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回去,还是留下?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零八章:回去,还是留下?

“小姐,您若是需要的话,后山那边,专门负责这一块的人,整理出来的信息大部分都还储存着,若您需要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回去,让他们发一份邮件过来,有的是有音频,还有的是录像和照片。” 简南摆手:“不用了,不需要,我相信你们。” …… 白氏联合新上任的北城市长徐建国,拿走了金茂度假村三期至五期工程的施工权,这几乎就是金茂整个项目七期项目的一半,这不仅仅会使得秦厉北之前布置下的计划和步骤全部打水漂,而金茂最后落成,都不知道能不能保证甄客当初提出来的设计理念,是否保持一致。 秦二少掌管了万秦目前最为赚钱的一个案子,秦老爷子甚至派了跟在他身边三十几年的得力助手,空降为该案子的副总,这对于秦二少来说,那就秦老爷子派出自己的亲信去扶住太子爷,为太子爷保驾护航。 还有城南的曹总,一直在找南国娱乐城的麻烦,丝毫不顾及他在里面也是有股份的,最后的年终损益,跟他的股东分红息息相关。 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这里头的一桩一件,她毫不知情,或许现在去质问白月笙,得来的回答也就是他不想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影响她的休息时间,他或许会说,这是保护她的一种方式。 可,也有故意隐瞒不让她知道,好更加方便的施行他的计划,这样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不是么? “而且,在我飞过来的时候,得到消息,秦二少和沈扬诺,不日将会举行订婚仪式。” 哦……啊? 等等,他们不是表兄妹么?她记得,大妈是沈扬诺的姑妈,这个,难道他们没人在乎? 刀疤见简南一脸惊讶,便好心地解释道:“这个,我也是听说的,沈小姐是沈夫人带进门的孩子,并不是沈董的。” 不可能,沈月芬对沈扬诺的好,完全就是比亲侄女儿还要亲,以她对沈月芬的了解,对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掏心掏肺的好,那是不可能的。 简南醉了,揉着太阳穴,一下子接受的信息太多,脑子快要爆炸开来,闷闷地想要狠狠地哭一场,严格算上来,与这些事情有最直接关系的是秦厉北,可是秦厉北现在还没有恢复,而那个混蛋竟然将所有财产转增到她名下,弄得她不想管也得管。 有种被秦厉北那个大混蛋狠狠算计了的感觉,简南咬牙,怒…… …… 刀疤支支吾吾的,欲言又止,简南见了很不得劲儿,先前不爱说话,但做事干脆利落的刀疤,哪儿去了? “你有话就说,我又不是母夜叉,会吃了不成?” 刀疤挠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是这样的,小姐,我想问了,我和李功,会被安全的放回来,是您从中周旋了是么?是您救了我们这几条烂命,是吗?” 这话,简南可是很不爱听,什么叫做烂命?没有谁的生命,是不值得活下去的,就算活得再卑微到地底下,也是爸妈给的,也总有有用的时候。 “你是我带过去的,和那些黑衣人的恩怨,也是因为我想要调查白氏,才会惹出来这么多是非,既然如此,那么我有责任,让你完好无缺地回来。” 刀疤看着粗狂,但是内心细腻,现在听简南这么一说,眼眶红红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简南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为刀疤保留了一点感慨的时间,很久以后,才继续问道:“那次被抓走的人,全部回来了吗?” 说的这儿,简南又问:“李功呢?他回津市了吧,我给他的账户里面打了一笔钱,应该够他好好生活很久了。” 王大顺的死,说到底,也算是和她有关系,一条人命,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补偿才是对的,然而,她能做的,仅仅能做的,就是给钱。 还真是挺讨厌自己的,是非不分,简南自嘲地笑了,有时候还真的想骂骂自己,你有钱了不起啊! 更何况,那些钱,还不是她的…… “李功现在,额……从澳城回来之后,李功就没有回津市了,他现在在后山接受体能训练,过些时候,应该会被抛派出去执行任务。” “什么任务?” “就一些刺探情报的任务,小姐,您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必须的。” “我明白。” 简南拉着被子使劲儿地搓了两下,然后腾地从床上跳下来,冲到桌子边,一屁股坐下,抄起筷子开始风卷残云,她实在是饿了,现在还没有怎么感觉,因为极度紧张,全身的血液都往脑子里冲去,焦急地想着对策,现在猛然知道,一切都是误会,绑了自己的人是刀疤,那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刀疤等着简南解决了半碗白米饭,桌上的菜和汤也差不多了,这才挪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那天苏妈,给你发了照片,先生过得并不好,您要不要,和我回去?” “回去?” “对,回去。” “回哪儿?北城?城南别墅?还是秦家大宅?” 简南连续丢了好几个选择项,抽了纸巾擦拭嘴角的油渍,淡然地等着刀疤给自己回复。 吃饱喝醉,她的脑细胞终于开始急速运转,郁闷,纠结,生气,委屈,这些心情统统在吃饭的过程中,被她一口口配饭配菜地吞进了胃里,现在一切情绪都慢慢地恢复了下来。 “当然是城南别墅,苏妈,我们,还有先生,都在等着您回去啊!” “你觉得,我在城南别墅,是什么身份啊?” 简南反问,神色冷了下来,连带着语气,都变得更加淡漠。 “您……”这个问题,刀疤还真的是不好回答,在先生最开始将她带回城南别墅的时候,先生也没有明说,但给她的权限,甚至是关于后山的事情,已经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除了先生之外,他们那一大票的人,听从的都会是她的命令。 这样的话,要让他怎么说? “我这么告诉你吧,刀疤,我是你家先生的亲妹妹,我们同父同母,所以,收起你的念头吧,我不会回去的。” 顿了顿,简南怕刀疤觉得自己没有完成好事情,回去不好向路衡交代,便又多了句解释和安抚:“至于路衡那边,我会亲自和他说,是我自己不想回去的,和你们,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他不会为难你。而且,他没有资格为难你,你是秦厉北的手下,不是路衡的,更加不是元北集团的,明白吗?” 此时此刻,说这些话的简南,在刀疤眼里堪比雅典娜女神,刀疤面上虽然定格在了惊讶,前一秒还在为‘小姐是先生的亲妹妹’这件事情而惊讶,但是下一秒,事实上,他的心里早就欢呼起来了。 小姐这样说话的样子,真是,实在是,太帅了!为小姐疯狂打电话!!! “走吧,把我拐过来这么久,就当善始善终,把我送回去呗。”简南偏头看了眼窗外的夜色,神情忧郁了几分:“现在天晚了,这个小镇比较偏,不好打车。” “好的好的,我亲自开车送小姐回去,但是小姐,至于回去的事情,你要不再考虑考虑。 刀疤壮着胆子,大声地说:“既然您是先生的妹妹,那么,领导城南别墅,更加理直气壮,不会有有人说您任何不是的,这点,请您放心。” “呵呵,你不懂。” 刀疤满脸问号,他的确不是很懂,难道不是吗?的确是这样的啊!先生的妹妹,多么名正言顺的身份啊!他都一直想成为先生的弟弟,哪怕是干弟弟也好啊! “算了,不聊这个了,先送我回去。” 刀疤赶紧上前开门,护送着简南到地下车库去取车。 …… 一路安静地回到小镇上,就在简南推开车门的时候,刀疤突兀地冒出了一句话,“小姐,先生既然愿意把一切都交到您手上,一定是有他自己的用意。” 简南脚步一顿,神色暗淡:“对不起。” 没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团团未来的人生,还有他一辈子的安全。 在离院子还有五百多米的时候,简南从车上下来,挥手跟刀疤告别,紧接着,毫不留恋地转身往院子的方向走。 …… 快到院墙的时候,简南远远地便看见一道颀长清瘦的身影,再走近些,便看见了站在院子外的路灯下,站得笔直,如同青松翠柏般挺拔在天地之间。 她停下脚步,犹豫着该不该继续往前走,心底,她到底是瞒不过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白月笙,怀疑是一颗种子,种下了,总有一天会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到时候,伤的就不仅仅是自己了,还有白月笙。 可,还没等她想好,白月笙便发现了她,笑着跑过来,手搭成伞状,放在她的头顶上,不满道:“还是小孩子吗?下雨了,都不知道躲一下吗?” “啊?” 简南抬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竟然飘起来蒙蒙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