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正好,我也很渴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二百一十六章:正好,我也很渴了。

白月笙手蓦然送来,简南的心也跟着坠到了无底深渊,是她活该,自作自受,那也是她的孩子,她是多么恶毒的人啊,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她对于柳璃的偏心一直心怀怨恨,但是现在她做的这些,和她的亲生母亲,一遍遍地利用她,又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心狠手辣,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 热泪滚烫而下,简南的双手无力地垂落在两侧,哽咽着抽搐,对不起,对不起,梦中的那个孩子,明明可以在父母的爱护下,健康快乐的长大,拥有美满的生活,平安顺遂的活着。 “……呜呜…呜呜” 她窝在白月笙的怀里,拽着他的衣角,无声哭泣着,像被抛弃在垃圾堆里的小孩,无助,绝望,悲哀,可怜。 窗外的雨已经停了,鸟妈妈将好不容易抓到蚯蚓放到了精心搭建的巢穴里,小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张着嘴等着妈妈投喂美食。 “不哭了。” 白月笙松开简南,大而温暖的手掌心,将她的手包裹起来,另一边捧住了她的脸,两人以额相抵,白月笙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了,却在此时红了眼眶,他握着简南的手,轻轻放到了她的小腹上,低哑的嗓音缓缓道:“咱们的女儿还在,她很乖,知道爸爸麻麻舍不得她,哪里也没有去。” 简南指尖一动,不敢相信地摸了摸,而后放声大哭。 “呜哇哇~~~~呜哇哇哇~~~你,嗝~还在,还在,真的好啊,圆圆还在呢,在呢!” “是的是的,圆圆还在,咱们可以看着她长大,成人,谢谢你,谢谢你,还好,还好,你醒过来了。” 白月笙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些,当年子弹从脑门边擦过,都没有现在进行动魄。 他听见响动的时候,还以为团团在客厅里乱跑摔了,过去一看,是简南躺在地上,满脸是血,一瞬间血液倒流,身体都跟着变得冰冷僵硬。 荣华富贵,够了,现在他手里掌握的财富和权力已经足够了吗,是时候收手了,带着简南和孩子们安安静静地生活,想前些时候的日子那样,寻常平淡中,还有温情可以相依。 “傻丫头,别哭了,你才刚醒过来,缓着点儿,省的待会儿背过气去了。” “呜,你刚才,是不是威胁医生了,说我醒不过来,就要他们陪葬?” 白月笙一愣,那时候简南还昏迷着,她是如何知道的? 简南见白月笙不回答,便当他默认了,解释道:“猜猜看,我刚才看见什么了?” “猜不到,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我猜谜从来没有赢过你。”白月笙轻笑了声,道:“我认输,你告诉我,你刚才睡着的时候,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圆圆的一生了。从刚出生时候的一点点大,躺在婴儿摇篮里面,粉嘟嘟的可好看了,后来长大了,水儿做成的孩子一样,特别招人喜欢。” 白月笙默默点头,那是,他的女儿,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 “她还很聪明呢,上学的时候,别的同学都没有作对的题目,就她一个人做对了,还有还有,我跟你说,以后不准你忙工作,忽略了圆圆的学习!” 白月笙疑惑:“不是说咱们圆圆特别聪明吗?怎么,还要父母盯着才肯做作业么?” “不是啊,是圆圆的参加高考的时候,我们都没在,外面都是考生的家长在陪着,可我们圆圆一个人考完试,还给我们打电话报告!哦!还有!” 简南突然想起来,建议说:“以后,每年捐助一些希望小学吧,圆圆在电话里面还说,高考之后的暑假里,要去山区帮助那些孩子呢!” “嗯。是个好孩子。” 白月笙满足了,点头同意简南的提议,这次母女两人都能平安,是上天的馈赠,他总得做点什么,来回报才是! “白月笙,我,我渴。” 她从醒来之后便没有喝过水,紧接着又说了这么一大堆,早就口干舌燥了。 白月笙松开手,变成双手捧脸的动作,笑的温柔又暖心,这抹笑容,简南想,冬日里的笑容也不过如此了。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等等!”简南惊恐:“难道是我睡得久了,眼睛上面有眼屎么?不会吧?哎呀,你别再看了啦!” 白月笙不说话,嘴角的笑意却是愈加扩大,像石子入湖后荡起的波澜,美不胜收。 因而简南认定了,就是因为她眼角的眼屎,这也太丢人了啦! “正好,我也很渴了。” 简南偏头想要躲起来,却被白月笙强硬地箍住了,头一低,温润的唇便落了下来。 好软,好甜,白月笙之前吃了什么啊,为什么是这种味道的,甜甜的酸酸的,像牛奶柠檬糖,唔,不口渴,但是,别动舌头啊混蛋! 缱绻旖旎,病房里都是粉红泡泡,汉姆医生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他没想到情人节已经过了,自己这条单身算是好不容逃过一劫,谁知道上个班,还得被喂一大盆黄金至尊狗粮,真是涛也逃不过,罢了罢了,看开算了。 “咳咳!咳咳!”汉姆医生出声,对于自己打断这么美好的场景,有点不好意思,认真道:“既然醒过来了,那就是没什么大事情,不过毕竟是从楼梯上面摔下来,还是要住院观察几天,到时候检查一切都没有问题了,自然就会安排白夫人你出院的。” 简南感激地看着汉姆医生,多亏了他来这么一趟,不然自己早就被憋气憋死了,白月笙太突然了,她一定都没有准备好,猝不及防的偷袭,以后一定得找机会报复回来! 简南在心里默默地握拳,而汉姆医生则是一脸莫名地委屈,自己是来履行医生责任的,为什么还会收到来自于这位面色不渝的白先生,一记眼刀呢?! “咳咳,那个,白夫人,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的吗?或者是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的,都可以跟我说。” 汉姆医生这么一说,简南突然想起来了,问道:“马可医生呢?他,他一直是我的主治医生,我这次摔倒,不应该是,他来为我诊治的么?” “啊!你说马可医生啊!那天他家里有点事情,情绪不稳定,而白夫人你情况又太危急了,正好我在医院,就由我来接手了。” 哈姆医生看着年纪不大,看着很是潇洒,但说话声音却很温和:“你别小看我哦,我可是很厉害的,一点也不比马可医生差劲哦!” “嗯,谢谢你。” 也谢谢马可医生,如果不是他的心肠够好,甚至敢冒着被她解发婚外情的危险,让另一个医生来救她,那么说不定现在,她真的会失去她的圆圆。 汉姆医生先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贴心的将门关上,说:“白夫人和白先生继续哦,我刚才社么也没有看见!” 简南咻地一下,脸就红了,白月笙眯着眼睛笑了,揉她的脸:“小丫头,害羞了啊?” “哪里有啊!别动我了啦!别再揉我的脸了啦!” “怎么了?你小时候,我也是这么揉你的,你都很喜欢,怎么现在都变了?” 白月笙说着,为了逗简南,还故意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来,简南闷闷嘟囔:“我现在长大了啊,又不是小孩子,连团团都严重声明,我不能随便揉他的脸了呢!” “好,小丫头长大了,那我就不揉了,来,你先继续躺会儿。”白月笙将枕头垫高,然后才放她缓缓地躺下,继而嘱咐道:“我回家去准备点你爱吃的,等会儿带团团过来看你。绝对不要乱动,有什么事情,就喊外面的护士,那是二十四小时随身看护的。明白吗?” 简南乖乖点头,目送白月笙离去后,才全身心地放松下来,手隔着柔软的布料,轻轻地在小腹上打着圈儿,跟肚子里的宝贝说话。 “我向你道歉,有些事情,我实在是不应该迁怒到你身上的,你来到我身边,便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我竟然妄想……哈哈,以后,我们好好相处吧,努力的活下去。” “对了,你还有个哥哥哦,他很爱你,很早很早就开始期待你的到来了,等你出来之后,见到他,一定要对他笑哦,哥哥的名字叫做简柠,那你呢,小名叫做圆圆,总不能一直是圆圆吧?”简南一旦决定了某件事,那么心就平平稳稳地安定了下来,开始了话唠的本质,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了。 在怀着团团的时候,她也是喜欢这样跟团团说话,有时念故事,有时候哼歌,还有时候,会拿着财经杂志,给团团念上面,有关那个人的报道,但很少,从头到尾只有一篇。 简南翻来覆去来来回回地念了很多遍,念到最后,倒背如流。 “呵,怎么又想起来了。名字等你爸爸来给你取吧,你爸爸很厉害的,一定会给你取一个超级好听的名字!” 念着念着,简南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