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魔鬼也想要变好(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八章:魔鬼也想要变好(二)

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更何况白月笙此行是只身一人前来,若洛佩斯不肯和平谈判,那么他必然无法从今天的这座城堡全身而退。 简南还在等着他回家,团团和圆圆两个孩子,也还小。 白月笙摊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任何恶意,并且抛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条件。 “洛佩斯,你大可以放心,我没有想要撕毁咱们之间制定好的君子协议,我也并非是想和别人结盟,白氏集团在欧洲的所有项目,我之所以选择退出,完完全全是因为,我的妻子不喜欢我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来。” “就是你在医院,愤怒威胁医生们一定要抢救回来的那个女士?” “是,我很爱她。” 白月笙说这句话,精致的五官变得越加柔和起来,想到了什么,不自觉地都会笑起来,眼底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此时此刻,他整个人犹如沐浴在圣光中,洛佩斯就是这么想的,他觉得这位白先生,就像是一国帝王,为了家人爱人,可举剑杀人如麻,亦可圣书在手无欲无求,不惜一切,他虽然坏到了骨子里,但总是因为没有,所以在别人身上看到的时候,倒是不忍破坏。 不过,感情是一回事,生意场上的事情,那就又是真金白银的另一回事了。 洛佩斯家族流传下来的爱好金钱的习性,不是随随便便因为一场爱情故事,便轻易更改。 “但是,白先生你现在突然扯出,我很不好办,毕竟这摊子生意,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就算联盟中绝大多数人都以我洛佩斯家族马首是瞻,但也有极个别人在一旁虎视眈眈等着揪住我的错处,把我从首领的位置赶下来。”洛佩斯轻轻地摇晃着酒杯,志在必得道:“更何况,那些发誓跟着我的人,我总得顾忌着他们的利益,你说呢?” “当然,洛佩斯先生你说的这些,我全部明白,所以,这也就是我为什么现在坐在这里的第二个原因。” 感情牌加利益诱惑,白月笙手撑着桌面,将十指交叉,眼神冷冽清寒:“这样,作为交换,白氏在欧洲的所有线路,无偿交给洛佩斯家族使用,永不收回;并且,将白氏在欧洲大陆上所赚得的利润,20%作为对联盟的歉意。如何?” 这是一个十分具有诱惑力的条件,洛佩斯家族想要进一步扩大,白氏在欧洲的资金和水陆交通货运网络,真是他们所急切需要的。 “想来,那位女士,定是个绝美的,否则怎么会让白先生你,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洛佩斯得到了不小的好处,现在简直是事业爱清双得意,因而有些得意,连语气都变得狂妄起来:“将来有机会,一定要见一下白先生的爱人。” “有机会的话,可以来家里面做客,但是,我不太喜欢别的男人,盯着我的妻子看得太久,实话说,我会吃醋。” “哈哈哈!白先生现在还有心思说笑话?” “钱,我会在一个星期之内分笔汇入原先瑞士的账号,至于线路网络的相关资料,十天之内准备,之后,你可以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拿。” 白月笙起身,缓步往外走。 洛佩斯突然再次开口:“说实话,白先生,相比较于现在的你,我更喜欢五年前,孤身一人闯进我的卧室,拿刀架在我脖子上,以命相威胁,要和我们合作,将整个欧洲的地下军火市场全部吞掉。” …… 洛佩斯的话,不禁将白月笙的回忆勾了起来,的确是,五年前,白老爷子一招偷天换日,将他从监狱里面放出来,但是在为他正名之前,他还必须要做一件事,向白氏集团的那些老人,证明自己的能力,白氏少主的位置,他不禁志在必得,且是安身立命的唯一机会。 就是在那个时候,白老爷子给了他一张机票,十万欧元,还有一份详尽的人物资料。 他来了这里,抱着要给他的丫头一个安身立命的信念,踏着尸山血海,从别人的痛苦和悲嚎中,做成第一单上亿英镑的生意。 也是从那一单生意开始,洛佩斯和白氏集团,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和他,白月笙,建立了长期合作的同盟关系,然后他留在欧洲两年,更是在欧洲大陆上,留下了遍布欧洲的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水陆交通运输线路。 这个网络,比任何东西都值钱。 这也是洛佩斯,最看中的一样,不过现在送出去了,只要少掉一两个人,这张网,过不了多久,也就彻底用不了。 …… “我的目标从来没有变过,从前现在未来,做的每一个选择和决定,都是为了我想要的那个人,现在,我已经得到了。” 洛佩斯气愤地拿起叉子戳在牛排上,描绘着精美花纹,上个世纪的餐盘,便碎成了两瓣。 洛佩斯觉得自己默默吃了盆狗娘,还是超级无敌至尊的那种,有女人了不起啊?他也有,只要挥一挥手,立马有无数的美女涌上来! 白月笙转过身,看向面露郁色的洛佩斯,向对待朋友那样,语气轻松道:“承认吧,洛佩斯,爱,是每个人心底都渴望的,你不也是一样?” 洛佩斯沉着脸,反驳:“只要有钱,爱就像每天呼吸的空气一样廉价!!” “是啊。”白月笙忽略掉洛佩斯的话,断章取义,果断道:“爱和空气一样,没了它们肿得哪一样,都会死。” 洛佩斯从小不爱读书,咬文嚼字在白月笙面前那更是被瞬间秒成渣渣,他彻底放弃和白月笙讨论这个,起身上前,跟白月笙握拳,继而撞了下肩膀,表示自己对他这个朋友的认同。 “我欣赏你,白先生,你以后要是像重新踏入市场,来找我,我们之间的合作,一定还是会很愉快。” 白月笙扯了两下领带,觉得不够,又将领口的黑曜石领扣松开了两颗,露出小麦肤色和纹理结实的胸肌,随手把头发往后面一撸,笑了。 “不会再碰这些了。” 洛佩斯最后还是难掩失望,亲自送白月笙离开,他作为黑帮世家,他想要在欧洲大陆登顶,本来觉得白月笙会是将来他最好的帮手。 “洛佩斯,当你见到那位美丽的姑娘时,会不会有,质疑犹豫彷徨,不敢接近?” “不会啊,我看上了,就上去递了朵玫瑰花,那位女士很是欣然接受!” 白月笙扶额,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也会开始懊恼,为什么遇见她的时候,自己却不是个好人。” 洛佩斯觉得东方古老国家的说话方式,他有时候是真的不懂,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理解,也不在乎,然后顺手关了车门。 直到车子绝尘而去,消失在小道上,郁郁葱葱的林子尽头,白月笙怅然若失。 白月笙上车前,给洛佩斯留下了的这么一句话,他奇怪地心情不爽起来,明明刚刚才从白月笙的手里,拿到了一大笔的好处。 洛佩斯屏退众人,抬头看向城堡最右边的三楼,那里的阁楼上,暖黄色灯光透过七彩玻璃露了出来,窗边有个模糊的人影随着灯光摇曳。 害怕自己不是个好人么? 可是,如果自己是好人,她就走了啊。 …… 这几天,简南有种自己一定是疯了的感觉,原因是,好吧,原因实在是说不出口。 “团团是男孩子,你别这样宠他,本来就娇气,在这样下去,真的就变成熊孩子啦!” 白月笙那天说是去参加一个会议,回来之后,整个人给她的感觉,就不一样了,仿佛一夜之间,丢掉了沉重得令人窒息的包袱,焕发了生命的第二春。 远处,白月笙将团团高高举起来,放在肩膀上,驮着他在花园里面到处跑,一会儿要去抓树上做窝的小麻雀一家人,一会儿要去摘树顶上的还泛着青绿色的梨子,这边玩够了,又是闹着挖蚯蚓,去小镇上那条穿镇而过的河里钓鱼。 一大一小,大的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抱着新鲜出炉的熊孩子团团,团团手里拿着钓鱼竿,笑嘻嘻地跟她说再见~ “今天天气这么热,团团你为什么一定要去钓鱼啊?” 团团悄咪咪地看了一眼白月笙,白月笙却是对着一脸莫名的简南眨了下眼睛,然后团团拿出了身为兄长的责任感,满脸骄傲。 “我要给妹妹炖鱼汤喝!” “噗嗤!”简南觉得又生气又好笑,瞪了白月笙一眼,你干的好事吧? 白月笙耸肩,做口型:不关我事,咱儿子孝顺麻麻,疼爱妹妹! 简南心里甜丝丝的,但还是又丢了一记眼刀过去,瞧把你骄傲的,就你能耐了! “行吧,记得打伞,别热着了,早去早回啊!” 团团一手搂着白月笙的脖子,一手使劲儿挥手:“~~嗯嗯嗯~~麻麻再见喏,等团团回来煮鱼汤喏~很好吃的呦!” 你小子煮鱼汤还不把厨房给炸了? …… 站在院子门口,望着两人欢喜打闹的背影,简南脑海中闪现过另外一幅相似的画面。 是了,她终于知道白月笙现在像什么了。 像小时候陪着她玩,陪着她闹,陪着她长大的大哥。 …… 她抬手挡了下太阳,日头大的刺眼,简南在心里盘算着,将房子里的被子拿出来晒一晒。 刚转身,不远处响起来一声汽笛。 尖锐刺耳,太过突然,将她吓了一跳,心扑通扑通剧烈地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