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一团乱麻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二十三章:一团乱麻

“我不找艾燊,我找你。” “找我?我还以为你跟我哥比较有话说呢!” “我们之前谈的条件是,我帮你们除掉白勋然,你们放弃继续针对白月笙,不过现在,我发现你们违约了。” “怎么可能?我们和你答成合作之后,就已经将各个位置上面的人撤回来了,我们是说话算话的好嘛!根本不可能再去动白月笙,你是不是搞错了?!” “不是你们?” “你等等,我十分钟以后给你回电话。” …… 上次艾燊不同意和简南合作,但是简南却说能够拿出白老爷子杀人的证据来,原本他们都不信,谁知到最后还真的就拿出来了。 他们也是看了那些证据,而且艾家虽说近年来发展的很好,但自从三十年前在北城元气大伤撤出之后,一代人的时间,艾家在北城的根基早就灭的差不多了,鉴于这样的考虑,大哥最后才拍板同意让简南参与进来。 不过,和简南的联系,一直是她二哥负责的,今天又来找她兴师问罪,也太令人恼火。 “管家!” 艾淼将管家唤了上来,问:“最近我二哥有没有派人出去过?” 管家低眉顺眼,一双浑浊眸子在艾淼看不见的地方闪过一丝精明:“大小姐您指的是哪一方面的派人出去?” 艾淼急道:“除了白家的那事儿,还能有什么事情?我被大哥流放到这里来,不就是因为那些个姓白的么?!” “如果是那件事情的话,那是没有的,燊爷今天一天,疼得连您都不认识了,怎么可能还有时间派人出去呢。” “那倒也是。” 今天艾燊又发病了,疼到极致的时候,还拿着刀往自己的手上划过去,要不是管家伯伯及时把刀子抢下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而且,艾淼没有明说,但是她笃定,艾燊是不会再去动白月笙的,她也是听她大哥的解释之后才明白,只要有那个人在,她二哥就一定更不会让白月笙死在他手上。 艾淼气呼呼地扯着纸巾,不一会儿便整个垃圾桶都是一个个的饺子:“既然如此的话,还有谁对白月笙动手了?我就纳闷了,谁这么好心啊,帮我们除掉那个眼中钉。” 管家幽幽道:“人生在世,有一生挚爱一人,但绝不会只有一个敌人。” “嗯嗯,管家伯伯你说的很对,那你先把二哥的药拿上去吧,我给简南回个电话。” …… 简南是相信艾淼的,她手里的资料已经给了,若是艾淼真的违反了约定,她也不能将艾家人如何,相反的,艾淼还可以借机来羞辱她一顿,所以说,那会是谁呢? “不跟你说了,我会帮你打听看看,我的朋友洛佩斯他们家族在欧洲势力更大,或许能知道点什么,到时候有了消息就联系你。” 简南感激,下一秒却灵光乍现,对了洛佩斯,她怎么没有想到?!还有一个洛佩斯,她偶然听见过白月笙跟洛佩斯打电话,就在几个月前,那时候白月笙显然戾气很大。 在她面前,白月笙都很注意克制自己的情绪,一些暴躁阴郁冷厉的负面情绪,在见到她之前,都会自己先处理好,而是那一次,白月笙眉宇之间,有一股浓烈的煞气。 “能给我洛佩斯的电话号码么?” “怎么,你想自己去找他啊?那行吧,到时候你就说是我的朋友,他一定会帮你的。” “好的,很谢谢你,我为刚才的语气不善向你道歉。” …… 得了洛佩斯的电话,简南开始翻箱倒柜,白月笙如果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就算再潜心隐藏,总会有蛛丝马迹出现,她的心里很不安,偏偏白月笙又在今天有事出门。 国内的白家明天早上将遭逢剧变,白氏集团定需要一个足够分量的话事人,她本来想借着这个机会搓搓锐气,为白月笙将来掌权砍掉某些挡路的荆棘,等白氏那边派人来接白月笙,她绝对不会阻拦白月笙离开。 书房里全部都是育儿书,从刚出生到中学时候的青春期,甚至还有高考时候,家长如何做才不会影响到孩子的心情,简南翻着翻着,心底柔成了一汪水泽,看来是她跟他说的那个梦,白月笙便去买了这些书回来,做好完全准备。 翻到其中一本时,简南以为和前面几本一样,便随后放了回去,谁知从里面掉出了一张报纸,是裁剪过的,上面报道了国际刑警在法国边境线上周围抓住了一叫做马龙的华裔。 报道内容里面还详细地描述了这名叫做马龙的华裔男子的家庭背景以及做过了哪些违法犯罪的事情,其中有一桩案件,案件的详细报道上,还贴心地附上了马龙的照片,这张照片吸引了简南的注意,简南仔细一看,手剧烈抖动,纸片便从手中滑落。 …… 那是最开始由澳城的一桩赌博案开始的,那家赌场,若她没有记错的话,在张警官给他的资料里面,和白老爷子关系匪浅。 最后给了简南暴击的,是马龙的照片,那张脸,化成灰简南也记得一清二楚。 当初带走王大顺并将杀了他,还将王大顺的头送到了她面前,后来将李功和刀疤带到澳城的打手,就是他——马龙。 所以马龙一直是白家的手下,跟白月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白月笙收集这些信息又是为了什么?难道白月笙在暗中策划着什么? …… 就在简南一头雾水,满心焦急的时候,那边洛佩斯的电话终于通了。 “谁?” “你好,洛佩斯先生,我是简南,艾淼的朋友。” 洛佩斯恍然大悟,“我知道你,刚才艾淼给我电话了,让我帮帮你,说吧,你要我怎么帮?白夫人?” “你认识白月笙?” “我的合作伙伴,白夫人不知道么?哦,真是太令人伤心了,我可以是很久之前就知道白夫人你了哦,就在,就在你摔伤住院的那段时间,我还特地吩咐了汉姆医生,好好照顾你呢!” 简南背后瞬间泛起一层鸡皮疙瘩,白月笙在欧洲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和洛佩斯一起,当利益目标一致的时候,朋友一定是肝胆相照,可若是他们有了冲突的话,伙伴和朋友往往就是杀人的利器。 而且,艾淼如此巧合的跟洛佩斯认识,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偶然的意外还是刻意的安排,如果洛佩斯从艾淼那儿知道白氏在国内的情况,又会做些什么,这些念头在脑海里一个个冒出来的时候,简南不寒而栗。 简南暗暗在心里祈祷,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世界是和平的,人心是美好的,只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她从来没有这么一刻,希望自己是错的。 “那真的是要谢谢你了,洛佩斯先生,汉姆医生的医术很精湛,多亏了他,我现在还能继续活蹦乱跳的。” “不客气。对了,白夫人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那就说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没什么,我就是,对了,我就是想请你帮我找个人,一个叫做马龙的华裔男子,他曾经伤害过我的朋友,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他被抓了,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安排我们见一面,艾淼说,这方面的话,找洛佩斯先生您,一定可以得到帮助的。” 脸不红,就是有点气短,毕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半真半假,仍旧令简南冷汗涔涔,她握着电话,希望能听到些有用的话,可洛佩斯什么也没多说,只很爽快地便答应了简南的请求。 “原来我在艾淼心里是如此的厉害,哈哈,这件事情很简单,到时候等我约好了时间,再通知白夫人。” “好的,再见。”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现在线索很多,可到了关键的地方却都断掉了,她想将这些连起来,但缺少了粘合剂,对! 粘合剂,一定有什么地方是她漏掉了的,那是关键性的证据。 简南重新投入到了拆房子的大事情里,而在艾家的酒庄里,艾淼盘坐在垫子上,托腮,咬着吸管等艾燊醒过来。 明明一米八九的大高个儿,结果弄得浑身是伤,这还不算,动不动就跟个林黛玉似的,心疼头疼,一激动一生气,还能疼得厥过去,比她这个女的还弱不禁风。 “二哥,你这种人,在小说里面就是女主角的设定你知道么!” “……嘟囔什么呢?” 啊啊啊啊!讲坏话被听见了啊!!! 艾淼一个激灵,战战兢兢地凑过去,“二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好点了没有?房间的温度是26°,你觉得这样还舒服不?瘦肉粥已经吩咐厨房做好了,要不要现在交上来,先吃点儿垫垫肚子?晚饭洛佩斯会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哦!” 艾燊被艾淼的嘘寒问暖弄得一下子很不适应,手撑着床,艰难地起来,靠着背垫喘气。 “习惯就好。” “那就好,对了,在你睡着的时候,简南打电话过来问我们是不是对白月笙出手了,真是好笑啊,我们艾家才不想白家那样会在背地里使阴谋诡计呢,我们很遵守约定的好不好!” 艾淼很是郁闷,因而二哥一醒过来,便迫不及待地吐槽。 艾燊静静听完了,道:“让管家把粥端上来。” “就这样?二哥!你怎么没给点反应啊!” “白月笙现在还不会有事。” 艾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