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剧变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二十二章:剧变

夏天在繁盛烈日中过去,初秋带着清爽的风,悄咪咪地来,镇子的芒果树硕果累累,是每一个都有一个拳头大小,老镇长专门带了人来采摘,然后每家每户分一点,剩下的便全部拉到隔壁的市集上面去卖了。 罗莉刚收下来前些天晒制的第一批芒果干,装在盒子里提了一袋子来送给简南,刚走到白家的房子门口,就看见团团从屋子里面窜出来,喊了声罗莉阿姨,便跑远了。 “白夫人?” 简南在屋里收拾待孕包,听见声音迎出来,见是罗莉,嘴角才露出一抹笑容。 “怎么过来了?今天没有去接大卫放学?” “大卫今天去上篮球课了,你看看,芒果干,镇长送的芒果做的,你正好在家当零食吃吃,对了,你快生了吧?” 去年隆冬时节种下的种子,走过微雨的春,热烈的夏,到现在初秋,大自然里这个季节被称为金秋,到处硕果累累,的确是到了即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 简南有点害羞,点点头:“是,还有两个月,但医生说可能会提前,所以让我们早作准备,白月笙的意思是,提前一个月住到医院去待产。” 说到这儿,简南下意识伸手去摸摸高耸的腹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天天在家被白月笙喂食,好吃的好喝全部一口不落下地吃完,可是一趟孕期下来,肚子比同个月的孩子小了很多不说,圆圆地动静也很小。 幸好医生说没有问题,否则她真的该怀疑,是不是那次,她从楼梯上摔下来,才害得圆圆是这幅样子。 简南穿了件白色的亚麻长裙,自从上次简南在家摔倒之后,白月笙便安排人来家里铺上了地毯,厚厚的一层,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因而现在她刚才听见罗莉的喊声着急出来,忘记穿鞋,赤脚站在地毯上也不觉得冷。 “要进来坐会儿么?” 罗莉摆手:“不了,我还去塔莉家呢,你好好休息哈!” “嗯。” 目送罗莉离开,简南恍然想起等会儿约了人视频的,便转身上楼去了。 把窗帘全部拉上,以免对方从外面的景色中猜到自己在哪儿,简南只留下了天花板中心处的一盏水晶灯,昏黄的光映照着她的脸颊,留下一片侧影,她还特地找了件毯子将小腹盖住,确认好自己的任何信息都不会被透露之后,这才连上视频。 “张警官,资料收集的如何了?” “已经全部收集完整,但是,你说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力,据我所知道的,现在北城市长是徐建国,是白老爷子的小舅子,这些资料就算是递上去了,最后也只是面临被没收的窘境而已。” “不会,徐建国很快会自身难保,到时候他再和白老爷子牵扯在一起,最后只会是被白老爷子拉上当垫背的,所以,很快白老爷子在政界的一大助力,就废了。” 张警官很是疑惑,之前简南主动再次联系他,一改原本不打算报仇的说法,给了他一大笔资金支持,要收集全部白老爷子的作恶证据,一副不把人搞死誓不罢休的状态。 简南的这个动太过奇怪,但是他忍住了不去细想,他已经悲了个黑锅七年了原本的锦绣前途也因为他们的一己之私而彻底毁掉,那么能在有生之年看见白老爷子倒台,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就好,希望这次能够一举将白家端了,这样你父亲在天之灵,也会安息。” 简南冷笑着纠正他:“不是白家,是白勋然,白家将来是我女儿的财产,我不会为了一时之气,而毁掉本来属于我女儿的东西。张警官,一码归一码,该是白勋然的债,自然得由他一人承担。” “呵呵呵!我还真的是年纪大了,居然忘记了,简小姐,不对,是秦小姐,现在可是白家的少夫人,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哪儿有那么容易放弃的。” 张警官无情地嘲讽,可很快,又叹了口气:“随便吧,杀父之仇说到底也是你的父亲,只要白老爷子能够得到报应,我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简南没再继续纠结于这个话题,说了个地址给张警官后,就立马断掉了视频。 …… 既然已经拿到了资料,那么现在是时候去找,能够牵制住徐建国的人了。 简南在第一次接触张警官的时候,就已经同时找了陈夫人,也就是穆萌姐,当初穆萌姐要她帮忙在北城监视徐建国和商界某些人的过从甚密,她后来决定离开北城,来不及告别的时候又突然被白月笙送到小镇上来,就失了联系。 突然找上穆萌姐,她还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穆萌姐怪她不辞而别,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情,差点就从陈市长的任职地奔回北城去找她了。 饶是简南,也没有想到当初同理心去献了血,最后却得来了个真正将她看作是朋友的姐姐,毫不计较报酬地帮了她一次又一次。 “穆萌姐,方便听电话么?” “稍等……”那边人声嘈杂,穆萌姐应该是换了地方,声音一下子消失了,“好了,你说吧,我听着呢。” “资料不久之后就会寄到你手上。” “很好,老陈最近还在说徐建国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渝城的的新城市建设项目都想要插一脚,哼,他背后不就仗着有白氏撑腰,我倒是要看看,白老爷子倒了,他还能怎么作妖!” “穆萌姐,我这次给的资料,其实,我不想瞒着你,省得到时候你生我的气。” 穆萌姐听出了简南的情绪不对,立即道:“你说,怎么了?” “我这次寄过去的资料里面,只是关于白老爷子的那部分。” 穆萌姐有点蒙,“我不太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该死的是白老爷子的,对不起。” 穆萌姐前后一联想,便发现了,无奈道:“我知道了,将心比心,你举行婚礼的时候,我没有去观礼,现在想想,你是真心喜欢白少,嫁给自己爱上的男人,穿上婚纱的那一刻,绝对是最美的,遗憾没能去看见你那时候幸福的样子。” 真心喜欢吗? 不是的,那时候她恨透了这个世界,那其实不是一场婚礼,而是葬礼,将懵懂无知的她埋葬在过去的浩大宴席。 “对不起,穆萌姐,我知道这样做的话,你在牵制徐建国的时候,肯定得费不少力气。” “没什么,我家老陈的能力我还是有信心的,别担心,好好过你的日子吧,等你回国了,还渝城转转,我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 简南揉了下眼睛,真心实意地感激:“谢谢。” …… 傍晚的时候,白月笙回来了,一进门便直接去了书房,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才匆匆出来,一脸歉意地跟简南道歉。 “今天晚上的晚饭来不及了,我让人在外面定了餐,等会儿会送过来。”他看了眼落地钟上的时针,手抚上简南的小腹,道:“圆圆今天闹你了吗?” “没有。很乖。” 简南看着他脸上的焦郁之色,很心疼,或许,她应该和白月笙坦白这一切? “没事,我正好今天也没什么胃口,换个厨师的手艺,看看是不是会好一点儿。” “嗯,圆圆,乖乖地和妈妈在家里,爸爸很快回来。” 她反握住白月笙的手,一下便将白月笙往外走的步子拉住,白月笙以为她肚子不舒服,忙伸手要来查看她的肚子,问:“怎么了?” “没事,早点回来啊。” “好,只是一点小事而已。” 简南心知肚明,怕是白老爷子察觉到了什么,派人来找白月笙了。 “能不能不去啊?其实我一个人还挺害怕的,听罗莉说,今天晚上镇子上会停电呢!” “停电?” “嗯呢!” 简南赶紧点头,谁知白月笙却道:“咱们家里最开始的时候就安装了自动发电系统,就是为了应对镇子停电。没事。” 我可去你的吧,这栋房子的设计师用得着想得这么周到么? “好吧。” 简南心里莫名很慌乱,她不擅长骗人,最多就是撒点小谎哄哄团团那个傻儿砸,如今她可是不骗而已一骗惊人,还是个后患无穷的谎言。 “真的要早点回来啊!” “你今天是怎么了,突然这么黏着我哈?现在知道老公在家,多么有安全感了吧,老公做的菜,是不是吃惯了都不乐意吃外面的了?” 白月笙,你可要点脸吧! “走走走!别让我看见你!烦人!” 白月笙低头,在简南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接着揉揉她的头发,搅乱成一窝鸡毛后,这才急匆匆地走了,简南走到窗户边,往外面看,院门口停的是一辆她之前完全没有见过的车。 白色玛莎拉蒂? 白月笙自从来了镇子住下之后,很是低调,出入代步的车都是黑色房车,这样高调吸睛的,还是第一次见。 …… 简南回到房间,摁下那个这段时间以来,早就拨过无数遍的加密电话号码。 “喂,是我,简南。” “南南姐啊,我是艾淼,我二哥他刚打完点滴睡下,你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