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瞎子和聋子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零七章:瞎子和聋子

时间过的相当快,特别是在你的注意力气被某件事情扯住的时候,一转眼,当你从那些纷繁复杂的事务中分神出来,大半个月都过去了。 这天早上,简南从菜市场回来,买了条鱼准备给团团和白月笙做松鼠桂鱼,在法国的城郊小镇上,要买到一条正宗的桂鱼很不容易,简南好不容易抢到了,自然是在心里喜滋滋。 像往常一样走在小镇路口到房子的石板路上,大半个月之前的烟火节上,剩下的许多烟花筒被喜欢的镇民们收回家了,现在还可以看见那些人家将烟花拿出来放。 砰的一声巨响,简南心脏猛地一颤,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而下一秒,铺天盖地的却是黑色的麻袋,继而难闻的刺鼻消毒水味道传过来,简南全身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等简南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家酒店里面,周围的环境很安静,床铺松软,甚至还能闻到刚晒过之后的阳光的味道,而屋子中间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三盘菜,一盅汤,还有一大碗白米饭。 简南疑惑,现在绑匪对待肉票的待遇,都提升到这么高的阶段了?而且,简南的怒火慢慢地升上来了,白月笙派过来的盯着她的那群人,好吧,也是保护她的那群人死哪儿去了,没看见她被绑架了么,居然没有在对方出手的那一刹那,将她救下来,废物! 越想越气,简南起身,而后发现,自己并没有被绑起来,这一次,她可以在房间里面活动,而且对方还好吃好喝的供着她,龙虾海参鲍鱼,老母鸡汤,唔…… “有人么?谁在外面,能不能出来说个话?” 简南试探性地喊,走到门边握住了门把手,试图开门出去,不过结果是失败了。 “是哪位英雄好汉,可以出来见个面么,我们相互认识一下,我想咱们之间应该是有误会的,斗胆问一句,你们会不会抓错人了?” 这是简南的猜想,而且也不是没有可能,她是被白月笙秘密送到这里来的,国内那边,估计白月笙放出去的消息也是她带着孩子出来旅游散心,而秦家人也不会有那么多闲心来关注她莫名消失,究竟是不是真的去环游世界了。 至于国外这边,知道她是谁的人,就更加少了,连罗莉和塔莉,也只是知道她是白夫人,丈夫在国内做生意,她和儿子在这边生活。 至于理由,自然是为了给团团一个很好的教育环境。 谁会来绑架一个家庭妇女,闲的吧? 简南使劲儿拍门:“有人么,来人啊!!救命啊!!” 悠长的酒店走廊上,回荡着她的呼救声,…… 另一边,在下一楼层,身材魁梧的壮汉直接一巴掌将手底下的人给扇趴下了,粗狂的汉子嗓音吼着:“我让你把人请过来,你就是这样请的?你知不知道那是谁?!” 他愤怒地手一指,指向另一边瑟瑟发抖的彪形大汉,吼道:“你!你来说!她是什么人?!被你们这群废物套麻袋抓来的,是!什么人!” 彪形大汉继瑟瑟发抖,很怕大哥那一拳头也会挥到自己的身上。 “是……”彪形大汉抖抖抖,“是,简小姐。” 一巴掌朝着脑袋糊了过去,但也没有用多大力气,他还是控制住了分寸:“你还知道啊,那是小姐诶!咱先生捧在手掌心里的小姐,你动她一下,要是让先生知道了,直接扒你一层皮!” 彪形大汉颤悠悠地举起了手,指向刚才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同伴:“是,是小二的主意,不是我的啊,大哥,你别这样,大不了,大不了我去向小姐请罪!” “去!立刻现在马上!知道负荆请罪吗?按照这个规格和标准来!” 说着,又是一脚照着屁股踹了上去,疼得彪形大汉和小二一起捂着屁股痛苦地跑走了。 而被留下的大哥,虽然说刚才骂人揍人很爽,但心里也是惴惴不安的,毕竟这些人是他带来的,要是小姐知道了,他把她给绑架了,还是迷晕的,哦,好恐怖。 …… 简南喊得累了,摸摸口袋,无奈了,她的手机被没收,现在也没办法给白月笙打电话求救,而且,她刚才从窗户看出去,所在的楼层是十三楼,这要自救的话,床单也不够长,而且万一中途断掉,她真是死得比风都要快。 咔哒,身后传来门锁打开的声音,简南立即在脑海里拉响了警报,为了降低敌人的戒备程度,表达出自己愿意友好配合的态度,简南立刻冲上了床,拿被子将自己盖得好好的。 门被推开了,一前一后两个胡子拉碴的壮汉走进来,凶神恶煞,瞪着眼珠子,像要吃人,简南瞄了一眼,这样的身形,她那些对付流氓的招式根本不管用。 看来,想要保全自己,只能靠智取了。 “大兄弟,有话好好说,派你们来的人给你们多少钱,还是你们想要多少钱,我给,我都会给的,但是你们要知道,我钱也不多,你们能不能行行好,把我放了?” “不行,大哥说了,他要见你,一定要让我们把您请过来!” 她在这里貌似没有得罪哪位大佬吧,闭关了一个冬天也才从房子里面出来而已。 半跪在地上的两个彪形大汉,咻地从腰间别着的袋子里,抽出一把尖刀,速度极快。 简南觉得自己的心脏甚至有一度停跳了,刀刃反光,明亮又冷冽,泛着寒冷的气息,直直地朝她刺来,简南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着痛苦的来临。 可是预料中的痛苦并没有来,反而是刀划破木质地板发出来的类似于嗯哼的声音,很清晰,紧接着是错落有序的两声, 咚……咚…… 简南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后牙冠都在不停地颤抖,她微微睁开眼睛,被眼前所看的,惊呆了,吓蒙了。 “你们,这是,现在绑匪get的新技能呢?” 好棒棒哦,绑匪给肉票下跪?What?还有这么放荡不羁的操作? “对不起,小姐!是我们错了!请您原谅我们!” “emmmm……” 原谅?所以,是什么使得情况如此极富戏剧化的转变,这个世界好玄幻,是不是她今天根本就没有出门买鱼,现在她的肉体还在房子里的沙发上,缩成一团,抱着团团睡得香喷喷的呢?很有可能啊! …… “你们到底是谁啊?” 简南捏捏脸,发现还是疼的…… 彪形大汉是蒙逼的,这位小姐,看起来也不像是大哥说的那样聪明又冷冰冰的,看起来很普通的啊,除了长得的确是像见过她的其他兄弟们说的那样,很漂亮。 “小姐,我们是刀疤哥派来的,事情是这样的,刀疤哥带着我们从国内来这边找您,然后给了我们地址,让我们去保护您,顺便找机会将您带过来,可是您身边已经有好几个厉害的保镖在了,我们不好随便下手,随意晃悠了好几天,才想出这个办法来的,请您原谅!” 说着,两人还郑重其事地低下了头,衣服任打任骂任杀任刮的颓废状态,看得简南都心有不忍了,但是,这个方法,不得不说,很蠢…… “你们先起来,刀疤说要来找我,那么刀疤人呢?把人喊来见我。你们也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虽然方法有点过激,但也不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这件事就算了。” 彪形大汉和小二可激动了,腾地一下站起来,便往外面冲,都急乎乎地想要去把刀疤叫进来,嘿嘿,逃过一劫! …… 一分钟后,刀疤一个壮汉,手上全是肌肉的,胸腹八块腹肌的汉子,扭扭捏捏地像个小姑娘一样在门口磨蹭了半天,才走进来。 “小姐,真是不好意思,这帮人太过分了,您受委屈了,我已经替您教训他们了!” 简南扶额:“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她记得,并没有告诉过城南别墅的任何一个人,自己现在的住址,而且还有白月笙动手掩盖着她的行踪,刀疤是怎么找到她的,有点疑问。 “是,路总告诉我的,他希望我带人过来,将您带回去。” 刀疤将他和路衡在元北集团总裁办公室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全部和盘托出,然后站在一边,安静地等待着简南之后可能会发火。 “你的意思是,路衡将我现在的地址透露给你,然后为的就只是让你带我回去,没说带我回去做什么。” 简南转念一向,觉得这么问也问不出什么,便道:“你告诉,最近北城,不对,从我离开之后开始说起,北城都发生了哪些事情。” 末了,简南还特地叮嘱道:“我不要知道那些,电视新闻,报纸上面能看得到的,我要的是别墅后山,你们手里头握着的信息。明白么?” 简南特意加重了最后三个字,刀疤郑重点头,秦先生曾经吩咐过,除了某些事情之外,关于别墅后山的情况,只要小姐想要知道,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姐您离开北城之后,我很快就被澳城那边的人给送了回来,我回到别墅的那天,正好是您婚礼的第二天,………………” 简南听得认真,而听到最后,心思却越来越沉重,她貌似,真的,是被某个人给捂住了耳朵,蒙住了眼睛,连手脚都被绑住,困在离北城十万八千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