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计中计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二十八章:计中计

什么关系? 男人示意他出去说,洛佩斯笑得阴险:“这绿帽子,谁给谁的?你如此迫切地想要白月笙的命,难道,是他给你的?” 洛佩斯已经脑补了一场大戏,你爱我我爱她她爱他,然后恩恩怨怨纠缠到天涯的凄美绝伦人神共愤的爱情故事,他在想自己要不要深入探究一下,将其写下来,说不定几十年之后,他也能成为像莎士比亚那样的大戏剧家。 想想都觉得美滋滋,而且他可是没有忘记,若不是这个男人从中作梗,他的淼淼就不会被抓回家,现在他孤家寡人一个,逮着机会,一定是要好好地讽刺一番。 “对了,检验报告上面写的什么,你真的是这个小孩的的亲生父子?” 前天医生来这里采集了小孩和男人的毛发样本,昨天晚上深夜,据说报告被连夜送到了这里,现在这份报告,估计已经在这个男人身上了。 “其实我这么问是多此一举,答案明摆着呢,是么?”洛佩斯笑了:“艾燊先生?” 艾燊不笑,阴沉着脸,将洛佩斯怼到了墙上,低声冷喝:“我做事,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接下来这句话,我只说一遍,你最好记得。” 艾燊附耳上来,如跗骨之蛭,带着从地狱上来的冷意:“白月笙这次一定会死,而我的女人和我的儿子,我会全部带走。” 话落,艾燊猛然将洛佩斯放开,洛佩斯以手撑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愤怒道:“你你,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我会让你离不开欧洲一步!” “那就看看,我在弄死白月笙之后,会不会想法子弄死你。” 洛佩斯被赤红着眼睛的男人吓到了,银色面具下,如荒野孤狼般的圆月之眼,洛佩斯竟然忘记自己要说什么做什么。 那个,淼淼一直说她大哥很凶,而是怎么从来说过她二哥也很凶? …… 气氛紧张,僵持不下,最后洛佩斯想到了自己还需要艾燊来帮忙找白月笙复仇,他已经被白月笙在水库交通网络的事情上面摆了一道,只能找对付白月笙有经验的人来处理,所以,洛佩斯安慰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先忍忍。 “人什么时候会来?” “消息放出去了,估计快了,之前在暗地里跟着白夫人的那几个保镖,现在消失了。估计是被白月笙召了回去,我猜想他们现在应该是在想要如何要我们命!” “给简南一把枪,告诉她,在白月笙接近的时候,对准白月笙的心脏开枪。” “好,那么,咱们要派多少人去狙击百月笙?” 听见洛佩斯这么说,男人不由得嗤笑:“不需要狙击手,让他到这里来,对于他来说,死在心爱的女人手上,是能够给他的最大侮辱。” 洛佩斯忍不住要拍手称快了,艾燊果然是变态,而且变态得他很喜欢,这时候,艾燊突然捂住唇剧烈地蔻咳嗽起来。 洛佩斯眼见着艾燊冲到书柜边,拿出了一捧各色形状大小不一的药丸子,一口吞了,正在他愣神之际,艾燊已经将玻璃罐里头的水,喝了大半。 “你生病了?” “死不了,去吧,将白月笙引诱到这里来,他的身边有我们之前安排进去的人,一切都会很顺利地圆满完成。” 洛佩斯点头,转身欲走的时候,从他这个角度看去,艾燊带过来的那个高大脸上有疤痕的男人,正躲在暗处偷听。 洛佩斯动作熟练地将枪上膛,准备出去将这个叛徒好好地教训一遍。 洛佩斯正欲掏枪踹门出去,男人却阻止了他,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洛佩斯冷静下来,又看了一眼门外的猫着腰偷听的刀疤,无声嗤笑。 “怎么,真的那么喜欢那个白夫人,连咱们的计划都要双手奉上了?艾燊,你别忘记了,咱们合作的基础是你答应过会帮我拿到我想要的白氏那张货物运输的网络线路资料,我可不是花了时间和金钱来这边鸟不拉屎的地方陪着你玩过家家,和别人抢女人的。” “刚才说的那些,并不是我的计划。” 洛佩斯犹疑着,想了一会儿没想明白,便直接问了:“那么你说,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感情刚才说得那么斗志昂扬的,就是闲聊个笑话? 洛佩斯发誓,如果艾燊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答复的阿虎,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没有人能在把他当猴耍一样之后,还平安的活在世界上。 “让刀疤在我们谈话的时候,适当的实际出现,正好听见我们的谈话内容,将计划透露给白月笙,或者是简南,这才是我的计划。” 洛佩斯小时候曾经读过国内的《孙子兵法》,那时候他的父亲来专门从北城找了个大学教授来专门为他讲授这本书,因为现在这么一说,洛佩斯想起来了,眼睛一亮,期盼地看向艾燊,问道:“在白月笙按照我们的假话布置人员和计划的时候,我们再来根据他可能会做的事情,制定我们自己真正的计划,对吗?” 孺子可教,艾燊满意地点头:“你说的大部分都对了。” 洛佩斯被夸了,很是高兴,问道:“那剩下的小部分是什么呢?” “洛佩斯…” “在!”洛佩斯狗腿地凑上来:“什么事情,你说,我安静地听着呢!” “这是秘密,也是整真个计划中为关键的部分,不到万不得已,在未开始时,只能有我知道,就算是你也不行。” “秘密武器?”洛佩斯是真的好奇了,缠着艾燊问究竟是很么东西。 “……” 艾燊不说话了,只让洛佩斯记得计划,但是到了最后,洛佩斯还是圆满了,因为他从觉得自己抱住艾燊的大腿,就已经是将白月笙那个神经病送上西天的捷径了。 洛佩斯觉得东方人的算计心术,真真不是盖的,厉害,他对着艾燊满意地笑了:“真是不自量力,你说的对,让他去通风,报信,然后来个瓮中捉鳖,将计就计。” …… 白月笙收到手下传来的消息,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眼睁睁地看着简南被带走,沦落成为洛佩斯手里的人质,但是他又想到,洛佩斯背后肯定还有人。 当初他留了一手,为了破坏他当初在欧洲大陆各个地方设立下来的水陆交通运货枢纽,不让他一手建立的网络体系落到洛佩斯的手里,当初跟着他在欧洲各国以命拼杀的马龙,被他一封匿名告密信给弄进了局子里,这辈子估计是都出不来了。 没有了马龙的帮忙,洛佩斯想要掌控全部,那就是痴心妄想。 但是没想到,洛佩斯的疯狂反扑会来得这样快,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他下面的每一步会做什么,提前将他布置下来的暗桩拔出来不说,手里头甚至还握着他这几年的欧洲所有交易的记录,只要这其中随便的一笔暴露,他就算是彻底完了,连国内都回去。 而这份资料,他查出来是被刀疤拿走了,刀疤是秦厉北的手下,若不是亲眼见过秦厉北智障宛如五岁小儿的模样,他一定会以为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秦厉北在背后操控。 “你们等会儿只要记得做一件事情——把夫人和小少爷救出来,飞机会在今天傍晚五点十分降落在小镇广场,到时候你们带着夫人和小少爷回国,不管我有没有回去,动用全部人手,保护他们!明白吗?” 五个人在白月笙面前站得笔直,认真道:“明白!” …… 在被绑架的第三天,简南趁着黄杂毛不注意的时候,从关押她的仓库,一路溜达到了最西边的那栋小楼里面,既然中年男人不让她来,还将住在这里的男人说得跟阎王爷在世一样,她还就真的得来会会这位,对她的生活习惯几乎了如指掌,很有可能是北城同乡的人。 俗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简南还挺乐呵地想,等会见了面,要不要先哭上一断,表达一下自己大半年来的思乡之情。 …… “喂,老大,哎,您猜得没错,那个女的真的跑到西边那楼里面去了,等会儿咱们有好戏看了,我倒是要看看那个聒噪的女人要怎么死!” 第一天,黄杂毛跟着老大去拜见那位戴着面具的神秘男人时,便被那男人身边的刀疤脸赏了一巴掌,原因就只是因为他说了一句那女的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从小到大除了他爸妈都没有人敢打过他,这笔账他算是记下了,一定会跟那个男人讨要回来的,等着瞧好了! “是的,我看着她上去的,老大,你说,等那个姓白的过来,我们替马老大报仇雪恨之后,能不能把那个女的留给我啊,我挺喜欢孕妇的,做起来感觉肯定很不一样!” 电话那头的老大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黄杂毛频频点头,笑得一脸猥琐。 “好咧好咧!我一定照办!” 然后黄杂毛挂掉电话,躲在树干后面,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那栋小楼。