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自由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九十九章:自由

…… 东升?难道是东升集团?除此之外,简南是在是想不到国内还有哪一家企业,叫做东升的。听到这两个字,异国他乡的,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就像是,他乡遇故知?好像也不能拿这么形容,但心底感觉,总是怪怪的。 自从津市一别,她很久没有见过董少了,据说是被董总丢到了国外谨行继承人训练和学习,也不知道那个像个中二病晚期的少年,现在如何了,是不是真的就变成了那些耍起手段来,头头是道的商业精英了。 塔莉见她突然间不说话了,好奇道:“白夫人,你怎么了?” “没什么。” 不管是不是东升,她现在自身难保,也没时间多管他人瓦上霜,用一会儿时间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她笑了下,继续向塔莉讨教晚上要做的事情。 “其实就是玩儿,咱们这座小镇后面不是有座雪山嘛,我们这边有个传说,传说里面,曾经有一对情侣,他们的恋情遭到了全国上下的反对,但他们还是毅然决然地在一起了,从皇宫出来,搬到了这边来,就住在那座山上,有一年雪天,女孩子的恶霸父亲派人来抓她回去,天气很暗,下山要经过的森林里面都是豺狼虎豹,很危险的,男孩子为了自己心爱的姑娘,不顾一切地追了过去,不过男孩子还是被恶霸父亲打死了,女孩子也跟着殉了情。” 简南疑惑:“可是这样的话,咱们为什么还要庆祝啊?” 两人都死了,庆祝的话,有什么可开心的呢?还在别人去世的时候,载歌载舞放烟花,这不是,很不尊重他们么? “哎呀,白夫人这你就不懂啦,虽然死了,可是他们到去世之前都是在一起的,哪怕只有短短的时间,也是很美好的啊,而且,后来恶霸父亲被人戳穿了杀人的真面目,被判刑啦。小镇上每年这时候都会办一个篝火晚会,便是要给小年轻们一个机会,大家喜欢谁,就表白嘛!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呦!” 哦,那就是,夜黑风高,想干啥就干啥,酒壮怂人胆嘛。 简南这么想着,被自己的脑补逗笑了,塔莉见她笑得这么欢乐,也觉得高兴起来,白夫人人美心善,她家的儿子也超级可爱,塔莉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和白夫人成为最好最好的朋友呢! “对啦,今天晚上有惊喜哦!” “惊喜?给我的吗?”她很好奇哦,回首看看过去的人生,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来来回回的,从来惊喜是有的,只不过只有惊,喜嘛,除了团团的出生,还真的是没有能够担得起这个字的事情来了。 “是啊,绝对的惊喜哈,我们花费了好长时间给你准备的呢,哦,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告诉白夫人你,究竟是什么事情哦~白夫人期待一下吧!” 期待? 塔莉这么说,她倒是在心中猜测了一番,首先在脑海里面冒出来的,竟然是白月笙的脸。 难道是白月笙从北城过来了?不对,根据刚才电话里面得到的信息,白月笙这时候应该在北城疲于应对来自元北的反击,你不可能有时间来这里找她麻烦的。 那么还能有谁,在这座小镇,她是丈夫忙于事业,她独自带着孩子出国定居的白夫人,除了塔莉和罗莉,镇子上面的其他人她并没有多熟悉,或者…… 她将视线落在远处正和安装烟花的工人们高高兴兴聊天儿的塔莉身上,安慰自己,或许是她想多了,刚才塔莉说的‘我们’,也可能是她和罗莉两个人,还是不熬自己吓自己了。 一这么想着,貌似也能想通了,她干脆也跟着塔莉一起去帮忙,春天的欧洲小镇,到处弥漫着浪漫的气息,带着花香的微风吹过,带来阵阵的面包香。 这里的生活,仔细想想还是不赖的,安静祥和,孩子们也都很善良,对团团也很和善,想来团团在这里生活,应该会有一个很不错的童年,乃至少年生活,奶海中浮现出刚才小家伙牵着小妹妹的手一起去朋友家参加生日会的一幕,眼眶不知怎么的就有点湿润了。 …… 夜幕降临,一切都都准备就绪了,烟花争先恐后地飞上泼墨般的天际,用尽所有的力气绽放出最美的姿态来,最后又化为流星落幕,离去的小尾巴,都无比优雅和可爱起来。 “好看吧,我告诉你呦,这还只是预演呢,等过段时间之后的大日子,还会有更好看的摆出来呦,到时候还会有很多的电视台记者来报道呢,绝对的盛大!” 是么,那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她正仰着头看得认真,伸手朝塔莉要手机,刚才爬梯子上去挂横幅,手机交给塔莉帮忙保管了。 这么美丽璀璨的烟花,得拍下来回去和团团一起分享。 “塔莉,手机给我一下哈,得想着点团团呢,不然小家伙该说我不爱他了。” “……塔莉?” 没动静,她很是奇怪,收回视线后,转头看向一边的塔莉,可是原本应该站在这里的人不见了,退得远远的,正在远处的雕像下面朝她挥手,边挥手还边做着口型。 “加油!好好享受夫妻团聚的时候吧!” 她的手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夜晚时分,春寒仍旧料峭,她出来的着急了,身上没穿多少,原先还不觉得,现在只想要抱着双臂,搓搓手,然后无视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自顾自地回家去,关上门窗,把自己塞进被子里,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着,就这样睡死过去。 可是想了许多,脚下却动弹不得,来人眼神深沉如汪洋,又恰似星辰,被这样的眸子凝视,她很心虚,还有一丝,愤怒。 来人将身上的深褐色羊呢大衣脱了下来,披在了她身上,手上还仔细地为她掖好了领子和扣带,等这些都做完了,才顺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眸底的星辰,每一颗都倒映着她的样子。 紧张,害怕,生气,到最后,无可奈何。 “你就这么出来?不要命了,连一件外套都不带?冻着了怎么办?” “白月笙,你怎么来了?” “我老婆和我儿子都在这儿,我能去哪儿?” 似是回答,又像自言自语,白月笙上上下下地打量她,最后停在了她的小腹处,蓦然笑道:“……好吧,我来看看我的小姑娘,看她有没有乖乖地。” 什么小姑娘? 顺着白月笙的视线往下,她腾地脸红成了火烧云,怒瞪了回去,骂道:“白月笙!什么小姑娘,你不要乱说。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 简南浑浑噩噩地装鸵鸟,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挖了个坑,全部埋了起来,之后连一丁点儿的回想都不敢有,现在白月笙却远渡重洋,大摇大摆地说要孩子,真是可笑之极。 “我说过,那是我报答你,在过去对我的好,之后,我们两不相欠。难不成,你的阅读理解退化到,这么浅显的人话都听不懂了吗?!” 她的身体素质,绝对没有再次成为一个母亲的可能,然而几个月之后的再次见面,白月笙的话,令她难得平和下来的心境,又起了波澜。 “怎么,我还以为集团的事情已经够你焦头烂额的了,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来这里消遣我么?白月笙,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 “看来,我家南南的手段还是厉害的,隔了这么远,北城发生了事情,你还是了如指掌。” 简南一把打掉他伸来牵她的时候,气急了转身想走,却被白月笙拽住手腕,一用力,便被拉进了他的怀里。 “很惊讶么?我还以为,在那栋房子周围监视我的人,早就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你了呢。” “南南,我们非要这么剑拔弩张的说话吗?” “不然呢?对一个强.奸犯,我没有报警抓你,已经是对你客气了,懂吗?!” “我们是合法夫妻,谁管得着,都特么的得给我闭嘴。明天和我去医院。” “不去!” “一定得去!” “我不可能怀孕的,你别想了。” 白月笙沉声,问道:“南南,你到底想要什么?” “自由,我想要自由,我想要离开,离你们所有人,远远的!” “你现在在国外,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你现在是白夫人,你有了全新的,光明正大的身份,团团是我白月笙的儿子,将来还会是白氏的继承人,就连房子,你喜欢的,有花园和大海,我也准备好了,这样的自由,南南,还不够么?” 明明白月笙很是平静的说出来这些话,可简南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在生气,而且不是那种轻易便可以算了的怒气。 “算了,我累了,我要回去了。” 正在这时,不远处响起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南姐,真的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