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马龙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二十四章:马龙

洛佩斯应艾淼的盛情邀请,到酒庄做客,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座古堡,鉴于上次的登门拜访不是很美好,这次是在艾淼再三保证今天绝对不会有其他事情来打扰他们,他才勉为其难的答应的。 他才不会说自己很期待,后来艾淼改口说可以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是他自己主动改口说酒庄的景色很美,主动答应下来的。 他们认识半年了,这在洛佩斯的泡妞记录中已经是个历时最长的记录,到现在,美丽的东方姑娘艾淼还没有答应他的请求,成为他的女朋友。 今天晚上,是一场冲锋战,他一定可以让艾淼折服在他的美貌与智慧,还有富可敌国的金钱与权力上面,嘿嘿嘿~~~ 叮咚叮咚…… 管家过来欢迎,面无表情:“洛佩斯先生请进。” “艾淼小姐呢?” “艾淼小姐在楼上,燊爷在花园,您可以去那儿走走。” 管家意有所指,洛佩斯很快领悟了其中的艾淼,道:“非常好,花园是吗,我这就过去,对了,把这个冰上,淼淼最喜欢这个冰淇淋蛋糕了。” 管家从洛佩斯手中将他提了一路的蛋糕接过来,洛佩斯显然还不是很放心,叮嘱管家:“一定要小心,千万别磕了碰了,那是我送给淼淼的,淼淼不喜欢不漂亮的东西!” “好的,洛佩斯先生。” 管家面上恭敬,心里买马匹,还敢叫淼淼,淼淼是你叫的么,我们大少爷都不敢这么喊大小姐的名字,你算老几! …… 洛佩斯在小径中走了几圈,然后远远地就看见艾燊长身玉立,脸上的面具闪着银色冷光,如一柄收入剑鞘的宝剑,一但出招,见光毙命。此时,艾燊站在湖边,手里拿了碗鱼食,今晚上无风,洛佩斯却觉得这个男人说不定等会儿就像是传说中的天神一般,就飞走了。 “哈喽,艾先生,你今天心情很好?” “听到了好消息,心情自然就好。” 洛佩斯笑得神秘:“你这么快就知道了?神速啊,看来艾家在欧洲的信息网,一点儿也不比我们洛佩斯家族差劲儿哦!” “所以呢,现在事情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刚命人跟了过去,估计还有些时候才能到指定地点,现在他就是孤胆英雄,我倒是要看看,单枪匹马,白月笙能有多厉害。” 艾燊沉默,锦鲤游了过来,摇着尾巴等投食,偏偏他不动了,用眼睁睁看着一窝鱼儿不一会儿就散了个干净。 “你以前就认识白月笙?否则怎么知道白月笙那么多的事情?你和他以前交过手?” “……” 面具下,艾燊目光如雪,白月笙有多厉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洛佩斯早就习惯了艾燊的惜字如金,便自言自语起来:“我很喜欢淼淼,” “不可以。” “为什么?”洛佩斯没想到堂堂洛佩斯家族的继承人,开口想要和一个女孩正式交往,却被女孩的哥哥拒绝了,真是生气。 “我很喜欢淼淼,我也会对淼淼好!” 洛佩斯急忙辩解,艾淼很听这位二哥的话,他等会儿要正式请求艾淼成为他的女朋友,若艾燊阻止一下,自己不就…… “淼淼不喜欢你,你也不会一辈子对她好。” 艾燊的语调如古井无波:“我们只是合作关系,等事情结束,该你的自然不会少了你的。至于艾淼,你最好不要动她。” ”我可以不要那些。这样的话,你会同意吗?“ ”不会。“ 洛佩斯:“……” 想哭!欺负人! …… 艾燊当天晚上吃完饭,一架小型私人飞机便降落在了酒庄前面的草坪上,上头下来的两个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黑衣人,将艾淼直接给架走了。 “哎?哎!你们做什么?绑架啦!二哥!!!救命啊!二哥!快来啊有人要把你漂亮可爱的妹妹抓走啦!!!要死啊!知道我是谁么你?!” “知道!您是大小姐!” 艾淼:“!!!” 艾燊站在门口,举起手挥了挥手,男的有了一丝笑意:“一路顺风。” 洛佩斯在一边惊呼:“你做的?” “我还有没有权利动得到艾家本部的私人飞机。”艾燊的心情比先前好了点儿,竟为洛佩斯科普起来:“那上面的火龙,是艾家掌权人独有的标志,这辆飞机,只听从他的命令。” “但是淼淼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要在带走她?” “因为这里,有洛佩斯先生你在。” 洛佩斯:“……” 飞机卷起了大风,轰鸣着往上升,机舱门早就关上了,很快,便消失在天际的云层中。 洛佩斯瞪了艾燊一眼,气得胸膛剧烈上下起伏,脑子完全忘记了要时刻保持自己贵族的仪态,怒吼:“我会把淼淼娶回家!” “……呵” 艾燊突然很想看,洛佩斯被揍得满地找牙,那画面肯定很美,他一定会多看几眼。 …… 艾淼被强制帮上安全带,身边站着一排别枪的保镖。 “你们怎么回事?谁让你们来的?!我告诉你们,等我回去了!一定要在我大哥面前告你们一状!你们竟然敢在我的朋友面前让我丢人,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 艾淼吼:“就非得架着我上飞机么!” 多丢人啊! “小姐,这是大先生吩咐的,让我们将你带回本部。” “去他的!说把我丢开就把我丢开,这么久了都不说让我回家,今年我过生日的时候连个礼物都没有,我不喜欢他了!让他给我滚蛋!” “哦,滚蛋?看来三水这一趟出门,其他不见有长进,这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艾淼瞬间安静如鸡…… “小姐,大先生没有在这里,这是远程视频通讯。” “在哪儿呢?” 保镖一指头上,艾淼这才发现,她的前面放着一个电子屏幕。 “哈喽,大哥~好久不见,小妹甚是想念!” 视频里面的男人一身精致的手工西装,气场与艾燊相比不遑多让,剑眉飞扬,目光冷淡,薄唇紧抿着,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那我们,很快就见面了。” 视频切断,她已经开始思考回去的时候会怎么死了,想了会儿,越想越觉得人生无望,艾淼都快哭了,最后丧在座位上,彻底放弃自救。 死就死吧,反正都死了,到时候她的墓志铭上面一定要写上‘我草拟大爷的艾子期!’ …… 白月笙没有回来,这样很反常,起床后,她下楼为团团做早餐,汉姆医生打电话来例行提醒她今天要去医院做产前检查。 团团埋头吃包子,简南刚接电话的心缓缓落回原地,“今天,团团陪麻麻去看妹妹好不好?” 团团抬头,惊讶:“妹妹出生了吗?” “今天去检查,拍出来的照片上面,可以见到妹妹了哦!团团喜不喜欢?” “好啊好啊!我要跟妹妹打招呼!” 简南摸着儿子的脸,将嘴边的包子屑擦掉,心思复杂,若是今天晚上再见不到人,她就真的不能再继续坐以待毙下去了,不管这背后是谁,她一定要揪出来。 …… 吃完饭,母子两人出发,司机是最早被白月笙派了过来的,是押送她从北城离开的那批人中的一个,这么久了,简南和司机早就熟悉了起来。 “知道白先生去哪儿了么?” “夫人,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难道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见么,哪怕是一点点和白先生有关的。白先生或许吩咐了你们不要告诉我,但是万一因此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担待得起么?” “我就是个开车的,这些事情,我这个等级的还不能知道。” “那你们中,谁的等级能知道这些事情?这个你总可以说了吧?” “我不清楚,我的直线上司在国内,而在这里的五个人都是白先生专门挑出来的,没有人在来到这里之前,互相认识。” “为什么?” “夫人,我不清楚。” “叔叔,你好笨啊,都不知道!”’ 团团童言童语,但也是说出了简南的心声,就算刚开始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呢,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么?不可能的,这五个人既然领了命令要时刻盯着她,那么绝对不会离她太远,就是说在她没出门的时候,这五个人其实就在房子周围活动,都是一样的亡命天涯的人,总会见面点头,时间久了,一两句话,总是能知道的。 这个人现在一问三不知,明显就是在敷衍她。 “白先生若是出了事,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办?哦,将来我若是回了北城,白氏的一切,可就是都是我肚子里面这个白家唯一血脉的了,你说,悄无声息下令解决一个手下,能费多大力气呢?不过,若是有功,以后我们回去了,谁帮过我们,我一定会记得清楚明白。” 半乞求半威胁,司机犹豫了很久,最后支支吾吾地说:“先生和人约定了在边境见面。” “和谁?” 皱着眉头听完,听到边境,一双美眸逐渐染上了层层凉意:“是不是和洛佩斯?” “不是,是和一个叫做马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