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艾燊,幸会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章:艾燊,幸会

…… 这天,风和日丽,罗莉从白月笙那儿知道了简南怀孕三个月的消息,很是惊喜,得了空闲的时候,便提了些亲手制作的奶冻,来医院探望。 她进病房的时候,简南正捏着鼻子在喝药,房间里到处充斥着难闻的药味。 “你在喝什么药水?好难闻,我都要吐了。” “白月笙找的中医专门开的药方,我体虚,需要慢慢调养。” 她说一半藏一半,罗莉是自己的朋友,简南这样,自己都有点心虚。 “白夫人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好的啊,我还以为吃药这种事情,永远都不会找上你呢!” 罗莉一直觉得中药神奇,一些药材和蛇虫鼠蚁的都能拿来做菜,现在听见简南手里捧着的就是,很激动,连连请求简南给她看一眼。 “没了,你进来的前一秒,我刚喝完最后一滴,这样,明天我让白月笙拿一包没有煮过的药材给你,你可以尽情的研究。” 罗莉道谢,而后拉了椅子做到床边来,顺手拿起水果刀,边削苹果边跟简南闲聊起来。 “昨天有人上你们家找人,我正好遇见,你们都不在,我就给留下了联系方式,你看看,就是这位先生,说是要找一个叫做简南的女人,我想住在那栋房子的也就是白夫人你比较符合了吧。” 说着,罗莉递过来一张小纸条,简南接过,纸条上面写了名字和联系方式,她摩挲着纸条上面的字迹,有点眼熟,而且,这个人的身份应该非富即贵,因为这张纸条的材质,还有水墨里的金粉,甚至是…… 等等,简南反过来背面,将纸条对着天花板上的日炽灯,渐渐的,背面浮现出一个字。 罗莉先惊呼出声,赞叹道:“好厉害的技术啊,居然在灯光下,才可以看见字!白夫人,你是怎么想到的呢?” 因为她之前见过,在秦厉北的手上也有这么一张纸。 在被秦厉北关在城南别墅的那段日子里,有次,她闲得无聊,去秦厉北的书房拿书来看,结果那张纸就从一本牛津词典上掉出来了,后来秦厉北开玩笑地说要给她变魔术,还真的就凭空在上面变出了无数,她的名字。 “就是凑巧的吧,我就是好奇,然后试试看。” “哦哦。” 罗莉不免有些失望,但很快便被纸条背面的字还给吸引了注意力,她前天还和白夫人在广场啥上面聊到过这个姓氏呢。 “你说,会不会是艾小姐在找你啊?” 看来,不光是她这么想的,就连罗莉都能一下子联想到那位美到不似真人的艾小姐,那么真的说不定,可是她和艾小姐非亲非故,艾小姐找她做什么?甚至还能找到小镇上来? 简南疑惑了,第六感告诉她,这位艾小姐来者不善,并且肯定带着些秘密,只是,她的麻烦足够多了,暂时没有兴趣和能力去探究。 “你要不要打电话过去看看?那位男士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万一真的有要紧事呢?” “万一是诈骗电话呢?我先再想想吧。” 罗莉耸肩,既然如此的话,她也不好再说,于是话题一转,便落到了孩子上面来。 “好羡慕你们啊,即将又迎来一个宝宝,如果是漂亮又可爱的小姑娘,那就更好啦,团团这么好看,你还记得么,大卫第一次见到团团的时候,还直追在团团后面喊妹妹呢,可蠢了!”罗莉捧着脸,盯着简南的肚子:“这要真的是个妹妹,和团团一样,哇呜,给我们大卫当老婆好不好啊?” “噗嗤!!!” 简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晕过去,她都不想要这个孩子了,罗莉还想着为大卫讨媳妇儿呢,然而,白月笙,罗莉,甚至是根本和她没什么关系的护士和医生,都对这个孩子的到来,表现出了十足的期待,现在想想,不喜欢这个孩子的,好像,只有她这个母亲。 “好不好?我们大卫虽然调皮捣蛋不乖,但我们还是好孩子啊,我相信,大卫以后会长成很好的男子汉,白夫人,要不要来个长线投资啦?” 被萝莉闪着星星的碧蓝大眼睛盯着,简南都快怀疑自己肚子上是不是揣了枚恐龙蛋,才让个罗莉这么如饥似渴的,怪吓人的。 “哈哈,以后再说,万一,是个男孩子呢。” “那也行啊,大卫如果喜欢,我又不介意。” “噗嗤!!咳咳咳!!咳!呵呵,你说的对,都对,……” 罗莉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也不好拒绝,正在烦恼之际,医生进来查房,恰好给了简南遁逃的机会。 马克医生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这位美丽的东方夫人,露出对于他的带来,很是期待的表情,倒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今天的感觉怎么样?” “什么时候安排,额,手术。” “很快,我会在最短时间之内帮您解决,您不用担心。” 马克医生受白月笙之托照顾简南直到她平安将孩子生下来,但白月笙没料到,简南会不择手段,威胁了这位马克医生帮忙,安排流产手术。 医生会说中文,罗莉不会,这让简南在问起一些问题的时候,也更加方便一些。 “好的,谢谢您了,请您放心,马克医生,我向您保证,这件事情绝对是个意外,我守口如瓶,而您在白先生眼中,会成为妙手回春,救我一命的好人,他会有一辈子感激您的,到时候您不管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说到底,简南的这个计划能够程成功,还多亏了白月笙的势力,和白月笙对她不计一切的好,既然她是白月笙的软肋,那么拿来利用一下,也是可以的。 …… 任务失败的刀疤准备回国,带着小一和小二,在酒店里面收拾行囊,正在脑海里面构思回去之后如何跟路总说一下这边的情况,有些细节和内容是不可以透露的,但既然来了,总得给出点什么,至于小姐在这边的生活,他还是准备遵从本心,不说。 叮咚……叮咚…… “谁呀?” 刀疤指挥小二去开门,命令小一继续收拾,然后转身去卧室给小姐大哥告别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简南声音疲惫:“谁?” “小姐,是我,我们今天回去了,我还是想说一声,谢谢您,救了我们的命,以后您有事就说话,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刀疤,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路上小心。” 刀疤觉得自己最近变得很是感性了,“小姐,希望您能够,幸福。” 没等到回话,便迅速地将电话挂掉,刀疤怅然若失,死别看得多了,竟然会不舍生离? 他还以为这次能说服小姐回国,苏妈看见了应该也会高兴的,但是小姐就是小姐,说不走就不走,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又不能恩将仇报,自然是不能动用武力,像路总说的那样,不计代价,不择手段。 将电话卡退出来,剪断丢进马桶里,做完这些,小二过来敲门,磕磕巴巴地说,有人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指名道姓要见他。 “谁?” “大哥,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刀疤到客厅一看,还真的是有这么个人,一身目测价值不菲的中国风刺绣西服套装,长腿随意搭开,转着左手腕上的骨戒,头上戴着银制面具,精细雕刻手工下的曼陀罗花栩栩如生,仿佛还会随着风摆动,这个男人身上,一切都是说不出来的慵懒华贵,气势逼人。 “您是?” “艾燊,幸会。” “不好意思,我一个大老粗,不太认识您们这些贵人,艾先生竟然会知道我,还真的是觉得奇怪,我们就要走了,不知道您找我们什么事情?” 刀疤声音本来就带着东北汉子的粗狂,现在故意为了吓唬这位陌生人,还刻意压低了声音,一时间听起来很是吓人,要是胆子小点儿的,一定会吓哭。 “一个国内的朋友介绍的,我手上有件事情需要想刀疤你这样的人才来帮忙,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其实刀疤他们的生活,也像一般朝九晚五的白领一样,很多任务都是后山那边负责对外接洽的人跟客户商量好了价格,并且拟定好了任务难度之后,发布出来,他们再去接。 现在这位艾燊先生突然跨过后山那些人,直接来找他,令他很不习惯,这一行里面,接外活是非常忌讳的,因而他想也没多想,就拒绝了。 “不好意思,我们有点急事要回国,恐怕这个忙,是帮不上了。” “如果我说,我认识秦厉北,并且,手上有另一块令牌呢?” “什么意思?” “就是你以为的那个意思,好吧,废话我也不说了,这间套房你可以继续住下来,直到我要你们帮忙的事情解决之后,你们才能走,至于对你们的上级要找个什么理由,那是你们的事情。” 小一呸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一定得听你的?” 艾燊示意刀疤开口,刀疤脸色铁青,却无可奈何。 “听他的,我们留下来,小二你去打电话,就说上一趟任务有了转机,我们留下来,找机会翻盘。” 面具后的男人笑了,冷冽的笑容,冷冽如雪峰之巅的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