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白家人都该死(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三章:白家人都该死(一)

尾生抱柱,至死方休。 懵懂的少女真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也曾幻想过,某年某月某日,大雨倾盆,晴空万里,狂风大作,白雪漫天,有那么一个人,优点不多不少,距离不远不近,恰恰好,一眼万年。 在那之后,漫长的时光中,不再孤单一人,横跨整个生命汪洋,抵达幸福的终点。 整个比赛,简南根本没有心思去看,她满脑子都是那个人,带着面具,眸子如一汪清泉波光粼粼,但是悲戚,通过风,简南仅仅看了一眼,都跟着颓然了起来。 比赛结束后,简南没着急回家,她现在出门不容易,能在街上散步的时候更是不多,正好今天的天气错,便和罗莉沿着回家的小街上,一路走,一路买东西吃。 很奇怪,她怀着团团的时候,吐得天昏地暗,但是这一次,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居然出奇的安静,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本身的身体不太好需要喝药调养的话,就跟没事人儿一样。 两个人买了份奶酪草莓果昔,一人一半分着吃,路过一家婴儿用品店的时候,罗莉拉着简南非要进去逛逛,说是得给未来儿媳妇买点好看的小衣服。 “现在还早,其实不着急。”更何况,这个孩子的结局,她已经决定了,就算现在买了,以后也用不上,何必浪费钱,将来在家里看见了,岂不是还徒增伤感。 何必…… 简南兴致缺缺,罗莉却以为她是因为怀孕初期的反应严重,才会整个人蔫蔫的,因而更想要找点有趣的事情来吸引简南的注意力,让心情好起来。 “就挑几件,你喜欢绿色,今年正好流行哦,来,服务员,把你们店里面,最好的小婴儿用品,全部给我拿出来!” 罗莉大手一挥,两个小孩子在一边也摩拳擦掌的,简南无奈,只好跟着一起了。 罗莉带着俩小孩儿这挑挑那边看看,简南收到了刀疤的短信。 事实上,是一条署名为刀疤的短信,短信里面问她,最近有没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来找过他,提到戴面具,简南几乎是立刻便想到了刚才的球馆外面见到的那个男人。 短信里面说不清楚,简南借口去厕所,按照短信上面给的电话号码拨了回去,不一会儿,电话接通,说话的却是个女声。 “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刀疤?这部手机不是刀疤的电话吗?” 女声轻轻地笑了起来:“你等会儿。” 电话那头,女人挥挥手,刀疤愤愤然地接过手机,恭敬道:“小姐,是我。” “你刚才给我发的信息是什么意思?戴面具的男人?你知道他是谁?” 简南心中的疑团实在是太多了,不仅仅是对于那位看起来十分神秘的面具男,还有那位艾小姐,而这其中,最为感兴趣的,就是将这些神秘人物都联系起来的一个字——艾。 若是在国内就好了,她至少还能吩咐城南别墅的人帮忙调查,还有路衡,现在这是无论想要做什么,都束手束脚,难缠的很。 “见面?好,小姐,我明白了,地点您发过来,我会按时到的,嗯,到时候见。” 刀疤自顾自地说着,简南顿时警铃大作,刀疤那边一定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她配合着刀疤继续将戏演了下去,认真说:“我明白了,明天下午三点,可可婴儿,福斯街三十一号。” 简南将电话立马挂断,在隔间里面,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她洗了把脸,若无其事地走出洗手间,罗莉已经将看上的全部都挑出来了,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 见她出来,赶忙跑过来将人拉过去了,指着桌子上小山似的一堆,献宝道:“白夫人,赶紧问问我儿媳妇儿,这些东西喜不喜欢,有没有哪些是不喜欢的,咱们就换掉。” 团团咬着拳头,和大卫在一旁狂点头,“麻麻~小裙子是我拿的,圆圆妹妹肯定喜欢!” 其实她应该感谢一下罗莉,给要把她拖进来这家店逛逛,否则明天怎么会有借口出来见刀疤,还可以找到这么完美的会面地点,不会引人注意。 简南摸摸肚子,三个多月而已,哪里会有什么动作,然而手覆上去的时候,像昨天晚上,白月笙唠唠叨叨地跟圆圆说话,像极了小老头,而这个小家伙,似乎真的听懂了。 “圆圆……”她温柔道:“都喜欢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女儿,真的轻轻地颤了颤,眼泪倏忽之间滑落,滚烫的泪珠砸在手背上,晕开斑点。 “都买了吧。”简南掏卡给店员,阻止了罗莉真的打算买下来送她。 “你挑我买单,咱们两个一起送的,没有差别,以后对我家圆圆好点,就好了。” 话落,她自己倒是因为说谎话越来越熟练而感到了羞愧,罗莉欣然应允,高高兴兴地跟着店员去取包装好的小裙子小衣服小玩具等。 …… 回到那栋房子的时候,白月笙正跟木工师傅讨论木材要用哪一款比较健康环保,团团见了,直接将简南给抛在了路边,好奇地跑过去围观。 和罗莉道别,简南这才不急不忙地往回走,走到大门边,家装师傅正在给地板打蜡,前面已经弄好的一部分,光可鉴人,干净得纤尘不染。 简南抬起脚,最后又重新放下,这么干净,她都不知道该往哪里下脚了。 正犹豫着,脚边递过来一双拖鞋,还是小兔子形状的,很是可爱和萌,白月笙半跪于地,抬头看向简南:“家里地板很滑,你穿这个,比较好走。” 计划的难度又上升了一层,她早该想到的,地板打蜡之后,白月笙一定会为她准备一双拖鞋,如果可以,简南想,他说不定都宁愿让她躺在床上度过剩下来的七个月,每天亲自喂饭,直到孩子出生。 光想想就觉得可怕,这更加坚定了她一定要一次性将计划成功的念头,不容有失。 “好,我们今天买了些小婴儿可能会用到的东西,等会儿帮我将那个编号第一的给拆了,我先试试看看,好不好用,不好用的话,还可以拿回去退,省钱。” “好,都听你的。” 说话间,白月笙已经帮简南换好了拖鞋,过来伸手牵着她往三楼上走,白月笙指着花园里摆着的木材和工具,兴奋地为简南解释。 “先做上个漂亮的摇篮,还有小木马,一大一小,一个给团团,一个给圆圆,南南,我是这么想的,既然咱们要重新装修,不如便将原来的婴儿房也拆掉,按照你的意思来。如何? 简南有心事,面上却碍于白月笙在身边,只得应付地笑了笑:“我都可以,今天出去有点累,我先睡会儿,可以么?” 白月笙兴致勃勃,讲得热情高涨,结果简南权当没有看见,也就没有得到预想中的表扬有点挫败,费了心思的…… 没得到自家塔头口头表扬的白月笙,最后还是温柔答应:“当然可以!” …… 第二天,简南跟白月笙说煮米糊的机子不好用,要去换,白月笙派了个司机给她,便得到了出门的许可,店员见到简南,都跟见到财神爷一样两眼直放绿光。 “把你们最新的产品目录拿出来,我到你们店里的贵宾室去好好的看。” 简南的阔绰,昨天店员是见识到了的,今天大主顾又来了,当然是得好好招待,店员簇拥着将简南送到了贵宾室,还专门送来茶水和点心。 “白夫人,您慢慢看,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摁铃,我们的工作人员会马上过来为您解答的。您看,现在还需要我们帮您做些什么么?” “等会儿如果有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过来,你就直接把人带到我这里来就好了。” 听到男人两个字,店员的眼色就变了变,看向简南的目光也比之前多了一丝鄙夷。 简南毫不在意,扫过桌上的电信,挑了块芒果班戟,等着刀疤过来。 三点过了二十五分,简南喝了两倍咖啡,刀疤才姗姗来迟,满头大汗地问简南可不可喝茶,简南把杯子往他前面一推,示意他自便。 刀疤看起来是真的渴急了,灌了两杯下去,才算是缓了下来,坐在简南对面,拿出自己的手机,将口香糖粘着一块像是电子电池的东西,一起贴在了手机的背面。 “小姐,我的这部手机是被窃听的,不过您放心,现在它传到耳机里面的信息,是我处于睡觉状态,所以不会有任何声音录下来。” 刀疤将那天面具男人闯到酒店的事情一说,简南发现事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她暗自鄙视了自己一回,早该想到的,如若不是和国内有关系,在这里她就是个路人,谁会大费周章地围观和监视她。 “那个人叫做艾燊?你跟在秦厉北身边时间比我多,你知道这个人吗?或者说,艾家又和国内有什么关系?” 北城几大世家中,根本没有姓艾的,这让简南核实无所适从,不知背景的对手,贸贸然和他们面对面怼上,胜算不大不说,万一还将自己的姓名给赔了进去,那才真的是鸡飞蛋打。 “我不清楚,但昨天我见到了另外一位艾小姐,她给我的任务是,密切盯着白少,将白少在欧洲这边的行程摸透。我猜测,他们是冲着白少来的,跟小姐您的关系不大。” 简南冷笑,怎么可能不大,他们是正儿八经地举行了婚礼的夫妻,若真是来找白月笙复仇,首先被连坐的就是她,更别说现在她还揣着白月笙的女儿,这个消息如实露出去。 她和那群人的关系,必定不会好到哪儿去,但是为什么,艾燊却会来找她,还说可以为她提供帮助,他知道什么,难道猜到了自己一个多月后要做的事情么? “哎!” 刀疤突然咋呼起来:“我想起来了,甄先生应该会知道一些信息!先生创立城南别墅的时候,甄先生就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