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我是受人之托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一章:我是受人之托

云初雨霁,午后的一场雷阵雨带走闷热,将春风和煦带来,阳关又从层层叠叠的云层后透了下来,洒在地上,将三人的影子,在地上拉得老长。 左右是两个大人,牵着中间的小家伙,小家伙拽着大人的手荡秋千,玩的不亦乐乎。 路人经过身边时,纷纷侧目,男人十足的高大帅气,女人恬静文雅,小家伙也是圆滚滚的,粉雕玉琢似的,可爱的紧。 “爸爸,妹妹什么时候能出来和我们一起玩儿啊?” “大概,还有七个月。” “哦,那我就能像玫瑰哥哥保护小玫瑰一样,保护妹妹啦!妹妹的名字叫什么呢,我叫团团,妹妹要叫做森莫? 男人哈哈笑了起来,偏头看向一旁的女人,满眼宠溺:“问你麻麻,这件事情你麻麻做主,爸爸没有意见。” “哦!”小家伙转头:“麻麻~麻麻~妹妹要叫做什么呢?” 女人漠然,不着痕迹地瞪了男人一眼,手却是下意识地抚上了小腹,再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动了,这是她的另一个孩子,吸着她的养分长大的孩子。 “麻麻!” 团团使劲儿摇着她的手,坚持不懈地问:“麻麻~妹妹要和团团一样叫团团吗?可是麻麻说过了,麻麻只有一个团团!呜~麻麻不要有第二个团团!” 小家伙莫名奇妙便自我脑补了一处大戏,还吃起了尚未谋面的妹妹的醋,真是哭笑不得,简南扶额,干脆撒谎哄小家伙。 “不会的,叫做圆圆,团团圆圆,好不好?” 团团歪着头,用一张忧国忧民脸,认真地思考了好一会儿,这才点头同意道:“好耶!老师说,这是说一家人永远在一起的意思!麻麻,我们要永远的在一起喏!” “……” 白月笙接话,无比赞同道:“好,团团圆圆,小名就叫做圆圆,以后咱们家里面,就有个圆圆小妹妹了哦!” “~~耶耶耶~~~” 望着团团充满期望的眼睛,她一时间,说不出你不会有妹妹这样的话来,对团团来说,他绝对不能理解,其实连她自己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会如此残忍。 今天出院了,在住了两个礼拜的医院之后,他既然终于肯同意让她回到那栋房子里面去,那么就代表着,他已经制定好了计划,也为了那个计划有了一定的筹谋。 他必然坚信,十月临盆,终归是她的归宿,也是这一场混乱五无解的情感漩涡,他们两人最后的结局。 她现在没有能力和白月笙相互抗衡,但或许,那位姓艾的小姐可以,罗莉带给她的纸条还在口袋里,等她回去之后,一定要找个时间,约那人出来见见,说不定能够找到盟友。 …… 三个人各有各的心事,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旁周的人事物,他们不知道的是,身后有双眼睛,黑黝黝地犹如枪口,盯着他们,随时都可能开出一枪,结束掉其中任何一人的生命。 一辆普通的本田汽车在他们身后跟着,维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动作是看得一清二楚,比如男人将小家伙一手抱起来,另一手牵着女人,悠闲悠哉地往前走。 此时,小道旁的院子,从里面伸出来一根树枝,叶子青翠欲滴,葱葱郁郁中,几朵火红的花朵,掩映期间,看起来,一家人,春日踏青,真是美不胜收。 车内,啤酒罐在男人的手中,被捏成了一团,皱得不成样子,小麦酒洒了满手,泡沫也喷的到处都是。 司机透过后视镜见到先生阴沉如墨的脸,抬手默默将后视镜给转了个方向。 “开车。” “是,不过,先生,我们去哪儿?” “杀人。” 司机瞬间被一盆凉水浇了下来,从头淋到脚,瑟瑟发抖,身世连握方向盘的手,都开始抖得不成样子,一句话,竟然说出了波浪线的小尾音。 “先,先生,大小姐吩,吩咐了,今晚您得和她一起用晚餐,时,时,时间快到了。” “闭嘴。” …… 金碧辉煌的罗格斯酒庄,恢弘雄伟的城堡,男人一下车,便有车夫候在一旁,负责将人送到主宫殿门口,然后恭敬地为主人打开大门。 纯手工打造的大理石餐桌,泛着琉璃般光华,像绸缎般细腻,佣人上来接过男人脱下来的外套,三米长餐桌的另一端,女人挥挥手,所有佣人便都退了下去,只剩下负责传菜的管家老先生,一手白毛巾,一手垂在身侧,安静地像座雕像。 “你今天出去见她了?” “是。” “回答的真是干脆啊,那么你来告诉我,你去干嘛?让我猜猜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围观人家夫妻秀恩爱么?非爱即恨,那么第二种,就是去找虐的喽?” 男人不想搭理女人的漫天互相,莫不做声地切起牛排来,女人见此,便当做了是男人做贼心绪,于是更加热闹地继续在她的唠唠叨叨的事业上添砖加瓦! “你答应过我的,在事情有十足的把握,将敌人一击必杀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轻举妄动。而你现在跑去跟踪,万一被白月笙看出破绽,他一定会来调查,到时候,很多事情就不方便去操作了,我想,你应该也不愿意看到那时候的情景吧。” “他不会知道我是谁。” “艾燊,话别说的太满,爸爸嘱咐我来帮助你,但是也给我权利,如果你的方向或者是方法用错了,我是有资格及时纠正的。” “哦?”艾燊笑了,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玩的笑话一样:“那你呢,镇子上的烟火节,你出现在那里,甚至还出现在她面前,堂而皇之,这难道就不危险?” 女人被艾燊这么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去那里,是因为单纯的好奇,虽然照片上见贵过了那个女人的样子,但还是很难在脑袋里面勾勒出一个立体的富有生机的人物,所以她就趁着这次手头上的项目是旅游节,打着幌子去了小镇上。 不得不说,那个女人真人更美,性格也很不错,就她短短时间里面,远远地见过几次,衣品和为人处世的态度,都令人感觉舒服。 这样一番考察下来,倒也是不会令她觉得,她哥派她来这里协助艾燊,是一件很故意找她麻烦,想要驱逐她远离家族权力中心的事情了。 叮铃铃……叮铃铃…… 口袋里猛然发出响声,被两人讨论了一晚上的那个女人,突然打电话来了,艾燊一向淡定自若,下一秒世界末日都无所谓的极致冷漠态度,听见电话铃声想起来的时候,竟然有点手足无措。 这一切当然是被艾淼看在了眼里,不由得在心里感叹,这一幕要是拍下来回去给她哥看,她哥一定会大呼,世界疯了! “你好,请问是艾先生吗?” “……” “那个,我是简南。” 听着熟悉的声音,艾燊不再看桌面另一端的女人,起身往阵阵一整面墙壁的格子花架前面走去,边走边压低了声线,问道:“有什么事情?” “咦?啊,也没什么事情,我的朋友,罗莉,说有个男人去我家找一位叫做的简南的女人,我就是,我朋友将那位先生留下来的纸条交给我了,请问,您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听一个朋友提起过你的名字,他知道你在这里,便托我和你联系,在必要的时候,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能出手帮你。” 简南心中闪现过几个名字,最后定格在秦厉北三个字上面,除了秦厉北,她想不到还有谁,会认识姓艾的,并且还能是朋友这样的关系。 简南试探:“你的那位朋友,是秦厉北吗?” “你,为什么会,一下子就想到是秦厉北,就不能是别人吗?” 艾燊反问,他实在是很好奇,明明,在他所有的认知当中,这个叫做简南的女人,对秦厉北,不屑一顾,不,是冷漠无视,更加准确一些。 “那就不是了,是么?” 简南并没有打算和一个陌生人讨论她和秦厉北的关系,不管从前如何,现在既然从柳璃那里知道了秦厉北是她的亲哥哥,她也会站在维护秦厉北的那一边。 “艾先生,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么,是不是也让我知道一下你的名字呢,这样大家以后以名字相称,不是更加亲切么?” 艾燊低低地笑了一声,不置可否:“刚才我说过了,我是受人之托,在你需要的时候帮你,至于其他的,我叫什么名字不重要,你如何称呼我,这个也不是关键。” …… 艾淼将牛排一块块切好了,这才漫不经心地叉起一块来,放进嘴里,这座酒庄是她们家族的产业投资的产业之一,当初买下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母亲怀着她哥哥的时候,喜欢这里的牛排,她爸爸便大手一挥。 现在连带着她也喜欢上了,不过钱花的是很值的,果然是入口即化,还有这里出产的红酒,浓郁清香,果香馨柔,睡前来一口,美梦更持久! 艾淼瞅过去,那个女人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艾燊手背上的青筋爆出来,看着挺吓人。 突然,艾淼见他将手机挥了出去,砸在墙上,那部号称世界上最坚不可摧的手机,顿时四分五裂,碎片种种地砸在地上。 “嗝……” 吓得她牛排都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