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身陷囹圄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二百二十五章:身陷囹圄

马龙? 简南立即想到了那张从书里面掉出来的剪报,疑问丛生,马龙不是已经被带走关押了么,犯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还逃得出来?简南表示自己很怀疑。 “夫人…”司机在前面问:“咱们还去医院吗?” “去。” …… 汉姆医生今天心情似乎不好,简南一进来的时候便看见他站在窗户边打电话,用的不是英语也不是中文,压低了声音,听着似乎在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发怒。 “汉姆医生叔叔,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妹妹啊!” 简南在一边为小家伙加注解:“就是等会儿的B超图。” 汉姆医生恍然大悟,蹲下身跟团团说话:“等会儿就可以了。团团期待吗?” “超级期待!” 汉姆医生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他起身,开了单子和简南一起出了诊疗室的门,往另一间房间走去,团团跟在后面,蹦蹦跳跳,突然觉得奇怪,扭头去看,身后是人来人往的走廊,都是医生病人和护士,也没什么奇怪的。 “团团,快跟上来,不要走丢喽!” “好哒麻麻~” 团团没看见什么,只好小跑着跟上了前面的大人,小家伙心里觉得害怕,好像有人在盯着他一样。 “麻麻,我要牵着你的手。” 汉姆医生笑了:“团团和妈妈的感情很好哦!” 团团头上的一小簇卷毛晃呀晃,一把抓住简南伸过去的时候,笑得像个糯米小丸子,又甜又软:“我最喜欢麻麻啦!最最喜欢麻麻啦!” “哈哈,可爱的孩子!” 就是这么可爱的孩子,要让他下手,他实在是做不到,更何况,白夫人还是个孕妇,那个尚未出生的孩子还是他亲手救回来的,他如何能残忍地推他们上绝路。 汉姆医生推开门,“进来吧,跟着护士的指使躺上去,接下来会有专门负责这一块的人来帮你,我等会儿再过来做检查。” 汉姆医生要走,简南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汉姆医生认识洛佩斯吗?”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汉姆医生脚下一顿,支吾着,反问道:“白夫人为什么这么问?” “哦,因为最近因为一个朋友的关系,我认识了洛佩斯先生,洛佩斯先生说他曾经嘱咐过汉姆医生你,多多照顾我,所以我想你们应该是好朋友的吧,便多问了一句。” 简南仔细盯着汉姆医生的一举一动,甚至是每一丝肌肉的牵动,“汉姆医生不会介意,觉得我很烦吧?” “当然不会,其实我和洛佩斯先生并不是朋友,洛佩斯先生是尊贵的公爵,而我只是一个普通医生,还够不上公爵殿下的眼,只是,这家医院是洛佩斯家族的产业之下。” 简南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好像这一条线,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简南稍稍放心了些,便跟着护士准备去换衣服,转身,汉姆医生却叹了口气,感叹道:“其实白夫人你用不着谢我,我做这些都是因为我是个医生,我发过誓要保护每一个在我手上经过的生命,而至于洛佩斯先生,您更不用感谢他了。” “为什么?” “没什么,白夫人,您这么聪明,一定能想得到的。” 话落,汉姆医生已经去准备等会儿的检查了,简南在护士的指导下躺上检查台,团团依旧紧紧地攥着她的手,静静站在一旁,等着见妹妹。 …… 冰凉的仪器放置于小腹处,冷得简南打了个哆嗦,她本来就极怕痒,现在那个探照机就在肚子上划过来划过去的,让人怎么都想要上手一把打掉。 “孩子很健康,来,你来看看,这就是你的女儿,很可爱的。” 简南偏头去看,团团惊呼:“麻麻~妹妹饿坏啦~在吃自己的手指头~” “哈哈,那是正常的,没什么,有的准妈妈还能看见自己的宝宝在做后空翻,伸胳膊蹬腿,甚至还有的在跳舞,都是孩子们很健康的表现。” “唔额~”团团愁苦着脸,闷闷不乐,托腮,一只手还伸过去偷摸摸地戳了一下简南的肚子,把简南吓了一大跳:“团团,你做什么呢?” “麻麻,妹妹长得……”团团小手一指,“长得一点儿都不好看!” 团团觉得自己这几个月以来受到了莫大的欺骗,明明爸爸和麻麻都跟自己说,他会有一个漂亮又可爱,像小玫瑰一样的妹妹,可是为什么妹妹就自己长成了这样呢? 团团可委屈了,要不是还有护士阿姨和医生叔叔在,他都要难过的哭了。 “哈哈哈,团团,现在是这样,等以后就不一样啦,还记得家里面的相册里面吗,你小时候也是长这个样子的哦!” “啊?” 团团一想,还真的是,顿时又高兴起来。 简南快被团团给笑晕过去了,汉姆医生也跟着摇头轻笑,团团简直就是个活宝,和白先生清冷的样子不像,和白夫人的温柔也不像。 “能拍照下来么?” 今天是她第一次这个,白月笙没来,她想要带回去给白月笙看看。 汉姆医生了然,解释道:“好的,我待会将这部分影像保存下来,等会儿制成照片,这样白夫人你就可以带走了。” “好的,谢谢。” 简南又躺了回去,身后的台子也是冷冰冰的,不过这倒是让她思考事情的时候,脑子变得清晰了很多。 简南不由得便又想到了汉姆医生的话,‘不用感谢洛佩斯先生’,为什么要这么说,这句话在那时候的语境下面,实在是突兀又奇怪的,无论如何也不该是从汉姆医生口中说出来。 “汉姆医生,本来今天白月笙要陪我一起来的,你也知道,每次都是他跟在我身边,我觉得自己被照顾得连口水都快不用自己喝了。但是今天,他居然没来!” “白先生或许有很重要的事情。” “是么,那是多么重要的事情,跑的人影都见不着了。” 汉姆医生没有接话,简南有点尴尬,她不是真的在吐槽白月笙没有陪她,而是想要套话,不过貌似没用,算了算了,再想其他办法吧。 检查结束时,简南从汉姆医生那里拿到了圆圆的人生中第一张照片,正要离开时,汉姆医生却说:“再坐一会儿吧,我再把这段时间该注意的事项和你解释一遍,白夫人你之前喝过药保胎,还曾经摔下楼梯过,这些可能都会在生产时出现变故,我还是希望妈妈和小宝贝都能好好的。” “好的,那就等会儿。” …… 汉姆医生说的很慢,简南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将一些容易忘记的注意点又写了一遍,等汉姆医生说完的时候,天色已是近黄昏。 “白夫人,就是这些了,你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好的,谢谢你,汉姆医生。” 简南牵着团团站在医院门口等司机把车开过来,远远地便看见车过来了。 车门打开,却是后车门,跳下来一个简南不认识的男人,一把将团团抱进了车,紧接着又来拉她,简南挺着肚子,根本不敢剧烈反抗,而且那人还的枪口,还抵在她的小腹上。 事发突然,简南来不及反应便已经受制于人。 “上车,否则等会儿直接送你去死。” 团团已经被抓到车上,到现在都没有哭喊,她不知道车里发生了什么,只能跟着上车。 “你们是谁派来的?” “你不需要知道。” “我都成人质了,等会儿说不定就死了,连死在谁的手上都不能让我知道?” 拿枪的中年人麻溜地将简南的手脚捆住,继而收了枪,简南使劲儿撑着头去看后面的团团,发现他们竟然用了迷药,难怪团团没哭没闹,原来是睡着了。 这也让她放心了些,如果幸运的话,在团团醒来之前,她们就已经安全到家了的话,那么团团的记忆里面不会留下这么一点不好的回忆,团团很好哄,到时候骗他说是做梦,就可以了。 “你们是艾家派来的,还是洛佩斯派来的?” 这两个是目前简南能想出来的,会针对她们的人了,艾家的话,艾淼说的话她到现在还是相信的,而艾燊,那位戴着面具的神秘男人,他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简南莫名觉得那个男人不会伤害自己。 吴心意曾说过女人的第六感准确到可以去算命,她以前不信,现在倒是很想信一信了。 “这个你不用管,在我们这里,人之不需要说话,只要好好地待着就行了。” 这个问题不行,那就换个问题,简南继续:“那么,那么白月笙在哪儿呢?你们拿我去威胁他的阿虎,应该是知道他在哪儿的吧?” 中年男人这时候瞥了简南一眼:“知道上一个在我面前话太多的人质怎么死的吗?我割断了她的舌头,然后倒了点蜂蜜进去,最后再往里面放了一罐食人蚁。” 简南恨自己的脑补能力,那个画面太过残忍血腥,简南光是想想就已经觉得不寒而栗了。 为了不让自己那么悲惨的死去,她乖乖地闭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车后座的背垫,调整自己速度跳得过快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