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虎毒食子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四章:虎毒食子

简南与刀疤一前一后离开婴儿用品店,前脚刚走,后脚便有车跟上了简南,车子的外面是普通的出租车,但是里面的车头上,装着针孔摄像机,像一双眼睛,将车子前面发生的任何一点动静,全部传送到酒庄的书房内,再经由投影仪,将画面投射在白壁上面。 艾淼今天不出门,在家趿拉着拖鞋抱着薯片到处晃悠,没有了前面烈焰红唇的妖娆,美得很有邻家小女孩的感觉。 “是你说这个叫做刀疤的男人还挺有用的,我才信你,可是你看,我觉得倒还不如简南呢。连咱们跟了他一路都不知道,这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典范吧,这以后要怎么让我放心用他?” 艾淼咔嚓咔嚓咬着薯片抱怨,艾燊拿过电话,吩咐那边的监事人员将人护送到小镇门口就立刻撤回。 “不是吧,这就撤了,她不是没发现么?” “白月笙会发现。” 艾淼一想也是,就不说话了,继续解决她的零食,把最后一口汽水喝完,她打了个饱嗝,问艾燊:“我和老镇长谈好了,之后会大力将小镇的旅游业发展起来,我这边的事情可是已经完美完成了,你得抓紧啊!” 艾燊依旧冷面冷清,看都不堪艾淼一眼:“上次你跟小镇的人套近乎,结果呢?” “哦,对了,你没提我都差点给忘了,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艾淼偷偷瞄了眼艾燊,在心里默默地吐槽,对我来说是这样的,但是对你嘛~ “简南怀孕了。” 艾淼没忍住,又看了眼艾燊,心里直犯嘀咕,这人真的是跟她哥说的一样啊,冷血无情的黑面神,这么大一件事情,都没有一点反应的,好歹礼貌性地生气一下啊? 其实要她说,他们解决掉白月笙的办法简单的咧,直接把人绑过来,老婆孩子都在他们手里,还怕白月笙不束手就擒,任他们宰割吗? 但是! 她的姑姑就是这么死的,这些话也就是在这里胡言乱语一下,可不敢跟她哥还有艾燊去说,就算不被打死,也会被拉回去上学,那可比杀了她还要来得难受。 “儿女双全,真的是很不错。” 艾淼:“你在说什么啊?” “从现在开始,放弃A计划,施行B计划。” “可是,B计划不是会……” 艾淼还没说完,就被残酷地打断了她发表意见的权利,艾燊终于是肯将目光分一点到她身上了,如果不是那双隐藏在面具之后的冷眸,她一定会生气的! 据他们调查得知,白月笙这次来欧洲,有一个很重要的会面,那就是和意大利黑手党的一把手,洽谈某些秘密协议,但是这几年,这些事情做起来已经不如早些年那般简单了。 共建和谐主义社会,不是喊喊口号而已。 因而B计划,就是利用这一点,这样不仅仅能除掉白月笙,还能够动摇到远在国内的白氏集团。 她只在照片和新闻上见过的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到时候丧子又失业,不知道还能不能留得住一口气,看她们艾家最后如何复仇。 “好吧,我去联系,对了,大哥说,欧洲这边的市场,当初是给姑姑预备的,现在你回来了,理所当然要传给你。” “不需要。” 艾淼看向他,却越发觉得这人真的是装饰精美的移动大冰柜,好像永远没有情绪,冷冰冰的不需要感觉的怪物。 …… 简南在回家的路上随便找了家蛋糕店,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点了一杯卡布奇诺,还有红丝绒蛋糕,就这么撑着下巴呆呆地坐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想起了刀疤的话,便给甄客拨了个电话。 “甄客,是我。” “在哪儿呢?” “欧洲。” “大小姐,越洋电话,消失这么久,你居然给我打电话了,在下真是受宠若惊。” 简南听出了甄客的不满,抱歉道:“甄先生,最近遇到了一些事,我想知道,北城之前,是不是有过姓艾的家族。” 甄客先前还一副不屑的语气,听了简南的话,甄客顿时严肃起来,反问:“你遇见谁了?” “艾燊,还有一位姓艾的美女,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我担心来者不善。” 甄客讥笑:“你现在找了个白家那棵大树乘凉,有白月笙护着,你怕什么?” 简南气结:“不说那就算了,再见。” “等等!你着什么急?这个来龙去脉有点长,我想想从哪儿开始说比较好。” 甄客一家都是土生土长的北城人,他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对于北城里出现过的曾经繁盛一时的家族,如数家珍,就连很多家族内部秘辛,都知道些。 甄客小时候,他爷爷就是拿那些故事给他当睡前故事讲的,此时简南这么一问,倒是把他小时候在爷爷家的四合院里生活的春夏秋冬给勾了出来。 紧接着,甄客便向简南讲述了一个历史悠远大家族荣辱存亡的故事。 “半个世纪以前,秦白两家还不是现在这幅在北城独大的光景,那时候北城的老大,是一位姓艾的老人家,艾家根深叶茂,不仅仅在国内,在南洋,在美国,在欧洲都有族人从事各行各业。就是这样钟鸣鼎食的家族,在老人家去世之后,也渐渐没落了,而国内的艾家大宅,更是在三十多年前,也就是老人家去世后不久,老人家的孙子孙女,全部突然消失,就连艾家的生意,都关的关,卖的卖。 “我也是从爷爷那里听来,其实艾家那时候是举家移民了,原因好像是和当时还很年轻的秦老爷子和白老爷子有关。” 简南恍惚,猜测:“或许,是白老爷子一手造成了艾家人的举族移民。” “不,相反,那时候艾、白两家人的关系很好,两家人差点结为秦晋之好。” 被甄客否定之后,简南想了想,斟酌着开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为什么艾家的后人,要找白月笙的麻烦,难道是因爱生恨,当初那位差点和白老爷结婚了艾小姐,气不过所爱之人却娶了别人,现在派人来报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甄客捧腹大笑:“脑洞大开,嗯,非常好,但是我给你提个醒,这两家人的争斗,你最好明哲保身,白家势大,但欧洲,那可是艾家人的地方。” “我明白。” 又闲聊了几句,简南犹豫着,还是将她知道的那些信息告诉了甄客。 “你真的不回来了?” “不回去了。” 甄客话都到喉咙口了,最后还是生生咽了回去。 …… 一个多月之后,简南喝完最后一贴中药煮出来药汤,沉沉地松了口气。 这天中午,天气阴沉的过分,一连半个月的大太阳,终于在简南做出了决定的时候,躲进了云层里面,不愿意出来了。 “我准备好了。” “白夫人,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这个孩子很健康,她正在努力的茁壮成长起来,想要在不久之后,和您见面。” 医马克医生操着一口不流利的中文,言辞切切地想要再挽回一下,这一个多月来,他几乎是看着白月笙每隔一段时间就带着白夫人来医院检查身体情况,即将为人父,脸上的喜悦之情,他的妻子也即将生产,这种心情感同身受。 “白夫人?” “马克医生,我再说一遍,我准备好了。” 马克医生听着简南清冷的声音,波澜不惊的语调,窗外轰隆闪过一道白光,砸下几个响雷,吓得他差点我不稳手上的签字笔,他的面前摆放着一份手术知情同意书,那上面已经签好了字,就等着最后的施行。 “马克医生,既然我们做了约定,那就拜托你按照约定来执行,否则,毁约的后果,想必早在很久之前,我就一一地告知过了。” 马克医生陡然觉得脚底下生出了一双冰冷的手,拽着他的身体往地狱去,他是医生,救死扶伤,现在却要为了自己的利益,枉顾一个小孩子的生命。 “记得清除我们联系过的痕迹,到时候见,马克医生。” 简南挂掉电话,同时毫不犹豫地删掉了这通通话记录,紧接着弯下腰,将防滑拖鞋藏进了自己从国内带来的行李箱里面,然后赤着脚,从卧室走了出去。 “终于喝完药了,感觉人生的希望又回来了。” 简南双手护在肚子上,感受着小生命的存在,她有名字的,叫做圆圆,长得应该,会和团团相像么?还是和白月笙一样呢,她哥长得那么好看,如果是女儿的话,长大了之后,一定是个大美女,然后吸引一大票的臭小子追求,按照白月笙女儿奴的样子,肯定要气死了。 白月笙在厨房,说是要亲手做一顿饭,来庆祝她终于不用再继续喝药,团团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估计又是跟着大卫坠在小玫瑰后头到处跑了。 简南极慢极慢地挪着步子,最后站在了楼梯边上。 “圆圆,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