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欲戴王冠(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零四章:欲戴王冠(一)

罗莉的家是小镇上厨房最宽敞最漂亮的,简南他们就是约定在这里一起制作小饼干。 罗莉一大早就去市场买了许多材料,塔莉也带着自己的葡萄和其他水果干过来,简南拖家带口按时到达的时候,被塔莉和罗莉笑眯眯地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白夫人,这位是?” 塔莉昨天是知道简南的丈夫会从国内飞过来陪着她度过这个浪漫的烟火节,但至于这位神秘的丈夫长什么样子,她还没仔细见过,今天一看到,心里头还有点小鹿乱撞。 真是帅气英俊,如同传说中的天神般该高贵优雅的男人。 “这是,我……” 我的丈夫,这句话,简南就含在喉咙口,几欲脱口而出,然而还是不行,还是差了点什么劲儿,她说不出来。 紧张时,手却被白月笙牵住了,她身旁的男人,温柔缱绻地望着她,眉眼含笑:“我家南南比较害羞,我来为各位美丽的女士,做个自我介绍。” “我姓白,白月笙,你们喊我月笙就可以。我是南南的丈夫,也是团团的爸爸。” “哇唔!白夫人!你好厉害啊!能够撩到这么英俊的老公,真的好羡慕你啊!” 塔莉爽快人,惊喜是掩藏不住的,一个劲儿地夸白月笙,被夸的本人白月笙没有什么动静,倒是简南,先不好意思起来了。 “行啦,再喜欢也不是你的,来吧,白夫人,和我一起做材料的准备吧。”罗莉打断了塔莉的花痴行为,看向白月笙和简南,不好意思地点头示意。 “没事。来,团团和大卫过来,来帮忙啦!” 简南招呼着小孩子一起动手参与,这是很好的家庭活动,孩子们的动手能力培养了不说,还能教会他们怎么和小朋友更友好的相处。 “好嘞!” 罗莉分配了各自的任务,白月笙站在一边,第一次有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南南,我……” “你,等会儿帮我打鸡蛋就好啦,体力活儿,全是你的了,别跟我客气!哈哈!” 简南笑了起来,塔莉和罗莉也跟着笑,白月笙突然冒出来了坏念头,伸手将简南的头发揉乱,也跟着笑了起来:“遵命,我的女王大人!” …… 烘烤小饼干,是一件特别费时费力的事情,四个大人,加五个小孩子,折腾了大半天,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直到了傍晚的时候,才堪堪将过几天需要用到的饼干和蛋糕,全部按照之前预定好的数量,按照四个一盒的标准,再根据口味,分门别类的整齐码好。 “今天辛苦你们啦,来,这是为了感谢你们的帮忙,特地留出来的,里头有团团爱吃的芒果味道,还有白夫人喜欢的小松果,我不知道白先生喜欢什么,便自作主张选了草莓和香草,你们带回去尝尝看,希望会喜欢!” 罗莉夫人的手艺,就像塔莉说的,天下一绝,简南自然是喜欢的,高高兴兴地接过来,交给团团提着,简南又和罗莉商量了下,烟火节那天,在哪里摆摊子,还有制作写横幅什么的,或者还可以当场再准备需材料,烤给客人吃,这样还能是宣传效果呢。 罗莉:“我就知道,白夫人做生意肯定是很厉害,是白先生教的么?” 简南笑了笑,岔开话题:“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啦,再见!” …… 和罗莉夫人告别,两大一小,还有一大盒的劳动所得饼干,在小镇崎岖不平的石板路上,慢悠悠地走着额,晚风吹来,莫名的惬意。 “你前一段时间,都是这样过的?” “监视我的那些人,没告诉你,我每天起床吃什么,吃完饭做什么,午饭吃的什么,下午茶是跟男的还是女的,晚饭有时不是出去外面烛光晚餐了么?” 简南语气平淡,一字一句,却有千斤重,砸在白月笙心口上。 ‘一失足成千古恨’,古人诚不饿欺我。 “我是派他们来保护你的,外面不比国内,时局更加动荡,时不时地还有恐怖袭击,就连入室抢劫,都跟家常便饭一样,我怕你吃亏。” 现在来纠结那些人倒是是白月笙派来做什么的,根本没意思,简南也就是一口气出不来。,憋在心里难受,非得恶狠狠地刺他几句,这才舒服点儿了。 “随便,反正就算你没派人来盯着我,没有你的命令,我也跑不掉。” 简南停下脚步,转身欲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结果在看到全身上下被团团蹭的都是白面粉的男人,抿着唇,忍不住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太像了,再来个白胡子,完全就是圣诞老人的样子,想想今天一阵天,白月笙被指使来指使去的,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还要忍受兴趣盎然的几个小朋友们,堪称十万个为什么的问题,也是辛苦他了。 “白月笙,今天谢谢你了!谢谢你!” 白月笙预一手牵着团团,站在原地等简南笑完,嘴角全是宠溺的笑容,团团拉拉他的手,做了个鬼脸:“麻麻像个小孩子!” 他点了下团团的鼻子,暗暗叹了口气:“你麻麻,本来就是小孩子。” 在他心里,永远是当初那个做恶梦了会哭着跑去找他,把他的房门拍得震天响的熊孩子,也是那个考试成绩不好了,会偷偷藏起来,不愿意给他看一样的小学生,还是那个第一次收到情书,紧张得直接揍了人家一拳,害得最后他被教导主任在办公室训了很久的少女。 简南笑够了,伸手要去抱团团,白月笙将手伸过来,看似没有什么力气,却很是强硬的地牵住了她的手。 “走吧,我牵着团团,你牵着我,女王大人,咱们回家吧?” 今天晚上天空黑漆漆的,没有月亮,连星星都不见了。 然而白月笙的一双眸子,亮晶晶的,一闪一闪,像是无数的繁星,偷偷地调皮地跑到了那里面,耀眼崔擦,还很温柔呢。 “好吧,回家吧。” …… 此时的国内,城南别墅,苏妈盯着咕咕咕冒热气的炖罐,两眼无声,灵魂放空,就连刀疤在身后喊了她好几声了,都没有听见。 “苏妈,小姐回话了没有啊?” 被肩膀上的一掌拍得吓了一大跳的苏妈,瞪了刀疤一眼:“你就不能让我安生一会儿?” “我喊你好几遍了,你都没有反应。苏妈,我是想问你,那天你发给小姐的那些照片,小姐有没有回你啊?她说什么了?是不是要回来了?” 苏妈长长地叹了口气:“短信上面显示的,小姐已经接受查看了,可是,小姐一个字母都没有给我回。刀疤,我老了,弄不懂年轻的想法,你帮我想想,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啊?” 刀疤不假思索:“我一个大老粗,我咋会知道小姐的玲珑心思啊!!” “你想想,就猜猜看,小姐是不是真的打算就这么放弃先生了?” 刀疤急了:“要不,咱们找找,说不定能知道小姐去哪儿了呢,上次苏妈你不是说小姐出国了吗?咱们拜托路总,查查航班记录,还是其他的渠道,将小姐找回来?” “不行不行!”苏妈摆摆手,那位路总的心思,也不简单,她是老了,可还没有老眼昏花,请路总帮忙找小姐的下落,那就是引狼入室,是要出大事的! “对了,你不是在后山吗?下来做什么?山里出事儿了?” 刀疤笑了笑,把手里的鸭舌帽戴上, “你去哪儿?” 刀疤挥挥手,喊道:“路总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元北集团找他一趟。” “哦,早去早回啊!” “知道了!” 刀疤上了车,启动发动机,车子离弦一般冲了出去,他的心里不停地在犯嘀咕,路总和他并不熟悉,突然将他喊过去,能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当初的那件事?” …… 秦家老宅,柳璃从佣人手中接过秦逸,拿着蜂蜜水喂他喝了点儿,佣人站在一边,小心翼翼地汇报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时不时还偷偷看了下柳璃的脸色。 “你说,老爷那天很晚才从公司回来?” “是的,老爷那天回来的时候,用的车里的司机,是专门负责公司到老宅这里的那一个,我还特地去招他确认过。” “知道为什么那么晚回来么?” “据司机说,老爷约了一位年轻男人在商业园那边见面,年轻男人的名字好像是叫做,什么衡的。” “路衡?” “是的!是叫做这个名字。司机说,老爷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色很差,还在车上要了杯热水,吃了点药,似乎,和路衡的见面过程,很不愉快。” “行了,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不要再告诉其他人,那个司机处理好了么?” “好了,他绝对会守住自己的嘴巴的,如果他守不住的话,我自然有办法,让他永远守住,而且,太太,我还发现了一件事。” “说。” 逸儿在柳璃怀里动来动去的,似乎睡得很是不安稳,柳璃起身走向床边,示意佣人不用管她,继续说下去。 “三少夫人,最近经常,出去。” “去哪儿?见什么人?” “去寺庙,就咱们北城最灵验的那座寺庙,在山上,一去就是一天,也不知道在那里做什么,我害怕惊着了三少夫人,影响了小孙少爷的奶水,便没有去打搅。” “呵,我秦家会缺一点小孩子吃的奶水?那些奶妈是放着摆设的么?你去打搅打搅,我倒要看看,她王瑶,什么时候学会吃斋礼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