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二章:秦厉北还在等你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二章:秦厉北还在等你

缘分,对简南而言,本来极其痛恨,然而那这次,即使隔着电话线,那头的声音,缓缓如清泉水涧流过,带着深山中的干净,汩汩流出清纯与甘甜。 她鬼使神差地,竟然请求他帮忙,在自己的计划中,做那双上帝之手,甚至差点将自己的计划全盘脱出。 如此感觉,太过危险,她的理智在心中警告她,离拥有那样天籁之音的男人远点,可是感性在这一场拉锯战中,占据了上风,她失败了。 …… 哄着团团睡着了,起身的时候,白月笙正站在门口,手里端着她已经喝了快半个月的药汤,那药汤的味道实在是很苦,这么一段时间下来,她的嘴巴都已经快要尝不出其他的酸甜辣,喝口水都想哭。 回头看了眼攥着拳头,微微张着唇,呼呼大睡的自家儿砸,简南出了卧室,反手将房门关上,面无表情,问道:“这个药还要喝多久?” “还有半个月。” 好,很好,半个月的时间,足够她筹谋一切,并且将一切做的天衣无缝。 简南朝白月笙伸出手,冷声:“药给我。” 白月笙并不着急让简南喝下药汤,然而从身后拿出一小碟子的蜜饯,笑得温柔:“你可以先吃点这个,我知道这个药汤很苦,但是良药苦口,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都沦落成一个生孩子的机器了,还能有什么是委屈的?” 简南讥讽,接过白月笙手中的蜜饯,掠过他,毫不犹豫地将整个碟子丢进了垃圾桶里。 简南头都没回,猜都猜得到,此时此刻,白月笙的脸色有多不好看,但她就是很爽,心里很生气,但对着白月笙发脾气,她又怕他对团团做些什么,可不做点什么来舒缓舒缓心头怒火,她真的坚信,恐怕还没有撑到计划成功的那一天,她就先被烧死了。 “是不是这些不和你心意?没事,你喜欢吃什么,和我说,我马上安排人去给你买过来。” “不用了,把药拿过来,我喝了就是了。” 简南无所谓的态度,像刺猬一样将自己缩成一团,锐利的尖刺根根对着他的态度,实在是令人光火,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就是回不到从前,无论如何努力,低声下气。 记忆里的小丫头,就是扭着脾气,不肯回头。 白月笙告诉自己要淡定,她现在不仅仅是那个需要人宠着的小丫头,还是他孩子的母亲,白月笙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好几个来回之后,终于是从想杀人的暴怒中恢复了点理智。 “不着急,我先扶你回房间。” 简南拒绝:“我又不是残疾,可以自己来,你好好端着你那碗宝贝药汤吧!” 于是乎就变成,她跟个慈禧娘娘似的趾高气扬走在前面,白月笙跟那大内总管别无二致地跟在后面,死盯着她脚下的每一步,生怕踩滑给摔了。 “对了,明天找人过来清理地板吧,每一个季度都得深度清理一遍,还要做包养,打蜡之类的,得趁着雨季还没来的时候,将这些做完。” 简南掀开被子,自觉主动地窝了进去,继续道:“昨天罗莉跟我说,如果不在雨季来临之前将这些事情做完,雨季一过,这些地板都得报废。” 白月笙很喜欢简南这样絮絮叨叨地跟他说话,尽管说的都是些生活中的小事情,但会令他有种这就是寻常夫妻,家常生活的感觉,平淡却又真实。 “好,我明天就安排下去,绝对会把地板照料得油光锃亮,你不用担心。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的吗?” “唔,……” 简南认真地想了想,还很纠结地考虑了半天,这才说:“我想在三楼的阳台上重新装修一下,墙壁全部贴上软垫,以后团团,还有……额,小孩子们在楼上玩儿,也比较安全吗,不会磕了碰了的。” 白月笙勾起嘴角笑了,盛起一碗药汤,吹得凉了些,才送到简南唇边,道:“好,我一并吩咐下去,不,我亲自来,一定会弄出一个最漂亮最安全,也是团团和圆圆喜欢的,游乐小天地。” 简南是故意的,漏掉了团团之后的名字,给了白月笙充足的想象空间,至于白月笙要想到哪里去,是不是会无边无际地冲出地球,飞向宇宙,那她就管不着了。 “我自己来吧,你也挺忙的,不用每天花上个把小时,在这里等我喝完一碗药。” “我乐意。” 听听着傲娇的声音,简南几乎想要扶额。 …… 例行喝完每天一碗药汤,简南躺下准备入睡,白月笙却还在床沿边,脚下一步也没有动弹,简南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还有什么事情?” “我能不能,摸摸她,摸摸圆圆。” “……”叹气,挣扎了会,答应还是不答应,一黑一白两个小人举着叉子互相戳来戳去,最后简南掀开被子的一角,放弃挣扎。 “摸吧。” 她怎么觉得自己那么像一头待宰的羔羊?还是自愿走上断头台的那种,傻逼,智障! 简南点了头,白月笙坐下了,愣住好久没动,活生生将自己变成了‘白月笙.JPG’后,才速度极慢极慢地抬手。 一个大男人,手上沾染鲜血和人命的时候,都没有怕过,现在却是全身僵硬,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轻轻地,生怕音量大了点儿,就会吓到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他的女儿,就在这里,很快,便会呱呱坠地,是他和她的孩子,身上流着两人的血液。 再过不久,会咿咿呀呀地伸手要他亲亲抱抱举高高,再长大一点儿,会奶声奶气地喊他爸爸,喊她麻麻,也许年纪太小会口齿不清,但他一定能听懂,每个字都能听懂。 “圆圆,我是爹地,你听见了吗?” 简南鼻尖一酸,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她太明白自己,白月笙也太了解自己,心软已经害了她很多次,如果白月笙对她用上这一点,她只能束手待擒。 …… 第二天醒来,是因为团团在敲门,把她吵醒的,眨了好几次才算是彻底睁开眼睛,昨天晚上白月笙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身上的被子盖得好好的,空调也调在了最适宜的二十六度,还有空气加湿机,也亮着灯。 她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这才起床开门,门口,团团见她出来,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像只小狗儿讨好主人,蹭着要抱抱。 简南弯腰刚要将团团抱起来,突然想到自己肚子里面还揣了一个呢,下意识地直起身来,道:“团团已经很大了,” 牵着手,母子俩人往楼下厨房走,刚出拐角,便见到白月笙站在楼梯边上,对着她笑得春光灿烂,眼里发出光,似有钻石绚烂,差点没有闪瞎她的眼睛。 “你没出去?” “今天约了木工师傅来家里面量尺寸,三楼游戏室的重新装饰,要赶紧着手准备起来,好赶得及,你怎么起得这样早?” 团团从简南身后冒出来,说:“爸爸,今天大卫和罗莉阿姨要去隔壁的镇子参加篮球比赛!我要和麻麻一起去加油” “好,让司机载你们一起过去,结束前给我电话,我去接你们回来。” “好耶!爸爸好!” 简南捏了下儿砸的鼻子,让他收敛点儿,别晃得这么开心,晃得她眼晕。 …… 吃完早饭就出发了,篮球赛就是两个镇子的一群孩子们自己组建的两支球队,在一起打比赛,一群萝卜头在简南眼前晃悠,弄得简南冲到洗手间吐了好几回。 洗了把脸,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又胖了些,但脸色的确是看着比之前红润了,这还多亏了白月笙,想到自己之后要做的事情,简南拍拍脸,清醒了些,这才往外面走。 可一出门,便落进了一个男人的眸子里。 那人坐在车里,车窗摇下了大半边,只露出了他的侧脸,脸上带着一副银质面具。 男人的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笑容,不远不近的距离,简南出神之际还在算着,她若是走过去的话,要用几步,而这点距离,若他举枪对准自己的话,会不会在那个神秘男人的枪支射程里面。 然而她一步也没动,男人也坐在车里,维持着微微偏过侧脸来看她的姿势。 此情此景,简南想到了两个字,对峙。 他动了动嘴唇,说了几个字,然后,车窗摇上,车里飞快地驶离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小鸟站在干突突的枝头上,叽叽喳喳,被风卷起的落叶高高扬起,然后重新落回地上。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简南看清了,听懂了,他说的是,秦厉北还在等你。 “哎,白夫人,你在这儿做什么呢?最后一场开始了,现在比分很是焦灼,大卫他们还差几分才能赢下来,最是激烈的时候,走吧,赶紧回去吧!” “哦哦。好的。” 简南被罗莉挽着手臂往球馆里面带,可她忍不住不断地往回看,想要,把刚才那双眼睛,再看得仔细一点,记得清楚一点,她觉得自己就快要走进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