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好像是,东升?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九十八章:好像是,东升?

在简南很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简承佑对她很不错,就像是简南真的就是他的掌上明珠一般,她喜欢被爸爸高高地举起来,坐在爸爸的肩膀上面,胡闹着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这时候,简承佑会把她高高地抛起来,笑着说好啊,南南要什么,爸爸都给你。 然而这段时间,持续的实在是太短了,夏天都还没有过去呢,和蔼可亲的爸爸就不见了,变成了成天冷着一张脸,把她当成透明人一样的父亲。 那时候觉得不可理喻,现在想想,柳璃觉得很好的瞒过了简承佑,可实际上,说不定简承佑很早便知道了他们不是亲父女,态度才会在一夕之间完全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洛城城郊的别墅,小孩子们骑着自行车到处跑,春天来了,遍地绿草如茵鲜花满目,碧蓝如洗的天空,偶尔还会飞过几只从南方回巢的鹧鸪鸟,小孩子们欢欢喜喜地骑着自行车都跑出来玩儿了,因为惠风和畅,连带着接受新来的朋友们,都变得简单了些。 “团团哥哥~快来快来~大卫今天过生日,邀请我们上他们家里去玩儿呢,罗莉阿姨还请了小丑表演呢~” 穿着小洋裙子的小姑娘,被哥哥牵着,空了的手使劲儿地朝远处正极力奔过来的好朋友喊着,她哥哥皱着眉,不是很高兴地嘟囔,哼,又来一个和我抢妹妹的! “小玫瑰,你看你看,这是我给你摘的,是我们家花园里最漂亮的一朵玫瑰花,和你一样漂亮好看呢!”说着,咧嘴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得眉眼弯弯。 “谢谢团团哥哥,啊~我好喜欢呦!” 小玫瑰撒开哥哥的手,双手捧着那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感激地道谢,而后牵着团团哥哥的手,急急忙忙地往大卫家的方向跑过去。 “玫瑰,你慢点儿!小心摔着!简柠!放开我妹妹的手!” 小玫瑰的哥哥急了,甩开手臂就追上去了。 在这三个孩子玩玩闹闹的后面,午后温暖的阳光从半开的窗户外面调皮地钻了进来,像个好奇的孩子四周溜达一圈后,整个屋子便暖烘烘起来。 “不用了,你不用来,我……在这里,挺好的……” 电话另一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穿着休闲家居服的女人,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将桌子上面的笔记本收起来。 “他们要闹,那就让他们闹,不看僧面看佛面,你还怕,白老爷子敢和秦老爷子面对面的怼起来?怎么说,不是还有我这个和亲的女儿在呢么。” “哈哈,我就开个玩笑,你怎么越来越老古板啦,真的,我在这边真的很好,上次寄给你的药,记得给他试试,王教授行医多年,他的医嘱,无论如何都该重视起来。” “我为什么还关心?哈哈,那怎么说,也是我的亲哥哥,古话说的好,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这辈子,那就是我的紧箍咒,逃不开的。” 话音刚落,听筒里便传来嘟嘟嘟的机械声,那人估计是被自己气着了,才会突然挂掉电话,以他的脾气来说,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呢。 看来,可能是工作上面的那些事情,把人给惹恼了吧…… 不过,他刚才说的,国内的局势,似乎并不乐观,北城历经千年,名门世家传承下来的,在过去那几十年战火的洗礼中,能留下来的,也不过寥寥。 现在其中的两大家族斗来斗去的,兵不血刃的战争啊,在这个和平年代,没能亲眼一见,还真的是挺遗憾的。 不过,她现在,也是身陷囹圄,那人亲手在横跨太平洋的彼岸,亲手打造了一个金丝笼,舒适又安逸,对于千疮百孔的她来说,倒是像流浪的猫狗找到了栖身之所,不想动了。 恍惚间,这座整个小镇子最漂亮的房子门口,响起了门铃声。 “谁?” “是白夫人吗?我是塔莉,玫瑰的妈妈,今晚上小镇有烟火表演,是为了月底小镇的传统迎春节日提前的彩排,您要来看看么?” “烟火表演?” 她打开门,微笑:“当然好啦,我今天正好烤了些曲奇饼干,到时候带过去,让大家尝尝,看看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一些。” “那当然是好的啦…”塔莉对第一次吃白夫人亲手的制作的甜点,还心有余悸,这时候对于即将到来的试吃,还是怕怕的。 “你放心啦,这可是罗莉亲自教我的,绝对不会毒死人的啦!” 塔莉一听到是小镇里公认的厨艺好手罗莉教的,这才稍稍放心了些,跟着白夫人进了屋子,瞧着屋子里头的装饰摆设,便喜欢的不得了,连连赞叹。 “白夫人,这些都是您亲手挑选的么?” “不,那是我,我哥挑的。” “哇唔,白夫人哥哥的眼光真好啊,多好看的搭配啊,我喜欢这套沙发,米白色还有小小的绒球,难怪玫瑰总是那么喜欢往你们家跑呢!” “哈哈,谢谢啦。” 简南将饼干装盘,盖好盖子,便拉着塔莉的手,一起往小镇广场中央走去。 …… 来这里三个月,刚住进来的时候是深冬,大雪成天飘在天空中,如鹅毛般洋洋洒洒,落到了地上,纷纷撒撒地装点了这个世界,银装素裹,分外好看。 她畏寒,即使外面风景再好空气再清新,临了出门的时候,还是探出一只脚后,立马缩回来,跟外面有野狼流着哈喇子在等她这块肉似的。 团团小家伙火气旺,性子也还是闹腾的时候,在屋里呆了几天就闲不住了,天天趴在窗户上,看着外头和他差不多大的小朋友们到处疯玩儿,有的还有爸爸陪着骑自行车。 团团心里羡慕,痒痒的也很想试试,然而一想到那天提到爸爸,结果麻麻就哭了,团团还是默默地将请求放回了心底。 就这么又过了大半个月,团团纵使再能忍着玩闹的心思,小孩子气还是蹦了出来。 这天见送报纸的邮递员叔叔过来了,又走了,临走前还在院子里顺手和对门的小呵哥哥打了场雪仗,看起来好好玩哦! 可是看自家麻麻没有出门的打算,小家伙的一颗小心脏跟泡在苦胆汁里头,又苦又涩,皱巴着小脸觉得委屈巴巴。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她对团团的身体健康状况那是分外关心,现在这种很容易着凉的天气,她更是不会放心地将小家伙放出去了,万一着凉,然后感冒发烧,继而烧糊涂了,转为急性肺炎,再来个更严重的病症,她自己脑补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便索性将小家伙留在家里,一留,就是一个冬天。 现在,春姑娘光临这座小镇许久,按着小镇的规矩,雪一停,天气稍稍暖和,她便领着裹成小雪人的团团挨家挨户送糖果饼干,相互认识之后,小镇民风淳朴,和团团年纪差不多的几个孩子,很快便相熟了,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地喊,团团整天笑嘻嘻的,本来长得好看,一笑起来跟个年画娃娃似的,别提多招镇子里的叔叔阿姨们喜欢了。 …… 走着走着,很快便到了广场,她和塔莉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这里了,塔莉热情地拿着白夫人的饼干到处推销,她环顾四周,工人们正拿着工具在紧锣密鼓地安装晚上的表演舞台,可是,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可是一圈圈地看来看去,都是些小镇上面的熟悉面孔,并没有什么外来人混进来,又看了一遍,塔莉过来撞了一下她的肩膀,笑着问道:“怎么啦?白夫人,你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找医生看看?” “不用不用!”她连连摆手,想来是自己多心了,这个疑神疑鬼的毛病,得好好改一改了,不然天天跟活在抗战谍战戏里头似的,累得慌。 “饼干呢?好吃吗?” “很不错哦!反响很好!没想到啊,白夫人,经过罗莉夫人的调教,你的手艺大有进步哦,等幼儿园开学之后的第一场游园会,咱们一起为孩子们准备好吃的吧?” “好啊,到时候我来准备食材,我还有许多不懂的,你们得多多教教我才好啊!” “嗯嗯,好的好的,哎呦,咱们今年的烟火表演有赞助商哦!还是和你从一个地方来的呢,一家大企业,给了镇子里好多钱!” 她没多想,随口问了句:“哪一家企业啊?” “唔,好像是,叫做,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