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战鼓擂(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二十章:战鼓擂(二)

隔天,团团闹着不肯睡,简南哄了好久,才脱身出了门,她跟白月撒了谎,说上次在店里见到的一款衣服很好,可是卖完了,今天电源来信息说新货已经到了,她想再过去看看。 简南一路催着司机,好不容易在一众堵车长龙中走走停停,到了店里的时候,也还是迟了,进了一间内室,见到的人果然印证了她的猜测,突然出现在小镇上的艾小姐的确来者不善,而且还是个不好对付的。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没事,反正我也不着急。” 这话艾淼没有客套,她今天按照艾燊的吩咐约了洛佩斯到酒庄吃饭,但亲手下厨什么的,难度系数实在是有点高,她做不来,现在正好就想着能用出来见简南谈事情的借口,拖延时间,说不定回去的时候,艾燊那人看不下去了,早就吩咐厨房做菜,这样的话,她的手和她的胃就都不用遭罪了。 简南坐下,接过艾淼递过来的茶杯,开门见山:“客套话就免了,我直接问,你究竟想干什么?” 简南直接一记直线球,把艾淼打的有点懵逼,她每次出去谈判的时候,总要先聊点别的,又一次最为夸张的是她和一个女的,把她家从爷爷奶奶到爸爸妈妈,叔叔伯伯婶婶伯母姑姑姑父等等七大姑八大姨,都聊了一遍,然后才聊到了正事。 艾淼笑了,这样的脾气挺好的,挺对她的胃口:“那我就直说了,我先跟你讲个故事吧。” “请说。” “我的姑姑年轻的时候,和白月笙的父亲,白勋然是男女朋友关系,甚至一度谈及婚嫁,但是后来白勋然娶了别的女人,我姑姑不久之后就去世了。” “嗯。我知道,大概一点这件事情,但是这和白月笙是没有关系的,那时候,白月笙根本都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你将父母的过错归结到后代身上,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 “哦?看来,你知道我们在跟踪你之后,也不是一点准备也没有做啊,看来游戏会越来越好玩的,但是,你只知道一点,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 “其实,我姑姑喜欢的人并不是白勋然,而是秦珂,哎呀,你的表情不要这么惊讶嘛,等我说完后面,你再来惊讶喽,不然等会儿表情不够用,眼睛瞪得不够大了怎么办啊?” 艾淼表情严肃,语气却依旧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她顿了顿,这才继续说:“但白家设计了我们,使得我姑姑和秦珂误会重重,最后我姑姑为了化解两家人的恩怨,而自尽。我们家也举家移民美国,开始了背井离乡的日子。而白家,却是一步步地换了更强大的背景和实力,在白勋然的执掌之下,重新回到北城,成了现在赫赫威名的白氏集团。” 艾淼盯着简南,嗤笑,反问:“这样的仇,我姑姑的一条命,还有她肚子里面未出生的孩子,难道不应该复仇吗?如果是你站在我现在的位置上,简小姐,你恐怕会比我更加疯狂,恨不能拉白家所有人陪葬吧?” …… 这个故事的版本,和简南知道的相差太多,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简南的脑子里面只有艾淼问她的问题,是不是会更加疯狂?答案呢,她的眼前浮现出了白月笙给她的那封信,在飞机上看的,在下飞机之前,她已经撕成了碎片,丢进了机舱里的垃圾桶,现在估计都被焚烧成灰了吧。 “这个答案,我想,我还真的是,能给你的。” 简南眼神迷茫,说出的话却一字一句都犹如一根根钉子,扎扎实实地砸到脚边的石板里。 ‘“我不会。” “也对,毕竟这些事情对你来说,只是别人的家事,你当然无法感同身受。” “不,艾小姐,我也来跟你讲一个故事吧。我的父亲,唔,准确来说是我的养父,他死在我的亲生父亲手上,你说,我该不该去复仇呢?杀了我的亲生父亲?” 艾淼怔住,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还真的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无论哪一边,无论是否复仇,最后复仇是否成功,到最后,都会是一场需要背负上良心谴责的结果。 “我……” “我们这是在开比惨大会么?”简南开了句玩笑,揉了下眼睛,悲哀道:“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所有我很怂地选择不去想,不去纠结这样的沉默是否是正确的。” 一杯茶很快喝完,简南今天出来的比较急,也没吃多少,现在情绪波动大的时候更是特别的饿,她拿起蛋糕吃了,然后像是没事人一样静静地等着艾淼接下去说话。 “哈哈……”艾淼尬笑两声,觉得她们两个人还真像是在玩比比谁更惨的游戏,只不过,这样的比赛,谁赢了,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所以,你现在是在劝我放弃复仇?” 简南认真地摇头:“不是,原先我并不知道你们艾家和白老爷子还有这其中的一层纠缠,我只是以为那就是两个人的感情纠葛,是万万算不上用人命去偿还的。但是现在听了你说的,我改主意了。” “哦!”艾淼好奇,她倒是很想知道,从她见到简南之后的每一次,简南都能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印象,不知道这一次,又会带来什么? “你说吧,我听着呢。” “冤有头债有主,白老爷子当初那么做,你想要复仇我是支持的,但是,你能不能换一个复仇的对象呢,比如,直接找白老爷子的麻烦。” 简南想了想,也不打算藏着掖着了,干脆到道:“现在的白老爷子已经老了,可能当年是很厉害,但现在来说,他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而且,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什么?” 简南的话惊得艾淼的下巴都要掉了,她刚才说要支持她去找白老爷子复仇,就已经足够令人讶然了,现在竟然还说要来参加,真的是,白老爷子的儿媳妇儿么? “你,想问我什么?” “你确定你是嫁给了白月笙,是白家的少夫人呢,而不是谁假冒的吧?” 简南点头:“如假包换,是我和白月笙结的婚。” “哇唔!简小姐,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白老爷子把你怎么地的了啊?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吧,难道是当初不同意你和白月笙结婚?” 这也不对,当初的婚礼,她从手下送来的资料当中也看见了些,看起来很是奢华和庄重,一点也不像是掰开老爷子不同意简南进门的样子。 “太惊奇了!是不是?”简南假笑:“我刚才忘记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养父的死,和白老爷子也脱不了干系。” 这件事情是简南自己查出来的,她在飞机上看到白月笙给她的那封信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变得异常,消沉,后来她想起了张警官无意中提到一句话。 “简承佑当年就是因为挡了那两个人的路,才会落到死无全尸的地步。” 她的爸爸挡了两个人的路,是哪两个人? 对于秦老爷子来说,是因为柳璃,她爸爸活着,就等于是时时刻刻有损秦老爷子的名声;还有谁,也想要她爸爸的命? 简南请路衡帮忙,去查了当初她父亲出事的港口,那个港口在她父亲死后,所有权被法院强制拍卖,后来被白氏低价拍入。 世界上的巧合多了,也就成了真相。 困于血缘和孝道,她不能将秦老爷子怎么样,但对于白老爷子,她还是可以狠得下心的。 …… “你不怕,白月笙知道了你的想法之后,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么?据我所知,你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这个孩子的爷爷,可是白勋然啊。” “但是,我的养父,无辜枉死的简承佑,也是我肚子里孩子的外公。” 艾淼将自己的手表调整了下位置,这块表是她来的时候,艾燊给她的,里面装有窃听器,可以随时将她和简南的对话传到艾燊那里,而在艾燊那里,则可以对对话进行甄别,看看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好随时提醒她进行应对。 但到了目前为止,艾燊都还没有出声,那就代表着,简南说的,都是真心话。 “你确定,你要参加?那么,如果我同意将复仇对象转为白勋然的话,你呢,你有什么资源可以支持我们,不能你说一句加入,然后什么也没有,全部都是我们出钱出力吧?” “那你提条件吧,你要我做什么?” 艾淼正欲开口,耳机里却传来了艾燊的声音。 “够了,不要答应她,今天的见面到此为止,洛佩斯已经在客厅等你两个小时了,你立刻回来,其他的事情,我最后说一遍,什么都不准答应她。” 艾淼心里直骂人,但迫于艾燊日常淫威,还是屈服了,乖乖地遵照艾燊的话,拒绝了简南一起报复白老爷子的提议。 “对不起,我觉得,你还没有什么地方可值得我利用的,就这样吧,我还赶时间。先走一步,下次如有机会再见的话,我一定会好和你好好聊聊,你是如何将一个好好的人,逼成没有人性的疯子的。” …… 简南最后在内室又坐了许久,还是白月笙打来电话喊她回家吃饭,才把她从回忆中拉扯出来,今天这一顿刨开自己的内心世界,摊在阳光下晒了晒,感觉不赖。 但也,彻底将她心底的阴暗面暴露了出来,既然艾淼说她没有利用价值,那么下一次见面,就是她拿着足够分量的条件,登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