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战鼓擂(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一十九章:战鼓擂(一)

又是之前在医院楼下的那辆车,,连车牌号码都不知道换一个,这群人也真是一点盯人的职业素养都没有。 她平常不太注意这些,若非车型和车牌号码见过太多次,恐怕简南自己都不会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至于为什么是跟踪她,而不是跟踪白月笙,就从刚才来说,白月笙已经走远了,若是要找他的话,现在这辆车就不会在这里停着了。 简南往那边走了几步,然后停下,静静地站在树荫底下,她就是要看看,已经这么明白滴告诉他们,我发现你们的跟踪计划了,他们还敢不敢再来。 过了许久,一车一人僵持着,简南看天气实在太热,也不敢拿圆圆来赌,转身准备回去。 罗莉突然从拐角的墙角处蹦出来,将一篮子的蓝莓干提到她面前,邀请简南:“上次你不是说喜欢蓝莓果酱么,这是刚从树上摘的,我来教你,咱们一起做果酱吧?” 简南当然说好,略过罗莉往她后面看了看,丢了个警告的眼神,才挽着罗莉的手臂,进屋准备干活了。 外面有人跟神经病一天天盯着她,本来就挺害怕的,罗莉现在过来,正好有个人陪着。 …… 制作果酱的工具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罗莉需要个烤盘,简南想起来上次给团团烤鸡翅的时候还剩下了些,便上阁楼上面去取了。 前脚刚走,后脚手机就响了,她看了眼厨房,罗莉哼着歌儿在忙,她便拐进了卧室,这才接听了电话。 “你还满聪明的嘛,我下拿来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艾淼,估计你已经见过我二哥了吧,就是那个戴着面具的男的,我们兄妹俩都对你挺感兴趣的,咱们约个时间喝茶吧,聊聊天,增进一下感情,你觉得呢?” 艾淼?这就是那位和老镇长走在一起,烟火节那天晚上她见过一面的艾小姐了吧,果然是冲着她来的么? “好,什么时候,在哪里?” “就在上次你和刀疤见面的哪家婴儿用品店好了,白夫人你不是怀孕了么,我们初次见面,帮孩子挑些礼物。” 简南心口一紧,怒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白夫人来了就知道了呀,啧啧,果然那句俗话说的好呀,欠钱的是大爷,讨钱的是孙子,我这还没开始讨钱呢,就被你吼了。” 女人娇俏地笑了:“就这样吧,明天下午三点,到时候见,记得,你一个人来,否则会后悔的呦,白氏在北城再如何只手遮天,这可是欧洲,无声无息地弄死一个人物,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到爆炸!” 电话那头,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突然窸窸窣窣的,然后通话就被挂断了,简南郁闷,她还想多说几句话,问几个问题,也罢,等明天吧。 …… 简南将通话记录删除,又去阁楼拿了烤盘,这才下楼,罗莉已经将糖浆调好了,简南一看,突然来了兴致,道:“罗莉,你爱吃糖葫芦么?” “什么糖葫芦?哦!我知道了,是北城的有名小吃对不对,我在了旅游节目上见过,很漂亮的,你会做么?” “会!就是有点麻烦,我先去准备原料,你等会儿继续帮我熬糖浆哈!” 罗莉一听说能学到新的东西,也是很高兴,当下两人就又忙活了起来。 等三十串包裹着苹果,桔子,蓝莓,山楂,还有冬枣的糖葫芦挂在墙壁上晾干的时候,罗莉举着手机咔嚓咔嚓拍照,坚持要发到朋友圈里面去,简南随她去了,走到院门口来看白月笙和团团回来了没有。 她走出来,那辆银灰色本田车已经不见了,估计是艾淼打电话来挑明身份,那些被派过来监视他们一举一动的手下,就都被撤走了。 晚霞满天,倦鸟归巢,小狗们摇着尾巴冲回家吃饭,喵咪在房檐上打哈欠伸懒腰,尾巴一扫,又继续睡了。 简南靠着院门,任由夕阳将自己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尖尖细细,顺着最顶端的部分看去,两双鞋子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内,简南猛然抬头,白月笙手提着水桶,肩上扛着钓鱼竿,而团团在他身边站着,见她抬头,猛然将手抽了出来,奔向了她,一头栽进了她的怀里。 “麻麻!我们钓到了两条大鱼!” “嗯!团团真棒棒哒!” 团团得了表扬,有点不好意思,脸颊红红,指了指白月笙,说:“是爸爸教我的,两条鱼都是爸爸钓上来的!” 简南和团团母子两个说话的时候,白月笙也已经走了过来,为团团开脱:“团团在旁边加油,我才能这么厉害的,团团也是有大功劳的,今晚上奖励你多喝一碗鱼汤!” “不要!”团团突然大声地拒绝:“我是哥哥,我全部给圆圆妹妹!” 简南感动的一塌糊涂,抱着儿子在怀里揉来揉去,紧接着捧着他的脸狠狠地亲了好几下。 “团团真是个好哥哥!” 白月笙在一边温柔地看着她们两个,然后进厨房去忙活了。 …… 酒庄书房内,暗红色鎏金窗幔幽幽晃动着,外面是一排排的酒桶,散发着葡萄的清香,和迷人的酒气。 艾淼不满地瞪着艾燊,涂了丹蔻的之指尖一指,生气地叉腰:“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话都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直接把电话给我挂了啊?你这样子打断别人讲电话是很过分的行为你知道吗!” 艾燊居高临下,看着已经跳脚的艾淼,不为所动,“你别忘了,你这次的任务不到最后时刻,绝对不能泄露半点,所以,刚才你说那么多,是还准备将计划全盘告知,让白月笙做足准备吗?” 艾燊从齿间冷冷地蹦出一句话:“我警告过你了,白月笙不并非泛泛之辈,你若是轻敌,一定会死的很惨。” 艾淼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他还诅咒自己会失败艾淼当即就炸了:“哼!我现在还得费心地布局,免得让简南遭受池鱼之殃是因为谁啊?!还不是因为你!你现在倒是好意思来说我了,你有本事的话,看好简南啊,别让她来插手白月笙的事情,那样我早就可以把白月笙给干趴下了!” 艾燊沉默以对,但明显的就是不信,艾淼怒了,龇牙咧嘴地炸毛:“你不可以这样的啊,毕竟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妹妹,你不能见死不救的!” “她也是我妹妹。” “谁是你妹妹啊?等等,你是说简南么?哇塞,没想到啊你艾燊,你还有这种兄妹play的爱好呢,不错呦,哥哥妹妹什么的超级带感啊!” 艾淼施子捧心状,眼里冒着星星地想着自己远在北美的大哥,感叹:“我小时候还一直嚷嚷着长大了要嫁给大哥呢!结果后来长大了我才知道,原来亲兄妹之间是不能结婚的!为这件事,我郁闷了好久,然后现在我妈还拿这件事来取笑我呢!” 艾淼说得起劲儿,丝毫没注意到艾燊手里的铅笔,在他的手上已经断成了两节。 “我上次让你去郊外骑马,你完成到什么地步了?洛佩斯家族在欧洲的根基比艾家久,也扎根得比艾家深,你若是能够拉来洛佩斯当盟军,胜算会大很多。” 艾燊如此一提,她算是想起来了,那个洛佩斯长得是很不错,但是根本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啊,让她去撩拨洛佩斯,还不如让她去撸猫呢!至少猫还长得比他可爱! “本小姐长得这么漂亮,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这几天洛佩斯一直在约我出去玩儿,但我总归是女孩子家家的嘛,大哥说了,女孩子家要矜持的,所以我打算先等几天再出去。” “洛佩斯花名在外,你吊他的时间差不多就行,否则等他找到了更加新鲜有趣的猎物,到时候你再回头去找,只能是把自己的身价降得更低。” 艾淼崇拜:“你知道的好多啊,说吧,二哥,你以前是不是撩妹高手,还是那种一个眼神就把人电得死去活来的。” 想到什么,艾淼又自言自语地推翻了自己的论断:“肯定肯定不是,要是你真的那么厉害的话,怎么现在还是一个人啊!” “你今天废话很多,上楼去看书,明天约洛佩斯来酒庄吃饭。” 艾燊看向她,郑重其事:“明天你亲自下厨。” “卧槽!还有这样的啊!大哥都没有吃过我亲手做的饭啊,知道为什么么?因为吃我做的饭是会死人的啊!你不想明天过后我被洛佩斯家族的人全球同济吧?!” “放心,若真的到了那时候,你哥就算拼了命,也会救你的。” …… 艾淼哭着从书房里奔出去了,喊着要去跟大哥告状,门被她甩得震天响,艾燊轻笑,年轻真好。 从他手上掌握的信息来看,白氏在欧洲生意的盘子铺得很大,总体金额不小,白月笙就算是全部抛弃,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所以他们还有时间。 艾燊神色凝重,刀疤敲门进来,将他刚才吩咐的东西放在了书案上,无声无息地准备退出去,艾燊却突然叫住了他,问了个令刀疤脑洞突破天际都不敢想的,会从这个浑身上下恐怖冷峻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的问题。 “白月笙他们两,夫妻,感情好吗?” 刀疤认真地想了想,想完了才猛然哀嚎,他竟然还真的认真地想了这个问题。 “我觉得,小姐现在,过的很开心。” “……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