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欲戴王冠(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零五章:欲戴王冠(二)

万众期盼中,烟火如约而至,白月笙来的时候说要陪着她们母子俩过节,简南本没抱多大信心,谁知白月笙还真的就没有回国,就在房子里住下了。 简南笑称他这是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结果被白月笙反调戏了一顿,把她给气的,握着拳头,假装自己很生气。 “退休老人?那么,南南的意思是,准备和我一起白头到老了么?我觉得可以,老了以后,咱们干脆定居在这里,风景美,人也淳朴,非常适合你每天懒洋洋晒太阳。” 白月笙伸手,招呼简南过去,她才不要听他的,转身走掉,结果刚回身,一个小人儿便迈着风火轮似的,急急忙忙地冲过来,一把栽进她的怀里。 “麻麻!我今天可以穿和大卫一样的裙子吗?!” 罗莉的外婆传给了她好几套小孩子的传统服饰,今天团团和大卫是颜值担当,罗莉一大早送来了装着衣服的盒子,简南顺手便放到了团团的房间,小家伙还真是眼睛亮,一起床便看见了。 “当然可以!” 简南顺手将团团抱了起来,手瞬间酸了,脚下都跟着颤了颤,差点站不稳。 一整个冬天,团团跟小猪似的窝在家里面,吃吃喝喝,啥事没干,小家伙更胖了点儿,圆乎乎的,似乎有向圆球继续发展的趋势,她觉得自己再过不了多久,都抱不动这小家伙了。 “乖团团,咱们明天,早起跑步吧,好不好啊?” “不要不要!”团团在她怀里胡乱扑腾着白白嫩嫩藕节似的小手,嘟着嘴,不高兴地扭来扭去:“不要不要!团团不喜欢跑步!” “你再吃下去,就不是团团了!” “啊,那团团会变成什么喏?会变成超人么?” “变成圆圆的胖小猪!” “不要,圆圆是妹妹的名字!” 简南突然想到白月笙,还有那天深夜里,在满天烟花下,他笃定的话,脸上有点烧。 …… 白月笙注视着母子俩人上楼换衣服,这才将平板重新打开,将视频对话重新链接上,右上角,很快出现了一个人,样貌俊朗,但眼神中的阴狠,还是令人不寒而栗。 “白少好手段,这才多久,便有妻有子,妻贤子孝,若不是去年,亲眼见过你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争斗,我都要相信,这是一个可以称为模范夫妻的典范了。” “说完了?我很忙,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先挂了。” 白月笙难得好心情,若是因为一个外人,把等会儿要做的事情搞砸,他杀人的心都有。 “好,说正经事,我昨天得知,在你们举行婚礼,你送走简南的第二天,我爸,去见了万秦的首席律师,一聊便聊到了深夜,后来,这位律师便出国交流学习,呵,两年没有挪过窝的金大状,竟然出国了,这其中不免让我多想。” “我想你打这通电话,并不是为了来跟吐口水的吧,秦二少,若是你信得过我,大可以直接说,你后来调查的结果。” 秦世勋眯着眼睛笑了,感叹:“白少名不虚传,那我也就直说了,我爸改动了遗嘱,虽然他现在身体硬朗着,若是愿意给我再添几个弟弟妹妹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为什么早不改晚不改,偏偏在简南嫁出去之后,改掉。白少难道没有想法?” 秦老爷子和他父亲,年轻时候结怨,虽然因为什么而结下梁子,他们这些晚辈并不清楚,不过,随着大半个世纪过去,怨怼越积越多,即使成了儿女亲家,都不会化解。 白月笙不相信两位老爷子在场面上说的话,更何况,他自己也对秦家的产业多有觊觎,若是秦老爷子防了他一手,那么,遗嘱的内容,倒是有兴趣可以看看。 秦世勋善于察言观色,此时见这位名义上是自己妹夫的男人,神色一瞬间变化万千,笑了,看来,他今天这通电话,说的这番话,不是浪费口舌。 “万秦有现在的规模,全是秦老爷子的功劳,如何处置,莫说我了,便是秦二少你,也没有多提意见的资格。” 白月笙的心思收敛,既然秦世勋找上他,那么一定是要他出手帮忙,有些话,他不能说,或者说,一定得等秦世勋,自己先提出来。 话落,白月笙往沙发后一靠,简南亲自挑选的背垫柔软又舒适,靠上去十分舒服,他双手交叠于胸前,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无所谓态度,漠然等着秦世勋的回答。 “既然,白少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打扰白少成为一个好丈夫和一个优秀的良心企业家,今天这通电话,就当做我没打过,白少觉得如何?” 秦世勋不信,白月笙对万秦没有想法,白氏虽说家大业大,但和万秦相比较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截,他爸当初从黑转白的时候,早了白老爷子好几年,但也恰恰是这几年,挑战和机遇,便不可相提并论。 “……” 简南和团团换完衣服,很快就会下来,他现在好不容易从简南脸上见到时常会对着他的笑容,这时候外生枝,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秦家内部的事情,我并不在乎。实话说,若南南那丫头不是秦家人,是张家,王家,李家,谁家的女儿都好,我照娶不误。秦二少既然不安心,那就亲自下手调查看看,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回国,国内的事情,希望暂时不要打扰到我的私人生活。” 白月笙说得没错,现在秦家内部的继承人争斗在秦厉北受重创成了五岁痴傻孩童之后,局面渐渐趋于明朗,毕竟一个是背后有沈氏药业撑腰的大房次子,而二房那边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孩,那些股东不是傻的,自然知道如何选择最能够大限度保证他们的利益。 但遗嘱改动之后,秦世勋不安心了,他总觉得,在那个时间段,秦老爷子做出这样一个突兀的动作,定是别有意思,他必须弄清楚遗嘱的内容是什么,才能安然。 但,秦世勋还是希望能将白月笙拉进自己的阵营,毕竟,柳璃那个女人,手段高明。 秦世勋正想着,随口问道:“私人生活?” “是,老婆有了,儿子有了,总还觉得少个乖巧伶俐的女儿,正准备努力呢。” “……” 妈的,说得好像谁没有儿子似的,秦世勋被白月笙秀恩爱的行为,怼得嘴角直抽抽,愤然挂电话,平板屏幕一下子就黑了。 白月笙无语地笑了,有种自己在欺负小孩子的错觉,没等他细想,团团便欢天喜地颠颠地,从楼上跑下来了。 简南在他身后跟着下来,手里还提着一套成年男子身材大小的传统服饰,边不好意思地一直在挠头,边叮嘱团团小心些,别摔了。 “爸爸!咱们一起穿小裙子吧,麻麻说好好的看的喏!大卫和他爹地也要穿呢!” 团团着急地抓住白月笙的小手指,用力拽着他往简南那边去,简南将柔柔散落脸颊旁的墨发,往后捋了捋,嗫嚅道:“罗莉准备了一大一小两套一模一样的衣服,我在想,你愿不愿穿,那个,罗莉在装衣服的盒子里面说,这是烟火节的特色,大家都这么穿。” 其实,罗莉给的小纸条上面,还有些话,简南没有说出来,烟火节上,母女的款式一样的,父子的款式则也是相同的,但,简南还没有准备好,真的让团团,认下白月笙为父亲。 然而,事实尽管并非如此,可若是按照事实来,那么毁掉的不仅仅是那个人,还有团团,他还这么小,什么都不懂,她花了心思,祈愿能够给小家伙一个欢乐无忧的人生,绝对不能成为,摧毁掉小家伙幸福的刽子手。 白月笙以为简南只是还在纠结他和团团的关系,什么话也没多说,善解人意地伸手接过衣服,便上楼去换了。 指尖划过手掌心,温和又略带粗糙的手纹,带来战栗的触感,简南一时间有些失神,低头无奈地笑了笑,道:“团团,咱们先去外面等罗莉阿姨,好么?” 有得玩儿,还有小伙伴们陪着,还有最最可爱的小玫瑰,团团忙不迭地点头,蹦蹦跳跳着冲出门了,临走前还不忘带上准备给小玫瑰妹妹的小苹果。 她扭头,盯着楼梯拐角处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抬步去找团团。 走到门口的时候,沙发上突然传来震动,嗡嗡嗡响了起来,简南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落在沙发上,便走过去准备拿着一起出门。 近了些,待她看清了发出声音的并非是手机,而是平板手,简南犹豫了,平板是白月笙带过来的,若是小事情还好,然而如果是白氏集团内部的信息,那也算是商业机密,更甚者,若和他手底下的那群神秘杀手有关…… 简南默默地想,自己到时候该如何自处? 短短时间,她想了很多,等冷静下来的时候,实际上也不过过去了十几秒钟,平板突然安静了,屏幕蓦然亮起来,给了简南一个措手不及。 她逃难似的夺门而出,脚步略显慌乱,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她跌跌撞撞脚步凌乱走出去的时候,白月笙穿戴好,正好从拐角处走出来,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