路衡一向好说话,由路衡来主持是再好不过的了。 “简南那个婊子,怎么没来?” 另一个人侧身,“嘘!别乱说话,你口中的那个,可是秦家的大小姐,是秦总的妹妹!” 那人不屑道:“哦,原来如此,我就说嘛,搭上了白氏,荣华富贵可就是享受不尽了。” “别说了,秦总看咱们呢!” 乱中有序的一场年终董事会议结束,在前面那个男人强大的威压下,几乎没有人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整个过程比起之前简南每次开会都要拍桌子和人急赤白脸吼来吼去,算是安静祥和的一片氛围了。 所有人离开后,会议室只剩下路衡与男人两个,并肩站在落地窗前,抬头望去,飞机划过,在云层中若隐若现,路衡双手插兜,嘴角挂着冷笑。 “走了,也好,这个地方,是越来越不安全了。” 男人顺着路衡的视线看去,脑袋里一团乱麻,见等了这么久,还没有见到她,急了。 “路衡,南南呢,你说我乖乖的,南南就会回来的。” “哈哈哈,厉北,该说你蠢得很幸福吗,如果我有足够的分量,能让她留下来,何必连一句挽留的话,都不敢说出口。” 秦厉北紧皱着眉头,眸底闪过一丝阴暗,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语气仍旧懵懵懂懂,傻傻地盯着又一架飞机飞过:“路衡你说什么啊,我不懂。” “……呵” …… 北城首都国际机场,停机坪,飞机启动发动机的轰鸣声萦绕耳际,宽阔无人的草地,寒风将发丝吹得凌乱,衣裙在风中飞舞,猎猎作响。 简南手里抱着团团,团团窝在她的怀里呼呼大睡,白月笙伸出手想要摸摸简南,被她下意识退后一步,躲掉了。 “到了那边,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 简南一句话都不想再说,转身离开,白月笙远远地望着她,直到飞机消失在云层,再也看不见为止,他才收回视线,将双眸中的留恋不舍,全部小心收藏起来。 助手小跑着过来,询问道:“大少,元北集团的年终董事会已经顺利结束,咱们接下来,是不是按照计划,进行下一步?” “秦厉北,出席会议了?” “是的,而且据说,秦总在会议上的表现,半点异样都没有,虽然这和我们之前得到的信息不同,不过,不会影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董事长呢,这些情况向董事长汇报之后,老宅那边有什么反应?” 助理微微弯腰,抱歉道:“董事长对此十分生气,命令您马上回去见他,对了,嫣小姐打来电话,说是也想要和您见上一面。。” “那就找个地方,安排一下,把车开过来。” 白月笙重新戴上墨镜,转身逆风而行,助理追在后面问:“大少,咱们去哪儿?” “回大宅挨批。” …… 私人飞机上,团团在简南的怀里扭来扭去,不一会儿揉着眼睛,奶声奶气地要找麻麻。 “乖儿砸,要不要喝点牛奶?” 团团摇着小脑袋,圆溜溜的大眼睛瞅来瞅去,瞅完一圈之后,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往自家麻麻怀里一躺,不高兴了。 “麻麻~麻麻~,为什么只有我们啊?” 窗外的云层像白花花的棉花糖,悠闲自得地飘着,空姐刚端过来了热茶和牛奶,现在都还在冒着热气,简南摇摇头,逼着自己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丢到九霄云外。 然而没有用,回国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金茂的,元北的,秦家和柳璃,甚至白家,还有在记忆中沉淀了两年的痛苦,皆犹如跗骨之蛆,一点点地将她吞噬殆尽。 “本来就只有我们两个啊~团团还想要谁啊?” 简南轻轻地捏捏小家伙的脸,没瘦,还好,看来这一年多里面,柳璃并没有在吃的上面克扣团团,不过,她也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这是柳璃发了善心。 团团自己伸手拿了颗糖果含进嘴里,满足地咂咂嘴后,还不忘再拿一颗给麻麻,简南笑着接过来,用下巴温柔地蹭蹭小家伙的脑袋,刚接回来的时候,小家伙是一刻也不肯离开她,每次出门都得抱着她的大腿,憋着眼泪,害得她每次都得再三保证才能出门。 “团团,麻麻以后就能好好的陪着你了,高不高兴?” “爸爸不来吗?” 呼吸一滞,简南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一瞬间疼得眼泪都要飚出来了。 “什么,爸爸?” 简南使劲儿地深呼吸,暗自告诉自己不要太过大惊小怪,团团长大了,这样的问题,迟早会问的,自己应该早有准备才对。 “就是爸爸啊!咱们出去旅游,爸爸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忙,不能来吗?” 以前团团从来不问的,突然间,就算是心理建设,简南也还是没有办法在瞬息之间,做好和怀里的小家伙,探讨这个问题的准备。 “这一次,就咱们两个人,麻麻会给团团做很多很多好吃的,还会像其他小朋友的麻麻一样,送团团上学哦!高不高兴!” “那爸爸也会一起来吗?” 简南快哭了,这个小家伙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便三句话不离‘爸爸’地纠结于这个人身份上,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柳璃,是不是她和团团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 “团团,为什么想要知道这个呢?” “因为,爸爸昨天晚上说,要和团团和麻麻一起玩儿的,爸爸还说,很快团团就会有妹妹啦!麻麻~”团团天真无邪脸,瞅着麻麻,认真问道:“是真的吗?团团真的很快就会有妹妹了吗?可是团团想要弟弟啊,和团团一样可爱的弟弟!” 简南额头瀑布汗,这小子的自恋劲儿是来自于谁啊,还有,没有妹妹!也没有弟弟! 简南很想发火,然而低头一看小家伙期待的眼神,还是没办法说重话,毕竟小孩子还小,童言童语,并没犯任何过错。 等等,昨天晚上?团团昨天晚上见过秦厉北了?!不应该的,秦厉北在城南别墅,更何况白家老宅子的安保级别,不逊于城南别墅,秦厉北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进去,甚至见到团团,说些乱七八糟的什么弟弟妹妹。 “你昨天见过谁了?不对…”简南哄着自家傻儿砸:“和你说这句话的人是谁?” “爸爸啊!” 简南扶额:“是帅叔叔吗?昨天和你说这些话的,是帅叔叔吗?” “是……”团团想了想,嘟着嘴:“额……是白叔叔啊!” 轰隆隆,昨天夜里的屈辱,喉咙里头涌出一片血腥气,简南握紧了手,突然间想起来什么,把团团放在座位上洗好安全带,这才急忙忙地去拆行李箱。 白月笙给她的信封,里面究竟写了什么东西,他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箱子里面的衣服被扔得到处都是,在哪儿呢,那天被她丢到哪儿了呢,简南把整个行李箱翻了个底朝天,都快要连隔层都撕开来看一遍了。 “麻麻~你在找什么啊~团团帮你好不好啊~” “你乖乖吃糖,麻麻现在有事情要忙。” 到底在哪儿呢,白月笙不可能会那么悠闲,随便给她一个信封,而且还是婚礼之后才能看,为什么一定得婚礼之后看? 突然之间,在一堆衣服里面,简南看见黄色信封的一角,激动着抽了过来,几下就将信封拆开,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团团扭扭小身子,探过来要看麻麻找到了什么好玩的,却看见麻麻在看到信纸上面写的东西之后,泪流满面。 “麻麻,你怎么啦?为什么要哭啊?” “没什么。” 简南一把抹掉了眼泪,攥紧了信纸,将它整整齐齐叠好,放回信封后,再叠成四四方方的小纸片,收回口袋里,妥帖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