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我很好,不用担心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零三章:我很好,不用担心

隔天一大早,简南按照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为团团准备早餐,然而那一从卧室出来,便听见了团团在楼下嘻嘻哈哈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 简南放轻了脚步声,悄悄租走到拐角处,猫着腰探着脑袋往一楼大厅瞄过去。 “麻麻~早上好~你看谁回来啦~” 自家二傻子儿砸被白月笙抱在怀里,手里拿着个变形金刚在玩儿,见她出现来,才把目光从心爱的玩具上面移到了他老母亲身上,打了个招呼。 “南南,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在厨房的餐桌上,中餐西餐都有,你想吃哪一种都可以。” 早上,太阳懒洋洋地挂在树梢,晨曦清澈,窗幔拉开来之后,整个屋子里面亮堂堂的,莫名令人觉得心胸开阔。 但是,白月笙的笑容太过刺眼,简南有些承受不来,明明昨天晚上还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拽着她的手非要往医院拖。 今天又跑来这里,大献殷勤,哼,非奸即盗! 简南正欲开口将人请出去,却听见她的乖儿子,仰着头,笑得两个小虎牙都露出来了,奶声奶气地问:“爸爸,这里要怎么转啊?团团不会你能教教我吗?” “当然可以。” 白月笙从团团的身后伸出手来,半搂半抱地将人圈在怀里,免得小家伙掉了下去。 “这边有个小摁钮,看见了没有,来,你摁一下试试看。” “哇唔,真的可以耶,爸爸好厉害喏,比大卫的爹地还要厉害!” 大卫的爹地,不是,现在的小朋友们,都是这样比来比去的? “团团,妈妈,还站在那里呢,咱们刚才吃了好多好吃的,喊妈妈下来吃早餐,好么?” “好的啊,爸爸~” 团团软软糯糯地扭头看向简南,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欢欢喜喜道:“麻麻,来次饭吧~” “我不吃……” “麻麻~” 被拒绝了的团团像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好吧,她并不想在团团和别人吵架,再说,白月笙不是别人,虽然不知道白月笙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才哄骗到团团唤他爸爸的,但,被团团视为爸爸的人,要吵架,也只能找个她儿子看不见的地方吵。 “好,团团,你先自己玩会儿,我和……咳咳,我和这位白少有点事情聊聊,白少,请把,咱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好好商讨商讨呢。” 白月笙依旧笑得如沐春风:“团团,自己玩会儿,爸爸和你妈妈聊聊天,等会儿,咱们收拾一下,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和碰碰车。” “~哇塞~好耶~” …… 简南进屋,白月笙紧随其后,正要关门时,简南突然道:“门不用锁。” “你怕我?” “呵,我记得,这句话你很久以前也问过我一次,那时候心底是希望你不要做些让我害怕的事情,不过,貌似老天爷的电话线没通,我的愿望,至今为止,一个都没有实现。” 简南的反唇相讥,落在白月笙眼里,成了张牙舞爪的小猫咪,有点凶,但是凶得很可爱,他的小丫头,本来就是骄傲的,有着尖锐的爪子和不逊于任何的能力。 从前一昧求别人的圆满,到头来委屈着自己,过成那般颠沛流离的模样,现在好不容易地娶回家了,总得把他的小丫头给宠回来才是。 “以后,我会改的,你不希望我做的事情,我绝对不碰。” 在得知了白月笙隐藏于温柔善良之下的另一面,残忍血腥,之后,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白月笙会对她做出这样郑重的承诺。 简南盯着白月笙衬衫领口处的第二颗扣子,祖母绿制成,上面还有刻有‘白’这个字。 简南假装自己并不在乎刚才白月笙说的话,假装漫不经心地反问:“你,会把,我的白大哥,还回来吗?” “会,只要你还要白大哥,我绝对会把他完好无损地还给你。” 眼泪在无声之间滑落,白月笙前进一步,捧起了简南的脸,默默地帮她擦拭眼泪,神情专注又深情,掌纹间熟悉的温度,还有鼻尖萦绕的檀木香。 是了,是还在简家的时候,白月笙最喜欢用的香水味道,她每次闻到这个味道,即使是在睡梦中,都能知道,哥哥回来了,自己不用怕。 …… 吃完早饭,团团便嚷嚷着要去游乐园玩儿了,简南本来早就答应了今天和塔莉还有罗莉一起准备烟火晚会的饼干和蛋糕,可是团团和白月笙一起去的话,只有两个人,她依旧是不放心的,虽然白月笙说会努力让她不再害怕,可是…… 她没有忘记,在津市的时候,那个大雨滂沱雷电交加的夜晚,秦厉北一动不动地躺在推床上,白色的床单几乎被鲜血染红,而那之后,还有三张白色的病危通知单,最后,是虽然醒过来,但智商退化到五岁幼龄儿童,记忆全失。 团团,毕竟不是他的亲生儿子,简南不得不,多想一层,多座一层防范。 “我们明天去,今天先和塔莉阿姨了,罗莉阿姨一起做小饼干,分享给周围的邻居们,还有那天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好不好啊?” 团团有些伤心,游乐园耶,多好啊,他还没有和爸爸麻麻一起去过游乐园呢,大卫去过了,他说和爸爸妈妈一起玩儿旋转木马,还有海盗船,可好玩可刺激啦! “……麻麻……” 团团小脸都快皱成一张抹布了,简南伸手使劲儿揉揉小家伙的脸,笑眯眯地哄道:“你看,麻麻很早很早以前就答应了塔莉阿姨和罗莉阿姨,然后去游乐园,是今天才答应的呀,总得有个先来后到的嘛,是不是喽?团团这么乖这么聪明的孩子,应该是能理解的,对不对啊?还有哦……” 简南继续抛出诱饵:“大卫会去哦,小玫瑰妹妹也会去哦,想不想和小玫瑰妹妹一起制作好吃的小饼干呐,儿砸,机会难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哦!” “唔……” 团团想得很认真,貌似在游乐园和小玫瑰妹妹之间,做决定,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小脸绷着,不一会儿,鼻尖以肉眼可看的速度,迅速的红了。 “麻麻,我想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简南很不给面子地笑哭了,这小家伙,什么时候学会如此搞笑的说话了。 白月笙搂过简南的肩膀,动作自然而然,仿佛已经练习了无数遍。 “你别再笑了,是亲妈么?你再笑下去,咱家团团会真的哭给你看看的,是不是啊?” 团团得到了爸爸的支持,十分自信地,郑重其事地点头。 “是的!” “哈哈哈,白月笙,你够了,我儿子等会儿被你带成谐星可怎么办!他可是以后要成为霸道总裁的男人!” “霸道总裁是不错,但谁说就不会有可爱的小姑娘,喜欢咱们家灵魂有趣又幽默的傻小子,团团呢?比如,那位小玫瑰小姐……” 白月笙明白简南的顾虑,他告诉自己,慢慢来,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着急,唯独简南不行,她的性子像水,很软,也很硬,随时随地,都可能变化。 白月笙为简南找台阶下:“团团喜欢小玫瑰妹妹是么?” “喜欢喜欢!小玫瑰妹妹是团团见过的,最漂亮的妹妹!” 简南扶额,无奈了,这小家伙,这个问题倒是一点儿都没有犹豫了,这么小年纪,就知道喜欢美女,到底是谁的原因啊! “那么,,既然是最漂亮的,那一定是要有优先权的,咱们去做小饼干,明天去游乐园,这次一定去,不管刮风还是下雨,打雷还是闪电,风雨无阻,勇往之前!” “好耶!爸爸最好了!” 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简南:“……” 其实这样的日子,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如果,抹掉她记忆中那些不堪的往事,或许真能得到幸福呢? 简南这么想着,手机叮的一声,提示有短信息发送过来。 她随手拿过手机,凭借着手感直接摁了接收,余光一挑,本是随意和慵懒的早晨,突然又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小姐,先生天天受伤,我实在是管不住了。] 随着短信一起过来的,还有好几张的照片,还真的是受伤了,看起来还挺严重,流那么多血? 简南有些生气,她要走之前,明明已经叮嘱了那个混蛋,要好好听苏妈的话,不要捣乱,不要让自己受伤,怎么就是不愿意好好的,好好的生活呢。 白月笙见简南不说话,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靠过来关切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说着,宽厚的手掌覆上了简南的额头,过了会儿后,又去摸自己的额头,疑惑道:“没有发烧,难道是今天早上的早餐?你今天吃了哪几样?” 白月笙紧张的神情,全部落进了简南的眼里,手上不自觉地摁了休眠纽,手机屏幕,一下子就黑了,将照片和信息一同关上。 团团也从白月笙的怀里挣脱出来,往简南身上扑过来,着急地问:“麻麻,麻麻,你是生病了吗?还是生团团的气了?” “没有,麻麻没生气。”简南揉揉小家伙的脑袋,看向面前神情严峻的男人,挤出笑容来,道:“我很好,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