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飘~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五章:飘~

…… 三层楼,五十四级台阶,大理石包裹的边角,坚硬,没有丝毫温度。 屋外狂风大作,院子里的凉亭摇摇欲坠,爬山虎随风摇晃,上面的白色小花已经不知道吹到了哪里去,雷电闪过,划过泛绿的光,看着阴森可怖。 简南想,今天若是出门的话,路上的交通状况应该很不好,她是不是该感谢老天爷,连老天爷都来帮她,拖延救治的时间呢。 脚往前,悬在半空中,心沉甸甸的,往下飞速坠去,带着简南的所有理智。 那一刻是空白的,所有的记忆在一瞬间如倒灌的海水般蜂拥而至,挤进狭窄的走道里,将她卷了起来,来来回回地翻腾跳跃,最后在浪花的裹挟下,飘向海面,驶向未知的远方。 “南南!!!” …… 身上很痛,头疼欲裂,手指好像都伸展不开了,骨头就像是被大货车碾压过一般,碎成了骨渣,散落在野外,被飞鹰啃噬啄咬,痛感深入骨髓,每一下都揪着她的心。 过了会儿,似乎有人拿着针扎在她的心上,一点点地用力,将针尖往心脏深处推,每一下,都疼得她飚出眼泪。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她会这么痛,一点点丢掉报复,卸掉枷锁的轻松感都没有呢? 这一切是她亲手策划的,从拿捏住马可医生婚外情的把柄,到威胁马可医生帮她在手术过程中,故意放水导致抢救失败,还有家里的地板打蜡,藏起妥协,甚至是喝了一个多月的药汤,来制造自己已经向白月笙妥协的假象,放松警惕,好避免白月笙为了报复,而伤害团团。 她将这辈子所有的心机都用在甩掉这个沉重的包袱上面了,为什么,还会觉得痛不欲生。 …… 她挣扎着,费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黑乎乎的雾气中,耳边有水声滴滴答答,脚下似乎是软绵绵湿漉漉的,她低头看去,下面是一层薄薄的水泽。 这里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有人吗?” 简南想要喊人,可是,没有人应和她,耳边传来的她的回声,巨大清晰,甚至连最后的呼吸声,都能听得见。 “有~~~~人~~~~~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简南淌着水,往前面走,奇怪的是,明明眼前是一片黑雾,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她竟然能感觉得到前面的出口,一直走,一直走,就会有光,会有救赎。 …… 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去了,简南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想要停下休息一会儿,但双脚已经不听她使唤,仍旧机械地一步步往前走,就好像是已经设定好了的线路一样。 但这时候,周围的场景还是不一样了,光线渐渐变得明亮,可以看得出来,这里是一间小屋子,粉色的墙壁,粉色的摇篮床,这样的装饰风格,她想,这应该是女孩子的房间。. 像是冥冥之中有人引领着她来到这里,周围的场景又开始更加清晰起来,简南发现自己飘起来了,飘在半空中,往下面看去,摇篮床里面,躺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微卷的巧克力头发,闪着柔滑顺贴的光泽,简南在看她的时候吗,她也睁着大眼睛在看简南。 粉嘟嘟的像果冻一样的小嘴微张着,双手双脚蹬着被子,在小摇篮里面扭来扭去。 简南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要去抱她,但画面一转,她被卷进了一层漩涡,然后场景变了,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暖暖的风出来,她看见了一群小孩子们在玩游戏。 中间最漂亮的那个小女孩,眨着连个马尾辫,被众望耳所归地票选为小公主,和另外一个帅气的小男生一起装扮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 很快天暗了下来,有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将小女孩抱进怀里,逗她笑嘻嘻地往怀里才蹭,真是好乖的孩子啊,总是笑着,像小天使儿一样的,又乖又萌。 这次的场景转换,简南适应的很快,是在一家小学门口,午休时间,有着一头亚麻色长发的小姑娘长大了,发尾因为天生的卷发,而微微向内卷着,调皮地和同学们打闹。 上课时间到了,简南飘在半空中,跟着孩子们一窝蜂地冲进了教室,朗朗读书声,小姑娘纯真无邪的笑容,歪着头在书上写了些字。 简南好奇,凑过去看了看,原来写的是,今天是麻麻的生日,放学了记得去找哥哥一起买蛋糕回家,麻麻会喜欢什么味道的呢,巧克力的,还是香芋的呢? 傻圆圆,当然是香芋牛奶味儿的了!最好再加上一层蜂蜜,超级好吃! 等等,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小女孩的名字,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就回答了出来?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简南抱着脑袋,痛苦地空中翻滚,于是乎场景又变掉了,但这次还是在学校门口。 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大太阳底下,每个人都汗流浃背,但就是不肯挪动步子,无数双眼睛都盯着校门,翘首以盼。 学校大门上面,挂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祝各位高考考生,考试顺利,前程似锦! 原来是高考啊,那就是候考的家长了,但是,她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呢? 她依旧飘在空中,因而也有了不受限制的好处,可以往学校里面飘过去,一间间的教室飘过去,最后在第五楼的最后一间教室,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孩子,前不久还是肉乎乎的小姑娘,现在身量拔高了,五官变得更加立体,眼眸灵动,正皱着秀眉冥思苦想,奋笔疾书。 简南生怕打扰到她,就在教室外面飘着,等最后的考试铃响了,少女走出教室,深刻个懒腰,露出满意的笑容来,嘴角的梨涡浅浅,和,记忆深处中,某个人的笑容,真像呐。 少女出了校门,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手机响了,少女接了起来,兴奋地喊:“爸爸!麻麻!我考完啦!说好的,今年有三个月的长假,我要和哥哥一样去山里面帮助其他的小孩子!” “当然啦!我是谁啊!我是爸爸和麻麻的女儿耶!肯定能考得好的!你们放心吧!爸爸麻麻,我爱你们呦~” 简南在心里感叹,多么善良孝顺的孩子啊,她的爸爸麻麻肯定很幸福! 后来的发展,就变得很快了,少女长大恋爱了,爱人求婚了,步入婚姻的殿堂。 然后就在她以为自己还要继续飘下去的时候,突然下雨了,暴雨来得没有预兆,庄严肃穆的教堂在雷雨中渐渐消失成了一个小点,最后连这个小点都不见了。 …… “白先生,您不用担心。” “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病人只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醒过来,那就没事。” …… 有谁在她耳边讲话,但是白先生是谁?病人?是在医院里面么? 她的周围还在继续滴着水,潮湿阴暗,令人从心底开始长毛。 二十四小时,可她在这里过了好久,那个小女孩,都成婴儿长大成了美丽的妻子了,她怎么还在这里呢,究竟应该去哪儿? 漫无目的地继续走着,想停也停不下来,突然,黑黝黝的头顶上,有人拿斧子劈开了一个洞,光照射了进来,光芒耀眼又夺目,金灿灿地晃得她难受得紧。 天空中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声音,低沉沧桑,富有磁性的低音炮,撩得她的少女心都要飞起来了,好好听啊,长得如何呢,一定也很帅气! “南南,还不醒吗?” “你不是最讨厌医院了,每次住院都嚷嚷着要走,说什么也不愿意在医院闻这个刺鼻的消毒水味道,醒过来吧,咱们该回家了。” “团团还在家里面等着你呢,你不喜欢圆圆,难道,连团团都不要了吗?” 团团?圆圆? 这两个名字,代表着什么呢?为什么她一听,心里就难受,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流下来了呢?好难受的啊,真的是好难受! “你是谁,你认识我吗?” “我不是已经醒了吗?你看!” 简南绕着圈子飘着,然后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刚才看到的那些画面里面,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是站在地板上面的,为什么她是飘着的呢? …… “不是说没事吗?!你们这群废物!人为什么现在还不醒?!”男人狂怒:“她要是有事,我让你们整个医院都跟着陪葬!!听见了没有?!” 医生哆哆嗦嗦:“我们也在检查原因,您看,这些数据显示,病人的生命体征是正常的,但是不醒,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滚!都给我滚!” …… “不要生气,发这么大火气做什么呢?” 简南不满地嘟囔,但她发现自己好像是又轻了点儿,因为,飘得更远啦~ …… 过了很久很久,简南觉得她飘累了,眼睛缓缓地合上,睡了过去。 等简南不知道第几次睁开眼睛之后,入目,是白月笙布满了青色胡渣的脸,他笑了起来,失而复得地将她搂在怀里,搂得紧紧的,力度之大,就好像要将她揉进骨血里,再也不分开。 简南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喉咙干燥沙哑的厉害,好不容易,才发出两个字来。 “圆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