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路衡的身世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二百零二章:路衡的身世

路衡见此,也明白了秦老爷子是不打算与他多说,但今天,他已经是打定了主意,必须要找问出点什么,哪怕最后的结果,和他猜测的有出入,也总比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来着有用的多。 “秦老爷子,我忘记了,我还没有介绍过我的职业呢,在秦厉北之后,接手元北集团前,我是一名医生,对于基因鉴定检验方面,虽然不精通,但也是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想要找到家人的心情太过急切了。” 路衡盯着秦老爷子的眸子,笑得淡然:“所以我,擅做主张,做了一份DNA检验,最后的结果已经出来,就在我手里,不知道您想不想看看?” “不用!” 秦老爷子如泰山般稳当,波澜不惊的面容,终于有了裂缝,就像是面具上被划了一刀,虽然伤口不大,但从这里开始,只要稍微他再稍微用点力,面具的主人一不注意,便会四分五裂,碎成渣滓,再也没办法躲在一成不变的笑容背后,逃避一些事实。 “没关系,我就放在这儿,秦董什么时候想看了,随时都有可以拿来看看。”话落,路衡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抽出一份档案袋,重重放置于面前的茶案之上。 “至于里面的内容,我记得清楚,可以为你简单清楚,脉络清晰地讲解一遍。” 他有的,只是他和秦厉北,还有团团的两两检验报告,但是秦老爷子绝对不会在此时此刻打开档案袋查看,他赌对了,那么现在就是诈和,如果上天是眷顾他的,那么就在今天,就在这间象征了北城商界权力和财富顶端的办公室里,关于他的身世,绝对会揭晓。 “检验结果表明,我和秦厉北是亲兄弟,而秦厉北和团团是亲生父子关系,至于我和另外一个人,或者说,秦厉北和另外一个人,亦是亲生父子关系。秦董,您想知道这堆报告中,那个人,那个我和秦厉北共同的亲生父亲,是谁吗?” 猛然间,秦老爷子抄起书桌上的汉白玉印章,阴狠着脸,砸了出去。 在路衡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块雕着玉龙的汉白玉印章,下一秒便狠狠地砸在了路衡的胸上,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这一下力道,是用了百分百的,路衡全身上下,从心脏到指尖,凉得似泡在冰水里,这一下要是往头上砸,砸到太阳穴,他今天就得把命交代在这儿。 “怎么,秦董敢做不敢认?” “你!你怎么!你怎么敢到我面前来说这些,你个混账!你居然敢背着我调查这些!” 秦老爷子像头被激怒了的狮子,怒吼着震慑敌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然敢跑到我的面前来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证据就在这儿,这是备份,原件我放在了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秦董,我究竟哪里不够格了,让您到现在,三十二年了,整整三十二年,您到现在还不肯承认我的身份!” 路衡一双天生自带风情的桃花眼,此时变得猩红,仿佛下一刻便会化为猛兽,冲上去将人撕成碎片再一口一口吃掉! “我想,你来找我,应该不仅仅是想要找回家人那么简单,我呢,年纪大了,不喜欢小辈心机太过,至于你今天来找我的这件事,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现在离开,对你是最好的选择,否则,我相信路总,总有一天会后悔。” 秦老爷子怒极反笑,手撑着椅把站了起来,手工定制的西装之下,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万秦掌权人,这种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一瞬间的惊诧和情绪发泄过后,便迅速回归到了最佳状态,眼神如鹰般尖锐,驰骋商场多年的秦老爷子周身气场全开,可不是路衡随随便就能应付得了的。 “在秦董面前,在北城秦家面前,我当然是如蝼蚁一般没什么分量,不过,我就是想要知道,我该知道的一切,包括,我的,母亲在哪里,当初你为什么抛弃我们母子。” “哈哈哈,路衡,看来,你也就是不知道耍了些什么手段,骗到了我的毛发之类,做了个检验,还有很多事情,你根本不知道。首先,我声明一点,我从来没有抛弃过你们母子。” 路衡自然是不信的,他在孤儿院像条狗一样抢东西吃的时候,可没有一位所谓的父亲,出现在他前面三十二年的生活中,然而,紧接着,秦厉北便给了愤怒的他一记重击。 “你现在是觉得我对你并不好?呵呵,我当然知道你在成为元北集团的总裁之前,是个医生,还是个享誉盛名的医生,哈佛大学本硕连读,你以为就凭那间破孤儿院,能支付得起如此高昂的学费?路衡,你还是太年轻了些,也太急躁和感情用事了些。” 路衡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他读书的时候,那些钱,是一名好心人一对一支持他的,后来他想过要还钱,可是那位好心人连一个汇款地址都没有,他根本无从下手。 所以,那位好心人就是秦老爷子?那么,他的怒气,究竟要发在哪儿?肯给钱,却不肯承认他的身份?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那么我告诉你,为什么我带回家的是厉北,而不是你。” 秦老爷子冷冷一笑:“如果换成厉北知道了这些资料信息,那么他绝对不会是现在,来找我,摊牌。至少,他会沉淀下来,像狮子捕猎的时候,等上十天半个月,等猎物的致命一击,然后成功将其拿下。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世勋,接近顶替了他身份的人,帮助他们取得秦家继承人的身份,等我老了,有一天快死的时候,一脚将傀儡踢开,亮出身份,成功拿下秦家所有的财富,成为秦家真正手握实力的掌权人。” “而你,错了。” 秦老爷子的一番言论再次激起了路衡的愤怒:“所以,我早在很久以前,便没有通过你的筛选,是吗?” 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找上门,就差没有指拿着枪指着他,饶是见惯了风雨的秦老爷子,亦有点伤感,他想着,自己或许真的是老了,若是放在一二十年前,哪里会讲这么多,还解释了一番缘由,早就让手下把人拖出去,这辈子都不会让他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然而,今天晚上,他突然想找个人聊聊,把堆积在心里的很多东西,拿出来晾一晾晒一晒,路衡是个很不错的人选,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 “说起来,世勋是我夫人的孩子,自然不可能顶包,我在你母亲的事情上面,终究是亏欠了她。而你,就当成为你母亲和你妹妹牺牲,我会加倍对你母亲好,你妹妹也会是秦家唯一的大小姐,而你,我自问良心也没有亏待过。只有一个位置,那个位置是,厉北的。” “就因为,你觉得秦厉北比我手段更狠更没有人性?” 秦老爷子走到了窗前,今晚的月亮很圆,银月盘似的,很漂亮,记忆中,有个爱笑的女孩子,还曾经说这样的月亮,像是汤圆。 “不,这是因为……” 说到这儿,秦老爷子沉默了,就在路衡以为他找不出任何借口的时候,却听秦老爷子缓缓开口,声音悲凉,沧桑。 “因为,我欠他母亲一条命。” 再说下去,只会越来越扯不清楚,而秦老爷子也没有打算就这样将自己的内心彻底破开给人观赏的打算,因而,房间里面再次安静了下来,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氛围当中。 “你的母亲,此时正在秦太太的位置上,好端端的享受着荣华富贵。” “若是你想要补偿,可以提出来,只要能给的,我尽量弥补。”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秦老爷子再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也没想做出虎毒食子的事情。 “如果说,我要整个秦家呢?” 路衡一直以来,将自己的嫉妒心克制的很好,因为他知道,作为一个孤儿,他能拥有东西,已经比别热,甚至是大多数人好很多,然而,今天晚上知道了这些时候,他不想克制了。 大家都是秦家的后代,自然都有权利来追逐秦家一代代先人留下的财富。 “呵,你斗不过,厉北。” 秦老爷子转过身来,手背在身后,月光洒在脸上,即使年老却仍旧看得出年轻时候风华,那是他一手养出来的继承人,会失败,却不会在最终局,成为输家。 就像是很不希望路衡就此好过似的,秦老爷子走过去,温柔地拍了拍路衡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还有,南南是你的亲妹妹,兄妹之情可以,却记得得牢守界限。” 订婚宴,婚礼,他也是从年轻的小伙子过来的,比他们多吃了半辈子的盐,有些东西,一眼就能看穿。 路衡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自以为隐藏的很好,除了那次在医院天台上,喝了酒有些放纵自己之外,很多时候,他都牢牢守住了作为简南好朋友的距离。 谁知道,还是,自欺欺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