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欲戴王冠(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零五章:欲戴王冠(三)

国内,城南别墅,面积广大的院子里,草木在绒毛般的细雪覆盖下,吸收了养分的滋润、,阳光照耀下,重新焕发了生机,院子正中央的湖面也已经破冰,去年简南吩咐买来撒下去的鱼苗,都长大了,在荷叶间游来游去,好不快活。 从院门口到主楼台阶边,新年的春联,元宵的灯笼,都还没有撤下去,看着也不至于太过冷清,苏妈从屋里走出来,见刀疤跟棍子似的杵在门口,不禁上前询问。 “出去一趟,回来怎么跟霜打的茄子?咋了呦?” …… 他去见了路总,路总说他手上有简小姐现在的地址,而他要做的就是,从城南别墅带几个人,根据路总给的地址,去法国将人带回来。 路总既然知道了人在哪儿,以路总的能力不可能找不到人来做这件事,为什么会特地请他帮忙,刀疤觉得奇怪,而且这次见到的路总,给他的感觉,和眼前不太一样。 苏妈张开手在刀疤面前晃了晃,道:“愣什么呢?在外面,真出事儿了?” “你觉得,先生会希望,小姐回来吗?” 刀疤这么一问,苏妈顿时快被他气哭了,狠狠在刀疤背上拍了一巴掌:“昨天你是压根没听我说话喽,是不是?先生当然是希望小姐回来的!” “为什么?” 他记得在津市,也就是那场被黑衣人围攻的晚上,先生身中数枪之后,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他告诉小姐,离开北城,走得越远越好。 现在先生的想法,会改变么? “你老婆不见了,你会不会希望赶紧把人找回来呦?” “但是,先生和小姐也没有结婚。” 苏妈抬手又是一巴掌:“你气死我这把老骨头算了啊!这孩子怎么回事儿!算了,我给先生盯着药汤去了,你赶紧去后山,好像有点儿事。” …… 三天后,刀疤还是带了两个身手不错的保镖,登上路衡安排的飞机,他其实也想当面问问简小姐,是不是她救了他一命。 …… 周遭是喧哗热闹的庆祝人群,简南找了个台阶,直接往地上一摊,算是了事了。 她今天站了一天,腰酸背痛,等会儿还不知道能不能在把团团给拎回家。 她看向围着篝火跳舞的女人们,不禁佩服起萝莉和塔莉的精力来,罗莉和塔莉比她还要累,不仅仅是站着分发饼干,还有帮忙抗一些晚上自助餐的食材,桌椅,甚至是碗筷过来,两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力气大的惊人。 一双书端着杯牛奶递了过来,奶香浓郁,还是冒着热气的,紧接着,白月笙清亮的嗓音亦是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累了?” “嗯,有点儿,你从哪儿弄来的牛奶啊?还是热的。”简南漫不经心:“白月笙,你说,你怎么什么都能办得到,好像世界上就没有可以难倒你的东西。” “我没有那么厉害。” 至少你,十几年,我还是没能得到你的不忍心。 白月笙这辈子最不想承认的一件事,若他和秦厉北同时犯了不可饶恕的过错,简南最后不忍心责怪的人,绝对不会是他。 白月笙在简南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手撑着大腿,身体微微往前倾斜,偏头去看简南。 “我加了点蜂蜜,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往牛奶里面加蜂蜜加糖果了,尝尝看,是不是还是那个你喜欢的味道。” 说得毫不夸张,她从小就是白月笙一手拉拔长大的,对于她喜欢食物的口味,白月笙了如指掌,这样的了解程度,恐怕她的爸妈——柳璃和简承佑,都不一定有如此熟悉的程度。 简南喝了一大口,末了,还砸咂嘴,眯着眼睛,像只餍足的小猫咪,满足地舔了下嘴唇。 “好喝!” “喜欢就好,我还担心,你现在已经连曾经最爱的蜂蜜牛奶,都不要了。” 这话说的,简南竟然听出了一丝丝的委屈在里面,倒是把她自己吓得小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像个害羞的小姑娘,白月笙没忍住,伸手捏了下她的脸,嗯,有点肉了,看来把人送到这里,还是有点用处的,水土养人。 简南在白月笙突如其来的袭击下,下意识便想往后退,退得远远的,然而转念一想,这样实在是太过刻意了,便克制住自己,一动都不敢动。 白月笙没说话,简南亦是乖乖地喝着牛奶,一时间,有些难言的尴尬。 她不禁想起来今天早上在白月笙的平板上,无意中看见的信息,相信白月笙还是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这是一个选择题,还是难度系数百分百的那种,简南一时间又陷入了纠结。 “我去帮忙收拾摊子,你在这儿呆着,别乱跑,等会儿我们一起回家。” 简南抱着牛奶杯子,默默点头。 …… 白月笙刚走,罗莉就颠着两颗苹果过来了,大刀跨马地往地上一坐,递了一个给简南。 “我还担心你会饿呢,白先生真细心,我刚才看他从你们家那边过来,怀里捧着个什么,原来是牛奶,喏,如果你还饿的话,那就尝尝看这个吧,很好吃的。” 苹果还沾着水珠呢,应该是罗莉刚才洗过了,简南咬了一口大的,,松软绵密,的确好吃,这时候,几个小孩子跑过来,团团一手被大卫牵着,一手牵着小玫瑰,跑过来邀请简南一起过去跳舞。 “麻麻腿都快麻了,你自己去玩儿,注意安全,好么?” “白夫人,我会保护团团的!” 大卫拍胸脯跟简南保证,团团有样学样,也拍胸脯,结果力气大了,连咳了好几声。 “麻麻,我也会保护小玫瑰的!” “非常好,团团是男子汉了!来,喝口牛奶,暖暖小手。” “啊呜!” 团团急匆匆喝完,又迫不及待地跟着小伙伴们跑远,罗莉羡慕又感叹:“团团的眼睛真漂亮,是我见过黑色瞳仁里面,最大最亮的,好像黑宝石。” “像他爸爸。” “嗯?白先生?白先生的眼睛也很好看,不过,我觉得也不是很像,哈哈,管他呢,不管像谁,都是自家儿子嘛,白夫人你也别太郁闷啦!” 简南讪笑,摸摸鼻子,不做声。 团团今天穿的是儿童款式的衬衣,衣领袖口,乃至放着许多糖果小口袋边上,都是些漂亮的小花,跟简南住的房子外面,迎着篱笆向着太阳,迎风招展的小花,一模一样,帽子上有白色彩带坠在脑后,帽子前面装饰了丝绸蝴蝶结。 有这么一个白团子似的儿子,简南瞬间挺直了胸膛,有种与有荣焉的骄傲感。 “我家大卫很喜欢你们团团啊,长这么大,第一次见他主动和其他小朋友们分享玩具呢!” 这话听得耳熟,简南刚回国的时候,路衡貌似也这么说过,夏铮,那个小孩子,答应了他的生日礼物,都忘记给了,他是团团的第一个朋友,长大了之后,不知道还会不会见到。 简南想到团团和他的朋友们,脑子便又开始发散思维,漫天胡想,吴心意留纸条说有事离开一段时间,竟然也就再无音讯,也不知道,现在在哪儿,过得好不好。 “哎呦,美女耶,白夫人你快看!” “啊,什么?” 简南顺着罗莉手指的方向看去,胖胖的镇长老人,正领着位身着红色紧身短裙的女人,边走边参观,最后停在了篝火旁。 “罗莉,那些是什么人啊?镇长家的客人么,镇长对她很是殷勤的样子。” 罗莉也是一脸懵逼,一知半解,既然简南问了,便只将自己知道,捡些重要的说了。 “听说是美国那边来的,一家风投行的总监,来咱们这里谈小镇的旅游开发的,我去镇长家的时候见过她,就站在镇长家的二楼,靠近石海的那边,海风,缀满了小花的阳台,午后的阳光,还有漂亮的姑娘,说实话,艾小姐没化妆的时候比现在好看多了,对了,这也是我听镇长喊她艾小姐的,这个姓氏好特殊哦!” 罗莉撞了下简南的肩膀,眼里闪着八卦的光芒,道:“她会说中文哦,白先生在你们国家生意做那么大,你认不认识啊?” “姓艾的风投行?” 拜秦厉北曾经的魔鬼商业训练所赐,简南对国内的企业了如指掌,但国外的,还是美国那边,简南就毫无头绪了。 “的确很特殊,姓艾的话……” 姓艾,秦厉北送给她的一份礼物中,似乎见过,这么一个字,那时候她还问过秦厉北,是不是上一任主人留下的印记,可惜秦厉北临时有事,着急走了,没来得及为她解惑。 简南现在猛然要想起来,还是有点困难。 罗莉想起来听说的,又补充了句:“艾小姐比我们都小哦,今年才二十一岁呢!” “厉害厉害!” 两人闲聊间,远处的艾小姐似乎感应到了罗莉和简南正在谈论有关她的事情,倏忽抬起头来,看向她们这边,被美貌震慑了的罗莉和简异口同声,纷纷感叹:“哇呜,好漂亮啊~” 被两双如色狼似的绿油油的眼珠子盯着的艾小姐:“……” …… 此时,白月笙走过来,摁住简南的肩膀,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道:“都收拾好了,你也该准备一下,回家早点休息。” “好,我去叫团团。” “白先生,你认识那位艾小姐么?”罗莉好奇地问。 白月笙连头都没抬,果断道:“没听过。” 见此,简南回头,多看了那位艾小姐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