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魔鬼也想要变好(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七章:魔鬼也想要变好(一)

阳台,简南皱着眉头,盯着楼下的那辆日本系轿车,她住院六天,这辆车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待了五天,实在是令人不得不怀疑,里面坐着的究竟是谁。 艾燊?还是那位艾小姐,如果艾小姐想要的是对付白月笙的话,那么她应该也会无差别地被监控起来,简南收回视线,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白月笙。 白月笙推门进来,给简南带了午饭,见她只穿了件病号服便敢到阳台上吹风,很是担心。 “怎么不披一件外套再出来?” 简南肩上一重,回头看是白月笙褪下自己的大衣外套,裹到了自己身上。 “我刚出来一会儿,这就进去了。” 白月笙不说还没有感觉,她现在倒是觉得微风有点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晚上有个会,送饭的事情已经交代了罗莉,她会先来替我照顾你一会儿。” 白月笙盛了汤,还仔细地将鸡汤上面飘着的一层油花给撇掉,然后才递给简南。 她拿到手里,温热不烫手,应该是煮好了之后放温了的,简南几乎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被人千珍万重地捧在手心里,怕风吹怕日率怕雨淋怕打雷,娇滴滴地像个小公主。 简南低着头,鸡汤的温度透过白瓷碗传到了手掌心上,顺着骨血透到了心底,真的是很暖和的了。她抿唇缓缓笑了:“还真是托了圆圆的福气。” “什么?” 简南说话声音很小,白月笙想着晚上的会议,有点心不在焉,简南也发现了,斟酌地组织了语言,这才拐弯抹角地问。 “今天晚上的会?我还以为,你是专门为了我来的。” 简南这话,说的就很像是吃醋了,白月笙也是这么想的,被丫头扣上了这么一顶大帽子,竟然不急着辩解,还有点高兴。 这也不怪白月笙,会吃醋,那是因为在乎和看重,同理可证,简南吃醋了,那么就是对他白月笙有了那么些不一样的感觉。 那天,她醒来时的吻,至今回味隽永,滋味无穷,若是可以,他还想要再试一次。 被白月笙炙热眼神盯着,简南脸烧的厉害,撇过头,装作认真喝汤,不肯再去看他了。 “来看你,自然是最重要的。不过,白氏有些业务在这里,虽然高收益,但同时也有高风险,我想,准备一下,收盘。” 简南那天在他的平板上无意中看到了生意上的往来邮件,本来这种业务,就不安全,她还挺担心,特别是知道了艾小姐极大可能来找白月笙复仇之后,担心更多。 “这样很好,你也可以不用太辛苦。” 白月笙起了逗她的心思:“为什么不问我,突然决定收掉白氏在欧洲生意的原因?” 简南懵,他们不是正在讨论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么,收掉白氏的生意,还得尽快行动,趁着艾小姐使坏之前,将所有的资料数据,甚至是欧洲这边的人脉关系,全部理清楚,这里头的工程量必然很大,所以,理由重要么? “好吧。”简南无奈:“那我来采访你一下,白月笙先生,您为什么要自断白氏集团往欧洲发展的可能,随便一个上市集团的老板,都想要扩展自己的经营版图的吧?” 白月笙笑眯眯:“我觉得这位南南记者问的问题很有深度和广度,那么,不如南南记者来猜一猜,猜对了,我勉为其难地亲你一下,猜错了,我勉为其难地让你亲一下。” 简南觉得自己的少女心又回来了,心里煮着一锅沸水,咕噜噜地冒着热气,还冒着粉红泡泡,角色扮演什么的,真的是很羞耻了! “那我猜错了。” 潜台词,你亲我吧。 两人静静对视,不期然在对方眼中都看见了自己憋着笑意的样子,白月笙俯身,低头,在简南的额头上,印了个浅吻,蜻蜓点水般浅尝辄止。 这个吻和上次那一个不同,不带任何情欲,简南感觉得出来,这就只是个安抚的保护的,属于白月笙独有的,无言的告白。 “你是属于阳光的,我想和你在一起,总得把自己弄得更加干净一点。” …… 白月笙走后很久,简南还维持着手里抱着白瓷碗的动作,她的脑子很空,明明国内国外都有很多事情,直接跟她有关的,简介跟她无关的,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圆圆就是在这时候突然踹了她一脚的,疼的她倒抽了一口冷气,攥紧了床沿边的栏杆,冷汗直冒,双腿也跟着软了下来。 简南摸摸肚子,放轻了声音,安抚肚子里的孩子。 “圆圆,他刚才夸我了,我很高兴耶,小姑娘,有没有觉得,他刚才说话的时候,特别帅气,全身都在发光呢?” 圆圆不动了,又恢复了原先安静沉默的样子,简南拿指尖去戳她,“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现在还看不见他,不过没关系,等过不了多久,就能见面了。” “你一定会想,哇喔,我爸爸超级帅的!哈哈~~~” …… 水晶吊灯,奢华大理石圆桌,周围站着两排真枪实弹的保镖,个个面色严肃,紧盯着入口处,手指扣在扳机上,一旦发生意外情况,便会立即将其击毙! 白月笙伸开双臂,任由洛佩斯先生的助理马斯搜身,黑幕掩映下的中世纪古堡,像头沉睡的巨兽,稍有冒犯,便会怒吼之后着将那些描写如蝼蚁的人类撕碎! “洛佩斯先生今天的心情不错,白先生,您的运气很好。” “呵,是么?上个礼拜的那一批货,全数被扣押,洛佩斯的心情好?” 马斯点头:“虽然不应该,但事实上,洛佩斯先生从上个月月初去郊外骑马时,遇见了一位漂亮的女士,心情便一直不错,他还说,那批货要贡献给上帝,作为安排他们见面的酬劳。” “爱情使人愉悦。” 白月笙嘴角扯起弧度,马斯点头同意,检查完毕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恭敬道:“白先生,洛佩斯先生在餐厅等您,请进。” …… 保镖将大门推开,白月笙闲庭信步,走向餐桌,洛佩斯起身相迎,两人互相礼节拥抱,洛佩斯锤了下白月笙的肩膀,打趣:“哟哟!听说你在医院大发雷霆了?” 惊讶一闪而逝,白月笙想明白之后,在心里决定,或者可以换个地方待着,否则在一头毒蛇的尖牙边待产,他的心脏还没有强大到那种地步。 “我差点忘记了,那家医院也是洛佩斯家族旗下的产业,看来是有人向您报告了。” “我太好奇了,白先生一直就像个英俊的假人,竟然会有雷霆震怒的时候。” “我也是个人,七情六欲,都有。” “对!白先生说的都对!”洛佩斯领着白月笙往餐桌上走,“早就听说白先生到欧洲来了,今天终于肯赏脸和我这个孤家寡人一起吃饭了!” 白月笙落座,洛佩斯的确如马斯所说的那样,心情很是不错,边聊边用餐,听洛佩斯解说每一道菜的制作步骤,最后直到饭都吃了一半了,他都还保持着愉悦的心情。 洛佩斯挥手示意佣人上前倒酒:“前不久,我认识了位女士,哦,很巧,她也是一位来自东方的姑娘,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这是她专门送我的,我可是拿你当兄弟,才会拿出来和你分享。” 这已经是他在今天晚上听到的地十六个关于那位美丽的东方姑娘,洛佩斯一向留恋花丛,片叶不沾身,那么多金发碧眼的大美妞都没能在他这里留如此深刻的影响,看来那位东方女士,应该是魅力万千。 白月笙晃三下,举杯:“那么祝贺洛佩斯你早日抱得美人归!” “非常好,你果真是我的好兄弟,等我结婚的时候,一定喊你来当伴郎!” 白月笙也就是说说而已,但没过多久之后再来回想今天晚上晚宴招待,白月笙才猛然惊醒,其实很早的时候洛佩斯就提醒过他要小心了,只不过他没有注意到而已。 “对了,我亲切的朋友,你说要收手,这个可不好开玩笑哦!” 早前在电话里面,白月笙已经将他的想法说了,因而才会有现在的会面。 “我像是在开玩笑?” 白月笙的反问,令洛佩斯不禁正视祁这个问题来,横眉冷对,冷喝一声。 “我洛佩斯家族,在分成款上,对白先生你们,还不够好么?” 周遭的保镖,感觉到了主人对这位外来人的怒意,顿时将手里的枪口,调转方向,对准了白月笙,只等洛佩斯一声令下,二十六发子弹齐发,到时候,估计他就成马蜂窝了。 白月笙手心冒汗,面上却仍旧风轻云淡,他动手从牛排上切了块最好的部分下来,没吃,反而是丢到了一边的餐碟里面。 洛佩斯脸色难看,质问道:“白先生,你是觉得,我们洛佩斯的食物,不够格么?” “不,我是想说,在前面有几个享用过了足够的美味之后,我现在已经饱了,即使还又更加柔嫩鲜美的食物摆在我的面前,珍馐佳肴,我也都吃了下了。” 听见这个解释,洛佩斯的面色稍霁,但语气仍旧冷冰冰,餐厅的局面也没有因为他的一句解释,而得到任何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