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他还是个孩子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章:他还是个孩子

…… 屋外的凉亭下,爬山虎缠着花枝木层层叠叠往上长,白色小花迎风招展,翩翩然摆动着美丽的小尾巴,凉亭外是一片妖娆的红玫瑰花田,每一多以最高贵的姿态绽放着,枝叶干净整齐,想来,是有人每日认真打扫的结果。 亭子里原本是没有香味的,简南点了根檀木香,用来驱蚊和安神,平常会抱着亲手磨制的咖啡,来这里躺会儿,抱着书,偶尔偏头去看看团团那个小家伙是不是和小伙伴们一起玩得开开心心,但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安抚团团害怕她像之前一样,突然走掉,很久很久之后才能再见一次。 简南常常往这儿一躺就是一下午,不过,今天这座精心装饰过的亭子,迎来了它的客人。 “呦,白少,古有汉武帝金屋藏娇,您这是承上启下中西结合啊,不但是金屋,还是一幢拥有着16世纪建筑风格的欧洲小镇,真是棒棒哒想法呦!” 董大少说话阴阳怪气,白月笙懒得费心搭理,东升集团在公开场合表示支持元北集团的地产开发计划,甚至加入了元北集团的亿元供应商俱乐部,如此举动,董总摆明了就是要白氏下不来台,连带着董少,白月笙亦是眼见了心烦。 简南不光是学会了烤饼干,还央求了罗莉教她如何泡制一壶味道甘甜回味无穷的花茶,前几天刚学的,还没有机会给别人试试,今天正好,来了两只不知死活的实验小白鼠,简南再开心不过了,颠颠地拿了茶包和茶具,跑到了凉亭这边来。 “南姐,不要这么客气,我们渴了话,自己出去买点可乐自来水的,就好了,实在要是饿了的话,我刚才看广场那儿的面包坊里头白了许多苹果派,色香味俱全的,就买了些,南姐,你看看!要不要一起吃!” 瞧着董少讨好的求表扬的笑容,简南扶额,看来董总的继承人集训貌似没有给这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一点点的收获,仍旧我浪故我在的! “好,谢谢,不过,苹果派,和花茶是不错的搭配,还是试试吧,你来我家里做客,还让董少亲自带吃的,可不是搞笑了呢?” 简南的‘我家’两个字,对于白月笙来说,堪比心脏病人绝望之际的一记强心针,他的嘴角,几乎是在简南说出这句话之后,嘴角勾起了微笑的弧度。 “对,来者是客,董少不用跟我们客气。” 四两拨千斤,完美地将董少排除在了他和简南是一家人的亲密关系之外。 董少暗自咬着牙,面上却是仍旧懵懂中二少年的模样,凑过去看简南:“南姐,这些茶杯很好看啊,我记得,城南别墅那儿也有一套的吧!” 眼角余光扫过面色瞬间不渝的白月笙,董少有种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痛快感,继而再接再厉道:“哦!哦!哦!我想起来了,这套花茶杯和城南别墅的那一套,是同一位陶塑大师罗子先生的作品吧,真的是啊,我还记的,那是我男神亲自去找罗子先生定制的,后面茶杯后面还有南姐名字里面的‘南’字哦!” 简南敛眸低垂,发丝散落在肩膀,抬手轻轻捋到脑后,手上的动作依旧熟练而按部就班地洗茶,煮水,过滤,第二遍…… 其实,董少说的大部分是对的,但也有少部分不对,比如说,不是两套茶具,而是一套,她离开北城的时候,秦厉北送给她的,为她亲自置办的那些衣服首饰牙刷水杯,她全部没动,除了一样,就是此时在她手上的这花茶杯。 那天,她心情不好,又被秦厉北勒令不准出门,所以吃饭的时候和他发了好大一通脾气,结果当天晚上,秦厉北便带着她去了罗子先生的工作室,一起亲手制作了这套茶具。 “来,尝尝看,我手艺还不够火候,时间掌握不好,有意见的话,尽管提。” 简南边叮嘱董少小心烫,也顺手递了一杯到白月笙的眼前,然而巧妙地躲过了男人投来赤裸裸的炙热目光,低头重新开始倒腾她的茶具。 她不知道的是,那微低下的弧度,衣领往下缩了缩,露出光滑白皙的脖颈来,犹如天鹅般,颀长清雅,美极了,白月笙喉头一动,放在椅把上的手,握拳。 …… 远处的广场上,焰火晚会仍在继续,欢呼声,舞蹈声交织成一片,简南端茶浅尝后,心情竟然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 董少愁眉苦脸地向简南吐槽自己被他爹丢到了非洲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跟着舅舅开采矿石,风吹日晒,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 “南姐,你现在能见到我,得感谢我是我爸亲生的,还有我爸只有我这么一个亲儿子!” “东升什么时候还做矿场了?” “也不是,建筑原料,那砖块水泥,还有瓷砖什么的,总是要有石头啊,我舅舅专门负责着一块的,让我去实习!哎呦喂,你是不知道啊,一圈圈的,全部是丑丑的,我哪里待的下去的!”董少莫名就很忧伤的感叹:“这要是我男神在身边那就不一样了啊,那张脸,不用配菜,我就能吃两大碗白米饭,还不用喝汤!” 凉亭里,从聊天开始,都是董少和简南在说话,白月笙插不进去,也没有想要掺和两人话题的想法,不过这时候,下意识地却蹦出了两个字。 “秀色可餐。” “是,哎呀,我男神美貌,某人这辈子是指望不上喽!” 不知道为什么,简南觉得奇怪,董少和白月笙的关系,似乎有点怪异,在北城的时候,虽然董少没有表达出来,但她还是可以感觉得到,他对于白月笙,有一种发自于内心的尊崇,像膜拜偶像的粉丝,比起对秦厉北赞不绝口,未宣诸于口的,总是更珍贵的,简南这么想着。 可这次,董少的反应太过奇怪,就像是故意来找白月笙麻烦的一样,就是要他不痛快。 “喝茶吧,茶能去火,还可静心,等一下你走的时候,带两包回去,我自己搭配材料分好的小包,可以直接丢金水壶里,开水一冲就好了,” “哇唔,南姐最好!南姐,我能经常从国内来这里看你么?” “当然可以了,你想……”简南想着董少若是来了也挺好了,热闹点儿,然而话都还没说完呢,便被白月笙抢白。 “没事就别来了,不是谁都像董少一样,闲的长蘑菇,等我和南南孩子满月的时候,自然会请你来喝满月酒的,到时候,董少可得拨空赏光。” 董少瞪大了眼睛,一张比女孩子还要精致的脸上,写满了’我要疯了‘四个大字,他抬手,指着白月笙,眼镜却是看向了简南,哆哆嗦嗦地问:“南姐,你,你真的,和这个姓白的混蛋在一起了?!不是吧!” 在一起?简南歪头,认真地想了想,貌似他们现在,实实在在在外人眼中,那一场京东处于北城财富圈顶层所有人物的婚礼之后,他们的的确确是这样的。 “我们结婚了。” “嗷呜,我的天哪!我就半年没回来,事情怎么就发生这么多了,南姐,你真的是,苍天啊大地啊,我的小心脏啊,不好了不好了!” 董少夸张的惊讶表达方式,令简南无奈地笑了,如果不说董少比她小一岁而已的话,那么不知道的,还以为董少就是个十八九岁的孩子呢,真是高兴与否都直接挂脸上的人啊。 真好,简南十分百分的羡慕。 这样的活着的方式,得有父母家人的宠爱,有底气的人,才敢这么干,不是么。 董少闷闷不乐愁眉苦脸,两人又坐了会儿,期间董少不停地提起秦厉北,不停地拿着秦厉北和白月笙作比较,就连要走之前,还不忘嘟囔上一句,‘我男神家的城南别墅,比这里打多了,南姐你咋不回去呢!’ 简南深深相信,董少再不走,明天白月笙悬赏杀人的追缉令,可能就要遍布五大洲了,到时候,仅仅凭着东升集团,都不一定护得住这个说话不经大脑的熊孩子。 所以,简南一把将董少推出了院子的门,挥手赶紧说拜拜。 “好好努力哈,争取做个厉害的高富帅!” 话音未落,白月笙却趁着简南的不注意,从身侧跟了出去,黑色夜幕之下,简南看不清白月笙的脸色,但凭本能,觉得他现在心情烂到谷底。 “只是孩子而已,你大人有大量!” “我还不至于将一个智障放在欣赏,你回屋,外头冷,别着凉了。” 白月笙头也没回,架着董少就走了。 简南,默默在心底为董少点蜡……这孩子,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 走远了,离红房子有了一定距离了,白月笙反手扼住董少的胳膊,一拳将人怼到了街边的树上,冷声怒道:“董少,觉得贬低我,很好玩?” 董少高傲地氧气下巴,眼帘压下,憎恨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白月笙身上,静静地随意一扫而过,怼了回去:“是啊,我就是小孩子,你当初不就是觉得我是小孩子,好骗,才我把耍的团团转的吗,还差点害死了我男神,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王琦那个混蛋的面子上,我特么的才懒得和你呼吸着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早就一把把你丢出去了你信不信!!!”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