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南南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二十一章:南南

艾淼回到酒庄,洛佩斯迎上来反手就是一束玫瑰花,把她给气的,送玫瑰花,真老套。 洛佩斯倒是不知道艾淼的内心嫌弃活动,还以为艾淼收下了,就是真的喜欢,心里还挺乐呵的,他从前每次追女孩子,送个玫瑰花,也就搞定了,这次看来,也是差不多。 洛佩斯面上笑嘻嘻,心里磨拳擦掌,看来艾小姐也不过如此! “请坐。” 吩咐管家上茶,艾淼看也没多看一眼,便将玫瑰花随手放在了桌上,右手肘撑着沙发,展颜一笑:“不好意思,是我邀请你来我家吃饭的,结果,我身为主人,居然还迟到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艾小姐您是美人,美人在我这里是没有对与错的,只有值得不值得。” “哦?”艾淼好奇:“那我,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呢?” 洛佩斯自然点头,拿出了毕生所学华丽瑰美的辞藻,将艾淼从头到尾夸了一遍。 “您是我见过的,除了我母亲,这是将诶上最漂亮的女孩子。” 被人夸奖,就算是明知道那人油嘴滑舌惯了,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要跟多少女孩子讲过,但艾淼还是高兴的,毕竟也是夸奖她! “哈哈哈,谢谢,对了,我二哥呢?他没下来?”这话,是艾淼问的管家,管家躬身到艾淼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艾淼毕竟年轻,顾不得洛佩斯还在场,脸色大变。 “洛佩斯先生,不好意思,我二哥有点事情,我得去看看他,您不介意再坐会儿?或者我可以让管家伯伯带您到处转转?” 洛佩斯做了个请的动作:“艾小姐请便,你们家的沙发很舒服,我先眯着眼睛休息会儿。” “那就自便吧!” 艾淼匆匆忙楼上赶,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她起身离开之后,洛佩斯还是盯着看,眼神中充满了探究和疑惑。 这座酒庄原来是法国的一位公爵所有,公爵家族曾经繁盛,只是不知道何时易主,现在竟然成了艾家所有,在他的地盘上,竟然养了一头老虎,而他不清楚的这些事情,真是讽刺。 …… 艾淼敲了三声门,却没有得到艾燊的回应,她急了,干脆直接推门而入。 屋子里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艾淼喊道:“二哥,你在哪儿呢?” “出去!滚!” 艾淼被吓了一跳,没有乖乖听话地退出去,反而循着声音来源,找了过去。 在内屋的墙角,缩着团黑影,不断地发出类似于野兽的低吼,吼声中夹杂着痛苦。 “二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我们叫医生过来看看?” 艾淼蹲了下来,想去探探艾燊的额头,然而刚伸手便被打掉了,艾淼好心被拒绝,有些生气,刚才发怒,却突然想到她大哥说的,于是乎立马起身到书桌边,从一堆药瓶子里面找到了她要的东西。 “这是止疼药,你吃一点儿吧?” “没用。你出去,不准让任何进来。” 黑暗中的人影想把人推出去结果没有一点的力气,艾淼一直都是被艾燊欺压的,现在有了机会可以反压迫一回,哪里会轻易便离开。 她道:“是因为刚才简南将的那些话,提到的那些事情,所以你才突然发病的?” 黑影捂着头,很是痛苦地呻吟,他的脑子里面仿佛有乌无数只虫子在啃噬吞咬,咯吱咯吱,吵得人头痛欲裂,就连手脚也不听使唤,颤抖蜷曲,连伸直都做不到。 艾淼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转身跑到外面,吩咐管家立刻将医生带过来。 “大哥都说了,你的身体根本还没有好,欧洲这一趟,你最好不要来,我能处理好的,你非得过来,现在发病了,你要是出事了,我还不得被大哥打死啊!” 艾淼很害怕,艾燊痛苦地直拿脑袋去撞墙,画面太过触目惊心,她一下子晃慌了神,她不由得叹气,刚才拿的止痛药艾燊一定用过,发现没用了才拒绝掉,否则艾燊不会不吃。 医生很快过来,这一通折腾,等艾淼将艾燊安顿好,送医生出门的时候,已经临近十一点,管家过来提醒她,她今天邀请的客人,还在大厅等着她呢。 “卧槽!我的大腿是啊!!别把人弄生气了才好!” 艾淼急吼吼地往大厅奔去,结果发现洛佩斯安静地捧着一本书,正翻得津津有味。 艾淼放轻了脚步声,慢慢走过去,本意是没有打算打扰到他看书的,但洛佩斯却合上书本,抬头对着艾淼璀然一笑。 “你忙完了?” “额……忙完了…嘿嘿……” 饶是她只是为了任务而接近洛佩斯,想要利用他在这里的势力,但自己将人邀请过来,结果把人晾在这里一天,易地而处,艾淼觉得自己应该会是不高兴的,还是那种很不高兴! “抱歉抱歉!”艾淼双手合十,念叨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最近生活压力有点大,事情总是突如其来,所以忙来忙去,休息时间都很少了!” “所以,这就是你好久没有联系我,也没有接我电话的理由?” 哎呦,还有这种效果呢?洛佩斯还能替她找出这样的理由来,艾淼心里感叹,真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正好就顺手推舟地点头承认了:“是的啊,我连美容都好久没有去过了,洛佩斯先生,你现在还去马场么?看到我的小baby了么?我的小baby有没有长大一点?” 艾淼边说边坐下,洛佩斯抬手看了眼腕表,再随意扫过窗外的夜色,提议道:“既然艾小姐惦念小baby,不如,咱们现在去看看它?” “What?!开玩笑的呢嘛?” 她是有门禁的人耶,虽然现在在这里,她大哥不会每天按时查岗,可是大半夜出去,还是跟一个明显对自己有企图的男人出去,艾淼就算胆子再大,也是不敢的。 “不敢?” 洛佩斯挑眉看向艾淼,本想用激将法,谁曾想到,艾淼竟然真的点点头,怂得跟鹌鹑似的:“嗯嗯,我不敢,实话说,洛佩斯先生,咱们现在还不是可以大晚上一起出门的关系。” “……” 既然美女拒绝,洛佩斯也不好再多说,耸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正好这时候管家过来,说宴席早就准备好了,是不是可以开餐。 艾淼起身,“走吧,烛光晚餐呦!” 洛佩斯勾起嘴角,觉得艾淼还挺好玩,“那就多谢款待了。” 另一边,简南吃完晚饭,瘫在凉亭看书,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一个关于报恩与复仇的故事,白月笙端了水果过来,还贴心地放在了简南触手可及的地方。 “今天是芒果和红柚。” “白月笙,你看过这本书么?” 简南拿着书在白月笙面前晃了晃,还专门将封面展开给他看,白月笙瞥了一眼,轻描淡写:“看过一次,你怎么会突然想起来看这些了?我记得上学那会儿,让你读个《简爱》都跟能要了你的命一样。” “那我不乐意看,圆圆乐意看啊,这是胎教,知道不,胎教,我准备以后将圆圆培养成出口成章的的大才女!” 白月笙盯着她看,把简南看得都毛起来了,小声嘟囔:“干嘛!不行啊?” “当然可以。不过……”白月笙搬了椅子到简南身边坐下,戳了下简南气鼓鼓的腮帮子,宠溺道:“我觉得,随便她开心都好,最好是,能长成和你一样的性子,我就很放心了。” “唔?为啥?你别这样天天夸我!我都没有这么好,很不好意思的!”简南拿书捂脸,白月笙真是太过分了,在夸下去她就要上天啦! “像你多好,能遇见我这么优秀的好男人,以后咱们就都不用担心,圆圆会被欺负了。” 简南瞪大了眼睛,一时间以为白月笙是被人灵魂互换了,差点就要去拽他的肩膀猛摇狂喊,你醒醒啊!!! “额…白月笙,白先生,我这时候,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呢?” “嗯,是的,你说‘没错’,就可以了。” 白月笙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条毯子,为简南盖好,掖好,顺手捏了下她的鼻子。 简南抱着肚子笑开了,揉着笑得飙泪的眼睛,白月笙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帮她拽住了秋千,一脸温柔爱意。 “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 艾淼临睡前,跟大哥大了电话,汇报了一下任务的进度,除了提到简南的建议之外,太特别报告了艾燊的生病。 “那是他之前留下来的后遗症,克劳斯的治疗方法本来就是有缺陷的,现在这样已经算是好的了,至少那时候没有死在手术台上,好了,你以后尽量避免他和简南接触。这样对艾燊的病情控制没有好处,对咱们的计划,也会有损碍。” 艾淼点头,兄妹俩又聊了些其他的,这才将电话挂掉。 过了会儿,艾淼都已经盖上被子了,想想还是不放心,便裹着外衣再去看了一眼艾燊。 安静的卧室里,只有他浅浅的呼吸,艾淼停留了会儿,感叹了下真是爱情催人老,然后转身离开,门合上的时候,艾淼听见了他的低声呓语。 “……南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